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恋和杭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追更人数:522人

小说介绍:司恋闪婚了一个普通男人,婚后两人互不相干地生活。 一年后,公司相遇,司恋打量着自家总裁,感觉有点眼熟,又记不得在哪见过…


司恋和杭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开始阅读>>


10279.jpg

    她清了清嗓:“刚睡醒,你……在哪?”


    “我回公司处理点事,我让厨房给你熬了粥,你记得喝。”季薄渊嘱咐道。


    司恋心尖微颤:“嗯,知道了。医院那边……”


    “奶奶醒了,今早出院已经回了老宅,有妈照看着,你不用着急过去,等我回来接你一起去。”季薄渊认真交代道。


    司恋心底漾着甜意。


    她笑着回答:“好,我等你。”


    医院,vip病房。


    季薄渊挂上电话,王医生拿着两张检测报告,走到他身边。


    “少爷,这是您昏迷之后那次抽血的血液报告,是从老夫人的医学研究中心拿来的。下面那张,是刚才您的化验报告。


    这两份报告里,您血液里的狂躁因子,比之前昏迷时的浓度降低了一些。虽然降低的值不算很多,但与以前老爷只升不降情况相比,是极大的进步了。


    如果像这样一直降下去,您应该不会像老爷那样,失去控制。”


    季薄渊眉头微蹙。


    “既然降了,为什么我的头还会疼?”


    昨天司恋进房时,季薄渊并不是睡着。


    而是突然头痛,直接晕过去了!


    幸好他醒来的及时,才没被暖暖发现端倪。


    也因此,今天一大早,当季薄渊得知奶奶出院以后,直接要求医生为他做了血液检测。


    王医生听见季薄渊的质问,面上稍有迟疑。


    他犹豫了几秒,低声说:“少爷,我们从医学研究中心调档的时候,发现了一份您早期的病历,上面显示……您曾经被深度催眠过。”


    “深度催眠?”季薄渊面色一冷:“是什么意思?”


    “半个月前,你在垃圾处理厂的假山突然昏迷,虽然基因里狂躁因子的作用,但更多的是和脑神经有关系。”


    王医生说着,从随手的文件袋里拿出一份病历,递给季薄渊。


    “我也是拿到这份病历以后才明白。如果您在小时候曾被深度催眠的话,在您接触和那份记忆有关的场景时,就有几率会触发被催眠的记忆,这样被触发的几率很小,可是一旦触发……就很有可能让脑神经出现异常。”


    季薄渊垂眸看着手中的病历。


    上面的时间


    十年前……


    那场爆炸案!


    季薄渊的脸色瞬间一沉。


    难怪他对爆炸案的印象,始终很模糊。


    他曾以为,是受到心理重创,导致的失忆。


    却没想到


    竟然是被人催眠,尘封了那段记忆!


===第715章 老太太主动出击===


季薄渊看着病历上的记录。


    根本就没有记忆重创的诊断。


    也就意味着,他是被故意尘封了当年的记忆!


    医院研究中心是奶奶一手创办的。


    十年前爆炸案时,跟在他身边的亲人,也只有奶奶一人。


    是谁故意催眠的,已经不言而喻!


    季薄渊攥紧了病历,沉着嗓问:“被催眠的记忆,能解开么?”


    王医生叹息地摇头。


    “这位催眠大师,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他的催眠方式很特殊,如果贸然尝试,很容易会产生反作用。”


    季薄渊冷冷地看着他:“头疼跟催眠有关。如果解不开被催眠的记忆,难道要一直疼下去么。”


    他不是怕疼,而是怕像昨天那样再晕过去。


    在奶奶的事,没解决完之前。


    他的身体,绝对不能再出现问题!


