司恋战南夜免费阅读笔趣阁最受欢迎

追更人数:280人

小说介绍:司恋闪婚了一个普通男人,婚后两人互不相干地生活。 一年后,公司相遇,司恋打量着自家总裁,感觉有点眼熟,又记不得在哪见过…


司恋战南夜免费阅读笔趣阁最受欢迎开始阅读>>


10284.jpg

季夫人沉声说:“薄渊需要稳定的血清供应。之前和薄渊订婚的,是柔柔,不是你。柔柔和季家才是天生的缘分,我不喜欢你这种粗鲁倔强的人做儿媳妇,趁现在薄渊昏迷不醒,只要你离开,我不会亏待你。”


    这番话,把司恋从愕然里拉回神。


    她审视着季夫人的面容,认真地说:“妈,不管我合不合您眼缘,我都是薄渊的妻子。薄渊的病需要血清,我也能提供。我绝对、绝对不会离开薄渊。您是薄渊的亲生母亲,刚才的话,我就当没听见,失陪。”


    司恋说完,退到屋里,正要关上房门。


    季夫人的手,抓在门框上。


    “一百亿。”


    她沉声说:“只要你离开薄渊,腾出少夫人的位置,我给你一百亿。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就算我在季家呆了三十年,离婚也不过只拿两百亿,你只跟薄渊结婚几个月而已,一百亿已经代表我所有的诚意。你知道的,老太太对你很不满意,这次是我出面,下次她出面,恐怕就不好看了。”


    当季夫人说出一百亿时


    云柔柔倒抽了一口气。


    季家还真是大手笔。


    一个季少夫人,就值这么多钱。


    要是熬到老太婆死了,指不定能拿多少钱呢!


    云柔柔的心里,更加坚定了要嫁进季家的心。


    而司恋,听见季夫人明确地说出“两百亿”的身价,眉眼微动。


    她很清楚,季夫人一直最想做的事,就是离开季家。


    之前,季夫人总说要“净身出户”。


    而现在,却突然冒出“两百亿”的身价。


    可见,这才是季老太太把季夫人当枪使,开出的筹码。


    只是,季夫人为了这个筹码,真的甘心被老太太利用。


    让司恋在心底,替季薄渊感到委屈。


    司恋抬眸,认真地说:“妈,您把钱留着养老吧!如果老太太想让我和薄渊离婚,就让她亲自来跟我说,这件事不适合您插手。”


    说到这,她语调微黯:“您别忘了……薄渊昏迷之前,跟您的关系,已经生了间隙,我不想让他醒来知道这件事……伤心。”


    季夫人听见这话,心尖猛地一颤。


    陡然松开了抓在门框的手。


    她看着眼前的女孩,乌溜溜的眼眸,像湖水般清澈。


    到了这个地步,司恋没有像之前对云柔柔那样,怼回来。


    反而劝她不要再插手。


    季夫人想到刚才,她说的那些话


    一股不可名状的愧疚,从她心底里油然生起。


    司恋深深看了季夫人一眼,眼底毫不掩饰失望和痛心。


    “妈,如果薄渊真的‘争分夺秒’需要血清,老太太根本没时间让您来跟我讨价还价。您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真的像您说的,离开了薄渊……他醒来以后,两个最信任的人,都离他而去,他会有多难过……以后,还请您多为他想想吧!”


    司恋说完,当着季夫人的面,轻轻关上了房门……


===第688章 你配合一下可以吗===


云柔柔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幕。


    她原以为季夫人这个做婆婆的出马,能把司恋杀个片甲不留。


    却没想到


    没说几句话,竟然连她一起,都被司恋关到了门外!


    云柔柔气得肝都疼了。


    那刚才自己脸上、腿上挨的打,岂不是白挨了?!


    “嘶……”


    云柔柔捂着脸,不轻不重痛呼一声。


    希望能借此提醒季夫人,别忘了该做的事。


    然而,下一秒


    季夫人回神,轻蔑地看她一眼。


    “我真是庆幸,当初嫁给薄渊的人,不是你。”


    她说完这句,不再看云柔柔瞬间凝滞的脸色。


    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关切地搀扶云柔柔。


    只是径自转身,往楼下走去。


    云柔柔被季夫人这副模样,气了个倒仰。


    她好歹也是季家的大恩人。


    救的两个人,还是纪翠琴的丈夫和儿子。


    纪翠琴这老太婆,凭什么这么说她!


