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九个绝色师娘小说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293人

小说介绍:他,乡村少年林衡!初入都市万人捧! 九个绝色美师娘,隐藏身世助龙飞! 商界巨头的追捧膜拜,刚休完老婆又来了个联姻? 饶命啊师娘!


我有九个绝色师娘小说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039.jpg
    “老匹夫,做你娘的春秋大梦!”林衡脸 阴沉,下一刻,其体内的力气滚滚暴\/动,二十二种规则力气瞬间交融,化作一柄可怕的灭世之刀朝着亡魂斩去。

    那一刀斩出,登时让得一旁的花菇和小倩两人都惊呆了,因为林衡这一刀的威力必定可以和无上五重天的强者一较高下。

    “咦,多种规则,不对,多种规则于一身相融!”看出林衡这一刀的端倪,亡魂的眼中也是闪过一抹吃惊之 ,旋即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本帝原认为你身怀空间、吞噬两大规则,不曾想竟然是多种规则会聚一身,看来是这天要本帝重掌六合,竟然把你这等绝世妖孽亲身送上门来了,小子,你的这具身体本帝要定了!”

    旋即,只见这亡魂大手一扬,林衡那斩去的惊骇一刀瞬间告破,面对这惊骇的亡魂,林衡与其的实力相差太大了,虽然这仅仅一缕亡魂,但是其身前的地步在那摆着,必定不是现在的林衡可以去撼动的。

    一瞬间,林衡的身体止不住的撤退出去,一口口鲜血犹如不要钱一般从他的口中狂吐出来,他脸 骇然,自己最强壮的底牌力气在这亡魂面前竟然如此一触即溃!

    “本来是他,他就是从瘠薄之地走出,近几日凶名滔天的林衡!”此刻此刻,花菇也认出了林衡的身份,身怀多种规则力气,战斗力惊人,而且仍是从那个被封印了万年的瘠薄之地走出来的人只需一个,林衡。

    “本来这家伙也隐秘了自己的身份,没想到他就是那个林衡!”小倩一脸吃惊的说道。

    “小子,乖乖把你的身体给本帝交出来吧!”天穹之上,亡魂一念之间就是呈现在林衡的身前,那惊骇的一掌朝着林衡的脑门拍下,要将林衡打的神魂俱灭!

    “且慢……”林衡脸 苍白。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快说!”亡魂目光火\/热的盯着林衡,他现已在这儿待了几万年的时刻,十分困难遇上了林衡这个鹤立鸡群的天之骄子,而且在林衡的身上他还没有感应到任何惊骇实力的气味,这样的绝世妖孽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他必定不能放过。

    林衡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盯着亡魂说道;“你刚才说我留下,放她们两人脱离不知道这话算不论用?”

    “哼,本帝出言如山,当然管用!”

    “好……”林衡点了允许,看着不远处的花菇和小倩两人说道;“你们脱离吧,以免这家伙动了我之后 人灭口。”

    “秦朝我,不是,林衡,你……”小倩正想说些什么,只见林衡大手一挥,空间规则将两人笼罩;“走!”

    下一刻,花菇和小倩两人登时被林衡给送走了。

    “哼,小子,你却是有情有义,若不是本帝需求你的这具身体,恐怕还真舍不得 你这个绝世妖孽!”亡魂看着林衡冷笑道。

    “呵呵,老匹夫,你在这破当地应该也待了不少年了吧?我不信任这期间就没有过天分绝顶的天才来过这儿?莫非你一个都没有看上?”林衡看着亡魂冷笑道,眼下花菇和小倩两人一走他也没必要忌惮什么了,打不过这个亡魂,他莫非还不能跑进天荒国际逃命吗?

    林衡之所以把花菇和小倩两人送走,怕的就是自己这点隐秘曝光。

    或许是觉得林衡现已是自己碗里的肉,亡魂并没有介怀他的无礼,说道;“小子,看在你行将贡献出这具身体的份上,本帝就在你临死前陪你聊一聊,这数万年来当然有绝顶天才来过这儿,而且还不少。”

    “说实话,本帝也曾动过心,惋惜这些天才的来历都非同凡响,在本帝没有康复巅峰之前,我还不敢招惹他们,至于那些资质稍差的天才本帝又看不上,太废物了,夺舍了他们,本帝连康复巅峰实力都做不到,所以本帝便一向待在此地,不过现在看来本帝的决议是对的,否则怎能遇上你这个绝世妖孽?”

