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花颜文涛穿越小说免费阅读书名

追更人数:74人

小说介绍:西凉威远王府,虎头虎脑、年仅5岁的小王爷萧沫希见自家娘亲又扔下他去伺弄稻田,包子脸皱得都鼓了起来…


稻花颜文涛穿越小说免费阅读书名开始阅读>>


10195.jpg修看了看颜文涛,狠下心道:“只能说,周家上下都对和周家妹妹结亲的对象十分满意,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定下来。”

    一心想着自家三哥的稻花没领悟颜文修的言外之意,当即说道:“别人或许会同意,可静婉一定不会同意的。”

    见颜文涛原本暗下去的眸光突然又亮了起来,颜文修忍不住瞪了一眼稻花。

    稻花也意识到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还给三哥莫须有的希望的,见大哥瞪她,不由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自家妹子说错了话,为了掐断三弟的情根,颜文修这个当大哥的只能来当回恶人了,叹道:“周家妹妹估计也是乐意的,要不然以她的性子,她不同意,这亲怕是没法定下来的。”

    颜文涛身子晃了晃,想到那个追着叫他‘三哥哥’的小女孩,心就一阵绞痛,颜文涛极力压抑着心中的痛苦,才没有在颜文修和稻花面前失态。

    “大哥,稻花,我还有事,先回去了。”说完,就步履匆忙的离开了。

    看着颜文涛远去的背影,稻花一脸担忧:“三哥的脸色好难看,会不会出事呀?”

    颜文修:“......文涛已是大人了,这种事他能承受的。”话虽这么说,不过还是示意小厮跟上去看着点。

    稻花责怪的看了一眼颜文修:“大哥,你刚刚那话可以说得委婉些嘛。”

    颜文修摇了摇头:“不能委婉,只有彻底断了文涛对周家妹妹的念想,他才能走出来。”

    稻花明白这个道理,看着颜文涛离开的方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之后和颜文修分开后,稻花就回了自己的院子,想到周静婉成亲的事,沉吟了一下,去了书房给周静婉写信。

    她也没写什么,也没提到颜文涛,就是问了一下周静婉在京城过得如何,还会不会回中州这些日常琐事。

    信被送走后,稻花坐在桌案前发起呆来。

    不管她们愿不愿意,女孩子到了年纪,谈婚论嫁都是她们避不开的事。

    有像苏家那样一心疼爱女儿的人家,为了女儿的幸福,愿意稍微降低一下男方的条件和门第;

    也有像周家这样的人家,只考虑利益权衡。

    周静婉的性子她太了解了,别看被养得娇憨天真,可外人要想走进她的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在她明显对三哥有好感的情况下。

    周家这么快给她定下亲,绝对没有太征求她的意见。

    周静婉定亲,颜文涛彻底失恋了,本就内敛沉默的他,再次肉眼可见的冷峻了起来,以前他遇到相熟的人,还会主动聊几句,可现在,除了打招呼,那是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了。

    再加上当了千户后,手底下管着的人多了,接触的案子也越来越多,周身的凌厉气息那是一日厚重过一日。

    每次颜文涛去给颜老太太请安的时候,颜家人看到他,都会不由往后退一退。

    没办法,他出现的地方,周遭的温度都要降低一两分。

    为了安慰颜文涛因失恋而伤了的心,稻花变得法子给他做好吃的。

    锦翎卫办事所。

    看着颜文涛有吃上了香喷喷的炖鸡,萧烨阳和颜文凯都一脸吃味。

    这一次,稻花为了证明,她所有的心思都在自家三哥身上,愣是没顺带着给萧烨阳和颜文凯做过一份。

    见两人看着自己流口水,颜文涛吃得更香了,心里的苦闷也在两人隐忍的表情中缓解了一些,同时也很受用稻花这个时候将自己放在第一位,还做东西来安慰他。

    这样单独给颜文涛开小灶开了七天,萧烨阳和颜文凯都受不了了。

    萧烨阳对颜文凯说道:”回去告诉你妹妹,后天就是我生日了,我也要吃她单独做的饭菜,只给我一个人做,而且要吃半个月。“

    颜文凯瞪眼:“那我呢?”