    王医生拍了拍胸脯:“这一点少爷您不用担心。”


    他自信地说:“我已经联络了大师嫡传的弟子,虽然不能一下子完全解开,却能一点点尝试,顺便辅助做些催眠治疗,应该能够治愈您的头痛。”


    季薄渊面色一松。


    “什么时候开始?”他淡淡地问。


    王医生恭谨地回答:“查理先生已经乘专机飞来了,明天凌晨就能抵达,明天上午就可以开始。”


    “以后的治疗时间,全都安排在早上,去海边庄园做。”季薄渊沉着嗓命令。


    “是。”王医生赶忙回答。


    季薄渊目光沉沉地看着他,冷肃地说:“这件事要绝对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少夫人。”


    王医生浑身打了个激灵,郑重地应下。


    季薄渊从医院出来,亲自开车回浅水湾,接上司恋,一起回到了季家老宅。


    他们刚下车,李嫂就迎了上来。


    “少爷、少夫人,老夫人在房等候多时了,请跟我来。”


    司恋的脚步微顿。


    她原以为老太太这次意外晕厥,至少会卧床十天半个月。


    顺便拖一拖时间。


    却没想到,老太太竟然会主动在房等他们……


    这个举动,让司恋的心里,无端生出一种不安。


    老太太之前的招数,段位太高,让她几乎没有招架之力。


    这次她一改昨天的装病推诿,反而主动“出击”。


    司恋真不知道,老太太还有什么事情在等自己。


    季薄渊感受到司恋的情绪,轻揽她的肩膀。


    “别怕,有我在。”他附在她耳畔低声说。


    司恋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她不是怕。


    只是觉得这种诋毁,和心思缜密的局,仿佛没有尽头。


    如果像这样,再继续和老太太磋磨下去,司恋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崩溃。


    然而


    这种话,显然不适合在别墅大门口,和季薄渊交流。


    司恋抿紧了唇,没有说话。


    挽着季薄渊的臂弯,走进了别墅。


    两人一进房。


    抬眼就看见


    老太太正阴沉着脸,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


    她穿戴得非常正式,一头黑中带银丝的头发,高贵地盘在脑后。


    整个人非但没有半点生病的模样,反而还气场大开,让人望而却步。


    老太太的左侧,垂手站着两个亲信的医生和护士。


    随时做好抢救她的准备。


    老太太的右侧,则不安地立着季夫人和战南夜……


===第716章 色令智昏的逆子===


在这箭弩拔张的氛围中,季夫人笑着走到老太太身边。


    她轻声劝道:“妈,您身体刚好,应该多休息,有什么事,等您好了再说也不迟嘛。”


    说着,季夫人转头看向司恋,狂使眼色说:“你是不是啊,暖暖?”


    司恋勉强扯了个嘴角,没答“是”,也没答“不是”。


    老太太这种寻仇的架势。


    司恋就算顺着季夫人,对老太太说好话,也无法改变老太太的态度。


    她何必白白给对手送分。


    季夫人见司恋这副倔模样,心里气个倒仰。


    克星!


    这个儿媳真是克星!


    眼看别人都要开枪了,她还死撑着往枪口上撞!


    她死了不打紧,还要连累薄渊!


    这才是最招人恨的!


    旁边的季老太太,看着这对婆媳的互动,原本阴沉的面容,直接黑沉到底。


    她凌厉地朝季夫人怼道:“翠琴,别多管闲事,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季夫人面容一滞。


    哼。


    自己好心说和,还里外不是人。


    算了算了,就当看戏好了!


    季薄渊沉着嗓,不悦地开口:“奶奶,季家不是封建社会,妈妈这个季夫人,在家里当然有说话的份。”


    “啪!”的一下。


    季老太太突然猛拍桌子。


    她怒指季薄渊,火气十足地骂道:“季薄渊,你翅膀硬了,趁我昏迷,在财团辞退我亲信,抓了我的保镖,还抄了我的医学研究中心,你有没有把我这个奶奶放进眼里!”


    先发制人,气场强硬。


    战南夜吓得瞬间缩到季夫人的身后。


    就连季夫人,都不自觉地往后撤了撤。


    司恋第一次见到老太太大发雷霆的模样,挽着季薄渊的手,不由一紧。


    季薄渊淡淡地说:“这些事情,都是奶奶教我的,我不过是‘学以致用’。”


    “胡扯!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些。”季老太太沉声喝道。


    季薄渊薄唇轻掀,嗓音淡漠:“奶奶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我昏迷的时候,奶奶抓了我的保镖、抄了我的房子,还要赶走我妻子,奶奶何尝把我放进眼里?我做的事,难道不是跟奶奶现学现用么?”


