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阳林霜舞正版小说免费阅读百度最新

追更人数:133人

小说介绍:秦阳为报师恩,被迫履行婚约下山结婚,没想到对方竟是绝色女总裁,还给三千万聘礼......


秦阳林霜舞正版小说免费阅读百度最新开始阅读>>


10174.jpg
    “他们保不准就有一些难以防御的诡异手段!”

    “我镇武司曾经有一位天人中期几乎踏入后期的大高手去西南巡守,回来没多久就暴毙了。”

    “这件事到现在都没平息,因为无从调查!只有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前辈说是被巫术隔空弄死的。”

    江辰难以置信地道:“一个那么厉害的大高手,竟然被隔空杀死?巫术这么厉害?”

    楚天翼道:“未必厉害,只是忽然杀来,你一时间没办法防御住而已。”

    “可这也已经证明了巫术的可怕,毕竟没人能二十四小时一直保持高度警惕吧?”

    任何一个武者,都无法承受住全天候不间断的守住心神。

    秦阳沉思了起来,看样子西南之行不会太过平静了。

    大祭司他们回去之后,必然会将这里的事情告诉蛊族,而自己要帮助宋妮斯的消息也肯定会被对方得知。

    “说起来,我镇武司的古老典籍里有过记载,说是蛊族有一个宝地,可以让人突破修真境界。”


------------

第2097章

    第2097章

    秦阳闻言,顿时露出了兴趣之色!

    “不过这都是传说,不知道是真是假,秦神医你如果能得到这个宝地,肯定能突破境界,成为陆地仙人。”

    秦阳笑道:“那我肯定得努力试试了。”

    修法之路太难,当今天下灵药不少,但是成千上万的灵药才能凑成一定数量的灵气。

    用灵药来修行辅助突破,那是极大的浪费!

    秦阳可没奢侈到那个地步。

    正说着,邵红英来到了门口,说道:“组长,楚先生,江北的人来了,气势汹汹的。”

    秦阳挑了挑眉,然后似笑非笑地看向楚天翼。

    后者有些尴尬,旋即干咳一声,说道:“我去看看。”

    秦阳淡笑道:“我也一起吧。”

    一秒记住

    楚天翼更加尴尬了,他本来是打算收拾秦阳的,所以才让江北的人过来。

    可如今秦阳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怎么可能还对秦阳出手?

    所以,他其实不想秦阳跟着,想要偷偷解决。

    魏万籁等人在一旁憋着笑,忍得十分辛苦。

    一行人走了出来。

    荀太恒看见楚天翼之后,微微一怔,因为秦阳竟然就跟在楚先生后面!

    “楚署长!”

    荀太恒心中嘀咕,随后大声地问候。

    “咳,荀组长,辛苦你了,凌药师,麻烦你把钟守卫弄到治疗室去简单治疗一下吧。”

    郑宏亮急忙道:“楚署长,钟守卫就是被您身后的那小子给打成这样的!”

    “还有我们也都是,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

    荀太恒愣住了,魏万籁等人也有些诧异,然后都无语地看着郑宏亮。

    这踏马的...傻鸟啊!

    一点脑子都没带!

    没看见荀太恒都不敢打小报告了?

    郑宏亮义愤填膺地说完,然后就感受到众人那一双双怪异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他心里有些发毛,难道自己说的不对吗?

    秦阳揶揄地笑道:“哦,对,是我打的,然后呢?你打算把我怎么样?想要让我怎么样?”

    郑宏亮气愤道:“小子,死到临头了还敢这么嚣张!”

    “当着楚署长的面,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荀太恒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行,他非常后悔带着这个傻子来!

    他此刻都不敢抬起头跟楚天翼对视了。

    楚天翼冷冷道:“郑组长,你说的这么生气,我能不能了解一下,你们为什么会跟秦神医冲突?”

    “当然是这小子没有规...”

    郑宏亮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

    此刻,他终于意识到问题了!

    他狠狠吞了口唾沫,然后扭头看向组长,却见组长低着头,一副不敢说话的样子。

    嗡的一声,郑宏亮的脑袋跟爆炸了似的!

    噗通!

    郑宏亮直接双腿一屈,朝着秦阳的方向跪了下去!


------------

第2098章

    第2098章

    郑宏亮这一跪,谁都没吓到。

    他要是还没反应过来,那就真的要让人怀疑他的脑子究竟长到哪里去了。

    楚天翼的脸色十分不好看,郑宏亮让他在秦阳面前丢脸丢大了。

    当然,荀太恒也有责任,为什么出门要带这样的傻子?

