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途天骄叶鸣陈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498人

小说介绍:英俊潇洒、武艺超群的税务科员叶鸣,冲冠一怒为红颜,暴打骚扰美钕同事的上司,受到记大过处分,并被下岗半年。下岗期间,他凭借高超的武功…


运途天骄叶鸣陈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162.jpg    程浩在周围听夏霏霏说这个歌厅是叶鸣岳父家里开的,也吃了一惊,眼睛看着叶鸣,看他怎样处理。

    叶鸣见夏霏霏和程浩都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便掏出电话,拨打了陈梦琪的手机:“琪琪,我问你个事:蓝月亮ktv是不是你家里开的,”

    “是啊,哥,你问这个干什么,我原來如同和你说起过啊,对了,你现在是不是就在蓝月亮,要不要我过來,”

    “对,我在这儿履行公务,你就沒必要过來了,我仅仅告知你一声:你们这个店子每个月定的税太少了,或许过几天要到咱们 里去补交部分税款,好欠好,”

    陈梦琪在那儿愣了一下,然后很痛快地答道:“好啊,要补多少你们说个数便是,我当即组织人去交……哥,我知道你刚到一分 担任,必定有许多难处,我家在新冷也有好几处生意,效益都还不错,假如你在完结使命方面有什么难处,或许是要提早交点税什么的,你和我说一声便是,我必定尽全力支撑你,”

    叶鸣点答应说:“琪琪,谢谢你,提早缴税就沒必要了,你只需组织人去把蓝月亮的税款补足就行了,”

    待叶鸣挂断电话后,夏霏霏脸上再次显露了诱人的笑脸,水灵灵的大眼睛妩媚地看着叶鸣,用她那有点共同的嗲声娇声说:“叶大 长,小女子沒有骗你吧,你现在是咱们蓝月亮的娇客,怎样样,要不要我给你和你的弟兄们开一个包厢,先歌唱唱放松放松,我这儿多的是小妹,能够组织几个美丽的模特來陪你的弟兄歌唱喝酒,也不要你们的台费,”

    提到这儿,她遽然又伸出白嫩的手掌,搭在叶鸣的脖颈上,还有意无意地用柔嫩的手指在他暴露的皮肉上一捏,媚笑着用撩拨的口气说:“叶 长,我是该叫你姐夫仍是妹夫呢,我倒期望我能叫你一声姐夫,那样的话,我便是你的姨妹子了,你应该听过一句俗语吧:姨妹子的屁股,有一半是姐夫的,嘻嘻……对了,你等下假如要歌唱,姨妹子今晚就陪你乐一乐,只需我那个公主姐姐不吃醋就行,”

    叶鸣早就听人说起过夏霏霏三姐妹的台甫,知道她们个个如花似玉,并且传说夏霏霏和她的妹妹夏露露都和原來的 副 、现在的 人大主任毕华锋有一腿,是毕华锋包养的一对姐妹花。

    刚刚他见到夏霏霏时,心里就在想:这个有名的交际花,公然名不虚传:不只貌美如花,并且身段凹凸有致,翘 肥臀,腿长腰细,一身作业套装紧紧地箍在她的身上,把她的身段更显眼地勾勒了出來。

    并且,榜首眼看上去,你必定愿望不到她会是一个在焰火堆里混的人,相反,她的眼睛明澈亮堂,脸上薄施粉黛,看上去很纯洁、很洁净,沒有一点焰火气味,假如把她带出去跟朋友介绍,说她是某某大学的校花,必定沒有任何人会置疑……

    因而,叶鸣在榜首眼看到她时,觉得单从她的脸相上來看,如同不是一个很放纵、为了金钱乐意去和妹妹一同服侍一个半老头子的女性。

    可是,她一开口说话,特别是她在拍着自己的膀子说什么“姨妹子的屁股有一半是姐夫的”这句话时,叶鸣才发觉到:或许自己的榜首感觉错了,这个夏霏霏,真的便是一个久历红尘的焰火女子,不只很嗲,并且也的确是浪得很、轻浮得很,看來,她和毕华锋之间的那些流言,也并不是空穴來风……

    关于这种焰火女子,叶鸣尽管沒什么好感,但也沒什么厌憎的感觉,仅仅觉得这是她们的一种 的情绪,或许说,是一种生计的方法、营生的手法。

    因而,在听到夏霏霏那几句撩拨的话之后,他便也笑着恶作剧说:“假如我沒有猜错,你应该便是夏霏霏吧,我是久闻台甫啊,你假如要请我歌唱,今晚不可,但咱们能够改日,届时分好好和夏比赛一番,让你看看我歌唱是不是跑掉,”