    “混账!”


    季老太太腾地站起身,义正言辞地说:“我做那么多事,都是为你。而你呢?你做这些,全为了这个吃里扒外的女人!”


    说到这,她失望透顶地说:“你从出生,就是天之骄子,我没想到,你遇见这个女人以后,竟然会变成色令智昏的逆子!”


    吃里扒外、色令智昏、逆子……


    司恋心里一凛。


    老太太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


    她既杀气腾腾地说出这几个词,想必肯定有什么大招!


    突然,季薄渊的大掌,轻覆在她手背上。


    他沉着嗓说:“如果奶奶把我和暖暖喊回来,就是为了一而再,再而三诋毁暖暖,那我和暖暖就不奉陪了。等您冷静下来,我们再回来。”


    说完,季薄渊毫不犹豫地揽着司恋,转身就走。


    “诋毁?”


    季老太太看着两人,嘲弄地嗤道:“哼,是不是诋毁,要你自己亲眼看看才算!我今天就当着你的面,揭下司恋这个女人的皮!”


===第717章 三段铁证的视频===


季薄渊凌厉地转头,目光沉冷朝老太太看去。


    就连司恋,都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老太太朝保镖命令道:“阿达,把那些证据,全都放出来,让我这个好孙子,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他所谓的心爱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随着老太太的话落,保镖阿达走到办公桌侧旁,按下按钮,打开了一面投影墙。


    而季薄渊,却根本没有任何要看的**。


    他直接回头,揽着司恋,迈开脚步就要往外走。


    然而,下一秒


    季薄渊明显感觉到,司恋的身体一僵。


    他疑惑地侧头。


    看见司恋,正目光怔怔地看着投影屏,眼中全是愕然。


    季薄渊蹙眉,朝投影屏看去


    偌大的屏幕上,被两个角度相似的走廊监控视频,分割成两部分。


    左边的视频,是异域风情的酒店走廊。


    而右边的视频,则是让他极眼熟的船舱走廊。


    这两个视频,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走廊的正中间,从摄像头下,步履优雅地走着一个男人。


    男人身材挺拔高大,穿着夹克。


    头上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神色。


    却让季薄渊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就在季薄渊疑惑时


    司恋的心里,已经掀起惊涛骇浪!


    她慌忙看向老太太旁边的季夫人。


    季夫人也极度慌乱地回视着她!


    这一幕,被一直留心观察司恋的季老太太抓个正着。


    季老太太冷冷一笑:“原来你们两婆媳,早有勾结,不仅瞒着我,还瞒着薄渊!好,很好!”


    “奶奶,这是什么意思?”季薄渊冷着嗓问。


    季老太太没开腔,只是朝保镖阿达递了个眼色。


    阿达恭谨地回答:“回禀少爷,左边的视频,是我们在中东张天硕死亡的酒店,拿到的监控资料。


    右边的视频,想必少爷会比较眼熟,是那天邮轮上看歌剧演出时,船舱走廊的监控。我们注意到,监控里拍到的这两个人,无论是从身高、体型,还是从走路的姿势来看,都非常的相似。”


    季夫人匆忙开口:“哪里相似了?我怎么看不出相似的地方?”


    这样欲盖弥彰的反应,让司恋心里一沉。


    也让季薄渊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季薄渊看着保镖,沉声问:“这个男人是谁?”


    保镖没有回答,只是按下手里的遥控,切换了一条视频。


    季薄渊转头看着投影屏


    这是一段行车记录仪录下的视频。


    视频的地点,就在浅水湾别墅的大门外!


    视频的画面里,一个身穿夹克的高大中年男人,正从悍马车上下来,走向大门的方向。


    车灯的光芒,清楚照着他出色的五官。


    裴时风!


    竟然是裴时风!


    季薄渊的瞳孔骤然紧缩!


    一个人,可以刮掉脸上的胡子。


    却无法掩饰高大的身材,和行走的体态!


    此刻,根本不需要保镖再多做解释。


    季薄渊已经清楚地明白,这三个视频里的人,都是同一个人


    裴、时、风!


