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冷女总裁陆尘小说TXT下载

追更人数:690人

小说介绍:李青瑶与陆尘结婚三年,当她飞黄腾达后,却嫌弃他懒散无用,最终提出离婚;殊不知,她的一切,都是他给的。


我的高冷女总裁陆尘小说TXT下载开始阅读>>


10177.jpg    匆促拿起罗盘,它的指针在正南和西南方向不断摇晃。她

    觉得时机应该是到了。陈


    忘了叫他。”陈素商道。

    雪竺:“......”她

    从沙发这头爬到了那头,去摸周围的电话机:“我给道长打个电话,让他也来吃饭。他要是不来,我就站在门口喊,让邻近邻居都知道我要请客。”雪

    竺的担忧是剩余的。

    道长传闻叶家有很好的湘菜吃,兴冲冲来了。

    叶家的厨子手工确实不错,做了十二个菜一个汤。

    陈素商有几样不怎样辣的菜,而道长辣得满头是汗,大喊过瘾。“

    好些年没吃到这么正宗的湘菜了。”道长说。

    雪竺在周围道:“那你天天过来吃饭吧?”道

    长笑道:“我却是想,惋惜女朋友太多了,总是要陪的,不可能天天在家。”

    雪竺的脸登时就垮了。她

    悄悄咬唇。片

    刻之后,她忽然开口:“道长,你们麻衣一脉可以成婚生子的,你就没想过成婚安靖下来?”

    陈素商看向了雪竺。叶

    惟知晓雪竺要说什么,大声呵责她:“雪竺,你是不是喝醉了?”

    他们刚才都喝了点米酒。米

    酒那点度数,喝醉是不可能的,但装个酒疯捉襟见肘。

    “没有。”雪竺不理睬叶惟,“我只想问道长,为什么不肯给自己一个时机,也给他人一个时机。”道

    长依旧是笑嘻嘻的,如同看不见雪竺的肝火。他

    道:“时机嘛,必定是有的。我早年就没了道观,现在还叫道号,无非是混口饭吃,可以成婚生子的.......只不过,我养不起三妻四妾啊。”雪

    竺:“......”

    这大约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整个人都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止是妾,我还有其他的姘头,太多了,都娶回来?甭说养不起,住都住不下,我现在仍是租房子呢。再说了,我那点钱,还要留给阿梨,学徒也是要养的。”道长说。

    雪竺脸 很不美观,简直要发疯了。

    陈素商强行搀扶了她:“雪竺, 你真的醉了,我扶你回房去躺一瞬间。”

    她手上用了力气,雪竺只得跟着她站动身。回

    到了自己的房间,雪竺就哭了。“

    我是诚心的,他把我和那些外交花混为一谈。”雪竺哭道,“他为什么要这样?”

    “他一向这样。”陈素商道,“你早就知道了,何必还要如此痴心?”

    “我不服气。”雪竺道。陈

    素商说:“缘分是很怪异的,它既不考究先来后到,也不考究友情深浅。要正好的时刻,正好的人,才干配成一对。”

    雪竺越听越失望,索 趴在枕头上放声大哭,把楼下的人都惊动了。

    道长恍若不闻,慢条斯理站动身,跟叶惟和袁雪尧告辞,自己散步回家了。

    叶惟和袁雪尧送走了道长,也进了雪竺的房间。长

    辈需求教训孩子。叶

    惟是“六叔”,雪竺在走傍门,叶惟就需求指引她。“

    ......强扭的瓜不甜,你理解吗?”叶惟道。

    雪竺哭得愈加厉害了,这安慰一点用也没有。

    袁雪尧被她哭得头疼,悄然拉陈素商的袖子:“我送你,回家。”

 第1806章 这女的有毛病?

    陈素商和袁雪尧渐渐往下走。

    她心事重重。不

    知是被雪竺的哭牵动了,仍是由于颜恺。万

    个想法中,她也抓到了心里的那根弦。“

    雪尧,我想.......”陈素商垂头看着地上,“想跟你谈一谈。”袁

    雪尧最近通了许多情面世故。

    什么话的言外之意,他也能听理解。他忽然觉得很冷,是心中的惧意往外冒。

    所以他一把抱住了陈素商。他

    是巨大个子,抱着的时分略微弯了腰,暖洋洋的气味,从领口宣布出来。

    “再等等。”袁雪尧低声,声响里带着几分不自觉的乞求。陈

    素商心中大痛。袁

    雪尧是没必要低三下四的,偏偏他这样对她了。

    她难说不感动。

    可她不敢和他谈恋爱。以

    前才智过陈太太的婚姻,陈素商知晓无爱的两个人,天长日久就产生怎样的互相憎恨,婚姻会那样糟糕。那

    太惨了。她

    和颜恺的婚姻,是颜恺不中意她;而和袁雪尧的爱情,是她支付比较少。

    两方面都不满意。那

    些互相友情笃深的夫妻,看似不过往常,真到了自己头上,才知道是怎样的可贵。美

    满的婚姻,你爱上的男人正好也爱你,这是多么难能可贵,需求修出多大的缘分?“

    雪尧......”陈素商的声响很伤感,“从前我们就说过了,给互相了解的时机。我怕是......”