正文 第1606章 的夺舍!

    “老匹夫,那么,你为什么敢对我下手?莫非你就不怕我的死后也有惊骇实力支持吗?”林衡问道。

    “哼,小子,想唬本帝,我看你仍是别胡思乱想了,因为本帝在你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惊骇实力的气味,凡是出自一些惊骇实力的天才他们都会修炼本门的功法,而这些本帝暂时不敢去招惹的惊骇实力我全都知道,所以你应该仅仅一个天分特殊,身世卑微的绝顶天才算了,动了你,本帝不必忧虑有任何成果。”

    “呵呵,老匹夫,看来你他娘也只敢挑软柿子下手啊!”林衡嘲讽一笑。

    亡魂冷笑道;“小子,你的讪笑在本帝看来并没有任何效果,遗言都说完了吧?现在把你的这具身体交出来吧!”

    话音落下,亡魂的惊骇的大手遽然再次朝着林衡横 而来。

    林衡不敢粗心,现在他想逃命就只能进入天荒国际了,然后在想方法去告知老鬼赶过来,只需老鬼到了,这亡魂的末日也就到了。

    不过就在林衡预备进入天荒国际逃命时,一道清凉的声响遽然从天空中传了过来;“长辈生前好歹也是一位通天境的绝世强者,眼下却对一个小辈下手,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跟着这声响响起之后,亡魂的眼中闪过一抹惊骇的寒芒;“哼,胆敢在本帝面前藏头露尾,滚出来!”

    下一刻,只见这亡魂的大手遽然朝着一处天空拍下,可怕的力气直接让得那片天空被挤\/ 的变形,惊天动地的震爆声让得林衡只感觉要将自己的耳膜震破。

    随即,在那可怕的动态彻底安静下来后,在他的视野中现已呈现了一位身穿紫衣的貌美人子。

    “这个女性怎样来呢?”见到武妃萱呈现,林衡的心里一惊,在山洞中产生了那件作业后武妃萱就消失了,但是眼下却遽然呈现在了这儿。

    此刻,林衡用屁\/股想都知道这女性必定在私自跟着自己,幸亏他刚才没有进入天荒国际,否则自己这点小隐秘就彻底曝光了。

    不过武妃萱来了却是让林衡松了口气,只需这女性能制住这亡魂,自己就能逃过这一劫!

    “长辈,有我在,这个人你怕是动不得!”武妃萱满脸冷酷的看了林衡一眼,朝着那亡魂说道,虽然她也不想管这家伙的破事儿,不过她想知道的作业在没有得到切当的答案之前,她不会让林衡死了。

    “哼,却是有几分实力,不过本帝看上的人就凭你这小丫头能阻挠我吗?今天\/本帝心境不错,不想死就滚开,否则可别怪本帝对你不气。”亡魂阴沉一笑。

    “这么说长辈是铁了心要做这件作业呢?”武妃萱的黛眉一皱,因为这亡魂的可怕程度即使她出手胜算都不高。

    “哼,不识抬举!”亡魂冷哼一声,其手掌挥动的一瞬间,六合突变,如同是整个荒古险地中的阴邪之气都在顷刻间会聚而来,随后这些惊骇的阴邪之气会聚成一个巨大的人影,高达百米,遽然一拳朝着武妃萱砸了曩昔。

    “小子,你记住,又欠了我一次情面!”

    说完,武妃萱的秀手挥动,一条条彩带犹如万千龙蛇遍及虚空,瞬间把那惊骇的伟人给缠住了,让其那一拳再也难以寸进。

    “哼,竟然现已一只脚跨入了这个地步,难怪敢管本帝的作业,不过你觉得本帝就这点方法吗?小丫头,今天\/本帝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实的通天之力!”

    跟着亡魂此话说出,只见那高达百米的伟人身躯一震,那环绕在其身上的彩带瞬间支离破碎,然后伟人抬手,天穹如同是被其 生生的撕\/裂一般,无量的伟力从天穹之上狂泄下来那一刻,脚下的大地登时犹如遭到了千万吨的重击,方圆数百里内不断下陷。

    天惊地动的声响犹如现已是国际末日来临,林衡心头大骇,这亡魂的实力不免也太可怕了,难怪自己会在其面前如此一触即溃!

    而且这还仅仅他作为一个亡魂的力气,其生前的实力可想是多么的惊骇!