    云柔柔想追上去问个清楚明白。


    然而,她刚迈开步子


    “嘶……”


    脚踝和小腿同时传来剧痛。


    云柔柔不受控制地趔趄几步,扶上栏杆才勉强能够站稳。


    她愤恨地抓紧了栏杆扶手,咬牙切齿地说:“司恋、纪翠琴,你们给我等着,我云柔柔,要让你们好看!”


    司恋关上房门,深吸一口气。


    她平复心里的郁闷,转身走到了床前。


    季薄渊仍平静地沉睡着。


    司恋看着他消瘦的脸庞,想到刚才季夫人的种种


    她的心,为季薄渊感到隐隐作痛。


    “薄渊……薄渊……”


    司恋把季薄渊的手,紧贴在脸廓。


    她喃喃道:“薄渊,你还有我。我会保护你,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司恋像誓言般说出这句话,俯首在季薄渊的薄唇上,印下一吻。


    “现在,我要打起精神应对老太太,你要给我加油哦!”


    她附在季薄渊的耳侧,低声说完,果断站起身,往衣帽间走去。


    就在司恋转身的那个瞬间


    季薄渊的手指,再次……动了动。


    姜还是老的辣。


    季老太太一得知季夫人出师不利,就即刻从老宅赶了过来。


    司恋洗漱完毕,刚收拾一新。


    正在犹豫,要不要让财叔带人来,给她和季薄渊抽血,好拿去做化验的间隙。


    “砰、砰、砰……”


    卧室的房门,突然被人大力拍响。


    和云柔柔的拍门声完全不同。


    这次的拍门声,明显更加有力、听上去更加来势汹汹。


    司恋心里一沉。


    她毫不犹豫拨出了财叔的电话。


    “铃……铃……铃……”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


    电话铃声,却从卧室房间门外响了起来!


    司恋放下手机,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砰、砰、砰”


    “少夫人,再不开门,我们就把门撞开了。”外头有个男声沉声说道。


    司恋放下手机,走到门后,眼眸微眯。


    “砰、”


    在拍门声再次响起的那刻,她紧了紧手,一把拉开了房门。


    房门外,季老太太带着一帮人,浩浩荡荡围在门口。


    除了黑衣的保镖,最醒目的,就数那几个提着急救箱的医护人员了。


    “这么晚了,奶奶带这么多人来,是想干什么?”司恋开门见山地说。


    季老太太苍老的唇角,徐徐绽放出一抹


    看似慈爱的笑意。


    “暖暖,蒋医生研究出救醒薄渊的新药了,只要你配合,就能马上给薄渊用药,为了薄渊的健康着想,你配合一下,可以吗?”


===第689章 我要给她应有的体面===


配合……


    司恋眉心微动。


    她笑了笑:“好啊,只要能让薄渊醒过来,奶奶您说要怎么配合?”


    季老太太眼眸微闪。


    她侧眸看了张特助一眼。


    张特助立刻从公文包里掏出几份文件,递到司恋面前。


    “少夫人,这是律师加急拟定的离婚协议,里面还包含了补偿条款,涵盖了方方面面,如果您签下这份协议,从今以后,您就是身价百亿的云女士。”


    司恋瞳孔微缩。


    她故作不解地问:“奶奶,您说让我配合救醒薄渊,却突然拿出离婚协议,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我希望你配合的事,只有你签下协议,医生才能开始给薄渊用药。”季老太太淡笑着回答。


    司恋荒谬地笑了:“医生用药,和我跟薄渊的婚姻,有什么关系?”


    季老夫人看了旁边的蒋医生。


    蒋医生当即开口说道:“少夫人,想必之前夫人已经给您说过,此次少爷所需的抗体药,全来自于您的妹妹云柔柔的珍贵血清。一旦开始给少爷用药,将是一个长期持续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我们实验室,还要不停随访云柔柔小姐的身体状况……”


    司恋直接打断她的话:“你还是没说明白,这和我跟薄渊的婚姻有什么关系。”


    季老太太叹了口气。


    她看着司恋,语重心长地说:“暖暖,现在不止薄渊需要柔柔的血清,就连薄渊爸爸也需要。


    柔柔毕竟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她应该有的体面。免得她受人诟病。所以,为了薄渊的命,还请你能接受我的不情之请。”


