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胤海彤新章节免费读

追更人数:172人

小说介绍:相亲当天,海彤就闪婚了陌生人。本以为婚后应该过着相敬如宾且平凡的生活没想到闪婚老公竟是…


战胤海彤新章节免费读开始阅读>>


10185.jpg有。

海彤急速伸出手去抱回外甥。

商无痕眼尖地看到了海彤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钻戒,他看着,怎样有点眼熟呀。

“铃铃铃……”

海彤的手机响了,是商晓菲打過来的。

她暂时不跟沈晓君聊着,先接了商晓菲的电话。

“海彤,你住在哪里?”

“名苑小区。”

“好,我现在過去,我在你店门口,你今日没开门。”

海彤说道:“好,我给你髮个定位,我和我姐也准備出门了的。”

商晓菲嗯了一声。

等海彤给她髮了定位后,她用手机导航,然后前往名苑小区。

她开車总是特别快,在路口转弯处要融入大公路的車流时,她差点撞上了一辆迈巴赫,两边都紧迫刹車。

商晓菲按下車窗,對方司机也按下了車窗。

商晓菲暗示對方先退后一点,让她转了弯再说。

那司机没有立刻理睬商晓菲,而是扭头看看車后座的人。

“怎样了?”

君然温沉地问道。

“對方不愿让,想让咱们撤退。”

君然略摆开了点車窗布,看了看后,又拉上了車窗布,對司机说道:“那是商家的小辣椒,霸道得很,退后一点,让她吧。”

他管着豐宸集团在莞城的分公司,平常打交道的都是莞城商界的大佬,尽管与商氏集团没有任何事务来往。

由于豐宸集团与战氏集团合作了,战氏与商氏不對盘,故而君然没有与商氏集团有事务来往。

不過,商家的那几个重要的人物,君然仍是认得的。

商家的當家人现在是商无痕,商无痕是个宠妻狂魔,不知道商无痕无所谓,蓝菁一定要知道,以免不当心开罪了商家大少奶奶,遭到宠妻狂魔的报复。

然后,商家太太也要记牢她的姿态,她尽管没有坐上過商氏集团的當家人方位,但她在商氏集团是從小小一名职工爬起来的,其夫才干都不如她。

就任的商家总裁在位期间,许多作业都是依靠着商太太处理。

故而,商太太也不能开罪。

最终,便是商晓菲了,这位集万千宠愛于一身的千金,脾气欠好,惹怒她,她不论你是什么身份,都能让你没脸。

君然归于在生意上精明冷冽,但在 上却是个温润如玉的人,脾 很好,深知商晓菲够辣,君然不想在小事上跟商晓菲争个凹凸。

礼让三分,又怎样?

商晓菲是女孩子,君然想着,女士优先了。

“好。”

司机开端往撤退車,后边的几辆警卫車也跟着撤退。

商晓菲见對方让了自己,朝君然的司机说了声谢谢,就赶忙把車开走。

融入了大公路的車流當中,还没有跑出两百米远,遇着红绿灯,只得停車。

然后,君然的专車则停在了另一条車道上,刚好与商晓菲的車子并排而停。

商晓菲又看了两眼對方,不過只能看到司机,車后排有車窗布,對方不摆开車窗布,她底子看不到車后排坐着的是什么人。

方才司机不太让她的,人家是直行,她是拐弯 道进来。是坐在車后排的人乐意让一让她。

绿灯后,君然的专車先开走。

商晓菲看到了他的車牌号码。

心里想着,那是谁的車子?后边那几辆黑 的轿車是警卫車吧?

在莞城,收支喜爱帶着一班警卫的人,除了战胤还有谁?

商晓菲没形象。

她大哥都不喜爱帶警卫,偶爾帶上警卫也只会帶两个,不像战胤那样,警卫团都分两班倒,每一班都有八个人,所以他每次出面时,总给人一种帝皇驾临的感觉。

海彤不知道商晓菲在路上遇到了君然,她给商晓菲髮了定位后,髮信息给沈晓君,告知老友,她得去大姨家里认认门。

之后,她想了好一会儿,才髮信息给战胤。

战胤估量还在飞机上,并没有回信息给她。

海彤的心一会儿又沉了。

嘴里嘀咕着:“不回复就不回复呗,我稀罕你的回复。”

把手机塞进外套的衣袋里,动身,端着碗筷进厨房清洗了。

“姐,你脸上的伤痕,上過药了吗?”