    此刻,身处虚空中的武妃萱更是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碾 的肝脑涂地,面对如此可怕的亡魂即使强如她都感觉到了逝世的气味。

    来不及多想,只见武妃萱的手中遽然呈现了一个拳头巨细,外形相似铃铛一般的物体。

    跟着此物晃动,一声声穿透力惊人,如同可以将人神魂都灭 的尖锐声响响彻六合。

    “咦, 魂铃,小丫头,没想到你的手中竟然还有这等神器!”亡魂的声响冰寒无比,他形似现已感觉到了武妃萱有些来历非凡,不过他在武妃萱的身上并未感觉到任何惊骇实力的气味。

    “哼,今天谁也阻挠不了本帝,戋戋 魂铃也想灭了本帝,想入非非!”话音落下,那惊骇的伟力现已直逼武妃萱而去。

    纤细可见,武妃萱的脸 现已变得十分苍白,跟着每摇摆一次 魂铃她的脸 就苍白一分,这 魂铃是专门抑制这些亡魂邪祟的武器,但是面前这亡魂的强壮现已超出了她的幻想, 魂铃对他底子没有任何效果。

    “小子,快走!”武妃萱嘴角溢血,很显着是快坚持不住了。

    闻言,正预备出手帮她的林衡脸 变幻不定,随即只见其遽然发挥空间规则逃离了此地。

    “武妃萱,你的两次情面我林衡记住了,改日必还!”

    林衡很清楚,这亡魂的首要方针是自己,只需自己逃走了,他对武妃萱底子没有任何喜好,但条件是他可以逃走。

    “哼,想逃,小子,你当本帝就这点方法吗?给本帝滚回来!”亡魂声响冷冽,其大手一扬,下一刻,现已动用空间规则逃走的林衡只感觉被一股惊骇的力气笼罩,如同有一股让他无法抵挡的力气正在让他不断撤退,随后其 生生的被拉了回去。

    一口鲜血从林衡的口中狂吐出来,还不等他有所动作,亡魂现已抛弃了武妃萱,化作一缕白光没入了林衡的脑际之中。

    “唧唧,小子,从现在开端你的这具身体归于本帝了!”无比阴沉惊骇的笑声在林衡的脑际中响起,随即林衡只感觉自己的魂灵力气正在不断的散失,有一个强壮的魂灵在掠夺他身体的操控 !

正文 第1607章 服了!

    霎时刻,跟着亡魂进入到林衡的脑际,林衡的魂灵力气就如同一张纸被烈火点着了一般,正在不断的散失,此刻那个强壮的亡魂正在张狂的吞噬着林衡的魂灵力气,那种苦楚瞬间让得林衡的脸 歪曲了起来。

    “老匹夫,给老子滚出来!”林衡的脸 狰狞的吓人,其立马动用了吞噬规则进行反吞噬,不过让得林衡惊骇的是,他的吞噬规则对这个强壮的亡魂并没有任何效果,彻底无法与其构成对立。

    随即,林衡自身的各种规则力气悉数被他发挥了出来,犹如一股惊骇的风暴进入了脑际之中,想要将这个强壮的亡魂抹 。

    但是终究的结 仍旧是没有任何效果,这种状况直接让得林衡的心都凉透了。

    这一路走来,他各式各样的惊骇危机都坚持过来了,莫非终究要告知在这个亡魂的手中?

    不过几个呼吸时刻,林衡的魂灵力气现已被吞噬了三分之二,他的知道都逐步变得含糊,对身体的掌控也变得越来越弱小。

    那个强壮的亡魂鸠占鹊巢,现已在与他的身体逐步的融为一体。

    “唧唧,公然是一具绝世之躯,竟如此完美,小子,别抵挡了,将来本帝必定会让你的这具躯体名扬天下!”亡魂在林衡的脑际中狂喜不已。

    林衡吓得心有余悸,抵挡不了这个强壮的亡魂夺舍他的身体,他现在现已是死路一条了!

    但是,就在林衡心头绝望之际,一道清凉的声响传来;“小子,不要抵挡!”

    跟着这道声响响起之后,一抹白光也是一起进入到了林衡的脑际之中,是武妃萱,跟着这股强壮的魂灵力气进入到林衡的脑际之中,立马与亡魂构成了对立。

    这一刻,林衡的脑际中承载了两个魂灵体,让得林衡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相同,巨大的能量要将他的身体都撑爆。

    “魂灵出窍,丫头,你不要命了!”

