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冷女总裁陆尘李清瑶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1287人

小说介绍:李青瑶与陆尘结婚三年,当她飞黄腾达后,却嫌弃他懒散无用,最终提出离婚;殊不知,她的一切,都是他给的。


我的高冷女总裁陆尘李清瑶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182.jpg
    袁雪尧听到了这话,心中不免想霍钺很仗义。他

    这么仗义,算是以退为进了,道长反而不太好意思回绝。果

    然,袁雪尧听到长青道长说:“我已然来了,怎样会让大遭受痛苦?我再等叶惟和雪竺,要他们一同帮助。”半

    个小时后,叶惟过来了。

    雪竺去公园玩,一转眼却发现她大哥和陈素商等人全不见了,她也是心宽,直到仆人去找到了她,说六叔让她回去。还

    说家里出事了。雪

    竺是一个小时之后才回来的。她

    到了之后,道长让霍钺等人出去,只留了他们五个人,以及灵儿。

    道长问叶惟:“你知道她是中了什么咒骂吗?”

    叶惟术法不可,但颇有才智,所以道长先问他。“

    我不知道,我一进来就感觉透不过来气。”叶惟照实道。袁

    雪竺和袁雪尧暗暗松了口气。六

    叔都不知道,他们俩就没啥 力了,不知道也不丢人。

    长青道长预备答复,陈素商却忽然开口了:“师父,这个是不是‘割飞咒’?”

    世人一愣。

    长青道长也是严严实实吃了一惊。

    素商看着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什么是割飞咒?”雪竺有点冒汗。莫非她这段时刻疏于操练,连还没有入门的陈素商都不如了吗?“

    割飞煞。”一旁的袁雪尧要言不烦。雪

    竺和叶惟恍然大悟。

    风水阵中,有个风水煞,用在建筑物或许地势上,影响寓居在那个范围内的气数,便是割飞煞。

    最常见的割飞煞,是某屋对面有个反光的建筑物,晴天的时分反射阳光进屋子;下雨的时分,雨滴往屋子的方向反溅,不需求溅到家里,溅到方位就行。久

    而久之,就会构成风水煞,影响这个屋子寓居人的气运。像

    一把刀刺入,风水上叫“穿射割飞”。再

    对应五行八卦,假设割飞煞正对着屋子的正东向,那么这个家里的长子定有血光之灾;假设是西南,就影响这个家中的母亲。具

    体的状况,则需求术士具体勘测,再想出破解之法。

    这种风水煞,极大或许是天然无意构成的,当然也或许是有人故意报复。

    可是用在人身上,就不太常见了。“

    ......其时你们在公园,那人并没有呈现,而是使用其他人折射了霍。咱们想要免除咒骂,只或许找到折射那个人的咒骂,却找不到真实的施咒。这便是为什么我觉得扎手。”道长说。

    他必定了学徒的判别。

    灵儿中的,正是“割飞咒”。一旦他们想要解掉咒骂,他们会惊扰折射的人,然后惊扰折射人背面真实施咒的人,或许会反过来让他们所有人都中这个咒骂。

    “还真的是割飞咒?”雪竺仍不太信任,“素商,你是怎样知道的?”陈

    素商无法看了眼他们:“我说过我有在刻苦,莫非你们觉得我说着玩的吗?”

 第1800章 术法小成

    袁雪尧用热切的眸光看着陈素商。陈

    素商不是那种极端美丽的女孩子,可此时的她,说出那句话的她,那样光芒耀眼。她

    多聪明,学什么都会!

