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岳风和柳萱吻天的狼岳风柳萱(最新更新未删减)免阅读!

追更人数:432人

小说介绍:岳风因为某些原因,给人当了赘婿,端茶倒水被人瞧不起,隐忍度日,直到有一天…


上门女婿岳风和柳萱吻天的狼岳风柳萱(最新更新未删减)免阅读!开始阅读>>


10084.jpg

    “呵呵!”

    面對张娜的震動,岳风小看一笑:“区区一个四象玄石阵,就想困住我?你也太小看人了。”

    “你...”


    不過文丑丑和孙大圣等人,没忘了岳风的告知,和杰德交手之后,没有恋战,而是将逝世大军向着远处引去。

    呼!

    看到这一幕,藏在暗处的岳风松了口气,随后招待着冰瑶和淼莹,快速冲過去,向着昆仑绝顶飞去。

    .......

    此刻此刻,昆仑绝顶之上。

    绝顶空旷的平台上,此刻架着一个巨大的铜鼎,这铜鼎足足有四五米高,上面刻满了黑 的符文,充满着沉沉死气。

    铜鼎下面,燃烧着幽蓝 的冥火。

    而在铜鼎的四周,摆着一圈白骨头颅,
    “只需我孙大圣活着一天,你们休想损伤欧阳宗族任何一个人!”孙大圣拼命的嚎叫着,浑身充满着强壮的战意,回身冲着死后世人道:“捍卫宗族,给我 !”

    孙大圣清楚,欧阳宗族是岳风仅有挂念的地点,是他的家,不管怎样,也不能让南云大军在这儿肆意妄为。

    话音落下,整个欧阳宗族,纷繁呼应。

    “捍卫欧阳宗族!”

    “不能让他们随意把人帶走!”

    “ !”

    说起来,在阅历了之前的剧变之后,欧阳宗族元气大圣,此刻能战役了,缺乏一百人,和几万南云大军比较,简直便是螳臂當車,但一个个神态坚决,没有一个退宿的。

    “ !”

    伴随着阵阵嚎叫声,孙大圣手持开天斧,一马當先,首先 入敌军!

    “严超,等下要是有命回去,告知龙千语,岳风之前帮了南云大陆那么多,從来没有對不起他,若是由于他和女皇有了孩子,就要让欧阳宗族受池鱼之殃,我必让她血债血偿!”冷冷的动静,從孙大圣口中传出。

    下一秒,孙大圣催動内力,就见其周围的空气,瞬间歪曲!

    “吼!”

    下一秒,一道响彻六合的龙吟之声,從开天斧中传出,紧接着,迸髮出一道金芒,直接轰向南云大陆的人群之中。

    轰!

    刹那间,惊天動地的音爆响起,方圆千米之内,尘土充满,而在尘烟之中,足足几百个气候战士,惨叫连连,倒在了血泊之之中。

    这...

    看到这一幕,剩余的南云战士,都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便是开天斧的力气?太恐惧了。

    此刻的严超,脸 也是丑陋备至,仅仅一招,居然让自己这么多将士丧身。不過很快,严超就冷静下来。

    严超清楚的感觉到,孙大圣爆髮的威力看似很强,其实还没有完全领会开天斧的力气,自己这么多人,底子不必怕。

    “我们不要怕!”

    认识到这些,严超环视周围,冲着将士们大喊道:“孙大圣还没有领会到开天斧的力气,而且施翻开天斧,很耗费内力,”

    呼!

    听到这话,周围的将士纷繁反响過来,重振旗鼓,再次冲上来。

    说话的时分,岳风的目光,不由得打量着艾琳娜。

    真 感啊!

    五 也可谓完美,只可惜,这是一朵帶刺的玫瑰。

    听到这话,奥琳娜冲着罗斯顿暗示了下,让他给岳风解开了绳子。

    “石轻散呢?”解开绳子的瞬间,罗斯顿伸出手,不容置疑。

    岳风深吸口气,從身上拿出一包石轻散。

    这一瞬间,奥琳娜和罗斯顿,都是眼睛放光,随后罗斯顿一把夺了過去。

    “洒在石头上,就能让石头变轻?”奥琳娜将信将疑的问道。

    岳风点容许。

    这时,罗斯顿赶忙出去弄了一块石头,然后将石轻散洒在上面。

    几秒后,罗斯顿再次拿起石头,眼中满是难以想象:“这....这石块真的变轻了,还没有一张纸重呢。”

    真的可以!