    郑宏亮现在才反应过来,也是因为他听到了楚天翼对秦阳的尊称——秦神医!

    楚天翼都这样的态度了,他要是还敢多说,那就是找死。

    “说啊,怎么不说了?”

    楚天翼语气冰冷,眼神冷酷得像是要把郑宏亮隔空杀死。

    郑宏亮顶不住压力,直接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下,在楚天翼面前,他可是半点虚假都不敢掺杂的。

    而楚天翼听完之后,觉得在秦阳面前更加尴尬了。

    首发网址https://

    原来钟守卫去了之后是那样的表现,这可真是丢死人了啊!

    “荀太恒,你带的好副手。”

    楚天翼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荀太恒心中哀叹,低头道:“太恒有错,请楚署长惩罚!”

    事到如今,没什么可说的了。

    为自己辩解,只会让楚天翼更加的失望。

    他要早知道秦阳会让楚天翼这么重视,他当时就不会选择放走于羡渊!

    可惜,世上本无后悔药。

    “可以,那就把你屁股下面的座位让出来,你去个清闲一点的地方待着吧。”

    他刚说完,秦阳就开口道:“楚先生,虽然我跟他们确实有一点冲突,但这个惩罚,还是有些太重了。”

    唰唰!

    荀太恒不可思议地看着秦阳,他怎么都没料到,秦阳竟然会为自己求情!

    楚天翼也有些惊讶,他道:“秦神医,荀太恒做事不公道,害得你的仇人逃走,这件事说起来我也有责任...”

    “而且我的守卫钟玄烨对你十分不尊敬,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秦阳道:“如果都要这么计较的话,那楚先生你对我的态度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好的吧?”

    “...”

    楚天翼顿了顿,然后苦笑道:“是我之前狗眼看人低了,秦神医勿怪。”

    秦阳道:“所以啊,算了吧,小小的惩罚一下就行了,没必要这么重。”

    楚天翼思忖了一下,然后对荀太恒呵斥道:“还不快点感谢秦神医?”

    荀太恒深深地吸了口气,重重鞠躬:“多谢秦神医慷慨谅解!荀太恒,感激不尽!”

    秦阳淡淡地嗯了一声,他一句话,便保住了荀太恒现在的身份地位。

    这个人情,不可谓不大了。

    想必以后荀太恒也会对天江这边客气很多,如果这里有什么事情,他也会出手相帮。

    他此去南疆还不知道要几天,万一有什么人要对亲友不利,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也就多一分保障了。

    “行了,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可以回去了!”

    楚天翼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荀太恒哪里敢说第二句话?带着郑宏亮便要退下去。

    楚天翼又忽然道:“等等!”

    荀太恒脚步一顿,恭敬道:“您还有吩咐吗?”

    楚天翼指着其中一人道:“把他开了!”


------------

第2099章

    第2099章

    他说的是郑宏亮。

    本来以为躲过一劫的郑宏亮脸色瞬间惨白,而秦阳也不会为了一个副组长去浪费人情。

    荀太恒道:“属下明白!”

    说罢,他带着面如死灰的郑宏亮离开了掌武司。

    他们走后,楚天翼惭愧地道:“让你见笑了,秦神医。”

    秦阳道:“楚先生言重了,不够你这个守卫被我打得有点惨,有点对不住了。”

    楚天翼摇摇头:“那是他活该,我这些年身体不好,所以对手下人疏于管教,助长了一些不好的风气。”

    “这次正好有你给他们一点教训,也算让他们涨涨记性了。”

    话都到这个份上了,秦阳自然也就不说什么。

    楚天翼准备安排一顿晚饭请秦阳,但秦阳急于前往西南之地,所以就留待下次。

    记住网址

    而秦阳正要离开的时候,楚天翼忽然喊道:“秦神医,有个即将要去东海担任掌武司组长的秦阳,是不是你?”

    此话一出,魏万籁猛地一惊,江辰也不敢相信地看着秦阳。

    秦阳点了点头:“是我。”

    “嘶!!!”

    江辰脑瓜子嗡嗡的,他震惊道:“秦阳,你,你说真的?!你马上就要成为东海掌武司组长了?”

    秦阳面色如常,道:“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看他一脸淡定的样子,江辰简直有些抓狂。

    玛德,这小子究竟明不明白东海掌武司组长是什么级别的身份啊!

