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北寒萧令月小说全部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88人

小说介绍:萧令月,北秦国又蠢又坏的萧家大小姐,痴恋翊王,设计逼他娶她为妃,却在大婚花轿中惨死,血染长街!再睁眼,现代医毒世家传人穿越而来…


战北寒萧令月小说全部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330.jpg    他都不了解自己做错了什么。

    分明是“沈晚”害他没了儿子,亲爹却只会让他闭嘴。

    老侯爷只感觉心口疼痛得更凶猛了,紧紧捂着 口,他怎样会养出这么一个蠢東西?

    就算是依据确凿,上报 府,审案也没有只听一面之词的道理,必定是要两邊问询清楚,查实依据,然后才干定案。

    沈志江执政廷上混了这么多年,却连这个流程都不明白,还有脸在这叫嚣咒骂,无能狂怒。

    假如是曾经,沈家有世袭的爵位在。

    沈志江就算是个废物,也能靠着宗族庇荫混混日子,没人会成心针對他。

    但现在不可了,没了世袭的爵位支持,沈志江再这样浑浑噩噩,今后怎样执政堂上安身?

    这一刻,老侯爷诚心诚意的感到悔恨了。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应由于沈志江是他仅有的儿子,处处护着他,最终养出这样一个废物点心。

    沈志江废物的名声,朝中巨细 员都有所耳闻。

    礼部 员只當没听见,看向萧令月:“沈晚,你有什么解说?”

    萧令月简單道:“我没有下 。”

    沈志江差点跳起来:“你扯谎,我分明看见了!”

    萧令月道:“你仅仅看到我往华姨娘嘴里喂了東西,谁告知你那是 了?”

    沈志江气得目眦 裂,狠狠指着她:“你自己亲口说的话,你敢不供认?”

    老侯爷遽然意识到不對劲。

    但他没力气多说话。

    萧令月脸上显露一抹讥讽:“我说什么你都信,你的脑子是長着美观的吗?”

    沈志江登时恼羞成怒:“畜生,你说什么”

    萧令月直接打斷道:“我喂给华姨娘的東西,仅仅一颗一般的糖丸,没有 ,你要是不信的话,让大夫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沈志江不可相信地看着她:“糖丸?!”

    礼部 员听到这儿,目光直接看向跪在华姨娘身旁的大夫,问道:“大夫,你给沈华氏评脉时,可有诊斷出她有中 的痕迹?”

    大夫一脸憋了良久的表情,总算有时机说话了,马上拱手道:“禀大人


    旁邊的管家见他身形摇摇晃晃,匆促跪行上前,伸手搀扶起他。

    “父亲,我没有胡说!便是她干的!”

    沈志江双眼猩红,死死盯着萧令月,怨 得简直要流出血来。

    华姨娘肚子里的孩子,是他传承香火的仅有期望。

    他苦苦盼了这么多年,就为了有个儿子承继香火。

    但是现在期望没了。

    他眼睁睁看着华姨娘裙子下血流不断,大夫也说保不住了,只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无穷无尽的仇恨喷涌而出。

    沈志江大声道:“沈晚这个畜生,她为了拿回定亲的玉镯,當着我的面给华儿喂了 药,又成心延迟,不愿交出解药,才害得华儿保不住孩子!

    我要报 ——我要这个畜生给我儿子偿命!

    我要她不得好死!!”

    凄厉怨 的声响响彻前院,令人听得毛骨悚然。

    “”老侯爷大口喘着气,脸 紫涨得凶猛,好像呼吸不上来,想说什么也说不出口。

    “老爷子,您渐渐气,别激動!”管家被他这姿态吓坏了,匆促搀扶着他,拍抚着 膛给老侯爷顺气。

    沈志江此时现已顾不上老侯爷的状况。

    他满脑子都是他失掉的儿子,咬牙切齒的只想让萧令月偿命。

    前院里一时幽静的可怕。

    礼部 员和宣旨宦官都难以想象地看向萧令月。

    萧令月微沉下脸,声响仍然安静:“沈大人,没依据的话可不要胡说。”

    沈志江咆哮道:“你还想要什么依据?我亲眼看着你给华儿喂了 ,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礼部 员蹙眉:“沈晚,这是真的吗?”

    萧令月还没来得及说话。

    沈志江道:“當然是真的,不止我看见了,府里的家丁下人全都看见了,大人不信能够问他们!”

    这话一出,跪了满地的沈府下人们也纷繁答应。

    众说纷纭地道:“老爷说的是真的。”

    “三的确给姨娘喂 了,咱们一切人都看见了。”

    “三还亲口说,那 药一夜之间就会让胎儿化成血水,假如没有解药的话,还会让姨娘肠穿肚烂,暴毙而亡,咱们听得真真的!”

    华姨娘身邊的丫鬟跪在地上,哭着磕头:“大人,求您给咱们姨娘做主!”

    会把胎儿化成血水?

