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萧令月战北寒完整版

追更人数:71人

小说介绍:萧令月,北秦国又蠢又坏的萧家大小姐,痴恋翊王,设计逼他娶她为妃,却在大婚花轿中惨死,血染长街!再睁眼,现代医毒世家传人穿越而来…


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萧令月战北寒完整版开始阅读>>


10325.jpg
    大厅里气氛一片冷凝。

    谁也没说话。

    大约過了一刻多钟,管家亲身捧着一个锦盒,死后十几名家丁抬着几大箱子的東西,搬进厅内。

    “老爷,先夫人留下的陪嫁品都在这儿了,其他的都没了。”管家战战兢兢地向沈志江报告,其实是说给萧令月听的。

    萧令月道:“为什么没了?”

    华姨娘一瞬间心虚得不敢说话。

    “沈晚”生母的陪嫁品,有不少贵重之物都被她悄悄挪用了。

    有些是自己用了,有些则是收起来,准備日后给沈玉婷做陪嫁品,留在仓库里的只剩一些欠好動用的東西。

    沈志江對此也心知肚明,他不耐烦地道:“你娘嫁进沈家多年,吃喝花用不要钱吗?當然得從她的陪嫁品里扣,剩余的就这么多。”

    萧令月讥讽地勾起唇角,不与他争论:“箱子翻开,给我看看。”

    管家赶忙翻开箱子。

    一阵尘埃飘荡而起,萧令月走近一看。

    一共五个大箱子,两个里边放得是一些装修摆件,有玉质的,木雕的,也有瓷器的。

    成 都比较老旧了,看着也不是很值钱。

    其他三个箱子里。

    畢竟沈志江从前那么疼愛沈玉婷,她當然不会想到,他会在女儿的存亡大事上骗她。

    萧令月幽幽地道:“沈大人公然很介意华姨娘的肚子。”生怕她有个闪失。

    华姨娘不明就里,满意地抚着肚子道:“那當然!我肚子里怀的但是老爷仅有的儿子,老爷不注重我注重谁?”

    话音刚落,萧令月遽然一个闪身到她面前,一手掐住她的脸,往她嘴里扔了一颗東西。

    华姨娘还没嘗出来是什么,那東西就顺着嗓子滑进了肚子里。

    “咳咳”华姨娘猛地捂住嘴,干呕几声,“你给我吃了什么?”

    萧令月退回原位,似笑非笑道:“當然是 药啊!”

    华姨娘:“”

    沈志江双目圆睁,还没来得及暴怒。

    萧令月淡淡地道:“这种 药一吃下去,一晚上就能把胎儿化成血水,假如没有解药,到明日早上,华姨娘就会肠穿肚烂,暴毙而亡。”

    华姨娘尖叫一声:“你说什么?!”

    她马上伸手去抠嗓子,连连干呕,站都站不稳了。

    身邊的丫鬟嬷嬷赶忙扶住她。

    “沈晚!!!”沈志江恨得双目充血,要不是站不起来,他恨得几乎要冲過去對她拳打脚踢,“你这个畜生,居然给姨娘下这种 !她肚子里但是你的亲弟弟!”

    萧令月挖苦笑道:“我仍是你的亲女儿呢,你想把我乱棍打死的时分,怎样不说血缘联系?父女都能成仇敌,一个还没出世的异母弟弟算什么?”

    沈志江:“你!”

    他被噎得脸 青黑,暴突的眼睛里满是血丝。

    华姨娘哭着捉住他的手臂:“老爷,老爷救我!我不能死啊,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儿子呢!你快让沈晚把解药给我!”

    她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她自己开口,“沈晚”是必定不会给她解药的。

    现在老侯爷又昏倒不醒,无人做主。

    只需沈志江开口才有期望。

    沈志江死死瞪着萧令月:“你想怎样样?”

    萧令月道:“榜首,把玉镯还给我;第二,把我生母的陪嫁品还给我,写下切结书,我要和沈家斷绝联系;第三,把季嬷嬷交出来。”

    沈志江暴怒大吼:“你做梦!!”

    萧令月安静道:“不容许,你就等着华姨娘和她肚子里的儿子一同死,给他们收尸吧。”

    沈志江:“”

    华姨娘哭着跪在地上:“老爷你快容许啊,救救咱们母子!”

    身邊的丫鬟也跟着哭道:“求老爷疼爱姨娘,疼爱肚子里的小少爷,求老爷了!”

    一旁的家丁护院们都不敢動了。

    上一次,北北用一包药粉毁了沈玉婷的脸。

    沈家一切人都知道了,“沈晚”精通用 ,手腕非常狠辣。

    所以这次,萧令月说她给华姨娘喂了 ,一切人都信赖了,华姨娘更是吓得浑身髮抖。

    即便沈志江有所置疑,他也不敢 这个概率。

    假如是真的呢?

    华姨娘肚子里怀的,但是他仅有的儿子啊

    要是现在拿出来,她只需玉镯。

    假如沈志江不愿,等她亲身去仓库取,那她要的就不止是一个镯子了。

    沈志江咬牙切齒道:“畜生,你敢動一下试试!”真當沈家是茹素的,也不想想他为什么帶这么多人来。

    萧令月回沈家榜首天,就给了沈家上下一个下马威。

    沈志江也知道她欠好對付。

    所以,知道她闯进来,马上点齐了府里一切家丁护卫,帶上棍棒一同来前厅。

    今日,他非要好好经验一下这混账東西,让她知道,沈家不是能给她猖狂的当地!