    这地位,直接越过他们魏组长了啊!

    楚天翼眼神惊讶,然后道:“竟然真的是你...我说你的名字怎么好像在哪儿看到过。”

    “原来是送上来的任职通知书上我扫过一眼。”

    秦阳问道:“掌武司的组长任职,还归你们刑律署管?”

    楚天翼笑道:“不是归我们管,是要我们盖章,盖了章意味着我们知道了。”

    “一个简单的流程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魏万籁神色复杂地道:“你,你小子,摇身一变成了东海掌武司的组长,跳得有点快啊!”

    “这一下直接就比我级别还高了!”

    秦阳笑道:“那都是虚的,您要是找我帮忙,我不还是得乖乖过来?”

    魏万籁哈哈大笑:“你小子说的对!”

    楚天翼想了下,然后说道:“秦神医,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歉意,我想让你来镇武司担任一个职位,你意下如何?”

    众人闻言都是大惊!

    秦阳也不禁一怔,旋即问道:“楚署长,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但这合适吗?”

    楚天翼郑重道:“合适,太合适了!你本就是掌武司的几十位组长之一!”

    “在我们镇武司也担任一个职位不是很正常的吗?”

    魏万籁都激动了,秦阳可是他们天江人啊!

    不管怎么说,秦阳在镇武司里任职,对他们天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那也行,楚署长看着办吧。”

    楚天翼沉思了下,道:“你这次要去西南之地...这样吧,我让总部那边给你安一个‘巡南使’的身份。”

    “至于你在镇武司的身份...去裁决阁怎么样?”


------------

第2100章

    第2100章

    “裁决阁?”

    秦阳对镇武司不算特别了解,不过既然是楚天翼给的,那肯定也不会太差。

    他对这些不怎么在意,但魏万籁却狠狠吃了一惊!

    魏万籁见秦阳不在意,当即解释道:“秦阳,裁决阁可是很了不得的,如果你能在裁决阁获得身份,任何人都得对你礼让三分。”

    “哦?”

    秦阳问道:“这个裁决阁具体负责什么?”

    楚天翼笑道:“裁决阁,刑律署其实也算是裁决阁的下辖机构,只不过不属于直管行列。”

    “裁决阁的负责范围有些驳杂,没有明确的定性。”

    “但大体上分为两种,一种是给武者进行审判,另一种是对武者进行审判执行。”

    “裁决阁只有十个人,这是从创办之初就一直延续至今的规矩。”

    记住网址

    魏万籁说道:“裁决阁有先斩后奏的权力,也就是说,如果你确定一位武者犯下弥天大罪,可以直接格杀。”

    “事后弄个书面文件应付一下就行了。”

    “刑律署不一样,刑律署必须要一切证据都落实到位,然后进行审判裁定,接着才能由刑律署的人决定给与什么样的刑罚。”

    说到这,他微微一顿,裁决阁的十老,还有一个很特殊的权力,但他没办法说。

    楚天翼也不瞒着秦阳,笑道:“这次十老刚好缺了一个,又刚好轮到我楚家来指定。”

    “所以我决定让秦神医你来担任,希望能为你在西南之行提供一些有用的帮助。”

    秦阳道:“那行,麻烦楚署长了。”

    “不麻烦!”

    楚天翼道:“我现在就让人把十老令牌寄过来...”

    秦阳想了想,道:“送到西南去吧,我准备动身了。”

    楚天翼点点头:“可以,我让那边机场的负责人交给你。”

    江辰速度给秦阳买了最近的去西南省会长明市的机票。

    楚天翼在他走之前郑重道:“秦神医,此行务必小心,西南之地不比天江、东江这样的地方。”

    “尤其是长明市,这地方鱼龙混杂,什么人物都有,各种各样的势力盘根错节。”

    “若是遇到不可抗衡的危险,一切以保命为前提。”

    秦阳笑道:“好,我知道了。”

    他看向凌妙:“凌药师,又得让你师父再等等了,定天会那边麻烦你给我照顾一下。”

    凌妙螓首轻点:“你路上小心,定天会那边我会给他们治好的。”

    “回头我好好感谢你一番。”秦阳感谢道。

    凌妙美眸微动,问道:“那你想怎么感谢我?是不是条件任我提?不管是什么都会答应?”

    秦阳笑道:“不违法就行!”

    凌妙直接瞪眼:“谁会让你做什么违法的事情!”