    礼部 员和宣旨宦官不由看向华姨娘,只见她下半身的裙子都被鲜血浸透了,岌岌可危,看起来非常惨烈。

    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飘散在前院里。

    看这情形,倒真契合下人们说的话。

    “华儿,是我對不住你”沈志江苦楚的眼泪流下来,心里悔恨不止。

    要不是圣旨来得遽然,他一时忘了找“沈晚”拿解药,说不定华姨娘就不会小産了。

    都是“沈晚”的错!

    沈志江咬牙道:“报 ,必定要报 !我要这个畜生東西给我儿子偿命!”


    “没事。”萧令月安慰一句,“咱们也出去看看。”    老侯爷神态微变:“但是”
    看到沈家世人一脸板滞、如丧考妣的姿态。   “圣旨现已下了,现实便是这样。”礼部 员又看了一眼沈志江,心里鄙夷不已。

    古人云:养不教,父之過。

    把好好的女儿养成那副德行,也活该他被拖累,连祖传的爵位都弄丢了。

    礼部 员又道:“下 这次随圣旨而来,是为了”

    话刚提到一半,遽然被华姨娘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打斷:“啊”

    世人吓了一跳,只见华姨娘捂着肚子瘫倒在地上,痛得脸 歪曲,扎眼的血迹渐渐從裙摆下浸透出来:“啊我的肚子好痛”

    她凄厉惨叫。

    礼部 员被吓了一跳,其他人也被惊到了。

    沈志江反响最快。

    原本还像鸵鸟相同缩着头的他,看到华姨娘居然流血了,登时吓得魂不附体,连滚帶爬地扑過去:“华儿,华儿你怎样了?快叫大夫!”

    “啊好痛,我的肚子”华姨娘凄厉哀叫着,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血流的速度越来越快。

    裙摆上的血迹肉眼可见的变多,腥气充满。

    吓傻眼的丫鬟嬷嬷尖叫起来,快快当当的跑去叫大夫。

    前院里一时刻乱成一团。

    萧令月和北北站在一旁,看到这种情形,北北轻轻蹙眉,伸手捏住了小鼻子。

    他厌烦血腥味。

    “来不及了。”萧令月看到华姨娘裙子上血迹分散的速度,淡淡地道。

    华姨娘这一胎怀得就不安生。

    髮现得晚,在前三个月最不安稳的时分,屡次见红。

    大夫之前就叮咛過让她卧床养胎,千万不能活動。

    她却不愿听。

    胎气原本就不稳,再加上今天心境大起大落的冲击,一会儿就见红了。

    血流成这样,这一胎必定保不住了。

    萧令月不喜爱华姨娘,對她肚子里的孩子却没有歹意,也從未想過要害她的肚子,仅仅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个孩子最终仍是保不住。

    不過,转念一想。

    这或许也是功德,现在沈家乱糟糟一片。

    华姨娘也不是那种真疼爱愛孩子的母亲,她想留住这一胎,更多的仅仅想生个儿子,获取沈家的爵位和家産。

    现在爵位没了,家産也所剩不多。

    华姨娘自己还想不想生都是个问题,何须把孩子帶来世上遭受痛苦呢?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一个丫鬟仓促拽着府里的大夫跑来。

    沈志江抱着痛晕過去的华姨娘,眼里满是血丝:“大夫,你快给她看看,必定要保住我的儿子!”

    大夫一看到华姨娘浸透了血的裙摆,心里就暗道欠好,匆促蹲下身把了评脉,叹气摇头道:“不成了,保不住了。”

    “什么”

    沈志江一会儿跌坐在地上,板滞僵 了顷刻。

    他遽然神态狰狞,猩红着眼睛指向萧令月:“你这个畜生!你下 害死了你亲弟


    宣旨宦官轻轻蹙眉,再次道:“沈府接旨!”

    老侯爷强忍着 口刺痛,颤巍巍地举起双手:“老臣沈武,接旨,谢陛下隆恩!”

    圣旨落到手里,老侯爷双手紧紧捉住,手背暴起狰狞的青筋,俯身磕头,久久没有直动身来。

    礼部 员开口道:“老侯爷,已然沈府已被夺爵,按着规则,南阳侯府的牌子也得去了,门头也要从头修整,不可再用侯府仪制,请老侯爷在三日之内整修到位,别让下 尴尬。”

    “是”老侯爷嘴里的腥气更重了,身体摇晃得简直直不起来。

    没了牌子,没了门头。

    代表陛下是铁了心要夺爵。

    即便看在老侯爷過去的劳绩上,保留了他一个人的爵位,陛下也不计划再让沈家以侯府自居。

    從今往后。

    京城里就没有南阳侯府了。

    只需一个小小的六品 员府,往日的荣光高贵,一去不复返。

    老侯爷想到这儿,就感觉心口阵阵疼痛,不由得伸手捉住 口衣服。

    “不这不或许,陛下怎样会下这种旨意!”华姨娘此时才回過神,不知所措地抬起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礼部 员皱起眉,没说话。

    宣旨宦官却冷冷道:“你是何人?胆敢质疑陛下的旨意?”

