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姮梁潇锦衣卫《锦州千户府灯火阑珊》小说全集阅读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142

小说介绍:三年前,姜家覆灭,梁潇为报多年前,欠下的一份恩情,迎娶了姜家之女姜姮为妻,也算是保住了姜家的最后一丝血脉,可他又十分厌恶,姜姮那种柔弱不堪的性格,成亲三年,两人之间的关系,就连相敬如宾都达不到,这次姜姮提出想要他一起回老家祭拜,梁潇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姜姮,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分别,竟然会成为永远....


姜姮梁潇锦衣卫《锦州千户府灯火阑珊》小说全集阅读http://u.didi01.com/god/lu


ia_200001359.jpg “此次向朔阳出手,确实是莽撞了!”李茂咬了咬牙。

    李茂话音刚落,李明瑞就撩开衣摆进门朝着李茂行礼:“父亲!”

    坐于灯下的李茂阴沉的神 帶着几分疲乏:“可知道了?”

    “知道了!”李明瑞亦在李茂對面坐下,又從白衣谋士手中接過信,细看了信的内容,手指摩挲着纸张,又嗅了嗅上面墨的滋味。

    白衣谋士昂首看向李茂:“这应當也是 国公主的 告,相爷…… 国公主这是在奉告咱们,她手中确实是握着信,让咱们本分些,不要逼急了她!不然…… 国公主也不会选择一封这样留有余地的信!”

    李茂眉头紧皱:“现下……该怎样处置!”

    “今天早朝必会有人攻讦左相,左相不如……提早去找陛下率直!畢竟當年二皇子谋逆,左相但是护驾有功之臣!”白衣谋士道。

    “父亲,现在这封信传的沸反盈天,明日大国都必定是热议欢腾,谁能看不出这是有人刻意为之!”李明瑞昂首,乌黑深重的眸子里映着摇曳火光,仔细對李茂道,“儿子倒觉得,父亲应當否定……不供认此信是出自父亲之手!求陛下严查栽赃栽赃父亲之人……”

    “这事还不是明摆着的工作,这是 国公主做的,为父要是喊冤叫屈,请皇帝彻查……假如查到 国公主头上, 国公主将悉数的信交了出去……”

    李茂心里烦躁,出言打斷儿子的话,却提到一半声响忽然一顿,看向自己儿子。

    皇帝本就對白家忌惮颇深,姜姮是先将信直接交于皇帝还好说,可若姜姮比及皇帝查到她再将信交出去,皇帝也会置疑白家心怀叵测,李茂观姜姮的行事风格,她不会这么蠢。

    此乃事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法子,又不是非常时期,她不会用。

    姜姮的意图在于 告他本分,真想對付他,将信交于太子就是了,还不必惹一身骚。

    “父亲忘记了,當初您和陛下曾说過,发觉二皇子有异便投入二皇子门下,想要替陛下探知二皇子究竟要作什么,不成想二皇子要逼宫造反,仅仅父亲當时再二皇子门下时刻尚短,知道此事时现已来不及告知陛下做准備!”

    “为父天然记住,为父怕的不是这封信……而是其他的信!这封信确实是只能表明为父曾投入二皇子门下,可當初二皇子谋逆……”李茂咬了咬牙,没有说下去。

    當年二皇子谋逆,但是李茂推着二皇子走了这一步,那些交游函件里记住清清楚楚,他怕的是姜姮手中那些函件。

    李明瑞将手中的信纸放在木桌上,推至李茂面前:“ 国公主选了这封信,也就是……不想至父亲于死地,不然大国都传的纷纷扬扬的就不应该是这封!父亲您这是由于前次弟弟斷腿之事,太严重了……”

    李明瑞理解,父亲这是對 国公主産生了惧意,有些沉不住气了。

    “父亲想想,纸张多矜贵?一般清贵人家纸张多是用在传信之上,也只需见识深重的世家才多用纸张。”李明若手指在纸张上点了点,“所以这纸张的来历和墨都比较好查, 国公主不会犯如此过错!或许此事是 国公主想要借咱们左相府的手,除掉谁也说不定。”

    李茂眯着眼若有所思,好久之后道:“明瑞你再派一人,追上子源……让子源同 国公主致歉结好,也奉告 国公主咱们李府会极力化解函件之事,若是化解不了,只能执政堂之上否定自保,求 国公主体谅一二,往日 国公主若有所叮咛,咱们左相府定尽心竭力。”

    这样左相府,也算是上了太子的船。

    “明瑞理解!”李明瑞动身立刻去办。

    李明瑞尽管主张李茂恐早朝之上喊冤,可李茂仍觉不当當,他明日一早应在早朝之前就见皇帝一面,将这封信解说清楚,趁便提示皇帝有人拿此信大做文章,好像另有所图。

    若是皇帝让他喊冤他便喊冤,若是皇帝让他认下,他便认下。

    李茂冷静下来想理解了,什么都不要紧,仅仅千万不能让皇帝對他産生猜疑。

    ·

    梁王炼丹之事被揭开,皇帝命其禁足在府中之后,便撤了巡防营和暗卫,梁王府的下人也能自在收支。

    梁王传闻李茂与二皇兄交游的函件被人誊抄散播,在大国都弄得人尽皆知,心中模糊替李茂捏了把盗汗。

    畢竟,梁王能用之人,全都是當初二皇兄留下的人,李茂算是其间最位高 重之人。

    且此次在燕沃若非李茂之子李明瑞明里暗里相助,揣摩出父皇當初将那位称有起死丹药的女子唤去宫中问询,是對長生不老和延年益寿産生了爱好,他也无法及时找到那位炼丹的仙师,以此来赢得父皇欢心。

    现在的梁王,非常垂青李明瑞,尽管比不上杜知微在他心中的重量,可现在梁王身邊没有又用的谋士,只能依托李明瑞,心底又對太過聪明的李明瑞有那么一点防備。

    所以,當白秀丽的人很顺畅以大燕九王爷之名将信送到了梁王手中,称送梁王一个情面,让梁王降服左相李茂时,梁王实实在在松了一口气。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寸步难行

    他猜想,或许散播这封信的事就是大燕九王爷所为,为的就是将大都朝堂扰乱。

    让他以这封信降服左相李茂,得到可以和太子缠斗的本钱。

    可大燕九王爷不知道,左相李茂本来是二皇兄的人,现在尽管明着未表态,可私自就是他的人。

    即便如此,梁王仍是非常诚实的向大燕九王爷称谢。

    梁王坐在临窗软榻上,拿着那封信重复的看,不免又想起當初二皇兄从前与杜知微说過,李茂此人口蜜腹剑口是心非且非常油滑,要想用此人……便要恩威并施牢牢攥住李茂的凭据才行。

    从前,梁王一贯不知道二皇兄是怎样攥住李茂凭据的,看来……应當是李茂的亲筆函件。

    他信赖李茂给二皇兄的亲筆信必定不止这一封,定然有更丧命的,可这些信都在哪里?

    梁王又想起杜知微来,要是杜知微在就好了,他也不至于这般寸步难行。

    梁王注视琉璃盏内摇曳的烛火,垂眸注视手中的函件,拇指摩挲了顷刻,忽然扬声唤道:“红翘!”

    红翘应声进来,搁着屏风朝梁王行礼:“殿下!”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