    张天硕死亡的时候,裴时风在酒店出没,不管是有意出现,还是纯属巧合,都不重要。


    自己昏迷的时候,裴时风受暖暖所托,出现在浅水湾的门口,也可以解释的通。


    可季薄渊不明白,那晚在邮轮上,出现在妈妈船舱的人,为什么是裴、时、风!


===第718章 事情真的大条了!===


司恋懵逼地看着这三段视频。


    这三段视频里,恐怕唯一解释不清,并且对季薄渊而言,杀伤力十足的


    就是邮轮走廊里的那个视频了!


    司恋心里七上下,忐忑不已。


    当初她占卜到季夫人,有出轨运以后,曾向季薄渊坦白过实情。


    然而,后来


    当她查出季夫人出轨运的对象,是裴时风时。


    便答应季夫人,对季薄渊隐瞒了下来。


    此刻,司恋万万没想到,季老太太竟然能神通广大,查到裴时风身上!


    这下,事情真的大条了!


    季老太太将三个人的反应尽收眼底。


    她威声说:“当我知道,张天硕在歌剧邮轮上,指使人故意‘陷害’翠琴以后,就派海外部的安保主管秋海,亲自去了中东,想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没想到,秋海还没找到张天硕,他就死在了酒店里。秋海动用所有关系,从当地警方手里拿到了酒店当天的监控视频,视频上这个男人,那天就住在张天硕的隔壁。”


    随着老太太话落,保镖阿达再次按下遥控按键。


    投影屏上,随之出现了中东酒店房间,阳台的视频。


    阿达补充解释道:“这个酒店,阳台和阳台之间,间隔的距离不算太远,使用特殊的工具,可以直接进入到隔壁。


    我们在张天硕房间的窗台上,发现了有人用工具进入的痕迹。而裴时风退房的时间,是在警方到达以前,这些线索,让我们不得不怀疑,张天硕的死,应该和裴时风有关。”


    季老太太冷哼一声。


    “中东警方认定张天硕是自杀,可裴时风先出现在张天硕设局的邮轮上,又在张天硕死的时候,出现在他死亡的酒店,足可见裴时风和张天硕之间,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不,不是这样的。”


    司恋斩钉截铁地解释道:


    “张天硕害老爷子的性命未遂,大叔追查他去了邮轮,后来又追踪他去了中东,大叔赶到的时候,张天硕已经死了,张天硕不是大叔杀的。”


    司恋的心里,一阵阵发凉。


    之前,她几乎已经笃定,张天硕的死和老太太脱不开关系。


    可她没想到


    季老太太今天竟然能把张天硕的死,构陷到大叔的头上!


    大叔坦坦荡荡地入住酒店,追查张天硕的下落。


    最后,竟然变成了老太太,构陷大叔杀人的证据!!


    季老太太眼皮微抬,嗤笑出声。


    “看来你了解的很清楚嘛,司恋。”


    老太太凉凉地问:“那我问你,如果裴时风追踪张天硕才登上的邮轮,那他为什么要深更半夜进翠琴的房间?孤男寡女在船舱里,整整呆了三个小时,他们做了什么?”


    司恋抿了抿唇,不由看向季夫人。


    这个问题,她不能回答,也没有立场回答。


    季夫人和裴时风之间,从来都是季夫人一厢情愿的单恋。


    现在想要解释清楚,唯有季夫人自己站出来才能澄清。


    季夫人接触到她的目光,滚了滚喉咙。


    “妈,这件事您误会了。您忘了,之前暖暖亲自从大卫口里审出来的,大卫想给我下药,裴时风发现这事,绑了他……裴时风是为了救我。”


===第719章 我能证明清白===


“救你?”


    季老太太不客气地怼道:“他既然绑了大卫,不就已经救了你么?为什么还要鬼鬼祟祟去你房间?你一而再、再而三地瞒着他的身份,还宁愿承认跟大卫睡了,都要维护他。


    还有你们两个之前,被抓拍到的那些歌剧院照片,你当我是瞎子吗?!”


    季夫人一噎。


    她紧了紧手,咬牙说:“是我单相思喜欢他,那晚是我喊他去我房间的,这件事跟他没关系!”


