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上司别惹我全文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31人

小说介绍:宋襄做过最贱的事就是给严厉寒做了五年“私人秘书”。她把一切都送出去了,狗男人一句腻了,直接把她流放到了犄角旮旯。


总裁上司别惹我全文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115.jpg
    黎樱:“他是我小弟。”

    蒋安城:“……”

    黎樱回头看他,说:“不必敬慕,你假设想的话,也能够做我小弟,我罩着你。”

===第2401章 狗屎进家门了===

“行啊,我也做你小弟。”

    黎樱指了下椅子间的空地,说:“跪下。”

    “做我小弟,得跪地磕三个头。”

    蒋安城勾唇, 低动静,“他也磕了?”

    “他没有。”

    “那我为什么要磕?”

    “我收小弟看眼缘,他一看就根骨清奇,很不一般,你就不相同了,看着便是个祸患,收你做小弟,我是冒了大危险的,你磕三个头都算你占廉价了。”

    蒋安城眼中似笑非笑,啧了一声,“他可不是你小弟吧,那天下山的路上,他但是说你是他的女性来着。”

    噗!

    黎樱一口果汁喷出来。

    “哎呦,怎样了?”李菁就坐在她对面,吓了一跳,怪黎樱莽撞,“还有客人在呢,你这孩子干什么?”

    黎樱抽了纸巾,干笑两声,“呛着了。”

    兰靖宇这狗贼!干嘛用这么骚气的说法。

    什么叫他的女性……

    流 氓!

    蒋安城目光意味深长,低声说:“看姿态他骗了我,你们不是那种联系?”

    黎樱想起兰靖宇说的话,回头辩驳他,“关你屁事!”

    世人:!!!

    李菁听得清清楚楚,瞪大眼睛,“樱子,你说什么呢?”

    黎樱嘴角抽了下,“我……”

    “没事的阿姨。”蒋安城出来充好人,说:“咱们年青人说话都这样,我不介意。”

    李菁毫不掩饰对他的喜爱,嗔了两眼黎樱,“礼貌一点。”

    黎樱拿了叉子,用力戳了下牛排,很不甘愿地应了一声。

    “好了好了,年青人嘛,说话便是要有个 。”老爷子出来打圆场,把整盘奶油土豆泥转到黎樱面前,“咱们樱子从小就有个 。”

    黎樱心境转好,移动椅子,往外公那儿靠,“仍是外公最懂潮流。”

    “那是。”

    桌上气氛又转好。

    蒋安城很会说,且他在老一辈面前特别得当,底子和谁他都能说两句。

    按理说,他这种长得美观还会说话的人,黎樱一般是最喜爱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先入为主,她最近跟兰靖宇走得比较近,所以潜意识里觉得这人不是好人。

    忍着吃完晚饭,李菁显着有意促成黎樱和蒋安城,想让黎樱去送蒋安城,却被李胤泽给截胡了。

    “我正好要回院里,送安城一同走便利。”

    黎樱松了口气,欢欢喜喜地跑了,走时还不忘对蒋安城做个鬼脸。

    蒋安城彻底不脑,还跟她离别,“樱子,再会喽。”

    见你个头。

    她洒脱溜了,往楼上去。

    楼下

    李菁见李胤泽跟蒋安城出了门,不由得说:“这个小四怎样回事?都看不睬解我的暗示么?”

    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喝茶,说:“论比心眼儿,我还没见过比咱家小四多的。”

    李菁:“那他今日怎样了?”

