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秦婉秋全文免费阅读 - 顶点小说

追更人数:187人

小说介绍:手握护国神剑,这世上,没林霄不敢杀的人。拿起银针,世间没他治不了的病。牵起秦婉秋的手,这天下,再没人敢欺负她半分。


林霄秦婉秋全文免费阅读 - 顶点小说开始阅读>>


10154.jpg
    白兴才咬紧牙关,在林霄面前的心情,那几乎是低到了极致。

    但是,林霄底子无動于衷。

    从前在疆场之上,斩敌许多见過许多鲜血的林霄,從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心软。

    更重要的是,就算他有一丝悲天悯人,也是会對自己身邊的人心软。

    至于敌人,天然是应當赶尽 绝。

    “甩手。”

    林霄眉头皱起,看着白兴才淡淡说道。

    “林先生,我给您跪下,您放白家一条活路!”

    白兴才二话不说,直接帶着白俊,面朝林霄跪下。

    墙邊那几名黑衣警卫相互對视一眼,但都没有敢开口说话。

    “林先生,您要是不宽恕咱们,那咱们就跪着不起来了。”

    白兴才瞪大眼睛,无比细心的说道。

    “呵呵,那你们,就跪着吧。”

    林霄冷笑一声,一点点不受半点影响,直接转動轮椅朝着门口走去。

    “唰!”

    而正在这个时分,那六名黑衣警卫却是上前一步,拦在了门口。

    “几个意思?”

    林霄神 安静,并没有半点严峻。

    死后的白兴才和白俊,渐渐站起来。

    此刻白兴才的脸上,以及目光中,都帶着一丝愤恨和张狂。

    “林先生,这件工作,是不是真没得谈了?”

    白兴才的口气,听起来无比森冷。

    先礼后兵,这原本便是白兴才提早组织好的工作。

    “你在要挟我?”

    林霄嘴角显现一抹冷笑,意味深長的看向白兴才。

    “假如林先生固执要将我白家整死,那我也别无挑选。”

    白兴才的目光,愈髮张狂。

    假使林霄真的要對付白家,那白家定然不出三天就会毁灭。

    前次,林霄还對他们留了手,即使是那样,可仍是让白家丢掉严峻。

    这次,林霄说不再给他们任何时机,岂不是要将他们白家直接打散?

    而白家一旦关闭,那白兴才他们的 ,也是堪忧。

    所以他爽性就破罐子破摔,软的不可那就来 的。

    今日,不论用什么办法,都得消除林霄對付白家的主意。

   

   

    。

    :..>..

 第446章:你,算个什么東西?

   

    第446章:你,算个什么東西?

    “你,认为,就凭这几个废物,能拿得住我?”

    林霄姿态慵懒的靠在轮椅上,嘴角冷笑更甚。

    “我當然知道,林先生身手不凡。”

    “但你认为,我就给林先生准備了这点人么?”

    白兴才悄悄咬牙,横竖现已撕破脸了,索 也不再有任何粉饰。

    林霄若有所思的点了容许,随手拿出手机,髮了一条音讯出去。

    而對于林霄的動作,白兴才毫不介意。

    “我知道你知道魏彪魏老迈。”

    “但,道上的人最垂青利益,只需我给的利益更多,他随时都能把你放弃。”

    “至于你那些人脉联系,等他们赶到今后,我也把该办的工作,都办完了。”

    白兴才的口气中,满是深深的要挟。

    “横竖我白家産业要是没了,咱们也活不下去了。”

    “已然要死,那我死也要拉你做替罪羊的,你信不信?”

    白兴才上前一步,目光严寒的看向林霄,目光变得愈髮张狂。

    “你有什么资历,拿我當替罪羊的?”

    林霄话音落下,突然回身,一巴掌狠狠抽了出去。

    “啪!”

    “啪!”

    连续两声脆响,两名黑衣警卫,直接被林霄抽的撤退数步,随后狠狠撞到了墙上。

    “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東西,也敢在我面前玩黑吃黑这一套。”

    “你认为,这江城的地下国际,由你说了算?”

    “今日,我就陪你们好好玩玩。”

    林霄冷哼一声,转動了一下手腕,主動迎着剩余的几名警卫打去。

    ......

    近邻包厢内。

    秦家世人议论着各种办法,都是不可。

    林霄 要赖着不走,他们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砰!噗通!”

    正在这时,这包厢的墙面,遽然出来连续几道撞击声。

    就像是他们近邻,有人在拿着什么東西砸墙一般。

    “啊!打他!”

    紧接着,连续几道惨叫声传了過来。

    秦家世人一愣,随后都反响了過来,近邻是有人在動手打架啊!

    “奶奶,我想到办法了!”

    秦星宇眼珠子一转,突然举手看向了秦老太太。

    “什么办法,说。”

    秦老太太,以及秦家世人,立马回头看向了秦星宇。

    “奶奶,你说,我找些人,吓唬一下林霄怎样样?”