    他的话还沒落音,夏霏霏遽然捂着嘴巴,脸红红地看着叶鸣,“吃吃”笑了起來。

    叶鸣不可思议地问:“你看着我笑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

    夏霏霏十分困难忍住笑,小声说:“姐夫,你刚刚说什么话你不记住了,你说今晚不可,咱们能够改‘日’,还说要和我比赛一番……我其时误解了,还认为你要和我比赛什么呢,不过,你假如真要改‘日’,我却是乐意奉陪,,谁叫你长得这么帅呢,我从小到大,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便是你这姿态啊,呵呵呵,”

    她在解说时,成心把那个“日”字咬得很重,连周围的程浩都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不由笑得弯下了腰。

    叶鸣这才想起:“改日”曾被一些人当成笑话讲过,不由也轻轻有点脸红,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程浩笑完后,直起腰不苟言笑地对夏霏霏说:“夏,你刚刚还沒有彻底听懂咱们叶 长的意思,他其实想说的是:你要想请他歌唱,要‘日后再说’……哈哈哈,”

    叶鸣刚想回头呵责程浩几句,手里拿着的手机却遽然震动起來,一看号码,是另一个组的刘鹏程打过來的:“叶 长,你快到富丽堂皇ktv來一下,这边要打架了,”


第二百零二章 我会选你

    陈怡见叶鸣在看了一眼那个來电显现后,稍稍犹疑了一下,又往自己这边看了几眼,估量这个电话是陈梦琪打过來的,眼睛里本來燃起的一丝期望之光,又很快暗淡了下去,再次把头垂下,身子也开端像怕冷似的簌簌地抖动起來……

    叶鸣见电话百折不挠地鸣响着,尽管在这时分的确不想接,但又怕陈梦琪真有什么事,便按下接听键,问道:“琪琪,有事吗,”

    陈梦琪抱怨说:“哥,你怎样这么久才回电话,你正午有事沒有,假如沒事,陪我去看一个4s店看看车去,我想给你买台车,”

    叶鸣吃了一惊,忙推托说:“琪琪,你给我买车干什么,我现在不需求买车,真的,”

    陈梦琪笑着说:“你现在是 长了,自己沒有一台车怎样行,平常要出去办个什么事,或是要去省会,沒有一台自己的车也不方便,是不是,你不要忧虑钱的问題,我用我平常积累的零花钱给你买,就买台二三十万元的代步的车,也不贵……就这样说好了,我在宏发名车出售中心等你,你快过來啊,”

    说着,也不论叶鸣答不容许,“啪”地挂断了电话。

    叶鸣无法地摇摇头,回头见陈怡仍是低垂着头坐在那里,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刚刚本來想麻起胆子再跟她说几句心里话的,成果被陈梦琪这个电话打断,又见陈怡如同底子不想听自己表达,只好叹气一声,说:“陈姐,你已然不想听我说什么了,我也不牵强,可是,我仍是要最终跟你说一声:不论咱们今后是什么联络,也不论你今后对我是什么情绪,在我的心中,你永久都是我的女神,永久都是我独爱的人,我先下去了,祝你在今后的日子里里开开心心、快快乐乐,远离忧伤与烦恼,过上最美好的 ,”

    说着,他就回身去开门,预备走出去。

    就在这时,他死后的陈怡遽然从凳子山站起來,一个纵身扑过來,从背面死死地搂住了他的腰,把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背上,用一种令人心碎的动静哭喊起來:“叶子,你别走……叶子……我想你,我喜爱你……你别走,快抱着我……”

    叶鸣本來现已心如死灰,认为自己和陈怡现已彻底完了,所以在说完那段话之后,他便当即回身就走,不想再去看陈怡的表情。

    但他万万沒想到:就在自己走到门边时,陈怡却遽然从他背面扑了过來,死死地搂住了他,并声泪俱下地说出了那几句令他狂喜不已、激动不已的话……

    所以,他当即转过身子,一把将哭得像个泪人的陈怡搂进了自己的怀里,一边手忙脚乱地用衣袖给她擦眼泪,一边心痛不已地说:“陈姐,别哭了,看你瘦弱成什么样了……这些天是不是很难过,”

    陈怡在他怀里拼命地址头,呜咽着说:“叶子,我不想骗自己了……我喜爱你,我离不开你……假如咱们真的分手了,今后真的形同陌路了,我信任我会死的……叶子,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告知我:你真的还像从前那样爱我吗,真的不厌弃我吗,”

    叶鸣用手摩挲着她白腻的脖颈,在她耳边轻轻地、但很坚决地说:“陈姐,我对你的爱,从來就沒有削减过,也永久不会消失,相反,我现在是越來越爱你、越來越喜爱你、越來越眷恋你,只需你不厌烦我,不厌弃我,你就永久是我的女神,你必定要记住我的这番话,今后再不许想入非非,好欠好,”