    “他自有他的道理。”

    李菁叹息,凑曩昔跟老爷子说话,问蒋安城的家世情况。

    父女俩随意聊着,仍是往黎樱的婚事上扯。

    “你们夫妻俩都看中几个女婿了,哪个成了,急什么?”老爷子吐槽。

    李菁语塞。

    眼看跟前长大的孩子都到婚龄了,黎樱在酒店出的事,上下都瞒着,老爷子天然不睬解他们夫妻俩为何着急。

===第2402章 厚颜无耻===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黎同学总算入学了。

    有李阔这个全能跟班在,她又是住一个人的奢华独立宿舍,翘课晚归那都是小事。

    兰靖宇这次消失了至少半个月,但留下的费事却很固执。

    黎樱把蒋安城给拉黑了,可却抵挡不住这家伙往校园里送各种礼物,烦得不行。

    仅有令她快乐的事,琼安茹真的每天都给她送好吃的,并且每次都很低沉,这么一比照,她心里天平早就倾斜得直接歪掉了。

    不必想,当年的事,必定是蒋安城的错啊。

    兰靖宇那会儿年青,必定还很听妈妈的话,他妈妈那么好,他也不容易犯错啊。

    很显着嘛。

    她一边跟蒋安城博弈,一边唐塞学习,总算找到时机找了个代寝,晚上回她的猫咖,预备找明子他们喝两杯。

    打了车到店里,两个小妹现已下班了,门锁得好好的。

    她开锁进门,灯一开,马上听到啵啵的喵喵声。

    开了笼子,把啵啵抱出来,用力地蹭着。

    “想死你了。”

    啵啵:“喵——”

    “你也想我吧?”

    黎樱抱着猫去靠窗的当地坐着,给它开了罐罐头,想着等下带它一同去1980.

    一人一猫正玩得快乐。

    遽然。

    咚咚咚。

    黎樱昂首,抻着脖子往远处看,下一秒就纠起了脸,“你怎样来了?”

    蒋安城手里拎着一个小礼盒,抄着手走进店里,目中无人地四下看着。

    黎樱不爽,“喂,谁容许你进来的?”

    “开店,还有回绝客人的?”

    “下班了,不接待客人,滚蛋吧。”

    蒋安城不光没走,还走到她面前坐了下来,拎起手里的东西,“我今日的礼物,你忘掉拿了。”

    黎樱:“我不要,拿走。”

    蒋安城啧啧两声,口吻受伤,“对我也太冷淡了,比起兰靖宇,咱们两家但是世交,咱们应该更接近才对。”

    黎樱翻了个白眼,说:“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外公在任几十年,老部属不知道有多少,谁都跟咱们家是世交,那咱们家的亲属能填平护城河。”

    蒋安城挑眉。

    “哎,你再不走,我要叫人了。”黎樱道。

    蒋安城往外看了看,“他的酒吧就在前面吧?”

    黎樱蹙眉。

    “不过他还在港城。”蒋安城又道。

    黎樱嘁了一声,拿出手机,说:“信不信,我按个紧迫按钮,你五分钟之内就会被带走。”

    蒋安城看着她,猛然笑作声,“信。”

    “信就赶忙滚蛋。”

    男人往后靠了靠,有备无患,“你叫人吧,等你们家的人把我抓了,我正好告知你妈妈,我对你一见钟情,正在寻求你,情不自禁罢了。”

    黎樱惊了。

    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她深吸一口气,开端拾掇东西,说:“你喜爱这儿,就留在这儿好了,我忙着呢,没空跟你扯。”

    说着,她抱着啵啵起来,往门口去。

    通过蒋安城身边,手臂遽然被他捉住。

===第2403章 你搞不定我的===

“你干嘛?松手!”

    蒋安城耸耸肩,说松就松,一同举起双手,“别严峻,你但是黎大,我便是吃了大志豹子胆,也不敢糊弄。”

    黎樱哼了一声,双臂环 ,“知道还不滚?”

    “我仅仅想跟你做个朋友,何须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蒋安城拿出手机,点开页面,“把我拉黑了,我很悲伤的。”

    黎樱看都不看,说:“想跟我做朋友的人多了,你这种 足的小三,不配。”

    “别被他骗了,我清洁白白的一人,从没 足过他人的爱情。”

    黎樱:“行行行,你说得对,我相信你。”

    她指了指门口,“现在能够滚了么?”

