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夫人人设崩了笔趣阁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327人

小说介绍:结婚两年,聂言深突然提出离婚。 他说:“她回来了,我们离婚吧,条件随便你提。” 两年婚姻,抵不住对方的一个转身,应了那句:前任一哭,现任必输。 颜希没吵没闹,选择成全,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离婚后夫人人设崩了笔趣阁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217.jpg    秦离乃是大帝兼顾,他曾拜 元子为师,差点儿被对方害死,天然了解对方的长相。

    因而他只看一眼,便认出来了,来人正是 元子!

    此人的功力处于仙王第九重,明显仅仅一具化身,并非 元子的本体,乃至连兼顾都不是。

    元子也能感觉到大阵里边有人,却由于受大阵阻挠,看不清里边是什么人。

    他一面挥动布掸子,在九阶仙阵上划来划去,一面宣告冷哼,声传千里:“张坚,你是玉清仙帝,我是地仙之祖,你在天,我在地,本是故友,并非敌人!你为何抢我青云鼎,夺我洞天福地?”

    秦离没有理睬他,取出传音令牌,低声说了一句。

    另一边,秦笛听到传音,纵身飞出大秦国,来到仙蔽园的外面,静静的等着。

    仙蔽园的外面,一共有四层大阵,最里边是黄阶神阵,最外面是藏匿阵,中心有一层八阶仙阵和一层九阶仙阵。

    此刻, 元子处于八阶和九阶仙阵之间,正在破解九阶仙阵,

    秦笛要等他闯入九阶仙阵之后,再进去封住他的后路。

    他不能小瞧 元子,由于 元子乃是古仙人。

    昔年唐僧经过五庄观,受道童清风、明月招待。童子这样说:“三清是家师的朋友,四帝是家师的故人;九曜是家师的晚辈,元辰是家师的下宾。”

    三清是什么人,那天然不用说。

    四帝又是谁呢?玉帝便是其间之一。

    换句话说, 元子跟玉帝乃是老朋友,他没想到自己的青云鼎,居然会在仙蔽园内!仙蔽园是玉帝的家乡,因而除了玉帝张坚,还有谁会做这种事?

    元子牵强 制着怒火,挥动布掸子,不到一个时辰,便破开了九阶仙阵,来到终究一道大阵的跟前。

    这道大阵等级很高,乃是黄阶神阵,能捆绑低阶仙帝, 元子却怡然不惧。

    他有一件进入迷阵的令牌,这样的令牌乃是天庭下发的,每位大帝手里都有。

    由于天庭并不是玉帝独立制造的,而是由诸位大帝每人献出一件仙器,合在一同,组成了三十三座仙宫,七十二座仙殿,每个大帝都有进出天庭的 利。

    元子取出令牌,在黄阶神阵上一刷!

    “张坚,我来了!还我青云鼎和‘神木洞天’,补偿我的丢失!不然我占了你的仙蔽园,留在这儿不走了!”

    他并不惧怕玉帝张坚,假如动起手来,也便是不相上下,他尽管不能拿对方怎样样,却能将仙蔽园打个稀烂,让对方接受重大丢失!

    “哼,你抢了我的青云鼎,我不会让你好过……”

    令牌碰在阵膜上,“砰”的一声弹了回来,阵膜仍旧坚持完好,并没有像 元子等待的那样,裂开一个进出的门户。

    “咦?大阵被修正了?张坚还懂得阵道?这却是出乎意料!”

    元子蹙眉,心想:“我记住这道神阵,仍是由青帝宓羲出手设置的,张坚并非通晓阵道之人,他怎样会修正法阵呢?”

    假如他以本体前来,天然不怕这样的黄阶神阵,可他仅仅一具化身,只需仙王巅峰的实力,想攻破大阵还有些费劲。

    因而, 元子的心里开端打退堂鼓,但是想想自己的青云鼎和神木空间,又觉得心有不甘,所以不由得大声叫道:“张坚,你不管多年的友谊,悄然抢走我的宝物!赶忙将宝物还我,不然,我记你一辈子的仇!”

    大阵之中人影晃动,却没有人接他的话茬。

    秦脱离始催动大阵,化作天罗地网,罩向 元子。

    与此一同,秦樱放出了青木神雷和癸水神雷,“轰轰轰……”一连七道神雷,落在 元子的身周。

    元子大吃一惊,想要逃走的时分,却由于处于大阵之间,被神雷劈在身上,浑身酸麻,瞬移速度降下来。

    外面的九阶仙阵,化作一道高墙,阻挠他逃走,状况产生了改动,几成瓮中捉鳖之 。

    这时分,秦笛从外面穿过藏匿大阵和八阶大阵,来到九阶仙阵的外面,取出诛仙四剑,好整以暇的等着。

    由于九阶仙阵和黄阶神阵之间的空间很小, 元子避无可避,只能奋力向外逃,匆忙将九阶仙阵扯开一道裂缝,正想纵身远遁之时,遽然发现外面昏天黑地,跟来时光景不相同了!

    风,雨,雷,电,交击而下,罩在那道裂缝之上!

    此刻秦笛现已是八阶仙王,功力不在 元子之下,全力催动的诛仙剑阵,连低阶仙帝都能够斩 !

    因而 元子刚一探头,就落进诛仙剑阵之中!

    他的身子还在九阶仙阵的里边,慌张之际来不及逃避,被反包过来的黄阶神阵缠住!

    黄阶神阵是由一道道紫 的天道规律构成的天网,每一道规律就像首尾相连的长蛇相同,牢牢的缠住了 元子的双腿!

    因而 元子深陷泥潭,双足无法移动,双手和头颅在外头,又被诛仙剑阵围困。

    他左手挥动布掸子,右手挥动天地大袖,想要将风雨雷电和千万剑影装进去。

    但是就听见“嗤啦”声响起,天地大袖被神剑斩破!

    元子心中疼痛,眼珠子都红了,宣告阵阵呼啸!

    “啊呀!我祭炼多年的护身法宝!居然被仙剑绞碎了!”

    “这是什么剑?”

    “你是哪位大帝?通晓剑阵之道的人,莫非是通天教主不成?”

    “通天教主,是你吗?你出来说句话……”

    秦笛置身于诛仙剑阵之外,运功催动剑阵工作,开口冷声说道:“别叫了!我是春秋老仙!怎样,你没听过我的名号?”

    元子有些利诱,由于他是大帝留下的化身,并不知道对岸国际产生的事,其间有千万年的时刻差。

    “春秋老仙?你是什么人?与我有何仇视?为何挖空心思,在这儿埋伏着?你终究想做什么?”

    “没什么,趁此良机,我将你从这方国际抹掉。”

    尽管说, 元子的化身不计其数,乃是斩不尽灭不停的,但已然留在这儿,就有特别的意义。

    秦笛非常困难设下圈套,就不能让 元子再逃了。

    元子和玉帝有所不同。

    玉帝昔年打 秦笛,乃是借助于公 力。两人之间,并没有私家恩怨。

    元子作为师父,居然想将秦笛的兼顾封禁活埋,这实在太厌恶了,可谓天理难容!

    因而之故,秦笛只需碰到 元子,不论是本体、兼顾仍是化身,见一个灭一个,没有二话!

    他能够跟玉帝化身做买卖,却不肯跟 元子做买卖!

    哪怕有再大的优点,他都不想要,只想将对方抹 !

    元子顶着许多的剑光,置身于风雨雷电之中,靠着护体紫气仙光支撑,那些护体紫气也是一道道规律,就像用金丝织造的护盾相同。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