    “清清白白?”司恋不客气地笑了。


    “您怕是搞错了吧,云柔柔早就跟霍明煦扯了结婚证,一女嫁二夫……可是要犯重婚罪的。”


    季老太太看了张特助一眼。


    张特助立刻拿出一份离婚证明:“少夫人,柔柔小姐为了救老爷和少爷,被霍家人误会,现在更不幸被霍先生提出了离婚。为了咱们季家,柔柔小姐,已经众叛亲离。”


    司恋挑眉,看着离婚协议上的日期。


    在季薄渊昏迷前一周。


    看来这场局,是老太太一早就布下的。


    “暖暖啊!当初柔柔来家里向你求助,如果你能对她伸出援助之手,我也不会带她回云家讨公道,更不会因此害她被霍家误会……现在,她无家可归,又为季家做了这么大的贡献,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这么牺牲。”老太太叹息地说。


    话里话外的意思,指明了这一切都是司恋自作自受。


    司恋笑了:“奶奶,季家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云柔柔既爱钱,又爱权,怎么就补偿不了她了?偏要用季少夫人报答,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季老太太摇了摇头。


    “暖暖啊,你这么想就太功利了。柔柔每周都要抽一次血,以确保锦炎和薄渊需要的血清不会断,这是血,又不是水。柔柔是人,又不是实验室的小白鼠,这份恩情,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司恋见老太太一直拿血做文章。


    她索性伸出了胳膊:“我和云柔柔是亲姐妹,只要她的血液里有抗体,我的血液里也一定会有。如果说爸爸需要血清,中间忌讳换药。那从薄渊开始,就用我的好了。”


===第690章 那就帮她检测好了===


季老太太没有开口,一旁的蒋医生推了推眼镜,公事公办地说:


    “少夫人,柔柔小姐血液里的物质很珍贵,在医学史上从来没发现过。而且您和柔柔小姐是同母异父,父亲不同,血液就不会完全相同。”


    “哦?蒋医生好厉害,连化验都没化验,就能直接下结论说我血清不行。抱歉,这种结论,我无法认同。”司恋不客气地怼道。


    蒋医生面色一滞。


    司恋不再理会,转而看向季老太太。


    “奶奶,当初您说的很清楚,要给我半个月的时间。妈也说过,爸爸第一次犯病,昏迷了半个月,是自己清醒的。不如奶奶按照原先的承诺等后天满半个月整,薄渊自己醒过来,由薄渊亲自决定离婚的事,您看怎么样?”


    说到这,司恋顿了顿,她艰涩地说:“如果后天……薄渊还没醒,那我就签下这份协议。主动离开薄渊,绝不影响他的治疗。”


    这是司恋的试探。


    按照季夫人之前提供的,季锦炎的信息,季薄渊应该会在后天自然醒过来。


    这个时间,是这些日子以来,支撑司恋镇定应对一切的理由。


    如今,司恋对老太太抛出这个选择。


    如果季老太太同意。


    至少能证明,老太太提前两天上门,只是碰巧,而非心里有鬼。


    如果季老太太不同意。


    那就意味着


    季老太太想趁季薄渊清醒以前,清理掉她,搞事情!


    司恋可没忘记,老太太之前企图杀掉季薄渊主治医生的举动。


    没有万全的把握,她绝不放心独自离开。


    而把昏迷不醒的季薄渊,交到老太太的手里!


    哪怕她是季薄渊的亲奶奶!


    季老太太当然明白司恋的想法。


    算无遗策的她,又怎么会直接回答这种问题,来给司恋试探自己的机会。


    季老太太看着司恋,长叹一声。


    “暖暖啊,翠琴的话,十句里面句都是不能信的,锦炎当年半个月的时候能醒,是医疗团队的功劳,可不是自然醒过来的!”


    说到这,她的神色有些哀伤。


    “罢了罢了,我做事一向公平,既然你这么坚持要检测……”


    季老太太侧头吩咐蒋医生:“小蒋,你就帮暖暖检测一下,看看暖暖血液里,有没有抗体。”


    蒋医生点头称是。


    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直接走在楼梯转角,当场搭起了临时的医学检验台。


    而蒋医生,也从随身的医药箱里,拿出了针筒。


    司恋看见这个阵仗,心生戒备。


    这一看,就是提前准备好的。


    医生,是老太太的人。


    检测设备,也是老太太让医生随身带来的。


    那检测结果,岂不是老太太想让是什么,就是什么。


    蒋医生拿着针筒走到司恋面前,见她迟迟不伸出手。


    立刻明白司恋在顾虑什么。


    “少夫人,血液抽取以后,会直接在全自动的仪器里提取,并进行比对,所有的检测结果,不需要人工进行,您可以直观看见,也可以随时到任何机构里,去做复检。”