    正在张狂吞噬林衡魂灵的亡魂感觉到武妃萱 手,惊异的声响在林衡的脑际中响起。

    “我说过,有我在你不能 他!”武妃萱的声响充满着可怕的冷意,其自身的魂灵力气正在与亡魂进行着张狂的对立,阻挠对方持续吞噬林衡的魂灵。

    “哼,小丫头,本帝在这破当地整日以噬魂兽为食,虽然实力未康复到巅峰状态,不过这魂灵力气早现已到达巅峰,就凭你能阻挠吗?不过已然你固执找死,本帝就满意你!”

    亡魂的声响中包含\/着严寒的 意,正苦不堪言的林衡登时感觉到这亡魂此刻不只在吞噬自己的魂灵力气,乃至连武妃萱的魂灵力气也被他吞噬了。

    “出来!”

    遽然,一声冷喝犹如惊雷在林衡的脑际中响起,随即一道宛如酷日般的光辉在林衡的脑际中开放,那一道光辉如同一道奥秘的大符,在呈现的那一刻,一股赶过众生之上的浩然之气登时将亡魂给笼罩住了。

    虽然这一道光辉没有针对林衡,但是仍旧让林衡感觉到了犹如末日般的气味!

    “这是……不死神印,丫头,你是不堪山的人!”见到这道光辉呈现的那一刻,亡魂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的声响之中充满着一股难以粉饰的慌张之 。

    在林衡的脑际之外,武妃萱的本体盘坐在虚空中,其脸 苍白,毫无血 ,犹如不可救药的绝症患者一般。

    魂灵出窍,她需求接受的危险极大,一旦有外力打扰,她将彻底魂不附体,不只如此,为了 \/ 亡魂,武妃萱现已动用了自己的保命方法。

    这种方法前次在山洞里边中了情\/ 之花差点被林衡侵略时,武妃萱运用过一次,而现在是第2次,这种保命方法她连续两次都用在了林衡的身上。

    “小丫头,快停手,本帝认输了!”在那一道惊骇光辉的 \/ 之下,亡魂感觉自己行将魂不附体,其心头现已慌张到了极点,再也没有刚才的放肆放肆。

    不过武妃萱并没有中止下来,若不将这亡魂抹 ,林衡必定必死无疑。

    “啊……臭丫头,你真想要了本帝的老命是不是?”

    “本帝在这破当地苟延残喘数万年,本帝我简略吗?小丫头,你行行好,放过本帝,本帝立誓,必定不会打这小子的主见!”

    不过任由这亡魂怎样请求,武妃萱仍旧无动于衷,此刻亡魂被那一道光辉 \/ ,现已无暇在对林衡下手,没了这亡魂持续吞噬自己的魂灵力气,林衡也是逐步的康复了过来,他脸 苍白,目光中发出着残暴的凶光。

    “老匹夫,你他娘刚才不是挺狂吗?还想鸠占鹊巢攫取老子的身体,现在你还有放肆的资历吗?武妃萱,帮我弄死这老家伙,你要寻觅的人我帮你找!”

    “啊……臭小子,本帝错了,你快让这丫头停手!”

    “做你娘的春秋大梦,老匹夫,你的死期到了!”林衡的心里爽快不已,刚才他真的认为自己快死了,假如不是武妃萱出手,他的这具身体现已被这老匹夫给占有了。

    “啊,不要,臭小子,本帝我求求你,快让这丫头停手吧,本帝可以对你进行补偿,你有什么要求本帝通通容许你。”

    林衡的声响严寒;“老匹夫,我仅有的要求就是你的狗命,给老子去死吧!”

    在武妃萱那一道光辉的 \/ 之下,林衡能感觉到亡魂现已挨近散失的临界点,不过林衡不知道的是此刻的武妃萱的境况相同十分危险,魂灵出窍 \/ 亡魂,而且还动用了自己的底牌力气,现已让她自身的魂灵变得极端衰弱。

    “不要,本帝十分困难从青阳之战中活了下来,本帝不想死,小子,你快让这丫头停手,本帝乐意奉你为主,从今往后遵从你的指令!”

    闻言,心里彻底被 意填\/满的林衡一愣,其心中的 意遽然削弱了一些;“老匹夫,你他娘此言的确?”

    “真的,必定是真的,小子,本帝现在就可以与你订立魂灵契约!”