    “阿梨!”他忽然伸出手,握紧了陈素商的。

    陈素商微愣,继而有点欠好意思。长

    青道长如同略有所思。瞧着他那容貌,他学徒很有长进,他并不是很快乐。

    世人谁也说禁绝对方的心思,叶惟轻咳一声,打破了缄默沉静。

    “道长,这件事如此扎手,您计划怎样办?”叶惟问。

    一旦解咒骂,成果或许是他们所有人都中咒,防不胜防。

    “我需求辅佐。”道长说,“你们四个人都下山,别离占着离位、震位、坎位、兑位。我会给你们罗盘和符纸,一旦我这边着手,你们手里的罗盘会起反响,我想让你们依据自身罗盘的反响,找到真实的施咒人。”众

    人惊惶看着他。道

    长这是想以自身为钓饵,引出真实的施咒人。

    雪竺立马道:“不可,道长!你的术法是最高的,你若是有个假设,咱们救不回你,愈加救不回霍。”“

    没有假设,我心中有数。”道长轻描淡写。陈

    素商则看着他。

    她知道师父的心思。

    她师父是个不怕死的人。这个国际关于他而言,是斑驳陆离的,他有阿梨,不或许简单自 ,乃至说,“自 ”这个自身,就让他觉得懦弱。能

    轰轰烈烈献身,师父求仁得仁。

    “师父,你要是真有假设,我也不想活了。”陈素商淡淡说。道

    长很糟心。

    这倒运孩子!“

    我死了,就要你这臭孩子殉葬吗?”道长很不悦,“你说什么不想活的屁话,你才多大年岁?”

    陈素商:“.......”

    道长说一不二,旋即拿出了几个小罗盘,又拿出几张符纸,交给了陈素商等四人,让他们现在就下山。

    “都看好手表,咱们一个小时之后正式开端。”道长说,“我是靶子,你们是黄雀在后,假设捕捉不到那只螳螂,咱们今后的日子都不会安生。”众

    人脸 凝重。

    “......除了罗盘,你们悉数带上趁手的武器,或 或刀,陆医师还有 定剂,你们也能够带上。等你们找到了施咒的人,回来的时分或许我也中咒,这是符纸,到时别离离给我和霍用。”道长又说。