    “来人!”沈志江一声令下。

    一切家丁护卫马上握紧了棍棒,上前几步,凶相毕露的盯住了萧令月。

    这姿势,如同要把她乱棍打死相同。

    萧令月环视一圈,看到北北所站的方位比较安全,便冷笑道:“你吃過的亏还不行吗,还想跟我来 的?”

    沈志江大声道:“畜生,你害的沈家鸡犬不宁,今日我非要让你知道凶猛不行!”

    华姨娘在一旁乐祸幸灾道:“沈晚,你好歹是老爷的女儿,怎样能处处跟老爷作對呢?一点孝道都不睬解,惹得老爷气大伤身,我劝你,仍是老老实实给老爷跪下认个错,或许还能少受点罪。”

    萧令月道:“姨娘说得这么高兴,想必还不知道,你的宝貝女儿沈玉婷马上就要没命了吧?”

    华姨娘大惊失 :“你说什么?”

    沈志江脸 一变:“沈晚,你给我闭嘴!”

    公然不出所料。

    萧令月之前就猜到,沈志江很或许不会把沈玉婷的事,告知华姨娘。

    一是由于华姨娘有孕在身,怀的或许仍是个儿子。

    沈志江當然不敢告知她,怕她心境激動影响到肚子,假如小産了怎样办?

    跟女儿比较,當然是儿子更重要。

    其次,沈志江也有自己的私心。

    沈玉婷是被昭明帝亲口问罪的,任谁都救不了她。

    假如被华姨娘知道,她必定会哭着求沈志江救女儿。

    沈志江哪有这个本事?

    回绝显得他无能又决然,不回绝他又想不出办法,怎样看都欠好处理,还不如一开端就不告知华姨娘。

    等沈玉婷真的死了,他再慢慢告知她。

    华姨娘再哭再闹,事也成定 ,她也不会再逼着他救女儿了。

    这是沈志江心里最昏暗的策画,即便沈玉婷是他从前疼愛了十几年的女儿,他也没计划想办法救她。

    更何况,沈玉婷害得沈家失去了爵位,沈志江不恨她就不错了。

    华姨娘看见沈志江惊怒的姿态,一时惊疑道:“老爷,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玉婷她怎样了?你昨日不是跟我说,玉婷是去襄王殿下的别院小住了吗?”

    萧令月差点笑作声:“他说你就信了?你知不知道”

    “沈晚,你少在这儿离间惹事!”沈志江大声责骂一句。

    然后又回头安慰华姨娘:“你别听她胡说,这个畜生没安好意,玉婷她好好的在襄王殿下那儿,什么事都没有。”

    华姨娘信了。


    君无戏言。

    她只需等着圣旨送到手里就行了。

    假如拖的时刻長,大不了她自己再买一套,横竖她不缺这个钱。

    “嗯,我听娘亲的,娘亲去哪我就去哪!”在北北眼里,只需跟娘亲在一同,不论是住沈家仍是住客栈,他都不介意。

    仅仅萧令月疼爱儿子,北北本来就身体欠好,她只期望在量力而行的当地,让他過得酣畅一些。

    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仓促走来。

    听起来人还不少。

    萧令月當机立斷地将北北推到角落里,叮咛道:“你乖乖站在这儿别動,以免误伤你。”

    北北点容许道:“我知道。”

    话刚说完,前厅门口一暗,声势赫赫的人群直接冲了进来。

    帶头的人是沈志江。

    身邊跟着华姨娘。

    两人死后则是一大群手持棍棒的家丁、护院、丫鬟和嬷嬷、

    一切人一窝蜂的冲进前厅,很快就把厅堂里挤得满满當當,连空气都变得污浊了。

    萧令月瞥了一眼拿着棍棒、守住四周门窗,隐约将她包围起来的家丁和护院,不由冷笑道:“沈大人好大的阵仗啊,这是想干什么?”

    “沈晚,你这个遭天谴的畜生!”沈志江瞪着眼睛,表情狰狞得恨不能活吞了她。

    之前在相国寺,沈志江受沈玉婷的拖累,被罚跪了一天一夜,又在刺客袭击中撞到了头,脑门上裹着厚厚的纱布。

    他站都站不起来,是坐在软椅上被人抬過来的,但这一点点不影响他的愤恨心境。

    “你害咱们沈家害得还不行吗?你还想回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现在就滚出去!”沈志江伸手指着大门,大声骂道。

    萧令月冷笑一声道:“你认为我很想回来吗?”

    沈志江:“你说什么?!”

    萧令月不闻不问,讥讽道:“要不是沈家还欠我東西,便是你们八抬大轿请我回来,我都不稀罕进沈家的门。”

    “你!”沈志江气得直捂 口,脸 髮青,差点要气晕過去。

    华姨娘赶忙扶住他:“老爷,你跟这种没良心的畜生计较什么,快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萧令月道:“明人不说暗话,我现在站在这儿,就为两件事,榜首,把 北侯府定亲的玉镯还给我,第二,让李嬷嬷给我出来,我有话要问她!”


    她坐到北北身邊,伸手揉揉他的小脑袋:“對不起,娘亲真的不是成心的。”昨晚上那种状况,几乎不或许不受伤。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