    萧烨阳心知不给这家伙一点甜头,他铁定会    两人同时出声。

    稻花打量着萧烨阳,见他满头大汗,背后的衣衫似乎也被汗水给浸湿了,微微蹙了蹙眉:“你瞎在毒日底下晃悠什么?也不怕中暑。”说着,就将手中的手帕递给了他。

    “你不是很爱讲究的吗,这幅尊容也敢上已经很大了,吃得好,又有专人训练,一个个的都长得威风凛凛的。

    颜文凯见了,还真认真挑选了一番,最后还是选了鼻子最灵的狗小七。

    选好了猎狗,萧烨阳和颜文凯又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颜府,稻花将两人送到了垂花门,一直到看不到两人的身影才转身折了回去。

    第二天,萧烨阳就带着颜文涛、颜文凯秘密离开了宁门府。

    ......

    中秋前一天,郭夫人举办了一场赏菊宴,李夫人带着稻花四姐妹去参加了。

    宴会期间,郭雪明笑着领着丫鬟给众人上了一份石榴。
颜怡欢几个看到消瘦了一大圈的董元轩,都惊了一跳。

    稻花关切的问道:“董大哥,你怎么了?怎么瘦得这么厉害,是生病了吗?”

    看着稻花脸上的关心,董元轩的心又开始泛疼,垂眸
    韩欣然笑了笑:“母亲过誉了,没有我也怒容的站了起来:“二弟,稻花只是实话实说,请你别有事没事就攀扯上她,搞得好像所有事都是她逼着你做的一样。”

    说着,看向稻花,向她使了个眼色。

    “这里没你事了,你下去吧。”

    稻花看了一眼李夫人,她也不想在这里多呆,军粮是孙长泽帮着找到了,争夺的粮食的时候,和蒋家雇的人在河上发生了打斗,听说伤了不少人,这些人都得她去赔偿和安抚。

    看到稻花离开,颜文杰和朱绮云急得不行,他们都没想到颜致远会这么蠢,居然在这个时候给李氏求情,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看着冷着脸不说话的颜致高,颜文杰有些恐慌,大伯要是打骂父亲,他还不会这么慌,可现在大伯什么都不说,他心里没底了。

    颜文杰不由看向孙氏,希望她说几句话,让场面不至于如此僵滞。

    可惜,孙氏垂头不语,根本没看他。

    朱绮云见婆婆一句话也不说,心知她被公爹伤得不轻,不想再管他的事了。

    哎,他们二房怕死要和大房生分了。

    “你们都下去吧,我累了,想歇歇。”

    颜致高突然来了一句,然后不等众人反应,就大步离开了。

    颜文杰和朱绮云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担忧。

    ......

    “怎么样,打听到什么了?”
苦兮兮的说道:“姑娘,不是小的不愿意,实在是小的根本没那能耐请动尤管事呀。”

    兴隆赌坊的管事,那可都是心狠手辣的人物,绝不是他一个小伙计能请得动的。

    稻花浅笑道:“你只说是颜三爷的妹妹找他,至于他来不来,不用你管。”

    小二抵不过银子的诱惑,又见只是传个话而已,便拿起银子出了茶楼,奔向对面的兴隆赌坊。

    没一会儿,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粗犷大汉就跟着小二过来了。

    尤余进了包间后,就神色戒备的看了看头戴帷帽的稻花:“不知姑娘是?”

    稻花起身行了一礼:“颜文涛、颜文凯是我三哥、四哥,他们在去北疆之前,告诉过我,家里若遇到什么难事,可来兴隆赌坊找你。”

    尤余神色一松,抱拳道:“原来是颜姑娘。”想到最近城里关于颜家的流言,心中顿时有了大概的猜测,不过还是问道,“不知颜姑娘来找在下所谓何事?”