    旋即,江辰开车送秦阳去机场。

    几人看着远去的尾灯,魏万籁感慨道:“这小子爬的是真快啊...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东海掌武司的组长了?”

    邵红英调侃道:“老组长,以后他可就跟你平起平坐了!”

    “回头总部开会的时候,你的位次还没他高呢!”

    魏万籁闻言,嘴角一抽,脸色黑得不行:“用得着你多嘴!”

    旋即话锋又是一转:“这样也好,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从天江走出去的。”


------------

第2101章

    第2101章

    魏万籁扭头看向楚天翼:“楚先生,您对他也这么看重吗?”

    楚天翼叹了口气:“他的医术非常高明,也许比活阎王都要厉害许多!”

    “这样的人才,我肯定不想他出事,所以特地给了他裁决阁十老之一的身份。”

    “希望他能明白我给他这个身份的含义吧...如果真在那边遇到了不可避免的危险或者杀机...”

    “搬出裁决阁十老的身份,谁都不敢乱杀他,除非是能做到天衣无缝,不留踪迹。”

    但以秦阳的本事,如果还有人能做到那么干净的地步...那真的就可以认栽了。

    不过那种概率还是比较低的,裁决阁十老的身份,绝对没几个人敢动。

    “而且,他这时候被推上去做东海掌武司的组长,真不算什么好事儿啊...”

    “把这个重担交给他的人,肯定不怀好意,要么对他的能力无比信任,要么就是想要坑害他,让他死得不能再死!”

    邵红英好奇地问道:“那是谁把秦阳推荐到这个位置上的啊?”

    一秒记住

    楚天翼拧着眉头,说道:“我没记错的话是骆家的那位...”

    “骆家?!”魏万籁神色一变,旋即沉声道:“那应该是看好的缘故...”

    “哦?”楚天翼眼睛微眯地打量了魏万籁一眼。

    魏万籁见状,低着头不吭声,他可不敢泄露骆老的行踪啊。

    虽然已经是过去式了,但没有得到允许,他还是不敢妄言。

    ...

    前往机场的路上。

    秦阳拿出手机,打给了洛清影,把洪幼曦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洛清影无比担心,问道:“那你现在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秦阳哭笑不得,连忙将她拦下:“你去干什么?我到了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没功夫照顾你。”

    洛清影气恼道:“谁需要你照顾了?我多少也是个武者好吧!”

    秦阳道:“以你的姿色,到时候指不定引来多少麻烦,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天阳给我赚钱吧。”

    洛清影隔着手机咬牙切齿的声音都传得很清晰了。

    “你可真是个资本家,我都把你的江山守得这么好了,也不见你来看看我!”

    “现在还好意思堂而皇之的让我帮你赚钱!”

    秦阳笑道:“辛苦了。”

    “...”

    洛清影好像一下子就泄了气。

    她哼了一声:“算你还有点良心!”

    秦阳道:“等我救出幼曦,请你吃大餐。”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

    “嗯。”

    两人结束通话,江辰打趣道:“你跟洛庄主的关系...还挺好的啊?”

    秦阳睨了他一眼,平静地道:“算是生死之交吧。”

    “哦?她救过你的命?”江辰惊讶道。

    秦阳回道:“那倒没有,但我救过她的命。”

    江辰差点没把舌头给咬了,他在心中嘀咕,这算哪门子生死之交啊!

    踏马的洛庄主明显对你倾心了好吧?


------------

第2102章

    第2102章

    秦阳抵达机场之后,没多久就登机了。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飞行,秦阳终于来到了长明市。

    长明市的夜晚温度微凉,不过他是武者,所以外部气温对他的影响不怎么大。

    他坐的是商务舱,所以很便通过廊桥进入了机场大楼内。

    结果一出来,外面站了好几个看起来像是大人物的人。

    为首的一个看着得有快五十了吧,他瞧见秦阳之后就径直走上前去。

    “您就是秦阳先生吧?”

    秦阳打量了一眼这个中年男人,在他的脸上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点头。

    “我是长明国际机场的总经理,我叫李承东!您可以称呼我小李。”

    李承东对秦阳的态度恭敬到令人不敢相信,那些跟他一起过来的机场值班负责人都惊奇地打量着秦阳。

    首发网址https://

    心中想着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头?竟然能让他们总经理这么客气的对待!

    要知道,这可是在晚上啊!

    大晚上的还能让总经理亲自到场迎接,这得多牛逼的身份?

