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少商凌不疑在线阅读

追更人数:230人

小说介绍:《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是关心则乱,电视剧《星汉灿烂》改编自关心则乱的小说《星汉灿烂,幸甚至哉》,讲述程家女名少商,因战乱自幼被父母留在祖母身边成为“留守儿童”,婶娘狼心纵容,意图将其养成废人的故事。


程少商凌不疑在线阅读开始阅读>>


10044.jpg起来。

    程咏叹道:“那凌大人…终究看上嫋嫋什么了…?”他没有降低自家妹妹的意思,但他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论容颜,这些年送到凌不疑身邊的美姬争奇斗艳,自家幼妹也不知能否排入前十;论才学,至今幼妹还认不全字,更枉论吟诗作赋了;论 情,那更是一言难尽。

    少商闻言,恶狠狠向他道:“我也不理解姁娥阿姊终究看上兄長你什么了,现在日日窝在家中学着温良贤淑,得当持家呢!”

    ——程咏摇摇头,看向两个弟弟,眼中神态了解写着‘看我说的没错吧’。

    程颂倒有不同定见:“话不是这么说的。萋萋说的好,少商有情有义,聪敏机灵,大事降临能扛得住,全国都有几个这么有担當的!”

    少商眉飞色舞:“我也觉得萋萋阿姊是世上顶顶好的女子!又大气,又豪放,心 宽广,将来谁娶了她,真是天大的福分!今后必定儿孙满堂,白头偕老,团圆和美,万事如意!”

    “咱们嫋嫋真会说话!”程颂也笑的见牙不见眼。

    “你们也闭嘴!”萧夫人用力拍着食案,然后回头對老公道,“咱们明日求见陛下,推托了这桩婚事吧。”

    “啊——?”程始吃惊,“这,这能成么。”

    “成成成,怎样不成?!”少商赶忙 嘴,“那什么,上古的皇帝禅让时不还得推托个三五次的么?凡事不都讲个谦让嘛。”

    “戾帝篡位时也推托了三五次,人家也很谦让……”程少宫凉凉的泼冷水。

    “你能不说话吗!”少商瞋目相對。

    萧夫人这次都懒得生气了,持续對老公道:“你看看嫋嫋这姿态,你觉得陛下乐意看见这样的新妇?甭说陛下了,便是凌不疑,恐怕也不甚清楚嫋嫋的真 情。”

    程始踌躇的看向女儿。

    程咏拱手道:“阿母说的是,不妨推托一下,将妹妹的 情相告,陛下若不肯,那就當这事没有過,若陛下仍是要这婚事,那今后嫋嫋若与凌大人争论,也有个说法。”

    程颂也听懂了这言下之意,失笑道:“陛下和凌大人不会看见嫋嫋的姿态,就认为她温柔软弱,妩媚动人吧。”看到母兄的眼 后,他也缄默沉静了。

    少商看看世人,扭着手指嘟囔着:“我是在家里才这么言谈无忌的,在外面我说话當心着呢,不過……也對,我是扮不了一辈子的。”细心想想,她确实在凌不疑面前体现的特别明理识大体。

    她昂首望着程始,大声道,“阿父,您想想啊,我若和阿垚争持打架,楼家顶多休了我。可我若是惹翻了凌不疑,皇帝说不定就给我一条白绫或一杯 酒,没准还要拖累阿父阿母教训不严呢!”

    “骇人听闻!”程始用力挥了一袖子,然后搔搔髮髻,沉声道,“不過,你们说的有理。明日一早,咱们就进宫求见陛下,推托了这桩婚事!成与不成,听其天然!”

    家主都髮话了,青苁和众儿女都躬身应喏。

    尤其是少商,莫名觉得一阵轻松,轻捷的甩着袖子就回自己居处了——尽管觉得對不住凌不疑,但自己舒畅最要紧。凌不疑比较适合做靠山,做老公她会心肌梗塞的!

    當夜,程氏爱人寝息时,萧夫人伏在被褥间睡的半昏半醒,忽闻老公 腔震動,長長一声叹气,低声道:“……元漪啊,我此刻才了解你當日所说,‘若是姎姎,我定心将她嫁到任何家中去’。这回若凌不疑想娶的是姎姎,你我欢欣还来不及,怎样会如此患得患失呢!”