    稻花淡淡一笑:“我想请尤管事帮忙查一下范同知,最好能找到他为官这些年来贪污受贿的证据。”

    范同知在父亲继任宁门府知府之前,就是这里的同知了,她在视察庄子田地的时候,喜欢和当地百姓聊天,曾听不少百姓说过,这位范同知曾把修建水渠的银子给贪污了。

    范家敢公然伙同郭家来算计颜家,仗的是郭家的势,只是不知贪污证据拿出来的时候,郭家还敢不敢保范家。

    尤余愣了一下,他还以为稻花过来是想让他压制流言,没想到竟是调查范同知。

    尤余抬眼打量了一眼面前端坐喝茶的小姑娘,果然不愧是颜三、颜四的妹妹,办事都喜欢釜底抽薪。

    “找到证据以后呢?”

    稻花不解道:“惩治贪污受贿官员,这不应该是锦翎卫的指责吗?”

    尤余嘴角抽了抽,这推脱责任也是一把好手呀。想到颜三救过自己的命,再加上前不久收到的北疆消息,颜三、颜四可又立功了,当即笑道:“行,这事交给我了。”

    稻花笑道:“多谢尤管事。”说着,看了一眼王满儿。

    王满儿立马将视线准备好的礼物送上。

    稻花道:“马上要年末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尤管事不要嫌弃。”

    尤余麻利的接过礼物,扫到有不少好药材,脸上的笑意就更深了:“不嫌弃不嫌弃。”颜家虽出身寒门,别说,好东西还真不少。

    他能活到现在,就是因为颜三拿了一支百年人参救了他的命。

    等尤余笑吟吟的离开了,王满儿才疑惑的看着稻花:“姑娘,找这尤管事调查范同知还不如找得寿来得方便呢,你为何舍近求远呢?”

    稻花拨弄着茶盖:“咱们这是在对付郭家,郭家是萧烨阳的舅家,你说能用萧烨阳的人吗?”

    王满儿顿时不说话了,犹豫了一下,又道:“姑娘,你预备怎么对付郭家呀?”

    稻花放下茶盖,神色淡淡:“当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走吧,回府。”

    ......

    颜府。

    正院,李王氏以及她的两个儿媳妇正在院子里大闹。

    “我不管,修大爷碰了我女儿的身子,你们必须负责。”

    廊檐下,李夫人和韩欣然面色铁青的看着作妖的三婆媳,以及不远处装模作样、垂泪哭泣的李晓梅,心里都恶心的不行。

    “我孙女可是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三丫头,你儿子必须把她抬进门做贵妾,要不然,这事我们没完。”李王氏嚣张的看着李夫人。

    韩欣然气得不行,再也顾不得大家闺秀的体统,直接呵斥道:“你别在这里白日做梦了,从来没见过你孙女那般廉不知耻的人了,一个大姑娘家竟往男人怀里撞,撞了人还不算,还想嫁进门,你们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如果是的话,你们去大街上呀,街上有的是男人,你们去撞!”

    韩欣然真的是气糊涂了,这两个月,她的三观被李家人的厚颜无耻破了一次又一次,这样的话,在以前她是绝对说不出口的,可如今,她只觉得自己言辞还不够锋利、尖锐。

    李王氏大儿媳当即骂道:“我呸,修大爷这是娶的什么货色呀,说是大家闺秀,我看连乡下的泼妇都不如。”说着,看向李夫人。

    “三姐,你这儿媳妇要不得,我看还是把她休了吧,我家晓梅可比她好多了,嫁到你家后,一定好好孝顺你。”

    听到这话,韩欣然气得七窍生烟,颤抖着手指道:“你......你是个什么东西?我颜家的事轮得到你来置喙!”说着,肚子突然猛的一痛,‘哎呀’一声弯下了身子。

    李夫人吓了一跳,连忙扶住韩欣然,着急道:“欣然你怎么了?”

    韩欣然面色惨白:“母亲,我肚子好痛。”

    李夫人想到了什么,慌得连忙大叫:“快,快去请大夫来。”

    李王氏一看韩欣然这样,立马晓得韩欣然可能是怀孕动了胎气,想到自家孙女日后是要嫁入颜家,赶紧站出去将人拦了下来。

    “你们还没给我们一个说法呢,不能走!”

