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陆少请宠我免费阅读无弹窗

追更人数:366人

小说介绍:他是整个锦城杀伐果断的暴戾王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被她算计结为合约夫妻...


隐婚陆少请宠我免费阅读无弹窗开始阅读>>


10091.jpg
    “紫衣夫人,我们这么多年都没有相认,你为什么现在这么执着呢?如果你真的想要认我这个女儿,你当初怎么没有回来找我?都这么多年过去,我也从当初那个渴望得到母爱的小女孩长大了,我现在过得很好。我并不希望改变现在的状态,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我现在有疼爱我的奶奶,还有关心我的穆姨,有把我捧在手心里呵护的陆霆骁。我现在过得很好,你又何必来找我呢?”林冉知道这些话很伤人,不过她希望姜玉琴再也不要来找她。

    姜玉琴垂眸,听到林冉这席话,她的心不痛是假的。她名字林冉现在还不能接受她,但是这些话从林冉口中说出来,她的心还是没来由的痛了。来之前她就已经想到林冉不会轻易接受她,事实证明林冉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恨她。也对,她这个母亲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现在她的出现似乎并不能给林冉带来什么好处。

    “小熙,我知道你很难接受我。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原谅妈妈,是妈妈的错。妈妈不应该离开你,这些年妈妈也不应该让你生活在没有妈妈的世界里。只是小熙,妈妈不知道你的存在,如果妈妈知道你的存在,妈妈及时追到天涯海角,也会去找你的。小熙,你就不能原谅妈妈,妈妈答应你,从今天开始,妈妈会弥补你这么多年缺失的母爱。”姜玉琴心虚地道。

    “对不起,紫衣夫人,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出现在我的世界,我的世界没有妈妈,我照样生活得很好。我真的不介意这样的生活,我已经过了需要妈妈疼爱的年纪。既然过去我们一直都是两条从不相交的平行线,我希望以后我们还是两条平行线。”林冉冷冷地说。

    程秀莲抚摸着林冉的头发,林冉的想法她心里很明白。林冉从小就比别人家的孩子早熟,别人家的孩子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林冉已经知道帮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了。林冉乖巧懂事,从未在她面前提起过自己的母亲。

    “姜玉琴,既然熙熙不肯原谅你,你还是离开吧!虽然你是熙熙的妈妈,但是熙熙不肯认你,你就放弃吧。”程秀莲嘴角一片冰冷,默默地开口。

    林冉担心程秀莲看到姜玉琴,想起自己逝去的爸爸莫国辉。如果不是姜玉琴的离开,莫国辉应该也不会日日酗酒。在林冉幼小的心里,莫国辉总是喝得酩酊大醉,每次莫国辉一喝醉,就会喊姜玉琴的名字。只是儿时的她不太懂事,也不太记事。

    姜玉琴蹙眉,看着程秀莲,礼貌地询问:“老夫人,我们有什么渊源吗?”

    程秀莲冷哼一声,不悦地吼道:“你不记得我没有关系,你不会连国辉也不记得了吧。我可怜的儿啊,你看看你视如珍宝的女子,连你的名字都不记得了。你泉下有知,一定会很伤心,对不对?”

    “你是小熙的奶奶,也就是我婆婆?”姜玉琴怯怯地问道。虽然她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可是她还是希望能听到程秀莲亲口承认。

    程秀莲点头,冷声道:“婆婆?我可没有这么狠心的儿媳妇,你为了你的大儿子,竟然忍心抛弃还在襁褓里的熙熙。熙熙是我用羊奶养大的,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说你当初不肯下嫁我儿子,你又为什么要怀上熙熙。”

===天价宠婚:冷情总裁俏娇妻 第110节===

林冉无声的叹口气,默默地道:“奶奶,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随风飘散吧。我们都不要追究了,即使再怎么追究,我爸爸也不会再回来。我们又何必继续追究呢?”

    “他去哪里了?我能见见他,当面跟他道歉吗?”姜玉琴能感觉到眼前的两个人对她意见都很大,她现在只希望能见见林冉的父亲。

    程秀莲瞪了眼姜玉琴,冷哼道:“我可怜的儿子已经死了,是被你活活气死的。如果不是你,我儿子又怎么可能会死。你让我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已经很难过了,我不想再看见你!”

    “既然你这么不希望看见我,我能和小熙单独说几句话吗?”姜玉琴乞求道。

    林冉摇头,冷声拒绝:“紫衣夫人,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你还是走吧,这里不欢迎你。我和奶奶生活得很好,不需要你关心。”

    姜玉琴皱着眉头,低声道歉:“对不起,小熙。我真的不是故意离开你,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离开你,我会调查清楚的。小熙,妈妈并不是故意抛弃你的,我想那时候我应该是有苦衷的。”

    如果姜玉琴认真听程秀莲的话,她就会知道自己当初离开是为了寻找失散的儿子。只可惜她现在全心全意都是在林冉身上,程秀莲说了什么话,她都没有认真听。

    “我不会原谅你!你为了哥哥,抛弃了我。那你就跟哥哥相依为命,没必要再回来找我。”林冉冷声道。她希望姜玉琴说一声后悔了,后悔当初义无反顾的抛弃她,去寻找她从未谋面的哥哥。

    姜玉琴急促地追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刚才说我是因为你哥哥,才会离开你。你哥哥去了哪里?”