    蒋安城笑了,允许,“要我走能够。”

    “利索点。”

    “我有个条件。”

    “我是你妈啊,还得哄你?”黎樱翻白眼,说:“甭说一个条件,半个都不行,赶忙滚。”

    “哦——”蒋安城笑脸不善,举起手机对着她拍了一张正面照。

    黎樱直觉欠好,“你干嘛?”

    “告知阿姨,方才逛街看到一个女生,看着如同你。”

    黎樱瞪眼,“你有病啊!”

    她但是逃课又逃寝哎,这要是被亲妈知道了,那不得被说死。

    蒋安城就知道她要怕,晃了晃手机,“我是关怀你,按年纪讲,我但是算你哥哥呢。”

    “少瞎说!乱攀亲属!”

    黎樱气死,在他对面坐下,重重地往后靠,“究竟想干嘛!”

    “把我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拉出来又能怎样?我还能持续拉黑。”

    “你间隔考试还有一段时间吧?”男人倾身接近,单手撑着下巴,眯着眼睛,笑得很贱,“你猜我会不会每天都蹲你。”

    黎樱呵了一声,“你公然有病。”

    她拿出手机,动作愤慨,快速调到黑名单,将他拉了出来,用力举到他面前!

    “拉出来了!能滚了?!”

    “还想再歇息一瞬间,你的猫看上去很心爱,我能抱抱么?”

    “不能。”

    “为什么?”

    “它的姓名叫‘傻逼不给抱’!”

    蒋安城挑眉,侧过脸看了下店里的笼子,悠哉悠哉地动身,处处散步。

    他问:“你和兰靖宇知道很久了?”

    黎樱:“你在你妈肚子里的时分咱们就知道了。”

    蒋安城在一只猫笼子前蹲下,敲敲笼子,哄着里边的小猫,“他跟你说过他的宗族和曩昔么?”

    “查户口不归我管。”

    “李爷爷知道你们的联系么?”

    黎樱脑中 铃高文,厌弃这人到了极点,“干嘛?”

    蒋安城回身,“你们是在谈爱情吧?”

    黎樱吸气,“谈没谈的,跟你有什么联系?”

    “联系大了。”蒋安城翻开猫笼子,将其间一只布偶拎出来抱在怀里,似笑非笑道:“你不是说我天然生成小三么?”

    公然,这人太贱了。

    黎樱眼球子转了下,计划给他上一课,“还想钓我?”

    “不行么?”

    黎樱抬起手,说:“别想了,没或许!”

    “哦?”

    黎樱抱紧啵啵,胡

===第2404章 我和他爱得起死回生===

黎樱抱紧啵啵,胡言乱语:“我和他情比金坚,爱比海深,你搞不定我的。”

    蒋安城表情一顿,目光加深,“这么说,你和兰靖宇真是一对?”

    黎樱斜眼看他,“废话!我俩爱得起死回生。”

    该死的三,让你才智下什么叫滑铁卢!

    “不会是骗我的吧?”

    答对了,便是骗你的。

    “信不信随你。”

    “你们看上去不像情侣。”

    “你眼瞎。”

    蒋安城笑了,回身持续在店里散步。

    他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黎樱烦的要死,对着他的背影拍了张照,怒发朋友圈。

    ——这狗好烦!

    下面谈论一堆,还有人觉得蒋安城的背影帅,问她是不是谈爱情的。

    黎樱狂翻白眼,主张谈论的人去养泰迪犬。

    她深呼吸一下,让自己镇定,无视这人。

    过了良久,她看时间不早,不想在这人身上浪费时间,动身去查看店里的猫,再看看最近的进货情况。

    蒋安城见她不睬睬自己,自来熟地跟上她,“需求我帮助吗?”

    黎樱拿他当空气。

    “他去港城这么多天,给你打电话了么?”

    不睬。

    “你去找上一任了,当然不会给你打电话。”

    黎樱开端铲屎。

    蒋安城见她不为所动,啧了一声,口吻玩味,“还真是情比金坚啊。”

    黎樱翻白眼,翻开最里边那间房间。

    瞬间,迎面一股了解的屎臭。

    靠!