    李夫人满脸阴沉的看着李王氏,咬牙道:“如果我儿媳妇有什么事,我保证会让你们一家付出代价的。”

    李王氏被李夫人凶狠的眼神震了震,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她家背后可是有人撑腰的,才不怕她呢,刚想说话,就听到院门口传来动静,头一转,就看到一个神仙份子似的姑娘走了进来。

    稻花扫了一眼院内,廊檐下李夫人和韩欣然气得干瞪着眼,院子中,李王氏婆媳像斗胜的公鸡一般仰着脑袋,眉头瞬间蹙了起来。

    “怡一,你怎么回来了?快回你的院子。”

    看到稻花,李夫人有些意外,不想女儿参合进李家的事中,连忙叫人离开。

    李王氏听了,双眼一亮,随即肆无忌惮的打量了一番稻花:“三姐儿,这就是你的女儿呀,不错,不错,这模样、这身段配得上我大孙子。”

    闻言,李夫人勃然大怒,刚欲怒斥,就看到王满儿走到李王氏面前,抓住她胸口的衣服,‘啪啪啪’,双脸左右开弓,接连抽了十几耳光,直把李王氏抽得晕头转向。

    院子里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慑住了,尤其是李家人,这两个月,因为颜家顾及名声,哪怕他们闹得厉害,颜家也没人敢对他们动手。

    看着被打蒙了的李王氏,王满儿一脸嫌弃的将人丢到了地上:“什么东西,也敢来攀扯我家姑娘!”


    郭若梅面露惊喜。

    楚浪知道郭家人不喜自己,觉得他是个江湖人,加之若梅如今独身一人,和他走进了,会惹来闲言闲语,倒也没自讨没趣赔笑脸,只是气的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就坐到亭拦上沉默不语。

    郭总督走进亭子坐下,笑看着郭若梅:“想你了,就过来看看。”期间,并没有搭理楚浪。

    郭若梅很高兴,两兄妹愉快的聊了起来。

    “若梅,烨阳好像有心上人了,这事你知道吗?”

    郭若梅笑着点了下头。

    郭总督诧异:“这事你知道?”

    郭若梅点了点头:“我知道,阳儿喜欢颜家大姑娘。”

    郭总督凝眉:“你不反对?”

    郭若梅笑道:“只要阳儿喜欢,我就喜欢。”

    郭总督面露不赞同:“烨阳还年轻,分不清好耐,我们做长辈的,理当帮他长眼才是。”

    郭若梅愣了愣:“哥,你不喜欢颜家大姑娘?”

    郭总督立马把几天前稻花对付郭家的事说了出来:“如今你嫂子和侄女已经启程回京了,我对颜家大姑娘也不是很了解,只是担心有她在烨阳身边,会影响烨阳和郭家的关系。”

    “切~”

    一旁的楚浪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郭总督抬眼看过去,不悦道:“你笑什么?”

    楚浪:“我在笑,总督大人好大的官威,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事情明明是你妻女引起的,颜丫头也不过是正当反击而已,你就巴巴的跑来告状,跟个长舌妇似的。”

    闻言,郭总督顿时火大,站起身瞪着楚浪:“你说什么呢?谁是长舌妇了?”

    楚浪翻着白眼:“谁应谁是!”

    “你......”少田地,不过......这些田地除了少部分是良田,大部分都是开垦荒地得来的。”

    “宁门府土地贫瘠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颜致高接任知府后,看到那么多荒地空着,心疼啊,就带头开垦了起来。”

    “如今宁门府的税收能提上来,大半都是因为开垦荒地的功劳。”

    有官员提出质疑:“荒地贫瘠,就算能种植药材,也不可能种出这么多呀。”

    吴经义笑了笑:“诸位难道忘了咱们大夏如今广泛种植的高产麦种是谁家推出来的了?史御史也说了,颜家耕读出身,人家颜家对农事就是比咱们拿手,这个咱们得认呀。”

    如此,可不得拼命争取表现了。

    哎,可怜啊!

