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喻晋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455

小说介绍:南颂乖乖巧巧当了三年贤妻,也没能让喻晋文爱上她,还为了个绿茶要跟她离婚。算了算了,离就离吧,姐姐不伺候了。她抹掉了所有关于自己的痕迹,从他的世界消失的干干净净,然后华丽转身,成了他梦寐以求的合作伙伴。


南颂喻晋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http://www.fenxia.com/gof/1gt


ia_100000406.jpg
    比起苏睿像虎、像熊那大气磅礴的姿态,南颂练起来则更像鹿、像鸟似的轻盈,总歸各有各的特 。

    苏睿收了手,打量着南颂一个飞身落地的姿态,一双清眸添上少量欣赏的笑意,“不错,放置了这么多年,依旧宝刀未老啊。”

    南颂白了他一眼,“你能换个词吗?”

    兄妹俩各打了一套,苏睿撑着伞,两个人并肩往回走。

    南颂问他,“昨晚跟音音聊得还可?”

    苏睿:“一般般吧。”

    “怎样个一般?”南颂有些猎奇。

    苏睿想了想,挑了句关键,“我说,她要是敢去追傅家那小子,我就打斷她的腿。”

    “......”

    南颂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迸了迸,“那音音让步了?”

    “她那驴脾气跟你一个样,字典里有这俩字吗?”

    苏睿轻讥一声。

    南颂:“......谁驴脾气?”

    “不重要。”

    苏睿随意摆了摆手,神态悻悻,“她求我,让我给她一个机会。”

    忽略那个“求”字,南颂问,“什么机会?”

    “用一个暑假的时间,在充分保护自己的前提下,她假设可以让傅彧愛上她,我就得容许让他们在一起。”

    苏睿说完这句话,还觉得心口疼,有种心头肉被人生生剜了一下,就快要掉了的感觉。

    女大不中留啊,这真是世界上最恶 的咒骂了。

    “你附和了?”

    南颂不敢信任地抬眸看苏睿。

    苏睿抿了抿唇,苦笑一声,“怎样能不附和?昨天晚上,她那坚决的目光,和你當年是一模相同,我就知道,她必定要走上你的老路了。”

    南颂只觉得心像是一面鼓,被重锤狠狠敲击了一下,震得头皮都在髮麻。

    她这个當姑姑的,还真是没给小辈做好一个模范。

    可是,她嘗過的苦,真要让苏音也遭受一遍吗?

    傅彧和喻晋文,实质上也没有什么不同。

    喻晋文是不了解愛,傅彧则是太懂愛了,前者心智未开,后者则是心智开得太早,都开過头了。

    也是个危险人物。

    苏睿拧了下眉,口气生 道:“这孩子现在到了变节期,越不让她干什么她越干什么,还不如跟着她的心意去。反正她也追不上。”

    南颂偏头看了苏睿一眼,“你这是,有什么主意了?”

    苏睿唇角漫上一丝凉凉的笑意,“人都见不着,我看她怎样追?”

    “......”

    南颂静静地俯首望天,看来傅小爷要過很長一段时间的逃亡 了,最少短时间内,在南城是见不到他了。

    世界,应该会变得很喧嚣。

正文 第448章

    第448章

    完畢了晨会,喻晋文掐着手机往总裁办公室走去,翻开谈天页面,一条短信删了又删。

    修改来修改去,迟迟没有按下髮送键。

    南城今天有大暴雨,出行必定要留心安全。

    不行,口气太生 了。

    ——口气不能太生 ,要多參加一些“嗯啊哎嗨呦”等口气助词,最好再加几个波澜号,就会显得生動许多了。

    喻晋文揣摩了一下喻泽宇往常说话那贱嗖嗖的口气,從头修改了一条。

    南城今天有大暴雨哦,出行必定要留心安全呀,知道吗?

    ......口气助词是不是太多了?

    有点被自己恶心到。

    不行。再改。

    南姐姐,南城今天有大暴雨,出行必定要留心安全哦~

    总算摁下髮送。

    喻晋文有些严峻,又想起喻泽宇说的。

    ——无事献周到非 即盗,人最怕出其不意的关心,太简單暴露了。表達关心之后,记住在后邊加上一点小小的要求,南姐姐就不会怀疑了。

    喻晋文又立马修改了一条。

    容许给我的紫金手环,不要遗忘哦~

    想了想,又從喻泽宇髮给他的库存里找到一个装可愛的表情包,髮送了過去。

    这才积德行善圆满。

    何照见喻总一条短信修改了好久,不知道在给谁髮,表情阴晴不定、稳重其事的,從前他可是有事打电话,没事很少髮信息的老干部人设啊。

    总算见喻总笑了,虽然知道窃视可耻,可何大助理仍是没忍住那该死的猎奇心,踮起脚尖,悄然瞄了一眼。

    具体内容没瞄到,只瞄到了一个表情包。

    却依然令何照大!跌!眼!镜!

    喻总居然也会用表情包?

    还用这么萌的表情包?

    今天的太阳是打西邊出来了吗?

    太阳没打西邊出来,傅小爷却是打西邊蹦出来了,与喻晋文在总裁办公事门口冤家路窄。

    “小爷,您这是,逃荒去了?”

    何照将傅彧上下一打量,差点没认出人来。

    傅彧一向臭屁又臭美,日常打扮就像是一只行走的公孔雀,走到哪都是大街上最靓的那个仔。

    所以......在看到今天他这浑身泥泞,裤腿上满是泥点子,鞋子湿着,衣服也皱巴巴地穿在身上,头髮凌乱得堆到头顶上,活像是動漫里的赛亚人......的容貌时。

    楼下的保安都差点把傅彧拒之门外,没把他放进来。

    喻晋文看到这样的傅彧,也蹙了蹙眉。

    傅彧一脸的阴云密布,没好气道:“逃什么荒,逃命还差不多。匆促的,帮我买身新衣服,鞋子也要。再给我泡壶热茶,我觉得我或许要感冒......阿嚏!”

    刚说完,就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喻晋文和何照,不约而同撤退了一大步,离他远远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