===第691章 血液里有金色的流光===


司恋审视着蒋医生。


    又不动声色打量季老太太。


    这两人,一个神色坦荡,一个眉目平静。


    按理说,血液检测结果,这种实锤的东西。


    以季老太太做事滴水不漏的性格,不会平白作假。


    毕竟,季薄渊醒了以后,她还要给自己亲孙子解释。


    想到这,司恋信将疑地伸出了胳膊。


    蒋医生没有迟疑,在助手的帮助下,简单消毒以后,把针筒刺进了司恋的血管。


    司恋看着这幕,紧张地冒出一身冷汗,头也有些眩晕。


    她最怕抽血。


    这是从小到大,每次抽血时,司恋都会有的正常反应。


    算算时间,她已经有很久、很久都没抽过血了!


    司恋眼看着血液从血管,被缓缓抽进针筒里。


    除了头部的眩晕,她肩膀上的胎记,也像被触电一样,隐隐有种发麻的感觉。


    司恋原以为,这是晕血的反应。


    然而,下一刻。


    当蒋医生抽满一管血,拔出针头。


    冰冷的针头,离开血管的瞬间


    司恋肩膀上,金色花露般的流光,倏然飞到半空,朝装满血的针筒飞去!


    !!!


    这是什么情况?!


    她现在可以自由掌控占运术。


    刚才在蒋医生抽血的过程中,司恋都没有动用占运术。


    尽管之前通过占运术,司恋已经见惯了流光飞走的样子。


    可这一次


    流光飞向刚刚抽取的血液,还是她第一次看见!


    司恋不敢错眼地,紧盯着那抹流光。


    金色流光直直穿过塑料的针筒,和血液混合在一起。


    让那管鲜血,在针筒里散发出金色的光芒!


    司恋看着微金的血液,心里升起一股希冀。


    流光是云家血脉里占运术的产物。


    既然金色流光能融进血液里。


    那么……


    对季爸爸的狂躁症有效的成分,一定和云家的血缘有关!


    既然云柔柔的血清能检测出抗体。


    司恋的血清,一定也可以!


    在场的人,除了司恋,没人能看见金色流光。


    也就没人注意到她情绪的变化。


    蒋医生拿着针管,走到临时搭建的医学检测台前。


    她打开白色的便携自动检测仪器,将血液注射进一次性的透明凹槽里,按下了按钮。


    十五分钟后……


    随着“滋、滋、滋、滋……”电流声响起。


    和检测装置相连的打印机,开始作业。


    不一会,一张长长的血液检验单,就被打印了出来。


    蒋医生面无表情地撕下血液检测单。


    一目十行看过上面的检测报告。


    她的眼眸,闪过一道极亮的光芒。


    不止是司恋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见了蒋医生神色的变化。


    大家不约而同地等待着结果。


    只有季老太太,气定神闲坐在专门为她搬上来的单人沙发上。


    眉眼间皆是淡然。


    老太太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什么阵仗没见过。


    她既然亲自带着人来,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检测仪器是真,检测结果她也不屑于做假。


    就算查出来,司恋血清里,有和云柔柔一样的抗体。


    只要老太太想让司恋翻不了身。


    就算她的血液里有黄金,她都翻不了身!


===第692章 命里有时终会有===


蒋医生拿着血液检测报告,又从旁边助理的手中,另拿出三份报告,直接交到司恋的手中。


    “这一份是您的,这一份是早上给柔柔小姐抽血检测的,这一份,是老爷的,这一份是少爷的。柔柔小姐的血清,之所以对老爷的病症有用,是因为里面携带了新型因子,我们实验室把它定义为x1型因子。


    而老爷和少爷基因里的特殊物质,我们把它定义为y1型因子。无论是x1型还是y1型,在医学史上,从未发现过。”


    说到这,蒋医生故意顿了顿。


    “抱歉,少夫人,我们并没在您血液里,发现特殊物质,您的血液报告及成分,和正常人的无异。”


    话音一落,刚才的紧张氛围,倏然一松。


    所有人的目光,若有似无地扫在司恋的身上,带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司恋蹙眉,低头看着检测报告。


    即便她不懂医学,也大致能看出来


    她的血液成分,确实和云柔柔、季锦炎、季薄渊相比,少了一种物质!