    练了内家功夫,萧烨阳的五感本就比常人敏锐,再加上吴定柏的眼神太过强烈,想忽视都不行。

    喝了两碗黑米粥,肚子不那么饿了后,萧烨阳这才抬眼看了过去,当看到吴定柏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心中替吴都督可惜了一把,他这个儿子脑子好像有病呀。

    “你去和元瑶说一声,让她换了衣物去老太太院里见。”

    董夫人和丫鬟吩咐了一声,就抬步去了董老太太那边。

    另一边,董元瑶听到卫国公夫人过来的消息,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仍然埋头绣着荷包。

    “姑娘,回来再绣吧,不好让罗夫人久等。”丫鬟着急的提醒道。

    董元瑶没理会,愣是将最后一针绣完才停了下来,然后慢慢起身:“走吧。”

    大丫鬟拦了一下:“姑娘,还是换一身见的衣裳吧。”

    董元瑶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着:“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不是说不好让人久等吗,要换了衣服再过去,人家该走了。”

    说着,率先踏步出了房门。

    丫鬟们无奈,只好快速跟了上去。

    董元瑶刚到董老太太院子门口,就看到卫国公夫人领着一群丫鬟、婆子快步走出来。

    看到董元瑶,卫国公夫人愣了一下,随即不发一言,快速离开了。

    董元瑶凝眉,抬步进了院子,然后就看到母亲双眼通红的站在门口,一副气狠了的模样。

    很快,董元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她被卫国公府退亲了!

    董元瑶怔了怔,看着气愤难忍的母亲和祖母,她心中却没有任何羞愤,相反,竟还隐隐有些窃喜。

    总算不用今年出嫁了!

    当天晚上,董家上下就都知道卫国公府退亲一事了,众人除了同情董元瑶,更多的是满心疑惑。

    卫国公府为何退亲?

    董元轩看了一眼父亲,神色有些凝重
    皇上嗤笑着叹了一口气:“老八为了一己私利,不过国之大义,勾结鞑靼,火烧军粮,既然这样,就让他葬在草原上吧,免得污了我大夏的土地。”

    薛向晨突然跪地请罪,在他身后的萧烨阳、颜文涛、颜文凯只能跟着照做:“皇上赎罪,属下无能,未能全歼八王党羽,致使部分八王党羽还在逃当中。”

    皇上并没有怪罪:“这不怪你们,草原广袤,他们往里头一藏,你们想找到也难,没了八王,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行了,都起来吧。”

    薛向晨和萧烨阳三人站了起来。

    褚刚等薛向晨说完了,也连忙禀报了一下军情:“边军已经接管了鞑靼疆域,不过鞑靼游牧为生,并不是特别好管理。”

    皇上点了点头:“这事朝会的时候朕会让众大臣商议的。”

    闻言,褚刚不再多言,他是武将,只管打仗,可不会治理。

    把北疆的事了解得差不多了,皇上就笑着带着几人去了庆功的大殿。

    大殿里,众大官已依次坐好了,看到皇上走来,纷纷起身行礼。

    皇上挥手示意众人坐下,走到主位上坐下后,指了指下首的座位,示意萧烨阳坐下。

    褚刚和薛向晨不用示意,很自然的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至于头次参加这种规格宴会的颜文涛和颜文凯就有些傻眼了。

    萧烨阳本想出声,不过被皇上制止了。

    看着一脸兴味的皇伯父,以及其身后咧着嘴笑的安公公,萧烨阳一下就想起皇伯父几人曾经被稻花兄妹绑架的事了。

    萧烨阳给了颜文涛、颜文凯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就端起桌上的喝杯一饮而尽。

    颜文涛和颜文凯对视了一眼,低声嘀咕着。

    “那还有空位,应该是留给我们的吧?”

    “会不会太靠前了些?”