    季夫人话音一落,屋里瞬间响起倒抽气的声音。


    这下,无论是在场的佣人、保镖,还是战南夜,全都用异样的眼神,齐刷刷地看着季夫人。


    而季薄渊,周身瞬间笼罩着十层寒冰,眼神沉冷得让人如坠冰窟……


    “啪”的一下。


    季老太太快步走到季夫人面前,一巴掌重重甩在她的脸上。


    “纪翠琴,你欺人太甚!你带着季夫人的头衔,公然勾引裴家的野男人,你欺负我们季家孤儿寡母,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季夫人捂着火辣辣的半张脸。


    她含着泪说:“妈,这件事是我不对,您打我也是应该的。可我要澄清一点,那晚我和裴时风,只是聊天叙旧,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不会在没离婚的情况下,做出对不起锦炎的事……”


    “没做什么?”


    季老太太气笑了:“孤男寡女,半夜三更在一个房间呆了三个小时,你说没做什么?空口白牙你说出来的话,你自己信吗?


    纪翠琴,你承认了,我还敬你是个有骨气、敢做就敢当的人,现在,哼!你就是个没有半点节操的"dang fu"!”


    季夫人面色一僵。


    她确实没有证据。


    现在想想,她那天让裴时风进船舱的举动,确实是冲动了。


    以至于到今天这个状况,非但她百口莫辩


    还连累裴时风被老太太构陷!


    想到这,季夫人慌忙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


    “薄渊,你相信妈妈,妈妈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爸爸的事,妈妈和裴时风是清白的。”


    季薄渊深沉幽冷。


    他收紧的下颌,和紧攥的拳头,暴露出此刻,他的心里,是多么的愤怒。


    季夫人感受到儿子的目光,整个人忍不住在发抖。


    可她为了证明自己和裴时风的清白,却紧走到季薄渊的面前。


    “薄渊,你相信我,就算我真想和裴时风怎么样,他也不是那样的人。”


    司恋简直要给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婆婆跪了!


    以季薄渊对季爸爸的感情


    殊不知,季夫人越是这样摆明立场,袒护裴时风。


    只会像火上浇油一样,让季薄渊的心里,更加、更加的愤怒。


    司恋急声开口:“我能证明妈是清白的,妈没做对不起爸爸的事。”


    随着这声话落,她快步走到季薄渊和季夫人中间,阻隔了母子两个,怒火交加的视线。


    司恋看着季薄渊:“薄渊,你忘了,妈是清白的,第二天早上我占卜过的,妈没有出轨。”


    季薄渊心里的愤怒,并没有因为司恋的话,有所消散。


    反而,隐隐升起一抹痛意。


===第720章 盛怒下的季薄渊===


正在这时,季老太太嘲弄的声音,雷霆千钧地传了过来。


    “就算是精神出轨也是出轨!纪翠琴,你嫁到季家这三十年里,我从未阻止过你离开季家,在邮轮事件以前,你也从未提过要跟锦炎离婚。


    纪翠琴,你今天能把出轨这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言不惭说出来,你有没有考虑过薄渊的感情、薄渊的面子!你的眼里心里,除了裴家的野男人,还有没有薄渊这个亲儿子!”


    季老太太的话,声声沉痛、字字泣血,几乎每个字,都像刀子一样,戳在季薄渊的心上!


    司恋眼看着季薄渊的眼底,一闪而过的伤心。


    她的心,感同身受般,像被人揪紧了似的,隐隐作痛!


    而这时,季老太太凌厉的目光,再次落到司恋的身上。


    她轻飘飘地问:“司恋,这件事你既然知道这么清楚,为什么没告诉薄渊?让我想想……恐怕这件事,跟你也逃不掉关系吧!”


    司恋身体一僵。


    原来,老太太在这等着的。


    难道,她想趁机,把自己和季夫人出轨的事,扯在一起?


    呵亲生母亲出轨,妻子知情不报,或许还“助纣为虐”……


    老太太为了拆散她和季薄渊,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司恋屏住呼吸,紧盯着季薄渊盛怒的眼眸。


    “薄渊……”


    司恋的声音,藏着连她都没发觉无助和恳求。


    这一刻,她真的怕……


    怕盛怒之下的季薄渊,上了老太太的当。


    她不想和季薄渊针锋相对。


    也不愿意在他受伤的时候,再在他的心口上插刀。


    她该怎么办才好?