    “再等等。”袁雪尧的喉咙有点暗哑。

    陈素商道:“过了年,我们就把成果讲出来。”

    “好,等春节。”袁雪尧道。

    袁雪尧自己,并非无知无觉。

    爱情像土壤,需求罗致营养,才干茁壮成长。他在陈素商的国际里,效果和长青道长有点重复。于

    是,他这份爱情,关于陈素商是很剩余的养料,滋补不出爱情的花。

    他也会力不从心。

    他很喜爱陈素商。陈

    素商聪明、决断,勤勉又很得法,最重要的是,她这个人直爽,不遮讳饰掩的。

    她能给他许多。袁

    雪尧决议缓一缓,过几天下山去,找点新鲜的东西,凑趣陈素商。

    一转眼到了冬月。他

    去逛百货公司,却意外看到了苏曼洛。苏

    曼洛瞧见了他,表情一怔,旋即朝他走了过来。

    她扬起脸,很傲慢问他:“你前次对我做了什么?”

    袁雪尧皱眉。

    苏曼洛却不等他答复,持续道:“我做错了一次,你也做错了一次,我们算是扯平了。已然遇到了,我请你喝咖啡,好欠好?”袁

    雪尧:“......”他

    心底起了无边的恶感。

    他这个人,爱恨都很简略。厌烦就是厌烦,苏曼洛从头到脚都让他感觉厌烦。“

    不。”他冷冷道。

    苏曼洛忽然湿了眼眶,呜咽着说:“你这样不给我体面?我不为难吗?”

    周围有个时尚帅气的男人通过,惊呼了声:“苏,你怎样了?”居

    然是熟人。这

    熟人见苏曼洛哭了,自动走过来:“是不是有人欺压你了?”

    苏曼洛梨花带雨,指了指袁雪尧,说不出话来,无比不幸。袁

    雪尧的脸黑如锅底。他

    想起了陈素商的话,让他不要由于私仇而大开 戒,故而他忍住了想要把苏曼洛一巴掌拍死的激动,回身就走了。苏

    曼洛眼泪更甚,冲他的背影喊:“你站住!”袁

    雪尧不理睬她。这

    件事,他回去之后没有跟任何人说过。经

    过灵儿的作业之后,陈素商和雪竺经常去霍家。

    在霍家的时分,她们俩碰到了苏曼洛。

    苏曼洛像个没事人似的,来跟何微道谢:“婶母,多谢你保存的职位,我现已上班了。”她

    什么时分回的 ,何微不知道。

    “你都好了吧?”何微打量着她的面 ,笑着问她。苏

    曼洛说现已没事,又说多谢何微,却一句话也不提袁雪尧。她

    对陈素商和袁雪竺也允许浅笑,很是礼貌的姿态。雪

    竺很不安闲。回

    去之后,雪竺跟陈素商说:“那女的是怎样回事?她明知道我哥哥害了她,她又回来做什么?”陈

    素商也不是很清楚。

    苏曼洛跟她不是同一类人。人

    类的思维和爱情都很杂乱,有时分交流都有距离,更甭说去猜想了。

    陈素商猜不到苏曼洛的心思。“

    她许是不怕你哥哥。”陈素商道。又

    过了几天,陈素商、袁雪尧和雪竺下山去吃饭的时分,在餐厅遇到了苏曼洛。

    苏曼洛身边有位西装笔挺的男人,正是那天在百货公司帮她的人。他

    们俩举动很密切。苏

    曼洛不时浅笑,笑靥温顺,真是个绝 佳丽。对

    面的男人看得有点痴了。陈

    素商忽然有点替颜恺伤心。他心里还念着苏曼洛,若是知晓苏曼洛这样对其他男人含糊不清,他作何感触?

    或许颜恺不在乎。陈

    素商挪开了目光。

    到了冬月底,灵儿的下巴完全康复,能自若说话和吃饭。

    她约请陈素商去霍家。陈

    素商去了,在饭桌上和何微随意谈天。电

    话响了,灵儿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对何微道:“姆妈,找您的,是苏。”何

    微喜怒不形于 ,她面 如常,站动身去接了电话。

    灵儿悄悄跟陈素商说:“是苏曼洛。”

    陈素商笑:“我知道。”

    何微说了几分钟电话,她声响很轻,陈素商和灵儿都听不到她说什么。故

    而等她一回来,灵儿立马问:“姆妈,苏打电话来做什么?”

    “她腊月初十,要在半岛酒店办订亲宴,说要给我们发请柬。”何微道。这

    个消息,不只灵儿惊呆了,陈素商亦然。陈

    素商竭力讳饰,可表情仍是很不天然。“

    ......怎样跑到 的半岛酒店订亲?不在新加坡订吗?”陈素商问。何

    浅笑道:“男方叫杜利,是 最大电影公司的少东家。她估量是便于男方,所以赞同在 吧。按照规则,应该回新加坡办的。”

    陈素商愣了愣。

    不是跟颜恺吗?旋

    即她又想到,颜恺跟她还没有拿 府的离婚证,他真想跟苏曼洛旧情复燃,也不会不告知陈素商一声。

    颜老在世,颜家的体面是需求的,颜恺做不出这等事。“

    那挺好的,要祝贺她。”陈素商淡淡说。

    她回到家,仆人跟她说,有封请柬送到了家中。

    翻开一瞧,果然是杜利先生跟苏曼洛的订亲宴。

    她竟然请陈素商。“

    这女的有毛病吧?”陈素商拿着请柬,辗转反侧看了几遍,自言自语。

 第1807章 这不是得到爱情的办法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