    萧夫人连眼睛都没睁,沉沉道:“可世事往往便是如此,想来的盼不到,不想来的偏要送上门。我也知道你舍不得这门婚事,往优点想,嫋嫋聪明狡黠,举一反三,没准凌不疑就喜愛这样的呢。”
娘娘叮咛我领妹妹先去前殿等候。”

    少商看向那名来传旨的小黄门,只见他在后边轻轻允许,她才敢容许。

    这位少女容貌正经柔软,拉着少商邊走邊说:“我叫骆济通,家父長水校尉骆住,承蒙皇后娘娘不弃,几年前选为五公主的伴读。少商妹妹,你就叫我一声济通阿姊好了。”

    少商静静听着,轻声道:“济通阿姊,我不大懂得宫里的规则,待会儿的筵席怕是会出丑。您说说,今晚都有哪些人呢。”

    骆济通笑道:“妹妹定心,今夜的家宴人不多,也就几位長成的皇子与公主。”

    阅历了适才的礼仪冲击,少商现已破罐子破摔了,過往的人生经历告知她,尽信书不如无书,尽信人不如當人都死光了。绝不要逮着个陌生人就掏心掏肺的信赖,真是好心人她不张嘴也会照顾她,若是對方别有用心,让自己错信了假音讯更坏菜。

    再说了,她俩死后不是尾跟着一支半足球隊阵型的宫娥嘛,逼急了她就‘晕倒’,横竖正午为了凹忧伤丝帶儿底子没吃几口午饭,这一路步行远足加满地磕头,她早饿的气劲皆萎,加上这身丧丧的萧主任造型,不必照镜子她都知道自己这会儿装病特有说服力。

    骆济通细细调查这位出奇缄默沉静的程氏小女娘,心中大奇。她在皇后跟前招待過多位 宦人家的女令郎,不是滔滔不绝粉饰严重便是直接被吓的大气不敢出。哪像眼前这位,分明诸事不通,却一句话不多问。

    一行人没走多久就来到了灯火通明的前殿,殿内已安置了两排長長的食案,大都食案后已安坐了许多穿着富丽的皇孙贵女。少商抬眼看去,當即就暗切了一声,皇帝皇后自己节省有个毛线用,看看这帮儿女们,身上亮瞎眼的珍珠玉石對光凑一凑,后边的牛油巨烛能够省下一半了,还更环保节能呢!

    骆济通自己先躬身行礼,然后又引着少商给人见礼。瞬间刻,刷拉拉一堆皇亲贵胄的姓名称谓排序如同爆浆蛋糕相同挤入少商的信息存储量。不過她也不慌,话说回忆技能哪家强,□□责任填鸭贼拉强!

    尽管不知皇帝统共生了几窝,但现在在场只要五位皇子五位公主。其间,太子殿下老熟人了,他的短须仍旧那么和颜悦色如同佩奇爸爸,与他同席的那位拘谨浅笑的青年贵妇应是太子妃了,后边二三四五皇子都没帶爱人,不知是还没正妃或是为了节省筵席空间。

    下巴長在水平线上的是二皇子,没有储君的命倒生了储君的气派;看起来就欠好惹的是三皇子,脸上一派正气身上直冒凉气,如同所有人都欠了他两床羽绒被;四皇子也是老面孔,还很友爱的朝少商笑了笑;五皇子乍看像文艺青年,再看更像**青年。

    比方當少商行礼到他面前时,他人都好端端的允许過了,偏他不阴不阳道:“程小娘子,你这礼数不對呀。阿姈,宫内失仪是个什么罪過呀?”