    老侯爷手捂着 口,强忍着心疼痛咆哮:“贱妇,你在胡说什么?闭嘴!”

    华姨娘顾不上其他,她膝盖跪行爬了两步,乞求地看着宣旨宦官:“公公,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仅仅想问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沈家但是百年侯爵府啊!

    陛下怎样或许遽然就要夺爵?还有我女儿,玉婷她不是和襄王殿下在一起吗?

    她怎样会惹祸?怎样会被打入天牢处死?

    她分明好好的啊!

    你们必定是弄错了吧?”

    华姨娘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就在一刻钟前,她还幻想着圣旨是来赐婚的,她女儿沈玉婷就要嫁给襄王做王妃了。

    但是一刻钟之后,居然是这样的成果

    这让华姨娘怎样承受?

    從天堂掉到阴间的感觉,差点让华姨娘心态溃散,肚子也隐约抽疼了起来。

    她此时也顾不上了,满脑子都想着:假如沈家的爵位没了,玉婷也没了,老爷还被降成了六品小 。

    她就算保住了肚子又有什么用?

    礼部 员惊奇地看着她:“你居然什么都不知道吗?”

    华姨娘慌张道:“我我家老爷跟我说,玉婷和襄王在一起,過几天就回来老爷不会骗我的!”

    她简直语无伦次了,天性的看向沈志江,拉扯着他的衣服:“老爷你快说啊,你昨日是不是这样跟我说的?”

    沈志江被她 拉着回過神,對上礼部 员了然鄙夷的目光,登时涨红了脸。

    他好像鸵鸟相同缩着脑袋埋下头,任由华姨娘怎样尖叫诘问都不说话。

    老侯爷被气得脸庞都髮紫了,好像喘不過气来,捂着 口直颤抖。

    礼部 员看华姨娘不幸,便好心肠告知她:“你女儿沈玉婷在相国寺闯下大祸,差点毁了先皇后的灵位,惹得陛下盛怒,现在现已被押进天牢了,陛下一怒夺爵,沈大人也是因而受到牵连。”

    礼部 员抬手阻止,淡淡地道:“老侯爷,按理说这是你们沈家的家务事,本 不应 手,但今天,本宫是奉陛下旨意而来,这切结书已然现已递到本 面前,您总不能让本宫當做没看见,明知故犯吧?”

    礼部是担任管全部礼仪业务的。

    严峻意义上,这种了斷联系的切结书,也归于礼部所管的职责规模。

    他天然不能伪装没看见,不然就有不尽职的嫌疑。

    老侯爷想让他睁只眼闭只眼的话,登时噎了回去。

    一起老侯爷也意识到,这位礼部 员有意偏袒“沈晚”,好像挺愿意看到“沈晚”与沈家脱离联系,所以才会一点情面都不留,咬死规则就事。

    宣旨宦官袖手旁观,此时也开口道:“这些都是小事,老侯爷就不要再羁绊耽搁时刻了,陛下的圣旨才是正事。”

    老侯爷:“”

    礼部 员将切结书递给萧令月:“记住去 府做个備案,族谱上去名,才算了斷洁净。”

    萧令月感谢道:“多谢大人提示。”她接過切结书,退到一旁。

    眼看事成定 ,再难更改。

    老侯爷只感觉一股血气直冲嗓子,心口刺刺作疼,脸 丑陋备至。

    台阶上的礼部 员和宣旨宦官却好像没看见相同。

    “陛下有旨,宣——”

    宣旨宦官神态庄严,拖長了嗓音,翻开手里明黄的圣旨。

    下方跪着的沈家人一起低下头,府门表里的侍卫、宦官和衙役等人,齐刷刷跪了一地。

    气氛庄严庄严。

    萧令月尽管不必跪地接旨,但为了表明對圣旨的尊重,她相同低下头。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开国功臣之后,南阳侯沈志江,内帏不修,教女不善,次庶女沈玉婷不敬先后,胆大妄为,罪不可恕。

    即日起,清除南阳侯爵位,永不复位,次女沈玉婷打入大牢,秋后处斩!

    沈志江 降三品,罚俸一年,以儆效尤!

    陛下特赦,念及沈武垂暮,于国有功,有生之年,仍享南阳侯爵位,颐养天年。

    钦此——”

    宣旨宦官尖细嘹亮的声响响彻侯府上空。

    随即,他双手合起圣旨,高高举起,高高在上道:“沈府接旨!”

    四周死寂一片。

    华姨娘激動期盼的笑脸僵在脸上,不可相信地抬起头。

    沈志江脸 惨白,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瘫软的跪坐在地上。

    周围一片沈家下人纷繁板滞僵 ,犹如被雷劈傻了相同,彻底回不過神。

    侯府被夺爵了?

    二被判处死了?

    老爷的 职被连降三品?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