    可这趟航班是从天阳过来的,那边没什么厉害的人物需要让他们长明的总经理这般客气吧?

    秦阳觉得喊小李有些过了,说道:“您年长我不少,跟我叔伯一个年纪,还是喊您李叔吧。”

    李承东闻言,脸上笑容更加灿烂,连带着那几分恭敬也更加真诚了起来。

    秦阳真要喊他小李,他也只能受着!

    可那样的话,他在下属们面前就颜面尽失了。

    秦阳没有那么做,无疑是让他心中好感大增。

    “这是不是不太合适?”李承东没有直接就应下来。

    秦阳笑道:“我接下来还要在长明市待一段时间,到时候说不定有麻烦李叔的地方。”

    “李叔别嫌我烦人就成。”

    李承东急忙道:“那肯定不能!”

    秦阳道:“李叔喊我秦阳吧。”

    “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这样也显得亲近一些!”

    李承东心想,这位少爷看来不是难相处的那种人,应该也没什么怪癖。

    他可接触太多的公子哥了。

    每一个都有这样那样的臭毛病,反正就没几个真心实意将他当回事的。

    李承东将秦阳带到车上,然后送他来到了长明市最好的长洲国际酒店。

    “秦阳,这是有人让我交给你的东西。”

    客厅里,李承东这才将秦阳的东西拿出来。

    秦阳诧异道:“这么快就送到了?”

    他还以为要明天才能拿到十老的令牌,没想到这玩意儿比他还快。

    李承东笑道:“特加急的,直接在即将起飞的航班那趟送过来了。”

    秦阳点点头:“李叔,这酒店一天多少钱,我把钱转给你吧。”

    李承东急忙道:“不用不用!你跟我客气什么!”

    他还不知道秦阳的来历,但却知道,这玩意儿是京都那边寄过来的。

    京都没有姓秦的大势力!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敢轻视秦阳。

    否则上面也不会打电话指定他来关注这个‘快递包裹’的同时还交代他一定要将东西亲手送到秦阳手中。

    “行吧,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这酒店一晚上就算是再贵,对李承东来说也不算什么。


------------

第2103章

    第2103章

    李承东试探道:“明天中午我安排一起吃个饭?”

    都已经来到这里了,事情也急不得,所以秦阳便答应了下来。

    “好。”

    秦阳微微一顿,说道:“李叔,你这两天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李承东愣了愣,纳闷道:“没有啊!”

    秦阳道:“睡眠应该有障碍吧?”

    李承东笑道:“干我这个的,能睡安稳觉吗你说?熬夜都是常态!你问这些做什么?”

    秦阳笑了笑:“我是个中医,觉得你气色不太对。”

    李承东哈哈笑道:“这样啊!那成,明天你再仔细给我瞧瞧吧!今天你先好好休息!”

    秦阳没再多说,看着李承东离开客房。

    记住网址

    ...

    下楼之后。

    李承东直接开车回家。

    路上他打了个电话给省辅左明力。

    “左省辅,东西已经交到他手里了!”李承东汇报道。

    左明力淡淡道:“他有没有什么怪异的举动?”

    李承东想了想,回道:“那倒是没有,就是感觉年轻人有点急于表现了。”

    “哦?”左明力有些感兴趣的样子。

    李承东道:“这年轻人给我的第一印象不算太差,感觉挺好相处。”

    “人也算是比较健谈吧,谈吐举止都很得体。”

    “不过送他到酒店之后,他就说自己是中医,还说我气色不好。”

    左明力笑了笑道:“那是有些急于表现了。”

    李承东也笑道:“是啊!哪个中医看了我不得说一句气色不好哪儿哪儿虚啊?”

    “这些话术我都会说了!年轻人还想在我这儿卖弄一下,被我给推掉了。”

    左明力道:“这小子有点奇怪,京都那边来的,来头不小。”

    “你没什么事儿的话就别得罪他,小孩子嘛,他爱折腾就让他折腾一下,给他点面子算了。”

    李承东哭笑不得道:“那也不能拿我自己身体给他折腾吧?”

    左明力笑呵呵道:“他不就是想表现吗,你随便让他把把脉,然后他开的方子你熬来喝就是了。”

    “中药那玩意儿,反正喝了也没什么大事儿!”

    话到这个份上了,他还能说什么?

    “行吧,我明白了。”

    李承东跟他挂断电话,然后叹了口气:“我这什么命啊...”

    “算了算了,这叫秦阳的小子对我也算客气,就不驳他面子了!”