    季薄渊接触到司恋的目光,感受到女人无助的情绪,心里的愤怒,倏然消散了许多。


    他深吸一口气,转眸看着老太太。


    淡漠地说:“奶奶,妈妈的事,和暖暖无关,如果您想用这件事,挑拨我和暖暖的关系,打错算盘了。”


    司恋的心,倏然一松。


    随即,她的心底升起了几丝赧然。


    自己还真是关心则乱。


    如果,季薄渊真的被老太太两句话就带了节奏。


    也就不是她心里的那个最值得她信任和依赖的季薄渊了。


    想到这,司恋走到季薄渊的身旁。


    她和他并肩站立,小手覆上他依然紧攥的拳头,轻柔地握了握。


    季薄渊感受到她的安抚和信赖,倏然松开掌心,反手握住她的手。


    这一刻,他心底那股乍听见妈妈对裴时风的袒护时,升腾的愤怒,更消散了些。


    季老太太的眼睛,扫过两人交握的手,眼底闪过一丝阴鸷的光。


    她当然不会天真的认为,无凭无据的两句构陷,就能让薄渊和司恋离心。


    像老太太这样高段位的棋手,刚才只不过是开胃菜,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必杀!


    季老太太冷笑出声:“薄渊,翠琴是翠琴,司恋是司恋,我当然不会用翠琴错误,强扯到司恋。毕竟……翠琴的出轨,是裴时风故意勾引。而司恋的吃里扒外,却是她主动的!”


===第721章 一份致命的口供===


司恋听了老太太的话,和季薄渊相握的手,倏然一紧。


    她一想到刚才,老太太一步一步精心设计的构陷。


    司恋只觉得手脚都是冰凉。


    季薄渊干燥温暖的大掌,轻覆着她的手。


    他沉着嗓说:“奶奶,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暖暖对我比任何人都坦诚,不管你做什么,都拆散不了我们,不要再做无用功。”


    季薄渊说完,直接揽着司恋的腰,就要转身。


    “薄渊,等等。”


    季老太太沉声问:“难道你不想知道司恋和裴时风是什么关系,他们又对我们季家做了什么事吗?”


    司恋瞳孔猛地紧缩。


    还没等她深思这话,季薄渊笃定地袒护声,已然响起:


    “裴时风是暖暖的救命恩人,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不会对季家有什么威胁。”


    这样无条件的信任,让司恋瞬间湿了眼眶。


    她感动地伸手,轻覆上季薄渊揽在她腰间的大掌。


    季薄渊侧头轻吻她的发丝。


    “走吧。”他轻声说。


    司恋点了点头。


    这一幕,让季老太太唇角泛起残酷的冷笑。


    她朝保镖阿达使了个眼色。


    阿达再次按下遥控的按键。


    这一次,投影屏上没再出现视频,反而出现了一份录音文件。


    随着文件的打开,一个沉稳的男声,和略哑的男声,从音箱里传了出来。


    “你们为什么来季家?”


    “为了保护云小姐。”


    司恋听见那个略哑的男声,突然停下了脚步。


    就连季薄渊,也瞬间沉下了脸。


    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是……财叔!


    这是财叔被审问的对话!


    “云小姐是季少夫人,有什么事都有季少做主,用得着让你们保护?”


    “她在帮我们三爷做事。”


    “三爷?全名叫什么?”


    “裴时风。”


    “司恋帮裴时风做什么事?”


    “促成并购案,顶替张天硕的位置,让裴氏的人做执行ceo,把新公司抓在手里,并且卧底跟踪季老夫人的动向。”


    司恋的呼吸一滞。


    这是她和裴时风当初的计划。


    然而,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拿到新公司的控制权。


    裴时风从没说过,也没要求过


    让她卧底跟踪季老太太!


    “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监视季家。”


    “既然是监视季家,你们为什么趁季少昏迷,会去王医生家?”


    “云小姐让我们去,杀王医生。”


    “嘶……”


    她的肩膀,突然剧烈地刺痛一下。


    与此同时,季锦炎的头顶,缓缓升起了一个黑色的雾团!


    是死亡运!


    果然是死亡运!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