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姮梁潇锦衣卫自请下堂小说免费阅读 - 笔趣阁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1112

小说介绍:三年前,姜家覆灭,梁潇为报多年前,欠下的一份恩情,迎娶了姜家之女姜姮为妻,也算是保住了姜家的最后一丝血脉,可他又十分厌恶,姜姮那种柔弱不堪的性格,成亲三年,两人之间的关系,就连相敬如宾都达不到,这次姜姮提出想要他一起回老家祭拜,梁潇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姜姮,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分别,竟然会成为永远....


姜姮梁潇锦衣卫自请下堂小说免费阅读 - 笔趣阁http://u.didi01.com/god/lu


ia_200001334.jpg姜姮净了手动身,将高几上的琉璃灯盏灭了,好让白锦稚睡得好些。

    崔氏风闻白锦稚回来直奔姜姮这儿,估摸着时刻要紧事也说完了,这才帶着女仆和给白锦稚的见面礼来了拨云院。

    谁知,被姜姮迎进了暖阁,一问才知道白锦稚竟在姜姮这儿睡着了,姜姮怕两人在里边说话吵到白锦稚。

    崔氏听闻后,竟是缄默寂静了顷刻,心底实是仰慕白家这样的姐妹情深。

    直到春桃给崔氏上了茶退下,崔氏才笑着對姜姮开口:“不怕表姐笑话,我很是仰慕白家上下如此同心,要说……咱们崔家也算是友善了,至少我母亲知道,不论是嫡庶……一家子兄弟姐妹应當拧成一股绳,一起光耀门楣!可我爹的那些姨娘和庶兄弟,只知道在后院折腾,蝇营狗苟,争那针头线脑三瓜俩枣的!甭说让我那些庶妹睡在我的屋里,便是多在宅院里待会儿,我都怕又什么不洁净的等着我。”

    崔氏说这话时有些伤怀,说完了才忽然回神,她回头朝着姜姮看了眼,粉饰眸底红潮,低笑一声:“瞧我,本是艳羡表姐姐妹友善,怎样提到这个了!”

    坐在琉璃灯盏旁的崔氏穿戴一身藕粉 常服,只帶了珍珠头饰,看起来温婉又安静。

    姜姮知道,此次崔氏跟着董長澜一起来朔阳,除了母亲生辰来替外祖母和舅舅送礼之外,也是想来让洪大夫协助看看,为何成亲一年多了还未曾有身孕。

    崔氏是姜姮二舅母的娘家的亲侄女,与董長澜两小无猜長大,且二舅母也视崔氏为亲生女儿,從未往董長澜房里送過女性,到现在也未曾给董長澜纳妾,可她仍是没有身孕。

    正是由于如此,崔氏心里才越髮觉得不安,半年前就开端背着家里長辈鬼鬼祟祟寻医问药,后来她听闻白家有一位洪大夫是太医院院判黄太医的师兄,便想来试试。

    不想不巧……由于白家二姑娘白秀丽怀孕的联系,白家将洪大夫留在了大国都照料白秀丽。

    姜姮放下手中的甜瓷茶杯,手肘搭在小几上,也不藏着掖着,安然直言道:“白府有一位纪姑娘,尽管年青但医术了得,你若愿意……能够让她替你诊诊脉。”

    崔氏一怔,她来后风闻洪大夫在大都便未曾提起過此事,连董氏都不曾提過,姜姮是怎样知晓的?

    忽然被点破心中所想,崔氏脸上一热,耳朵都跟着红了,紧紧地攥着帕子,意外之余,显露几分女儿家的羞怯之态,咬了咬唇:“我体现的……这么显着吗?”

    姜姮笑了笑道:“倒也没有,不然母亲会问的。不過我却是觉得你太心急了,你和長澜成亲才不過一年多,想来外祖母和舅母也不会催你……”

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如愿以偿

    本来这些话,崔氏不该该和姜姮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说,可约莫是由于姜姮年長于她,又是表姐,崔氏也就说了。

    “祖母和婆母却是没有敦促,可我风闻秀丽妹妹刚嫁入秦府就有了身孕,我这就……心焦的不行!”崔氏揪着帕子,没好意思同姜姮说的更透些。

    白秀丽嫁入秦府回门當日受了重伤就被抬回白府,就这样都有孕了,她和董長澜两小无猜夫妻恩愛,董長澜甭说妾室,连个通房都没有,日日歇在她那里她都没有身孕,这让她怎样能不着急。

    “春桃,去请纪姑娘過来给小四诊诊脉。”姜姮叮咛立在门口的春桃。

    崔氏知道姜姮这是在借着四姑娘为她讳饰,心中感谢不易:“多谢表姐……”

    等纪琅华来的空隙,崔氏同姜姮说聊起她偶爾听董長澜提起登州军粮饷之事:“我長这么大仍是头一遭风闻,粮饷还能欠着的,说是南疆北疆之战国库损耗严峻,皇帝又要重修白沃城的行宫,表姐你说说……这到底是修葺行宫重要,仍是给将士的粮饷重要?公公为这事在家气得摔了好几套茶具了。”

    皇帝要修葺白沃城的行宫,姜姮却是没有风闻過,不過皇帝拖欠给登州军的粮饷,姜姮倒不觉得意外。

    “皇帝和朝廷大约是觉得南疆北疆已平,而登州军为的便是震撼戎狄,戎狄现在堕入内争之中,登州军便没有那么重要了!”姜姮动静里帶着几不行察的微叹。

    “對!那个掌管粮饷髮放的宁大人便是这么说的,说戎狄内争南戎北戎搅成一锅粥,必定顾不上来晋国邊界打扰,所以朝廷的意思是先紧着皇帝修行宫。”崔氏眉头紧皱。

    “戎狄本便是游牧民族,正是由于本年戎狄大乱,南戎北戎乱成一锅粥,冬粮储備必定要出大问题。”姜姮眉头紧皱,注视着琉璃菱花八宝灯,“等本年秋季一到,恐会舍命大举抢掠,邊民大众空要遭殃!”

    崔氏没想到姜姮说的居然与公公董清岳说的相差无几,忙允许:“正是,公公也是这般说的,所以连上三道折子请朝廷增派人手,那折子跟杳无音信似的了无音讯!”

    姜姮视野挪向崔氏:“不行的军饷,舅舅但是补贴了?”

    崔氏允许:“不過也是杯水車薪罢了!”

    不出所料……

    倒不是说朝廷里缺少有远见的 员,仅仅现在朝廷习尚荒诞,奴颜媚上的 佞之臣青云直上,忠言逆耳的直臣,在朝中逐步被邊缘化,尤其是祖父白威霆去后,朝中敢直抒己见的诤臣便更少了,畢竟就连显赫百年的大国都白家都落得个简直满门被灭的下场,朝中百 谁能不自危?

    现下的朝廷……上至太子下至百 ,无一不是顺着皇帝的心意行事。

    源洁流清,形端影直。

    皇帝这个上梁不正,下梁天然好欠好到哪里去。

    姜姮上一世跟在梁王身邊,也是到最终才理解皇帝为何對白家争吵,将白家厌之入骨。

    皇帝自小低微惯了,取得权势后便喜爱人捧着他敬重他,而如祖父白威霆这样千仞无枝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