正文 第1608章 神魂丹!

    “哼,老匹夫,那你最好快点,否则我可救不了你!”林衡冷笑一声,不过假如真能取得一个如此凶狠的亡魂做打手,他天然乐意。

    闻言,亡魂哪里还敢慢待,他现已被武妃萱掌控的不死神印吓破胆了,再不脱节就必死无疑。

    旋即,林衡当即感觉到有着一股极端精纯的魂灵力气进入到了自己的魂灵深处,在自己的魂灵国际中痕迹下了一抹魂灵印记。

    与此一起,林衡也是当即感觉到自己与亡魂之间树立了一种奇妙的联络,这种联络有点相似于林衡和傲因、凤王、吞天蟒之间树立的主仆契约。

    林衡感觉到自己一念之间就可以掌控亡魂的存亡。

    见到这儿,武妃萱再也坚持不住,她的魂灵力气从林衡的脑际中退了出来,那一抹白光从头回到体内,武妃萱遽然吐出了一口鲜血,其气味衰弱,妙曼的身躯遽然从天空中坠落了下去。

    见状,林衡心里一惊,匆促掠曩昔一把就抱住了武妃萱。

    知道弥留之际,武妃萱看着林衡,衰弱的说道;“小子,记住你说的话,容许帮我找人的……”

    说完武妃萱就闭上了眼睛。

    此刻此刻,林衡感觉到武妃萱的魂灵力气十分衰弱,就如同三魂六魄只剩下一魂一魄了。

    林衡着急不已;“老匹夫,给老子滚出来!”

    嗡!

    一抹白光从林衡的脑际中冲出,亡魂再次呈现了,他看着林衡,目光略微有些抑郁;“小子,叫本帝何事?”

    “你他娘叫我什么?”林衡目光凌厉的朝他看曩昔。#@$amp

    亡魂吓得脖子一缩,牵强笑道;“口误口误,必定是一时口误。”

    “少他娘给我废话,她这种状况该怎样处理?”林衡严寒的看着亡魂问道。

    亡魂看了武妃萱一眼,其目光中登时闪过一抹忌惮之 ,因为此刻他现已知道了武妃萱的来历,那个当地的人,即使是他全盛时期都不敢简略去招惹。

    “主人,这丫头就是魂灵力气损耗太大,闭关几百年就能康复过来了。”

    闭关几百年!%amp(amp

    林衡的目光一凝,假如这个人不是武妃萱,那么他却是可以将其带进天荒国际闭关几百年,但是一旦把武妃萱带去天荒国际,他的隐秘就曝光了。

    老鬼三令五申让自己不要在武妃萱面前暴显露天荒国际,林衡天然不敢粗心。

    但是不把武妃萱带进天荒国际,莫非就让其为自己白白损耗了几百年的岁月?这个女性也是为了救他才变成现在这个姿态。

    想到这儿,林衡朝亡魂问道;“还有没有更快的方法让她损耗的魂灵力气康复过来?”

    “有是有,就是……”亡魂 言又止。

    “你他娘少跟我磨叽,信不信老子现在就要了你的狗命?”林衡一脸 意的看着亡魂,假如不是这个老匹夫打他的主见岂会有这么多作业?

    亡魂急速说道;“主人,只需找到一颗神魂丹就能让她损耗的魂灵快速康复过来,不过这种神魂丹极端稀疏,唯有通天境的炼丹师才干炼制出来,归于帝阶丹药,想要找到怕是较为困难。”

    “神魂丹,帝阶丹药……”林衡皱着眉头说道;“再难也要找到,跟我走。”

    说完林衡就抱着武妃萱动用从问天老祖那里得到的晶石远去,亡魂也是化着一抹白光进入了林衡的脑际之中。

    林衡不敢逗留,动用晶石不断的瞬移,朝着凤凰城的方向赶去,这神魂丹是什么林衡并不清楚,不过以天机楼的本事应该可以弄到手。

    差不多三个小时后林衡就现已回到了凤凰城,来到了酒楼之中,不过让得林衡有些意外的是老鬼竟然还没有回来,从他脱离凤凰城前往荒古险地现已过了一天多的时刻。

    不过林衡也没有多想,以老鬼的实力只需不遇上邃古古贤,应该出不了什么问题。

    把武妃萱安顿在酒楼中后林衡就马不断蹄的朝着天机楼赶去。

    林衡刚刚进入天机楼,仍旧是一个面带浅笑的女子迎了上来,问道;“令郎,不知有什么需求?”