    ...

    秦阳洗了个澡,然后准备淬炼自己的内劲,让自己的神武劲更加的强大与精纯。

    但他刚打坐没一会儿,门外便来了一个身材、脸蛋都堪称魔鬼的女人。

    她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四五,没有三十岁女人的风韵成熟,但也不会如二十岁的小女孩儿那般青涩。

    她似乎目的明确,直接按了秦阳的客房门铃。

    秦阳只得结束打坐,看着门口方向眉头紧皱!

    他十分不解,自己前脚刚到,怎么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而且,如果是武者的话,他还能理解!

    但敲门的这个漂亮女孩儿...却是个纯正的普通人!


------------

第2104章

    第2104章

    秦阳皱眉不解,他也没看到什么小卡片,自己也没打电话,怎么会有人主动找上门来?

    他本不想理会,但门口那个女孩儿,似乎一定要等他开门才肯罢休。

    门铃一直响,秦阳不胜其烦,只得起身过去把门打开。

    开门之后,秦阳劈头盖脸冷声问道:“你找谁?”

    “我找你。”女孩儿有些紧张,但不知道是什么逼迫着她,让她强行昂着头盯着秦阳。

    她强行装出一副自己是风尘女子的姿态。

    秦阳冷冷道:“我不认识你。”

    女孩儿道:“认不认识的重要吗?先生,让我进去吧,我可以把你伺候好的...”

    秦阳本想严词拒绝,但忽然感受到她情绪里的绝望跟悲观,他就皱起眉头,有些无奈起来。

    “进来吧。”

    首发网址https://

    女孩儿哧溜一下就从他旁边钻进客厅。

    秦阳转过身来,却见女孩儿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你干嘛!”

    秦阳厉喝一声,紧皱眉头:“把你衣服穿好,我不需要什么特殊服务。”

    女孩儿怔怔地看着他,忽然眼泪哗啦啦的往外滚。

    “我,我不能...先生,能不能求求你将我收了...”

    秦阳一脸平静,淡然道:“我肯放你进来,已经是看在你可怜的份上了,你如果继续不识好歹,别怪我对你动粗。”

    “装作是风尘女郎的样子,是受了谁的逼迫吧?”

    “你叫什么名字?说说看,谁派你来的,如果可以,我会帮你解决身后的麻烦。”

    女孩儿狠狠一怔,不可思议地望着秦阳。

    “没,没有的事,没有人指使我,我是被先生的魅力吸引的。”

    秦阳嗤笑道:“别扯这种鬼话了,我第一次来长明市,而且还是临时起意,刚刚落地就有人找上门来。”

    “你上哪儿被我的魅力吸引?你在恐惧,你在害怕!”

    “你心想我是不是跟你背后的人联合起来,在故意套你的话,看你会不会泄露什么对吧?”

    女孩儿脸色发白,显然被秦阳说中了。

    秦阳走到一边,给她倒了一杯水:“我与长明市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你与我坦白,也许还有活路。”

    “否则我留你一晚,然后明天放你离开,以后你便没有能摆脱绝望的机会了。”

    女孩儿娇躯颤抖,秦阳也不催促她,任她在这里考虑清楚。

    片刻之后,她忽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

    秦阳静静等她哭完,然后颤声道:“你,你跟他们真的不是一伙的吗?”

    秦阳回道:“我说了,我初来乍到,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人。”

    “我,我叫江璃。”

    “江小姐。”秦阳点点头。

    “我是被我们瞿总叫过来的,他说我要是不能把你伺候好,就让我丢了工作。”

    秦阳皱眉:“瞿总?他是哪个公司的老总?”

    江璃抽泣道:“长明航空集团。”

    “...”

    秦阳眉头皱得更深了,“你们老总不是叫李承东吗?”

    “李总是董事长兼总经理,瞿总是公司副总和人事总监。”

    秦阳问道:“他为什么要派你来找我?”


------------

第2105章

    第2105章

    江璃情绪稳定了不少,道:“为了将您捆绑在他的战船上,他说您是大人物,想要获得您的支持。”

    秦阳摇头失笑,这个什么瞿总,心思还挺活络啊!

    竟然这么快就知道自己,而且立马就送了个美女过来。

    “获得我的支持,他想做什么?取代李承东?”

    江璃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

    也是...秦阳想了想:“这里有两个房间,你就在另外一间客房睡吧。”

    江璃诧异地看着他:“您,您不碰我吗?”