    “真实不可的话,就揍他一顿。”

    “只需他一天不脱离秦家,我就让人揍他一顿,我看他能不能扛得住。”

    秦星宇嘿嘿一笑,他便是听到了近邻打架的声响,所以受到了启髮。

    “我支撑。”

    秦菲又是第一次举手附和。

    秦家其他人,也是在考虑着这件工作的可行 。

    仅仅秦老太太,却是皱紧眉头,脸上帶着犹疑不决。

    “奶奶,您就别犹疑了。”

    “只需能让秦家越来越好,咱们还管的了那么多么?”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咱们所做的悉数,都是想让秦家更好!”

    秦菲回头看向秦老太太,声响很大的劝了一句。

    而这句话,直击秦老太太的心脏。

    “能办好吗?”

    “他,好像也知道不少人。”

    秦老太太咬了咬牙,昂首看向秦星宇问道。

    “奶奶你就定心吧。”

    “我有个朋友,跟魏彪魏老迈联系不错。”

    “只需我找他说一声,必定会办的明了解白。”

    秦星宇面帶自傲,拍 口打着包票。

    “林霄,这是你逼我的!”

    “你要真有种,就跟我去外面!”

    正在这个时分,外面遽然传来一声咆哮。

    秦家世人听到林霄的姓名,當即都是一愣。

    “林霄?”

    方才近邻打架的人,是林霄么?

    “我倒真想看看,你能奈我何。”

    紧接着,林霄那无比安静的声响传来,随后秦家世人就听到走廊上一阵脚步声远去。

    “出去看看。”

    秦老太太當即摆了摆手,随后帶着秦家世人,悄然打开了包厢门。

    走廊止境,坐着轮椅的林霄,被他们看了个清楚。

    “奶奶您看,这林霄一天啥事不干,就会在外面无事生非。”

    “您决议赶开他,算是决议對了。”

    秦星宇撇了撇嘴,再次鼓捣了一句。

    秦老太太悄悄蹙眉,随后帶着秦家世人,跟了上去。

    等他们来到一楼大厅的时分,林霄和白兴才父子二人,现已到了酒店外面。

    而此刻酒店外面的空地上,站立着不下三十名黑衣青年。

    这些青年个个穿戴黑 弹力背心,一头黄毛,许多人还打着耳钉。

    膀子手臂上的纹身,不加粉饰的漏出来,一看就不是善茬。

    周围的人,都是躲着他们走。

    “嘿嘿,林霄开罪了这些人,怕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原本还想找人對付他,现在看来,彻底不必我出手了。”

    秦星宇嘿嘿冷笑,脸上满是满意。

    秦家世人,在一楼大厅内,看向外面。

    而酒店外面以及这大厅内,都是有不少人围观。

    白兴才和白俊二人,此刻真是张狂到不论不顾,浑然不顾及旁人的目光。

    今日说什么,都要好好教育林霄一番。

    “林霄,我再问你终究一句。”

    “是咱们握手言和,悉数的工作一筆取消。”

    “仍是你真要逼咱们出手,将你送进医院!”

    白兴才悄悄咬牙,眼中的张狂,不加粉饰的释放出来。

    “我林霄纵横疆场无敌手,你白家算个什么東西?”

    “谁给你的胆子,来要挟我?”

    林霄即使在这种时分,仍旧是面 不变,没有半点严峻。

    “好!好!那就给我弄死他!”

    “出什么工作,我兜着!”

    白兴才大骂一声,直接摆了摆手。

    三十多名黑衣青年,立马面帶冷笑的,朝着林霄围堵過来。

    周围的许多人,都是看的无比挂心。

    就算是一个身体健全的人,也无法扛得住三十多个小伙子的进攻啊!

    林霄不過便是一个残疾人,岂不是要被活活打死?

    “不可!我得管管。”

    “咱们秦家能够對付他,但是我不能看着他人将他打进医院。”

    秦老太太犹疑数秒,仍是想要出门操控。

    “奶奶,您糊涂了?”

    “啥也别说了,为了秦家,就算是林霄死了,我都不在乎!”

    秦星宇一把捉住秦老太太的手臂,说什么都不让秦老太太出门半步。

    “是啊老太太,林霄不是有本领么?他不是有钱有势么?”

    “这点小问题都处理不了,算有什么本领?”

    “他真有本领,就找人来给他突围啊!”

    秦家世人不斷游说,秦老太太犹疑不决。

    而秦老太太愣神的这几秒,三十多名黑衣青年,现已是将林霄团团围住。

    “嗡嗡嗡!”

    正在这个时分,远处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轰鸣声。

    紧接着,一道又一道刺目的灯火,宛如酷日當空,直射而来。

    悉数人都是下意识的回头,朝着声响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辆又一辆,支着大灯的哈雷大摩托,裹着尖锐的音浪,朝着宝石丽大酒店快速驶来。

    三十辆五十辆,上百辆哈雷大摩托。

    每辆摩托車上,都有一名穿戴黑 风衣的成年壮汉。

    而且有许多壮汉,都是顶着大光头,一脸的如狼似虎。

    这些人,一看便是真实道上的人,绝對不是白兴才找来的这些小年青能比的啊!

    这群人,才是真实的大混子!

    “我草!这,这好像是......”

    “我想起来他们是谁了......”

    周围有一些人,突然瞪大眼睛。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