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律沈语喜桑桑免费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追更人数:906人

小说介绍:四年前,时律用翻天覆地的吻给沈语画地为牢。 四年后,他施舍给沈语的所有都在那个女人回来的时候,戛然而止。


时律沈语喜桑桑免费小说全文阅读免费开始阅读>>


10036.jpg    中西结合的风格让园林里灯光璀璨,身着华衣贵服的男男女女络绎其间,古香古 里又尽是活力。

    很美。

    沈语刚下车,便看届时律早年侧的月牙门里走了出来,他头顶有盏灯,月亮门上几只秀竹趁着夜 悄然探出墙头,细长的竹叶就落在时律头顶不远处。

    和风拂过,竹叶在动,他的发丝跟眉眼也在动。

    沈语心头的小人儿,也跟着跳动了一下。

    “时律,你站在那儿别动。”

    沈语下车就喊住了时律。

    把正在朝她走来的男人吓了一跳。

    时律脚步才刚抬起来又落回到了原地,看着沈语自动朝着他走近,捏着烟的那只手腾不开,他便抽出了 在裤兜里的那只手朝沈语伸去。

    “过来。”

    “咔嚓!”

    沈语举着手机,闪光灯闪往后,一张相片就定格在了沈语的手机里。

    完美无瑕的画面。

    她看了一眼后蹦跳着走到了时律的跟前,“你快看,好看吧?”

    沈语把手机凑到了时律面前。

    相片里的他眉眼微抬,眼中含笑,唇角不全扬起的,似笑非笑的弧度有点坏又有点邪,抬手的动作很天然,带着温顺。

    太帅了。

    沈语不由得又赏识了一遍。

    “要是你这张相片流出去,还有那些流量小生什么事儿。”

    沈语不由得感叹,“你快点进军娱乐圈吧,解救一下丑男聚集的内娱。”

    小李子二世横空出世。

    当然,是年青时分的小李子。

    “成天胡言乱语。”

    时律叼着烟狠吸了一口后才把烟头丢进边上的废物桶里,长吐一口白烟的时分眯眼看着沈语拍下的相片。

    唇角也扬着笑意。

    倒不是由于相片里的自己很帅,他很帅,他从小就知道。

    他笑,是由于这相片是沈语拍的。

    想了想,他用沈语的微信把相片发给了自己。

    “哇,你好自恋喔。”

    沈语留意到了,吐槽。

    时律没往前走,后退了几步,“你站在那儿别动。”

    “干嘛?”

    沈语看着时律居然后退着站到了她方才拍相片的地儿,瞬间理解他要干什么了,赶忙啊了一声侧过身去。

    仅仅迟了。

    时律拍下的相片刚好捕捉到了沈语扭头的侧颜。

    相片里的她,白衬衫半扎在蓝 牛仔裤里,脚下蹬着一双白绿相见的小白鞋,秀发纷飞,黑眸灵似精灵……

    沈语才看几眼,就看届时律点进朋友圈里,把这两张相片发了出去。

    “时律!!”

    沈语傻眼了,想抢回手机的时分时律把手机抬高,单手揽住了沈语的细腰,高高在上的笑睨着她,“今日是不是挺合适 宣的?”

    沈语:“……”

    红霞像是从天边飞到了她脸上一般,沈语还没说话,月亮门那儿便传来了笑声。

    乍一听传过来便让沈

明,时律现已回身朝着直升机走去。    扭头看去,她公然又看到了一张了解的故人脸。

    季也。

    季老迈的大儿子,得了季老迈真传的一位大少爷,行事手法颇有季老迈年青时分的风仪。

    他比沈语大不了几岁,却现已跟着季老迈一同掌管那些地下工业数十年之久。

    龙潭虎穴死人堆里滚出来的人,身上总带着一股子戾气,就算他现在是含着笑在喊时律的姓名,也让沈语毛骨悚然了一下。

    而跟让沈语忧虑的是,他会不会当着时律喊出她的姓名。

    不过事实证明,他没有。

    他邪 的目光落定在沈语身上,似是生疏,“这便是时太太?二少真的是好福分了。”

    “一看时太太便是宜室宜家之人。”

    季也说着,对沈语伸出了手。

    沈语反响过来,淡笑着回握了一下。

    “走吧,我们都去餐厅那儿了。”

    季也跟时律攀谈了几句,便先往前走了。

    时律搂着沈语的腰走后边,低声跟沈语咬耳朵,“他说你宜室宜家。”

    沈语哼笑了一声,仰头问时律,“你也这么想吗?”

    她的笑很坏。

    时律看出来了。

    “很久早年是的。”

    那个时分,沈语比现在更灵巧可人,不吵不闹,当个好人,以及好的时太太。

    就跟沈语之前说的,他娶她,图她什么呢?

    图她灵巧,宜室宜家。

    “哼,我知道。”

    沈语在时律的怀里扭了下,想挣脱他的怀有,却被他搂得更紧了。

    “别乱动,这儿的人都知道你是我老婆,离那么远,其他女性又要给我下药了。”

    “……”沈语对时律翻了个白眼。

    餐厅很奢华。

    一个巨大的红木圆桌边上坐着滨城跟央城金字塔最尖尖的一群人。

    为首坐着的是一位轻轻发福的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他身侧虚虚的靠着一个裹着头巾的瘦弱女性。

    那应该便是安东尼跟卡罗娜了。

    卡罗娜右手边的方位坐满了,其间有面善的夫妻,笑脸弥漫的年青的男男女女。

    卡罗娜左手边的两个座位空着,看届时律很沈语,她强撑着身体直动身子对着时律招了招手。

    “小律,过阿姨这边来。”

    她慈眉善目,被病魔折磨得枯瘦如柴的脸颊在看届时律的时分终是显现了点点笑意。

    时律搂着沈语走了曩昔,两人站在卡罗娜面前。

    “卡姨,这是沈语,我夫人。”

    这仍是时律第一次在正规场合揭露介绍沈语,仍是用的这么正式的口气,沈语只觉得一股麻意窜上了四肢百骸。

    卡罗娜很温顺,笑起来眉眼弯弯,看着沈语的眸光比天上的星子还要亮。

    “语宝,这是卡姨,我母亲最好的闺蜜。”

    一声语宝,沈语像是被电击了相同浑身颤了颤。

    好在弧度不明显,只需 膛紧贴着她后背的时律感触到了,唇瓣坏笑的上扬了起。

    “卡姨,您好。”

    礼仪在先,沈语对时律喊出的那句肉麻兮兮的语宝不做理睬,对卡罗娜恭顺打了声招待。

    卡罗娜双手握住了沈语的手,她的手轻轻哆嗦,很凉,比干柴还要干瘦。

    她是癌症晚期患者,最多还有几个月的存活时刻了。

    看着她,沈语就想起了时父。

    想届时父毕竟也会这般瘦弱好像枯骨,沈语眼眶就又酸又红。

    “小姑娘看起来比相片上更美丽,姓名也好听,阿律,你小子福分好呢。”

    卡罗娜笑了两声就有点喘不过气了,背曩昔咳嗽了起来。

    安东尼一脸痛 ,想要轻拍她的后背为她缓解咳嗽的苦楚。

    “别。”

    沈语匆促阻挠。

    安东尼一脸不解,沈语则是走到卡罗娜面前半跪下,伸手一下下轻按在了她嗓子之下的穴道。

    原本眼泪都咳出来的卡罗娜的咳嗽三两声止住了。

    安东尼都惊呆了,用不甚流利的中文问沈语,“你是怎样做到的?我的天主呀,太奇特了……”

    “这是肺俞穴,是肺气转输,输注之处,卡姨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