    “喵——”

    衰弱的猫叫从里边穿出来,黎樱一听就知道是有猫拉稀了。

    她叹了口气,正要进去,遽然,一个主意闪过。

    啧。

    驱魔降妖的时机来了。

    她捏着鼻子,将门翻开一个缝,叫了一声里边那只猫的姓名。

    猫咪马上回应,从缝里挤了出来。

    真臭啊。

    黎樱快速拎起猫,把它放进了航空箱里,然后拎到楼梯口。

    转过身,发现蒋安城正坐在她坐的方位上,手机镜头对着她。

    她有些不爽,转过身去,“哎,那个谁,能帮个忙么?”

    蒋安城放下手机,“乐意跟我说话了?”

    “现在这儿就你一个,除了你,没人能帮我了?”少女双手背在死后,抬着下巴,眼球转了转,成心说:“哎,你别告知兰靖宇。”

    蒋安城闻言,公然起了身。

    “要我做什么?”

    黎樱侧过身,指了指死后的门,说:“有一只猫患病了,药箱在屋顶上,你帮我拿一下。”

    男人走近,在她身边逗留。

    黎樱怕他发觉问题,又加一句,“千万别告知他啊,我跟你可不熟,别让他误解。”

    “行。”男人俯身,笑得邪气,“这是咱们的隐秘。”

    嘁。

    傻子。

    黎樱允许,“你要保密。”

    说着,她往后去了一步,说:“你进去拿吧。”

    蒋安城没把个小丫头当回事,防范心也就下降了点。

    推开门,大跨一步。

    臭气迎面那一秒,他本想回身,遽然,死后人一脚揣在了他的腿弯处!

    “受死吧!”

    他整个人冲进房间,没有稳住身形,外面人快速捉住门把手,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滴——

    黎樱屏住呼吸,关门,锁指纹锁,趁热打铁!

    怦!

    里边传来踹门的动静。

===第2405章 从后边抱住他===

“别踹了,我这门是特制的,防盗安全功用一流,你便是赛亚人也踹不开。”

    少女满足地哼了两声,隔着门喊话:“下辈子别做小三,做个好人!”

    里边人踹了两脚,随即安静了,估量是现已被臭晕了。

    黎樱乐得不行,看了一眼墙上钟,还得处理拉肚子的猫咪,估量酒是喝不成了,并且屋里还关着个坏东西,她计划先把猫咪送去邻近宠物医院,然后回来再找明子来拿钥匙放坏东西走。

    完事了还能喝两杯,完美!

    她拎着航空箱出门,心境好的哼着歌儿。

    脚步轻松地出门,刚到门口便听到跑车的轰隆声。

    她哎呦一声,认为是玩车的。

    **点的事情,街上黑漆漆的,她站在门口往动静源头看,发丝被风吹起打乱了视野。

    拾掇头发的空隙,黑 的兰博基尼在门口停了下来。

    黎樱眨眨眼,定睛一看,轰动。

    “你不是在港城么?”

    多半个月不见,还跟之间一个姿态。

    兰靖宇关上车门,敛去周身风尘气,抄着手走近,“完事了,开着火箭回来的。”

    “牛逼啊。”

    黎樱放下猫,榜首反响便是向他夸耀一下她除魔卫道的豪举,“我告知你,那个坏东西……”

    怦!

    玻璃碎裂的动静。

    黎樱说了句卧槽,往后退了一步。

    兰靖宇看了她一眼,“他还在?”

    黎樱也不问他怎样知道的,拎着猫走到他死后去,“你的锅,赶忙处理掉。”

    俩人说了两句话的功夫,脚步声从巷子里传来。

    黎樱拍了下脑门,理解过来,那坏东西是踹了后窗,从后边巷子绕过来了。

    公然,没过两分钟,有道身影从乌黑之中走来,身形逐步明晰。

    蒋安城被黎樱一脚踹进房间,鞋上粘了不少脏东西,整个人都处在迸发边缘,看到兰靖宇回来,马上呵了一声。



    这帮不讲义气的家伙,提到补作业,一个个就都有事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