    “我在寻觅一种帝阶丹药。”林衡标明晰来意,虽然他暂时也不知道这帝阶丹药究竟是什么等级,不过他现在能找的人也只需这天机楼了。

    闻言,女子的脸上显露一抹惊容之 ,旋即她说道;“令郎请稍等!”

    看着女子离去,林衡的眉头一皱,莫非这帝阶丹药很难寻觅吗?

    不多时,女子去而复返,对林衡说道;“让令郎久等了,请跟我来!”

    随后林衡就跟着女子去了楼上,一向到了第七层才中止下来,前次为了寻觅瑶池天尊,他也只到了第四层,而这次寻觅这帝阶丹药,竟然来到了第七层。

    不过这次领路的女子把林衡带到第第七层一个门口后就脱离了。

    “令郎请进,里边自会有人招待令郎!”

    林衡看着这道门深吸一口气开门而入,旋即,他的视野登时开阔了起来,入眼所及,这儿竟然是一个宽广的天台,站在这上面可以俯视凤凰城多半的景色。

    此刻在这天台上有一个中年男人席地而坐,背对着林衡,正在喝茶。

    “帝阶丹药可不是一般的丹药,你做好支付价值的预备了吗?”还不等林衡开口,背对着他的中年男人安静的说道。

    林衡一愣;“你怎样知道我要寻觅的是帝阶丹药?”

    中年男人轻笑一声;“我这儿只管招待寻觅帝阶丹药的人,你来我这儿莫非不是为了寻觅帝阶丹药吗?”

    林衡了悟,说道;“我要寻觅的帝阶丹药叫神魂丹,不知道你们天机楼能不能帮我找到?”

    “神魂丹……”背对着林衡的中年男人有些讶异,旋即笑道;“普天之下恐怕还没什么作业是我天机楼办不到的,不过你能活着从那个当地走出来,却是让我较为猎奇。”

    “你知道?”林衡的眉头一皱。

    中年男人指了指对面的方位;“过来坐吧。”

    林衡走曩昔在其对面坐了下来,这男人一脸和蔼,给人一种十分亲热的感觉,还给林衡倒上了一杯茶;“荒古险地的作业我天机楼天然知道,这一次你很出 的完结了这个使命,若没有你,恐怕我天机楼还得想其他方法。”

    林衡说道;“这是我与你们天机楼之间的买卖,我天然会尽力去做。”

    中年男人点了允许,笑道;“你要的神魂丹不是一般的帝阶丹药,普天之下能炼制出这种丹药的人只需通天境的炼丹师,这种人那但是百里挑一般的存在,所以,想要寻觅到神魂丹并不是简略之事,而且你也不必定能给出我天机楼需求的报酬。”

正文 第1609章 持续买卖!

    林衡的脸 一沉,公然,想要寻觅到这帝阶丹药的确不是一件简略之事。

    “虽然此事并不简略,不过你刚才也说了,普天之下还没什么作业是你们天机楼办不到的,所以,你们天机楼需求多久时刻能找到神魂丹?”林衡深吸一口气看着中年男人问道。

    中年男人笑道;“这可说不准,有或许十天半个月,也有或许一年半载,不过你就不想知道一下自己是否付得起我天机楼需求的报酬吗?”

    林衡的眉头一皱;“你们天机楼需求什么报酬?多少灵石?”

    “灵石?”中年男人忍俊不禁,说道;“这帝阶丹药的价值可不是灵石可以去衡量的,要么以物换物,以持平的物品来支付报酬,不过与帝阶丹药持平的物品我不觉得你有。”

    林衡的脸 有些僵 ;“这么说这个使命是做不成呢?”

    中年男人笑着摇了摇头;“只需给得起价,我天机楼不会回绝任何使命。”

    “但是,我或许给不起这个价。”

    中年男人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笑道;“你应该清楚,我天机楼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假如没有才干支付相应的报酬,那便需求为我天机楼干事,以此归还,所以,你也可以挑选用这种方法。”

    林衡皱着眉头沉默寂静了下来,说实话,他并不想给天机楼干事,虽然这次荒古险地的使命很简略就完结了,可那也是因为他刚好具有抑制那些噬魂兽的法宝。


了,否则四叔怕自己会不由得掐死你!”
意藏着不说吧?她想干什么?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