    这是司恋完全没有料到的情况。


    明明刚才金色的流光,已经和血液混合。


    怎么就……没检测出来呢?


    “检测过的血液,在哪里?”司恋突然开口问道。


    蒋医生疑惑地看她一眼,重新打开了刚才放血的凹槽。


    司恋走近一看


    刚才抽出的血液,仍在凹槽里。


    而那些金色的流光,也原封不动萦绕在血液中!


    司恋的心底,瞬间升起疑惑。


    如果云柔柔的血液里,额外有新型的物质。


    应该是云家血脉里自带的东西无疑!


    可是,现在检测仪器,并没有检测出她血液里的金色流光。


    却检测出了云柔柔的。


    这……


    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等司恋细想


    季老太太的声音,淡淡传进司恋的耳朵里。


    “怎么样?暖暖,现在你总相信,柔柔的血很珍贵了吧。”


    司恋抿唇,没有回答。


    季老太太见状,笑意更深。


    “如果你不相信这份检测报告,你大可把你和柔柔的血,送到任何检测中心去检测。老祖宗有句话说的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没时莫强求。你想用自己的血,救薄渊的心是好的,可惜啊……你没这个命。”


    说到这,老太太似想到什么,又补充道:“对了,薄渊醒来以后,狂躁因子会被抑制,远没有现在昏迷状态下,直接用血清好。所以,为了薄渊的健康,还是要尽早注射药物才行。”


    司恋紧了紧手。


    她根本就说不出反驳的话。


    从医学检测的结果来看,云柔柔确实是能救季锦炎和季薄渊的人。


    可是,以她实际看见的,自己血液里的金色流光来推测


    她的血未必对季薄渊没用。


    然而,连医学检测设备,都检测不出金色流光。


    又有什么设备,能分离出带着流光的血清呢?


    此刻,司恋仿佛走进了一个诡异的闭环。


    就算季薄渊两天以后,能醒过来。


    都改变不了,他的体内有狂躁因子的现状。


    届时


    在司恋血液里的金色流光,无法被提取的状况下。


    季薄渊还是不可避免,要用到云柔柔的血清……


    如果季老太太说的是真的。


    早晚都要注射,自己现在执意拦着,岂不是在拿薄渊的健康冒险?


===第693章 她能为他挡灾===


就在司恋纠结不决间


    季老太太气定神闲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暖暖啊,实不相瞒,今天这个检验结果,你妈妈云禧,当年应该早有预料。”


    听到提起妈妈云禧,司恋警觉地抬眸。


    季老太太淡淡地笑了:“以云家的身价地位,当初,我之所以答应云禧,为薄渊订下柔柔做未婚妻,就是因为云禧信誓旦旦告诉我,柔柔能在薄渊三十岁的时候,为他挡灾。”


    说到这,她脸上带出一抹上位者的优越感。


    季老太太继续道:“以薄渊这样的身份……唯一能称得上灾的,也只有这个遗传病了。现在从你和柔柔血液检测结果来看,云禧果然没有骗我。”


    司恋瞳孔骤然紧缩。


    这是老太太第一次主动提起,妈妈云禧。


    她话里隐含的信息,在司恋如此犹豫不决的时候,无异于一记闷棍。


    挡灾……


    挡灾……


    当年妈妈云禧,占运术在巅峰时候,突然开始衰落。


    就是因为“挡灾”。


    而现在


    季老太太再次透露出,妈妈把云柔柔订给季薄渊,也是为了“挡灾”!


    直到这刻,司恋终于明白。


    原来,“拥有挡灾能力”,才是季老太太跟妈妈约定娃娃亲,最根本的原因!


    “你说的……都是真的?”司恋沉着嗓问。


    季老太太风淡云轻地笑了:“当然是真的,柔柔从小就天赋异禀,而你……不过是云家一无是处的废材。你根本就没有、也不可能有挡灾的能力。


    云禧作为你和柔柔的母亲,当然很清楚这点。她很明白,如果女儿不具备‘挡灾’能力,我这个季家的掌权人,随时都能解除婚约。云禧又怎么会拿女儿的终身幸福开玩笑?”


    一股极强的凉风,从她脸廓拂过。



    异口同声、恭敬地打招呼。


    “三叔。”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