    秦阳觉得有些好笑:“碰你做什么?又不是我女朋友。”

    江璃忍不住道:“我,我是干净的,我从来没谈过恋爱!”

    她以为秦阳是嫌弃她,怕得病。

    记住网址

    秦阳多少有些无语,他无奈道:“跟那些没关系,我就是不想祸害人而已。”

    “可,可我要是没跟你发生什么,瞿总会找我麻烦的...”

    秦阳拧起眉头,这个瞿总还真是恶劣啊!

    “那从明天起你就跟着我好了。”

    江璃神色恐惧,坐立不安的,不过秦阳也懒得再管她。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他便拿出手机,打给了李承东。

    “秦先生!有什么吩咐吗?”李承东客气地问道。

    其实他已经在心里骂人了,有事情刚刚不说,现在才来打电话!

    秦阳说道:“李总,你们公司有位姓瞿的老总吧?”

    李承东心中惊讶,这秦先生竟然也做过一些了解吗?

    “您说的是瞿文杰吧?他是我们公司的副总经理兼人事总监。”

    秦阳笑道:“明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把这位瞿总也喊上吧,我想认识认识。”

    李承东脸色微微一沉,然后道:“好的,我会安排的。”

    挂断电话,李承东犹豫了许久才电话拨出。

    面对瞿文杰的时候,他的态度就没那么好了。

    他跟瞿文杰本就处于一种你争我夺的厮杀状态。

    瞿文杰比他年轻很多,三十出头的年纪,却已经坐到了长明航空集团的副总位置,可见他的背景实力。

    但他却并不满足止步于此!

    事实上,他已经跳得很快了,在副总位置上待几年,等他调走之后瞿文杰接替他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然而瞿文杰似乎根本不想等那么久。

    又或者说瞿文杰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想要靠自己的手段把他挤走。

    是以,瞿文杰一直在培养自己的人。

    多次在公司的董事会上跟他唱反调!

    自然而然的,他跟瞿文杰的关系也就变得水火不容了。

    “李总!真是稀奇啊,您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瞿文杰笑呵呵地问道。

    “明天中午,长洲国际酒店,一起跟贵客秦先生吃饭。”

    瞿文杰诧异道:“哦?您今天亲自迎接的那位贵客吗?真难得啊,您竟然也会乐得把这样的人物介绍给我?”

    李承东冷冷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知道!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大概能猜到瞿文杰的手段,肯定是想办法联系上了秦先生。

    至于是好是坏,秦先生对他的态度究竟如何...那得明天才能知道了。


------------

第2106章

    第2106章

    瞿文杰正在跟自己的情人厮混。

    那身材妖娆的女人靠在他的胸膛,娇滴滴地问道:“干嘛呢,大晚上的还有工作啊?”

    瞿文杰笑道:“蠢货,这可是好事!一位大人物愿意主动邀请我吃饭,这对我的前途百利而无一害。”

    “李承东这个老东西,不识相!既然家族把我推上来了,他应该主动将权力下放给我。”

    “偏偏他只给了我副总的权力,很多大事我都没有做主的资格。”

    “这种不识趣的老东西,就应该给我滚蛋!免得影响我吃大蛋糕!”

    女人娇声道:“你呀!可别把李总逼急了,不然事情变麻烦了怎么办?”

    瞿文杰不以为然:“能有什么麻烦?他李承东不过是小地方出来的罢了!能跟我们瞿家这种本地巨头比?”

    长明市有几个超级强大的家族势力。

    他们的实力远不是天阳、云江的那种家族能比的。

    一秒记住

    毕竟长明市本身就是个鱼龙混杂的城市,不仅有大量的大夏武者,还有来自境外他国的武者。

    各种纷乱复杂的实力之下还能站稳脚跟,成为巨头的家族,那实力可以说是比东海的都未必逊色太多。

    瞿文杰正是出身自瞿家的嫡系之人。

    “但李总背后的人能量也不小呀,那可是省辅呢。”

    瞿文杰不屑道:“过江龙罢了,左明力早晚要调走,他能为李承东撑腰多久?”

    “撑多了也不怕把自己的脊柱给压断,哼!”

    关于省辅,这个女人就不敢多嚼舌根了。

    ...