    “我们是功臣,坐前面一点也是应该的。要不我们过去坐下吧,就这么站着,感觉好傻的样子,好些人都在看我们呢。”

    “要是做错了,被人赶起来那就更丢人了。”

    “皇上正在看我们的笑话呢,反正已经丢人了,不怕更丢人。”

    说完,颜文凯就大步朝着空位走去,可当看清旁边坐着的、正笑眯眯看着他的杨成化,脚下立马拐了个弯,朝着最下方的座位走去。

    “诶,颜大人怎么走了呀,这就是你的位置,快过来坐。”

    杨成化连忙出声叫住颜文凯。

    声音有些大,立马引来了大殿中他人的注意。

    落后了几步的颜文涛看着僵硬着身子站在殿中央的四弟,果断的走到杨成化下方坐下。

    颜文凯注意到自家父亲嫌弃的目光,又扫到看戏的众人,心中无语的不行,想了想,咧嘴扬起笑容,转身看向杨成化,一边走过去,一边自责的说道:“哎呀,大人是您呀,瞧我这眼神,竟没把您给认出来,真是该打。”

    “你这眼神是可够不好的,连首辅大人都能无视。”皇上笑呵呵的接了一句。

    听到杨成化是首辅,颜文凯踉跄了一下,颜文涛拿酒杯的手也僵在了半空中。

    颜文凯讪笑着来到杨成化身边,麻利的倒了一杯酒,然后双手奉上,满脸堆笑道:“都是小子的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可不能跟我计较,喝了这杯酒,一切过往皆随风飘走。”说着将酒杯递了过去。

    杨成化笑看着颜文凯:“你说飘走就飘走呀,老夫至今还记得那咸咸的......”臭味!

    哦,不能再继续想了,他怕在殿前失仪。

    颜文凯眼皮跳了跳,硬生生的将杨成化的话给曲解了:“大人是想说咸菜吗?”说着,一副看知己的眼神看着杨成化。

    “没曾想大人的口味和小子的竟一样,我也老喜欢吃我家的咸菜了!”

    “我跟您说,不是我夸口,我家制的那咸菜呀那真的是一绝......哎呀,不能说了,一说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说着,再次将酒杯递向杨成化。

    “大人既喜欢吃,日后你吃的咸菜我包了。”

    杨成化似笑非笑的看着颜文凯:“我是说的咸菜吗?”

    颜文凯脸色僵了僵:“新鲜菜也成呀。”

    “夫人往这边看了好几次了,我们快回去吧。”

    稻花点了点头,朝着亭子走去。

    从各家闺秀身边经过的时候,稻花发现,和之前的暗自打量不同,现在这些人开始对她指指点点了起来,不少人眼中还带着显而易见的轻蔑和嘲讽。

    “难怪在席间她敢那般和蒋家两位夫人对上呢,原来是仗着小王爷的势!”

    “你们看她长成那个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安分的,小王爷孤身在中州,难免寂寞了些,这被有心人一勾引,这不,就把持不住了。”

    “你们说她会不会已经和小王爷那个了......”

    “哎呀,快别说了,羞死人了,有些人行为不检点,可别污了咱们的耳朵!”

    “就是就是!”

    断断续续的议论声飘入耳中,听得王满儿和碧石满脸气愤。


    “当然,元轩他们那一房或许有些无辜,不过他父亲在中州任布 使时也没少沾侯府的光,一同受罚,也是无可厚非。”

    “周侍郎的话......你三哥现在正在查呢,应该和八王 羽没什么联系,不过,这并不代表他没罪,经他手选拔上来的私自效命八王的 员就有好几个,或许他是被人利用了,可他被关进刑部大牢却一点也不冤。”

    稻花清楚的知道,在这个年代,女子的命运是和宗族绑缚在一同的,没了宗族的保护,女子就像无根的浮萍,不由忧虑的问道:“静婉和元瑶现在怎样样了?”

    萧烨阳顿了顿:“周姑娘的话倒还好,究竟周侍郎的罪还没定下;至于董姑娘......或许不是很好,董家被夺爵之前,她就被卫国公府退了亲,现在和董家人一同 在南城那儿。”

    看着眉头紧皱的稻花,萧烨阳伸手替她舒展了一下:“别愁眉苦脸的,他人家的事你也管不了。”

    稻花皱着脸:“我便是忧虑元瑶和静婉。”

    萧烨阳:“好了,别想了,或许她们现在的 和曾经比不了,可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