    他把什么都考虑周全了。

    袁雪尧道:“我要刀。”他

    不会开 。

    雪竺和叶惟经常出去玩,偶尔去过射击场,惋惜 法不可,打禁绝。“

    我要 , 愈加能吓唬人。”雪竺说。

    陈素商既没有要 ,也没有要刀,她只需了一个装着 定剂的针管。

    免除咒骂的符纸,道长交给了霍钺,让他先保存。

    世人各自领命。

    陈素商脱离之前,还拥抱了一下道长。

    道长说了句“肉麻”。陈

    素商下山之后,占有了离位,也便是正南方向。

    那儿是一条富贵大街,街上人来人往。

    她选了一家咖啡店,坐下刻舟求剑。她不断看手表,神 焦虑。

    店员看到了她,特意问她要不要吃点蛋糕,陈素商随意说要。咖

    啡和蛋糕端上来,她不断的喝咖啡,一连喝了两杯,总算把自己的心境安稳了。

    还有二非常钟,才到约好的时分。

    陈素商放在包里的罗盘,也安稳不定。她心中沉甸甸的,像那罗盘相同沉。她

    想起师父逃避霍家,藏在她房间里,那阴沉的脸 .......这

    件事,怕是凶多吉少。然

    而,现在着急也杯水车薪。陈

    素商静静等待着。

    如同只需那么顷刻的功夫,一个小时就到了,她走出咖啡店,藏到街角一处拐弯里,点着了符纸。

    符纸改变了四周的磁场,罗盘立马发生了改变,指针指向了山顶的豪宅。她

    看着罗盘,又看了眼远处的山顶,心里就像浸在冰水里,又冷又沉。

    她记住师父说过,术士也有自己的任务;适应天道,或许能够长生不死,或许会很快堕入阴间。善

    易者不自卜。她

    正在想入非非,手中的罗盘忽然起了改变。

    那指向山顶的指针,开端乱动。

    一瞬间向南,一瞬间向北,一瞬间又指向陈素商。

    陈素商后背立马紧绷,脑子里也有一根弦,拉得垂直。

    她死死看着那罗盘。看

    了不到一分钟,她忽然把罗盘放在了原地,回身就往一个方向疾奔而去。她

    在一处教堂门口停了下来。教

    堂离她的罗盘不远,不过隔了一条街。此

    刻,正有崇奉的人在教堂里祈求。陈

    素商走进来,触目是一群外国人,其间也有几个华人面孔。有

    个年青的男人,约莫二十七八岁,穿戴一件簇新的白 衬衫,咖啡 西裤,衬衫袖子半折,显露了他健壮有力的手臂。

    他正在阖眼祈求。陈

    素商接近时,他稍浅笑了笑,冲她点允许。

    他静静看了眼她,然后手指微动。

    陈素商的手比他更快,忽然将一针 定剂,刺入了他的脖子。他

    手中的纸符没有发挥效果,人就倒了下去。

    陈素商将他放倒之后,立马站动身,往教堂后边走去。

    她躲在周围看了顷刻,发现年青男人没有同伴,故而陈素商借用牧师的电话,给山顶霍家打去。

    她说了地址。片

    刻之后,霍钺亲身带着侍从过来了。那被 定剂放倒的男人,软软看着霍钺等人,想要说点什么。霍

    钺忽然挥拳,击向了他的面门。年

    轻男人完全昏死曩昔。教

    堂里有人看到了,却又由于他们都是华人,故而没有作声。

    陈素商一向觉得霍钺温顺、文雅,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总是忘掉他从前是青帮龙头。

    他有脾气,也有本事。他

    最宝物的女儿出事,他心急如焚,却需求他安稳 面,不然家里其他人会凌乱,他妻子或许也会溃散。

    何微的 定,是霍钺的镇定给了她典范。随

    从们把年青男人扛上了山。道

    长公然被反噬了割飞咒,也被打了 定,不省人事。年

    轻人被抓到,霍家的人别离去通知了叶惟、袁雪尧和袁雪竺。找

    到了真实施咒的人,那么割飞咒就仅仅个小咒骂。陈

    素商给她师父服下了符水,也给灵儿服下了。师

    父先醒过来。

    叶惟等人也回来了。“

    素商,你怎样找到了施咒的人?”叶惟不由得问她。

    咱们的罗盘相同,他们叔侄三回来的时分对过,罗盘一向乱动,没有精确的方向。

    已然如此,陈素商是怎样做到的?

 第1801章 偏疼

    陈素商没有答复叶惟的问题。

    她一向握着她师父的手。长

    青道长尽管清醒了过来,知道却仍是有点含糊,只说了句:“我睡一瞬间。”就

    如同昏死了曩昔,进入了深睡里。

    灵儿一向未醒。到

    了晚上八点多,灵儿先醒过来。她

    想要说话,可一动下巴就疼痛,重重吸了口气。低

    头时,她的余光发现脸上缠了很厚的纱带,托住了她的下颌。

    她疼得不可,茫然看着爸爸妈妈。

    “灵儿?”何微小心谨慎叫她。灵

    儿从嗓子间嗯了声,有许多想问的,可嘴巴张不了,只能从齿缝间宣布纤细的动静:“姆妈.......”何

    微的眼泪不受操控滚了下来。她

    亲吻了先女儿的手:“没事,好孩子,都曩昔了!”霍

    钺也悄悄抚摸着灵儿的头发。“

    睡一瞬间,睡着了就不疼。”霍钺道,“灵儿乖......”

    灵儿的精力很疲倦。

    爸爸妈妈都在身边,她心中安靖,公然再次阖眼。

    长青道长这一觉,却是睡到了晚上一点多。陈

    素商让叶惟叔侄先回去,她自己守着她师父。

    道长醒过来,看到她趴着也睡着了,身上盖了件薄毯,而袁雪尧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

    道长。”袁雪尧站动身。这

    点细微的响动,惊醒了陈素商。

    她慌里慌张坐正,脑子慢了一步,还在魂游天外。她

    用力揉了揉眼睛,问袁雪尧:“你怎样没回去?”

    她记住自己让袁雪尧跟着叶惟和雪竺先回家的。袁

    雪尧指了指手表:“我,又来了。”陈

    素商这个时分就醒透了,见她师父正躺着打量她,她严重兮兮问:“师父,你感觉怎样?”

    “聒噪,这屋子里人太多了。”长青道长说。

    陈素商:“......”

    道长也不动身,就那么平躺着,又悄悄阖眼。他

    不是睡着,仅仅很懒。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