    陈怡听到他这坚决的口气,感动得又“呜呜”哭了起來。

    在哭了一阵之后,陈怡遽然抬起头问道:“小叶子,假如在陈梦琪和我之间,你必定要做一个挑选,你会选谁,”

    叶鸣毫不犹疑地答道:“选你,”


第二百零四章 打趣

    陈怡听叶鸣毫不犹疑地答复说“选你”,脸上显露了欢喜和满意的笑脸,痴痴地盯着叶鸣看了一阵后,才幽幽地说:“叶子,我信任你说的都是诚心话,所以,我心里很是快乐,也特别感谢你,这几天,我也想了许多,我知道我离不开你,可是,也必定不能和你成婚或是同居,假如那样的话,就坐实了那些告你状的人的话,对你的出息将会产生极为晦气的恶劣影响,并且,这个话題也将永久成为你的对手和敌人进犯你的锐利兵器,并且简直会弹无虚发,”

    提到这儿,她抬起手摸了摸叶鸣的脸颊,继续说:“我刚刚之所以那样问你,仅仅想知道我在你心中究竟是个什么位置,你究竟是不是真的喜爱我、爱我,刚刚我看到你答复我的问題时,毫不犹疑、信口开河,显着那是你心里最实在的主见,所以,我感到十分欣喜,也感到十分满意,真话告知你:我并不是真的要你在我和陈梦琪之间做出什么非此即彼的挑选,相反,我现在十分拥护你和陈梦琪来往,并主张你早点和她订亲或是成婚,”

    叶鸣吃惊地瞪大眼睛看着她,见她说得严肃认真,一点点不像是在恶作剧,便有点惊慌、有点不解地问:“陈姐,你是不是仍是想和我分手,你刚刚都说了:咱们两个互相相爱,谁也离不开谁,我仍是那句话:你只需赶快和李智离婚,我必定会娶你,不论他人怎样说、怎样谈论,我都不怕,至于你说他人会用这件事作为兵器來进犯我,这就更不或许了:届时咱们只需结了婚,成为了夫妻,他们拿咱们之间的联络來说事,还有什么含义,还有什么效果,”

    陈怡摇摇头,凄然说:“叶子,作业必定沒有你想的那样简略,首要,我离婚不是这么简略的作业,或许仍是一场持久战,我不或许自私地要你一向等我离婚再來娶我;其次,陈梦琪对你这么好,这么痴情,你假如把她一脚踹开,和我这个离过婚的女性成婚,你让陈梦琪怎样想得开,更何况,你还说过她一向患有郁闷症,仅仅在和你来往后,她的病症才好了点,假如你扔掉了她,假如她从头抱病,乃至呈现愈加严峻的作业,你和我心里怎样能得安定,”

    叶鸣听她提及陈梦琪的郁闷症,一会儿踌躇起來,沉吟着沒有作声。

    陈怡见他不作声了,遽然用一种古古怪怪的目光看着他,问道:“小 狼,你厚道告知:你和陈梦琪睡过了沒有,”

    叶鸣见她遽然开门见山地问出这样一个灵敏的问題,猝不及防之下,不由一愣,有点难堪地避开陈怡盛气凌人的目光,嗫嚅着说:“你怎样遽然问起这个來了,”

    陈怡察言观 ,知道他必定是和陈梦琪有了本质 的联络,尽管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吃醋,但心里仍是一酸,牵强笑了笑,说:“我就知道你这个小 狼不会放过她的,你现在都把人家由一个黄花大姑娘变成妇女了,怎样能那样不负职责,一脚就把她踹开呢,所以,我劝你早点和她订亲、成婚,这是十分正确的选择,至于我这儿,你定心,我只需知道你依然爱我、喜爱我,我就称心如意了,不会向你提什么过火的要求,更不会让你必定要娶我,我仍是那句话:你能够找女朋友,能够成婚,至于咱们两个,悉数都随缘:有缘的话,我就做你背面的女性,做你的地下情人,我也无怨无悔;沒缘的话,咱们随时好合好散,也不要有什么包袱和担负,”

    叶鸣听她说乐意做自己的“地下情人”,不由又是感动又是内疚,搂着她的身子说:“陈姐,你说得我问心有愧啊,我怎样能让你做我的地下情人,这不是亵渎你吗,你定心,你给我一点时刻,我会妥善处理好和陈梦琪的联络,不会产生什么意外的,”

    陈怡不想再谈这个沉重的话題,便仰起脸,用带点撒娇的口气说:“叶子,我现在饿了,怎样办,”