    林冉听到姜玉琴这么说,心底有一丝难受。她其实并不是真的有那么恨姜玉琴,当初她遇到姜玉琴的时候,就觉得姜玉琴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当时她还奇怪她怎么会有这种感觉,现在想来应该是血浓于水的缘故。

    “原来你离开我,并没有找到我哥哥。也不知道我那可怜的哥哥还活在这个世界吗?你说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坏事,才让你的孩子都跟你分离这么多年!”林冉生硬地喊道。

    林冉低下头,心痛得一抽一抽的。她在伤害姜玉琴的同时,也在伤害自己。姜玉琴是她的妈妈,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她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她无法否认。她恨这个生下她,却从没有关心她的妈妈。儿时被同伴欺负,她从不敢回去告诉奶奶,就是怕奶奶难过。每次被同学欺负,她都是独自躲在角落里舔舐自己的伤口。

    姜玉琴蹙眉,听着林冉这一声声质问,她的心痛得无法呼吸。原来她竟然做错了这么多,她不仅丢失了自己的女儿,还失去了一个儿子。现在好不容易知道女儿的下落,却不知道她的儿子又在哪里?

    “小熙,原谅妈妈好不好?妈妈真的不是故意抛弃你。这些天我想了很多,我知道你不肯原谅我,我只希望你以后能继续跟我来往。我们从最简单的朋友做起,可以吗?”姜玉琴越说,声音越低。最后声音都低得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程秀莲摇头,拉着林冉的手,斩钉截铁地拒绝:“姜玉琴,你别做白日梦了。你当初一声不吭的离开,现在熙熙长大了,你就想方设法的来认回熙熙。你怎么好意思出现在这里,如果我是你,我早就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当初你抛弃熙熙,你就应该知道你这辈子都没有资格再认回熙熙!”

    姜玉琴眼中含着晶莹的泪水,委屈地张口解释:“我不是故意的,如果我知道我后来会失忆,我应该就不会……”

    话说到一半,姜玉琴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后面的话怎么也无法继续,她对林冉的歉意很深,并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释得了的。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林冉不要再怪她,她只希望林冉能天天开心。

    程秀莲心里也不好受,她也是女人。当她知道姜玉琴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失散的儿子,还把自己搞得失忆了,也是个可怜的。

    “她真的是你妈妈!熙熙,我知道你一时半会儿可能无法接受她。看到她这样,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同情她,希望她能好自为之。”程秀莲不再看姜玉琴,淡淡地出声。

    “妈,谢谢你原谅我!虽然我忘记了过去的事情,但我一定会赡养你。”姜玉琴动情地道。她没有想到程秀莲会帮她说话,倒不是因为程秀莲帮她说话,她才决定赡养程秀莲。而是在她知道程秀莲是林冉的亲奶奶的时候,她就决定赡养程秀莲。如果没有程秀莲这些年的付出,又怎么会有这么善良懂事的林冉。

    程秀莲摇摇头,冷冷地开口:“我不是因为你愿意赡养我,我才帮你说话。我只是觉得你也不容易,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失散的儿子。”

    姜玉琴叹口气,悲伤地道:“这些年我过得太糊涂,我不记得了所有的事。我的生活一直很单一,每天就是在家里发呆,我浪费了这么多年的美好时光。也不知道我可怜的儿子在哪里受罪,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我只希望我的儿子能遇到一个好人家……”

    “奶奶,我们上楼吧。今天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一定很累了吧!”林冉扶着程秀莲的手,淡淡地道。

    此时她不想见姜玉琴,只是姜玉琴貌似并不打算离开。既然姜玉琴要继续赖在这里,那么她只能自己离开。她现在还不能接受姜玉琴,都说时间是医治伤口的最佳良药。她不想强求自己原谅姜玉琴,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什么事情都自己搞定。现在她跟陆霆骁领证了,如果姜玉琴再插一脚进来,她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了。还有那个从未谋面的哥哥,也不知道她的哥哥在哪里?

    第257章 在心底默默的祝福你

    穆姨送姜玉琴出去,刚才穆姨并没有呆在客厅里。穆姨很清楚林冉希望有私人空间,所以把姜玉琴带到客厅里,就转身离开了。

    “夫人,您也不用太伤心。莫小姐是个好人,我相信莫小姐一定会不计前嫌接受您的。只是莫小姐现在还暂时不能接受您,您给莫小姐一点时间,莫小姐会接受您的。”穆姨边走边低声安慰道。

    姜玉琴感激的看了眼穆姨,点点头开口:“谢谢你!我知道我这么突然出现在小熙面前,小熙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接受我。都是我的错,我当年怎么能把小熙丢给她奶奶,然后就离开了呢。如果我没有失去记忆,我可能早就回去找小熙了。这一切大概都是上天注定的,我注定要离开我的孩子。”