“上過药了,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创伤不深,不会留疤的。”

海灵抱着阳阳走過来,在厨房门口看着妹妹洗碗,“彤彤,你会不会觉得姐心软了?”

“你是看在阳阳的份上宽恕她们一次的,何况她们知道咱们有个亲大姨,今后应该不敢再對你動手,便是……姐,我觉得你前婆婆懊悔了呢。”

“她早就懊悔了,不過不是舍不得我这个儿媳妇,是舍不得她儿子分钱给我,现在离了,管他们怎样样。”

说话间,海灵接到一通似了解又生疏的来电

“昨天下午,我送你姐和阳阳先回家的,昨夜也是留在你姐那里過夜,战先生回不回来,我真不知道呢。”

海彤一拍脑门,“對哦,你都没回家。哎呀,头好痛呀,良姨,你帮我煮碗醒酒汤,行吗?不可,我去拿包何济公吃了再说,痛死我了。”

海彤扭身溜出了厨房。

然后,泰然自若地晃进客房去,找到了药箱,從药箱里拿出一小包何济公,拆开包装就要把药末倒进嘴里。

“头痛了吧?”

姐姐的声响响起。

海彤被吓得手一抖,药末都掉了一半。

“没睡好头痛的,我吃饱何济公就没事了。”

已然被姐姐看到了,海彤就光明磊落地吃了那包药。

“说你多少次了,叫你不要喝酒,你酒量又欠好,随意喝几杯都能醉,总是把我的话當成耳邊风,左邊耳入右邊耳出,是不是觉得战胤不在家里,没人盯着你,你就能够喝喝喝了?”

海灵是又疼爱又气愤,轻揪了一下妹妹的耳朵,“等战胤回来,我跟他说,今后他出差,能帶家族去,尽量把你帶着去出差,以免你趁他不在家跑去喝酒。”

“姐,他出差是为了作业,我跟着去干啥?”

“我就喝了两杯罢了,没喝多少的。”

“你骗鬼吧,當姐不知道你,酒量不咋地,却老愛喝酒,没人看着你,铁定喝个五六七八杯的。”

海灵一邊数落着妹妹一邊回身朝厨房走去,“让良姨给你煮碗醒酒汤喝喝。”

“我就知道姐最疼我了,我姐是天底下最好的姐姐。”

“少贫嘴了。”

海灵瞪了她两眼。

在海彤吃東西的时分,海灵走到阳台外面,看到衣服都没有收起来,她拿来衣叉,邊把战胤的衣服收下来邊说着妹妹:“战胤都出差几天了,他的衣服,你都不帮他收进去——怎样仍是湿的?”

“你这儿采光挺好的呀,阳台正對東面,太阳出来的时分,能晒到衣服,怎样晒了几天,衣服仍是湿的?”

这两天又没有下雨。

尽管天气冷,但白日偶爾还会有点阳光的。

她租的房子采光不如妹妹这套房子,母子俩的衣服晒上一整天都精干呢。

海彤天性地道:“战胤的衣服很少晒在那阳台上的,他房里也有个小阳台,他都是晒在他房里。”

海灵从头把衣服晾起来,嘴里说道:“他的衣服不晒在这儿,那这是谁的衣服?你的吗?这么長的西裤,应该是战胤的吧,瞧着也是男人穿的。”

海彤:“……”

她端着碗走出去看。

然后愣住。

还真是战胤的西裤呢,还有他的衬衫,连老底都有。

“不對呀,我记住他很少把衣服晒出来的,并且他出差之前,我帮他拾掇的行李,确认他没有衣服晒在外面的。”

海灵睨了妹妹一眼,“难不成他的衣服还会自己跑出来?仍是湿的呢,应该是昨夜或许今早才洗的。”

海彤:“……莫非,他昨夜真的回来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姐,你看我养的花美丽不?你赏赏花,我持续吃我的。”

海彤端着碗回到餐厅里坐下,就赶忙拿来手机,给沈晓君髮信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