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免费阅读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44

小说介绍:南颂乖乖巧巧当了三年贤妻,也没能让喻晋文爱上她,还为了个绿茶要跟她离婚。算了算了,离就离吧,姐姐不伺候了。她抹掉了所有关于自己的痕迹,从他的世界消失的干干净净,然后华丽转身,成了他梦寐以求的合作伙伴。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免费阅读http://www.fenxia.com/gof/1gt


ia_100000419.jpg

    一个逗一个捧的。

    苏睿却是满意地笑了起来,总算找到同仇人慨的兄弟了,他们说的每句话,都甚得他心。

    这三个哥跟老丈人似的初步批评起傅彧的不是,把他损得好像愚笨的土拨鼠,又计划着要怎样将苏音那早恋的小幼苗掐死在花盆里,主意一个比一个惊骇。

    “音音就是在山上住久了,见的世面少了。梅苏里上上下下都是正人君子,甫一看到傅彧这么个阴恶小人,就觉得他与众不同,还當他是个宝呢。”

    “早恋没什么打紧的,但也得看看恋上的是谁吧?傅彧可是出了名的浪荡公子哥,我风闻他從前一个月换了29个女朋友!根柢上一天一个啊!”

    南颂:“剩下那一天,那厮干嘛去

    回到玫瑰园,苏睿上楼收拾变节闺女去了。

    南颂询问了一下南雅的状况,赵管家说今天南雅表现得还算乖,她才点了答应,“那就好,您多多 心。”

    “怎样喝了这么多酒?我让厨房准備一下醒酒汤。”

    赵管家也是为他们 碎了心。

    南颂悄然一笑,“谢谢赵妈,别忘了给睿哥房间也送一份。”

    刚进房间,就接到了一个越洋电话。

    南颂看着屏幕,浅浅勾唇,就摁下了接听,“我亲愛的大哥,今天总算想起你还有一个妹妹了吗?”

    电话那头,低沉的動静传来,“嗯。”

    南颂将鞋子脱掉,一应首饰也摘下来,仰躺在大床上,萎靡不振道:“我们刚散场回到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我身上安了什么监控器呢,掐点掐的这么及时。”

    “没。”另一端,男人招认不讳,“玫瑰园有我的眼线。”

    “......”

    南颂顿了下,撇嘴,“哪有安排了卧底还要跟人家说一声的,我不要面子的吗?再说你就算跟我说了又怎样,我还能把你的人赶出去不成?”

    她既抱怨、又撒娇,動静透着各样无法。

    對方又问,“喝酒了?”

    “能不喝吗?”

    南颂告状道:“睿哥、二哥和小哥逮着机会拼命灌我......對了,我让四哥寄過去的红酒,你收到了吗?”

    洛君珩:“嗯。”

    “收到就好。钱是四哥出的,我只出了一份心意。”

    南颂得了廉价还不忘卖乖,“但金钱是有价的,心意是无价的,對不對?”

    电话那端传来低沉的笑,“嗯。”

    南颂闭着眼睛,听着电话里纤细的电流声,像是在睡梦中那样低语,“大哥,我好想你啊,你什么时分回来呢......”

    握在手中的手机從掌心中滑落,南颂不知不觉睡着了,屏幕还显现在通话中,對方迟迟没有挂斷。

    備注是——大哥yyds。

正文 第446章

    第446章

    夜里南颂迷迷瞪瞪地被赵管家灌了两杯醒酒汤。

    或许是喝得太多,往日清晨她早早就被尿意憋醒,游魂似的进了一趟浴室,再出来的时分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正想看一眼时间,拿起手机,却惊觉她和大哥的通话竟!然!没!有!挂!斷!

    南颂瞪大眼睛,晃了晃脑袋,第一时间以为自己梦游看错了。

    待招认这个实际之后,她整个人都欠好了。

    她拿起电话,探问地唤,“大哥?”

    电话那头,能听见清楚的风雨声,打着窗户沙沙作响,紧接着是男人低沉的動静,“嗯。醒了?”

    他说的是朴实的伦敦音。

    南颂也用英文回他,“怎样不挂电话呢?”

    “听到久其他鼾声,没舍得挂。原想伴着你的呼噜声,我也能睡上甜甜一觉。”

    “......”

    大哥一用英文,不光言语流转了许多,还能来吐槽她了。

    南颂满脸黑线,“我才不打呼呢!你少埋汰我......就为了这个你守了好几个小时的电话?世界漫游,很贵的大哥。”

    洛君珩用中文道:“不差钱。”

    南颂:“......”好吧。

    连小品的台词都用上了,真是好棒棒啊你!

    南颂看了一下时间,算了一下时差,“现在应该是伯明翰的晚上11点半,大哥,你该睡觉了。”

    洛君珩:“嗯。”

    “伯明翰那邊下雨了吧?我听着还挺大的。最近南城也到了旱季,阴雨连绵的......你出门要打伞,别只戴着鸭舌帽耍帅。腿伤有没有疼?给你寄過去的药要按时吃啊......”

    南颂喋喋不休地叮嘱了一通,那邊时不时地传来一声“嗯”。

    “你是不是睡不着?”

    南颂又听到一声淡淡的“嗯”,思忖了一下,她提议道:“要不,我给你唱首歌?”

    “......”

    洛君珩形似打了个欠伸,“好困,挂了。”

    叮。

    通了将近7个小时的电话,总算挂斷了。

    南颂看着手机,不满地撇了撇嘴,“什么嘛,我歌唱有这么尖锐么,吓成这样......”

    ——

    不知道昨天晚上苏睿怎样收拾的自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