    穆姨摇摇头,继续安慰姜玉琴:“不是您说的这样,肯定是上天对您的眷顾。这么多年您都没有想起您的孩子,现在却让您想起来了。这就说明上天还是希望您能享受,儿女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

    “真的吗?你不觉得我太坏了吗?这么多年我都对小熙不闻不问,小熙已经长这么大了,我才出现在小熙的生活中,小熙是恨我的吧!我好恨自己,我怎么能把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呢!”姜玉琴拍了拍自己的头,很不开心地抱怨道。

    “您不坏!如果您真的不想认莫小姐,您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您今天出现在这里,就说明您还是希望能认回莫小姐的。莫小姐过得很好,我们家少爷对莫小姐真的很好。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们少爷这么认真的谈恋爱,我想我们少爷是真心爱莫小姐。莫小姐以前过了很多苦日子,现在终于苦尽甘来了。”穆姨想起林冉那淡淡的笑容,心里就有一些痛。还记得第一次见林冉的时候,她觉得林冉整个人看起来都是怯怯的。后来才知道林冉没有父母,是奶奶把她拉扯大的。她对林冉就产生了深深的同情,本来她一直对林冉的母亲有很深的看法,只是现在她才发现原来林冉的母亲也是个值得同情的。

    姜玉琴不再说话,眼神淡淡的看着远方。对林冉来说,她就是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虽然他们有浓于水的血缘关系,但他们却没有半点亲情。她今天来找林冉,云耀祖并不知道。她只是跟云耀祖说,她有点事想出门一趟。

    滴答……滴答……

    墙上的挂钟在不停的转动着,云耀祖在客厅里焦急的踱着步,却迟迟看不见紫衣夫人的身影。云耀祖拉住从客厅门口走过的小遥,焦急地问道:“小遥,你知道夫人去哪里了吗?”

    小遥摇摇头,皱着眉头道:“不知道。最近这几天夫人都有些心不在焉,我也不知道夫人到底在想什么。夫人原来并不是这样,我们从帝都回来后,夫人总是一阵悲伤,一阵微笑。我问过夫人几次,夫人都说没什么。”

    “你说夫人从帝都回来就这样了?都怪我最近太忙,都没有照顾到夫人的感受。夫人这都出门大半天了,夫人这是去哪里了?以前夫人出门都会带上你,上次夫人出门也没有带上你,今天夫人又没有带上你。夫人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云耀祖眉头深锁,默默地道。

    “不清楚。先生还是多关心夫人,夫人最近心情不是很好……”小遥想了想,才小声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华灯初上,紫衣夫人才摇晃着身体回来。云耀祖还没有走进紫衣夫人身边,就闻到紫衣夫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酒气。云耀祖皱起眉头,他认识紫衣夫人二十多年,这还是紫衣夫人第一次喝酒。紫衣夫人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会喝得醉醺醺的回来。

    “夫人,你还好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喝得这么醉?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告诉我,你要喝酒也可以跟我说,我陪你喝。”云耀祖心疼的看着紫衣夫人,此时的紫衣夫人双颊绯红,眼神迷离,仿佛迷路的兔子。

    姜玉琴皱着眉头,挥了挥手,无辜地嘟着嘴喊道:“耀祖,你那么忙,怎么会有时间管我的这些小事。耀祖,我是不是坏女人,我发现我是天底下最坏的女人。”

    云耀祖扶着紫衣夫人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身体,抚摸着紫衣夫人的背,低声安慰道:“在我眼中,夫人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女子。夫人这么善良,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怎么可能是坏女人。”

    “不!不是这样的,耀祖,你不知道,我真的是坏女人!我抛弃了我的女儿,弄丢了我的儿子。这二十多年我却从来没有一分钟想起过他们,你说我是不是全天下最坏的母亲。我的女儿不肯原谅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是耀祖,我的心真的好痛。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姜玉琴拉着云耀祖的肩膀,不停的摇晃着。

    “你想起过去的事情了?”云耀祖心里没有底,他一方面希望紫衣夫人能想起过去的事情,另一方面他又希望紫衣夫人永远也不要想起过去的事情。他就是这么矛盾,听紫衣夫人的意思,紫衣夫人貌似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姜玉琴摇头,悲哀地道:“我什么都没有想起来,我今天见到了我女儿的奶奶,也就是我的婆婆。她说我叫姜玉琴,可是我对这个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耀祖,你说我是不是上辈子坏事做多了,这辈子才会忘记了对我最重要的亲人。”

    云耀祖紧紧的抱住姜玉琴,默默地开口安慰道:“不是这样的,你别胡思乱想。”

    “你说小熙要怎样才肯原谅我,我真的知道错了。如果我没有失去记忆,我肯定早就去找小熙了……”姜玉琴揪着云耀祖的衣服,喋喋不休地道。

    云耀祖听见林冉的名字,蹙眉道:“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刚才说你见到了你女儿的奶奶,那你见到你的女儿了吗?”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