    没错,哪哪都有她在场的王姈女士今天也在,闻言她大声笑道:“殿下,少商妹妹自小连字都不识几个,今天能这样已非常不容易了。”

    少商扶着脑袋直动身来,一脸懵懂的對骆济通道:“济通阿姊,我行礼不對么?那为何陛下和娘娘没呵责我。”

    骆济通浅笑道:“陛下和娘娘仁慈,你礼仪遗漏并非你的過错,天然不会见怪于你。”提到这儿,她还回头向五皇子和王姈,“不光如此,陛下还连连奖赏程小娘子深明大义,为君分忧。”

    五皇子和王姈马上闭嘴不说话了。少商感谢的看向骆济通,骆济通也回以一笑。

    一二三位公主都已成亲,今天别离帶着高矮帅丑纷歧的驸马回娘家来刷脸,各自的神态也是形形色色。大公主當驸马是同僚,两人同饮同食同声同气,却一点点没有目光沟通;三公主當路人驸马是空气,一向将脑袋摆在违背驸马四十五度角方向;只要二公主爱人最正常,两人时不时低声说笑,一起不忘招待亲属。四五两位公主没有成婚,前者时不时撇个嘴,后者飞扬自顾,目下无尘。

    除了她们之外,席间还有一位寡居数年的裕昌郡主,骆济通说她是皇帝近亲叔父仅有的孙女。这些贵女自恃位高懒得答理少商,略一允许就自顾说话去了,只要二公主笑吟吟的问了少商几句接近话,还摘下腰间的金蝶坠子相赠。少商双手接過,躬身道谢。

    团团一圈行礼下来,少商已累的有出气无进气了,肚里不住暗骂皇帝个脑门生脓疮的死老头子,老娘为国家为公民捐了个细皮嫩肉人傻心甜的未婚夫半点奖赏没看见先忍饥挨饿的磕了一圈头,眼看血糖偏低要挂掉,难道皇帝老爷计划就此省下一筆开支?!

    依照尊卑序列排位,少商的座位被组织在左边最末一桌,王姈女士仅仅比她前列一席。少商看看王姈,不由得笑了,王姈板着脸尽力不去看她,但少商岂肯放過这个多次尴尬自己的人,轻声道:“阿姈姊啊,今天我若不来,阿姊你是否就位列末座啦?”

    王姈大怒,回头道:“你敢嘲笑于我!”

    “不不不,我怎敢?!”少商笑着连连摆手,持续低声道,“此乃御筵,我等有幸入席已是吉星高照了,什么座位都是天恩!”

    三公主正看着自家驸马鼻子不是鼻子,又听旁邊的王程二女不住的叽叽喳喳,心烦的呵责道:“你们吵什么,这儿是你们说笑的当地么?阿姈你怎也这么不理解规则,母后白教了你这么多年!程氏,你若再遗漏礼数,看我将你打出去!”

    王姈和少商闻言,齐齐缩起脖子了。王姈犹能仗着血缘关系嗫嚅着告罪两句,少商却厌烦这等以势 人的行径,但她又不敢正面刚,只能静静忍了,成果越忍越饿。

    眼看皇帝一行迟迟未来,少商暗摸挂在腰间的锦囊,阿苎在里面塞了两块糕点,怎生找个没人看见的当地去吃了这糕点呢。血糖過低连想象力都回绝上岗,少商搜刮枯肠半响只能向死后的宫娥说要去更衣—— 所迫,没想到她居然得去恭房里偷吃糕点,可见人生如戏,还tm都是虐身苦情戏!

    少商走到廊下,一手扶着廊柱拿脚去够自己的翘头履,穿好一只鞋后正抬脚去够另一只时,穷极无聊的五公主忽起了玩心,低声對王姈笑道:“阿姈你看着,我给你出口气。”

    然后她风相同的小步跑過去,在少商快要够到第二只鞋前一脚踢飞了它,然后洋洋得意道:“程小娘子,你嘴皮子了得,现在倒叫咱们看看你脚上功夫。”

    适才下了一阵轻雨,此刻地上石板湿漉,少商只一足有鞋,要么踩着湿地過去,要么單足跳過去。四周的宫娥见五公主这样都站的一動不動,谁也不敢为少商捡鞋。

    少商心里有气,其实她并不介怀跳着過去穿鞋,但这种侮辱感太厌烦了。不過她也不是小孩子了,當初她连 上的碎嘴八婆都忍下了,况且眼前这个吊梢眼倒八眉一脑门子青春痘的小碧池!等着瞧,总有一天她会把场子找回来!

    少商正计划忍下一口气——

    “你们在做什么?!”一记严峻肃然的青年男人声响遽然闯了进来。

    世人赶忙昂首去看,只见背着暗金 光晕而来的高挑青年疾步走来,气势迫人。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