    翌日一早,秦阳带着江璃下楼吃早饭。

    江璃一晚上都在惴惴不安,因为秦阳没对她做什么,她很担心瞿文杰带她去医院后查出来。

    到时候瞿文杰肯定会直接找她麻烦,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

    “该吃吃,该喝喝,瞿文杰动不了你。”

    秦阳见她吃饭都没胃口,也是万般无奈,这江璃人美身材好,漂亮得挑不出瑕疵。

    但也正是因为漂亮,所以她对瞿文杰这种大人物的恐惧也就更深。

    想来是没少见其他漂亮的同事遭殃吧。

    江璃勉强一笑,兴致不高地吃了点东西。

    到了中午,李承东就过来了。

    他见秦阳身边跟着一个高挑靓丽的美人儿,微微感到惊讶,然后瞬间明白瞿文杰用了什么手段了。

    看着江璃,他心中对秦阳的感观瞬间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想不到这位竟然是个急色之人,一个美女就把他收买了。

    “秦先生。”李承东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但因为心里有了成见,所以对秦阳的语气也不如昨晚真诚了。

    秦阳感受出来了,心中纳闷,不过也没直接发问。

    “这位就是秦先生了吧!”瞿文杰跟着一起过来的,所以他笑容满面地跟秦阳打招呼。

    他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江璃,心中对她的表现十分满意。

    按理说,江璃这样姿色的女人,应该他来先享用的。

    但他深知一些女人可以留下来当做以后的筹码去给人做利益交换。

    所以他就按捺住了那种心思,把江璃留到今天。

    这不,江璃派上用场了吧?


------------

第2107章

    第2107章

    秦阳淡淡笑道:“瞿总吧?久仰大名了。”

    瞿文杰哈哈笑道:“是吗?秦先生竟然知道我这种小人物,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他心中欢喜,只当是江璃的服务太过到位,所以秦阳对他十分友善才会这样说。

    李承东脸色不是太好,他道:“秦先生,我带你们去包厢吧。”

    “有劳李总了。”

    李承东没说什么,领着一行人来到了他预定好的包厢。

    众人落座,李承东问道:“这位女子是...”

    秦阳道:“江璃,我刚认识的朋友。”

    李承东点点头没有多说。

    秦阳却又说道:“哦对了李总,她还是你们集团人事部的职员,你有印象吗?”

    首发网址https://

    李承东神情一滞,一时间有些搞不懂秦阳为什么要说这个。

    他当然没印象了!

    可是...哪怕他有印象,也肯定会装作不认识啊!

    瞿文杰脸上的表情猛地一僵,神色也闪过一道不解之色。

    秦阳这话说的,可就有些打他脸的意思了!

    就算非要找点话题,就说是他们公司的职员就行了,没必要特地点出是他们人事部的吧?

    江璃也不笨,一下就被秦阳的发言给惊到了。

    这,这位秦先生好大胆啊!

    他这样直接抽瞿总的脸,就不怕得罪死人吗?

    李承东直接一阵头脑风暴,他当即明白了秦阳的意思!

    看来自己误会了啊,秦先生根本就没被瞿文杰收买,否则绝对不会这样踩瞿文杰的脸...

    李承东笑道:“哦?这么巧啊?”

    秦阳淡淡道:“李总,江璃是我朋友,以后在你们公司,就麻烦你多多照顾了。”

    李承东哈哈一笑:“那没问题。”

    瞿文杰脸上挂不住了,他脸色不好看地说道:“秦先生,江璃是我们人事部的员工,你直接找我照顾她远比找李总方便。”

    秦阳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找你?那不行,你不靠谱。”

    瞿文杰面色一沉,沉怒道:“秦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阳的笑容也缓缓消失:“我说...你不行!不懂人话?”

    啪!

    瞿文杰连李承东的面子都敢不给,董事会直接跟他唱反调。

    秦阳一个外地来的临时过客,他还能被对方吓住了?

    瞿文杰当场拍桌而起,指着秦阳的鼻子喝道:“姓秦的,你踏马什么意思?踩我脸?”

    李承东皱了皱眉头,呵斥道:“瞿文杰!你干什么!秦先生是我们长明的贵客!由不得你放肆!”

    瞿文杰冷冷道:“闭嘴!李承东,你算个什么东西,跟我大吼大叫?董事会上我都不虚你,在这你充什么前辈老大?”

    李承东神色一变,一时间也是怒火中烧。

    瞿文杰死死盯着秦阳:“姓秦的,我给你示好是给你脸,现在既然你不要这个面子,那就撕掉算了!”

    “在长明这地方,还没有我瞿文杰搞不定的人!”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