    叶鸣和她相同,也正想搬运那个话題,听她说饿了,便坏坏地一笑,说:“陈姐,刚刚我那么用力,莫非还沒有喂饱你,要不,我现在再來喂你一次,”

    陈怡尽管和他在一同羁绊屡次了,但对这种显露的打趣仍是觉得很害臊,因而,一听到叶鸣这句调笑的话,她的脸一会儿羞得绯红,伸出手用力在他腮帮上拧了一把,恨恨地说:“小坏蛋,人家说正经的,你却用流氓话來耍我,下次再要这样胡说八道,我撕烂你的臭嘴巴,”

    叶鸣忙抓住她的手,很认真地问道:“陈姐,你是不是真的饿了,我下去给你买东西上來,”

    说着就预备动身去开门。

    陈怡忙一把拉住他,着急地低声说:“你这个傻瓜,这时分怎样能够出去,假如在外面撞到了 里的搭档,见你在大正午沒人的时分从我作业室出來,心里不捕风捉影才怪呢,所以,你有必要比及上班十几分钟后,才干从我作业室出去,那样的话,即使撞到了人,他们也认为你是上班今后才到我作业室來的,就不会被人置疑了,”

    叶鸣细心想了想,觉得的确是这样,不由敬服地址答应,说:“陈姐,仍是你思虑缜密啊,那怎样办,你不是饿了吗,要不你自己出去买点东西吃,”

    陈怡摇摇头说:“算了,我忍得住,不过,今日晚上你得请我吃饭,好欠好,”

    叶鸣忙快乐地答道:“好啊,我正求之不得呢,”

    陈怡想了想,说:“你现在打个电话给陈梦琪,晚上咱们三个人一同吃饭,”

    叶鸣搞不清她要喊陈梦琪一同吃饭是什么意思,便疑问地问:“陈姐,喊她干吗,你要是怕咱们两个人吃饭引起他人置疑,我其他喊两个朋友便是,假如把陈梦琪叫过來,我觉得有点为难,”

    陈怡嗔道:“我要你叫她,你叫便是,烦琐什么,我自有我的主见,”


第二百一十九章 内疚

    夏霏霏听夏娇说只陪叶鸣,愣了一下,把她拉到外面,半恶作剧半认真地说:“娇娇,这位帅哥可是今晚这包厢里最显贵的客人,你别看其他那几个人都是 长 长主任的,可是他们今日都有事求他,所以你别看他年青,却是今晚这包厢里的主角,等下请客的人或许会让陪他的女孩子跟他到外面宾馆去开房过夜,而你说你是坚决不出台的,所以你不能陪他,只能其他组织乐意出台的,现在坐在他身边的英子和华华两个人是能够跟客人出台的,所以,我预备组织她们两个人中的一个去陪他,”

    夏娇听到“出台”两个字,脸 一红,但仍是很坚决地说:“菲菲姐,我今日本來是不预备过來的,但由所以你找我,我沒方法,我刚刚看了一下,其他几个男人都是醉醺醺的,那两个老一点的特别看着讨厌,你看他们那副 迷迷的姿态,如同恨不得把咱们几个女的生搬硬套似的,只需那个年青的男孩子看着还顺眼一点,并且如同也沒有喝醉,所以,我今晚只陪他歌唱,假如是其他人,我现在立马就走,”

    夏霏霏眼睛看着她,轻轻一笑,揶揄说:“娇娇,你口里说那个男孩子仅仅看着顺眼一点,其实呢,只怕是看上他了吧……你别否定啊,你这鬼妹子,你瞒得了他人,瞒得过你菲菲姐吗,看你那羞答答的姿态,你假如不是动了春心,你把我脑袋剁下來当板凳坐,”

    夏娇被她画龙点睛心思,脸愈加红了,内疚说:“菲菲姐,人家哪有啊,我不过是不喜爱陪那些老头子罢了……你要不容许,我可真走啦,”

    说着,她就一条腿迈出包厢门,作势要走。

    夏霏霏心里只叫得苦:原來,今晚包厢里六个男人,她成心只叫了五个女孩子过來,剩下叶鸣她本來是预备亲身陪的,而她喊夏娇过來的目的,是想让她陪一向觊觎自己的施英凯,自己好从他的羁绊中抽身出來,陪着叶鸣歌唱跳舞,用“自己的方法”去追他……

    她开端的如意算盘是:夏娇长得这么纯洁美丽,假如组织她去陪施英凯,施英凯必定会被她迷住,自己就能够安安心心、不受任何打扰地去陪叶鸣了。

    在他取项圈和玉佩时,鹿 一向在严峻地盯着他那条项圈的下面,见他公然从毛衣里边掏出了一块玉佩,和自己猜想的彻底相同,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砰”地狂跳起來……

    当叶鸣把那块带着体温的玉佩递到他手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