    这一瞬间,奥琳娜娇躯一颤,无比欢喜。看着岳风的目光,也闪耀着反常的光辉。

    居然真有如此奇特的東西,太难以想象了。

    “哈哈...”

    就在这时,罗斯顿反响過来,粉饰不住心中的鄙夷,冲着岳风嘲弄道:“马德,还认为你真有什么本事呢,本来便是用这个東西,诈骗了我们,就你这种人,还能做王庭骑士?呵呵....”

    “父亲,你...你为了一个外人打我?我真不理解,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艾琳喊着眼泪大喊一声,随后跺了跺脚跑了出去。

    唉!

    看着女儿跑出去,道格叹了口气,随后叫来手下:“不管用什么方法,必定要找到岳风先生,快去!”

    “是!”

    ......

    另一邊!

    不知道昏倒了多久,岳风幽幽醒来。

    呼!

    睁开眼的瞬间,岳风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芳香,睁开眼一看,登时愣住了。

    就见自己躺在一间闺房里,整个房间的铺排,说不出的新鲜高雅,空气中喷了香水,香气诱人。

    挨着床邊的凳子上,坐着一个诱人高冷的身影。岳风笑呵呵走了进去。

    成功了?

    这一瞬间,站在外面的阿道夫和杰克,都是满脸震动。

    祖孙俩都认为,岳风是在拖延时刻,底子不会救人,却没想到,他真的成功救活了洛丽塔。

    卧槽!

    进了房间,看到眼前的一幕,岳风不由得倒吸凉气,整个人都愣住了。

    就看到,洛丽塔泡在木桶里,和之前衰弱的姿势比较,简直变了一个人相同,说不出的鲜艳動人,特别那诱人的曲线,在水中若有若无....

    唰!

    感受到岳风的目光,洛丽塔的脸,一瞬间羞红起来。

    “唉!”旁邊的劳娜,不由得冲着岳风责备:“你怎样乱看呢?真是一点规则都没有。”

    呃....

    岳风缓過神来,很是为难。

    “哈哈哈...”

    杜门哈哈一笑,不认为意的说道:“是我的错,只顾着快乐了,忘了洛丽塔还没换衣服。”说着,就拉着岳风的手,走出了房间。

    “先生叫什么姓名?從哪儿来的?”到了外面,杜门很是谦让的问道,完全没了之前的傲气。

    “我叫岳风,便是....便是一个漂泊者!”岳风想了想,回应道。

    自己在亚兰帝斯阅历的工作,仍是不说的好。

    “不错,不错!”

    杜门笑着点容许,持续问询:“之前传闻你受了重伤,然后被阿道夫救了?”

    “是的!”岳风挠犯难,一邊思索,一邊编着谎话:“昨日坐船经過珍珠港,没想到被一帮海盗掠夺,最终我掉进大海,什么都不知道了。”

    杜门没有置疑,很是怜惜道:“本来如此,對了,不知道岳风先生的医术,是從哪儿学来的?太奇特了。”

    这个...

    岳风沉吟了下,笑道:“这是我之前游历的时分,无意间得到的一本古书。”

    说着,岳风看了一眼死后的房间,持续道:“方才的药浴,今后每天让洛丽塔泡一次,坚持三个月,就能康复。”

    杜门连连容许,赶忙叮咛下去。

    随后,杜门想到什么,冲着旁邊的人招了招手:“快,把报酬拿来。”

    听到叮咛,一个下人赶忙应了一声,随后就抱着一个箱子走了過来。

    到了跟前,下人翻开箱子,岳风登时愣住了。

    就看到,里边装满了金币,足足有几千。

    “你救了洛丽塔,这些就算是报酬吧。”杜门笑着说道。

    岳风反响過来,赶忙道:“这就太谦让了,不過我不是很需要钱,这些金币,仍是给阿道夫他们祖孙俩吧。”

    要不是阿道夫救了自己,自己只怕现已沉尸海底了,而且,阿道夫在海邊的板屋,实在太破旧。

    呼!

    听到这话,杜门很是赏识的点容许:“知恩图报,岳风先生真是可贵啊。”

    说着,就让下人将金币,给了阿道夫祖孙俩。

    遽然捡回了一条命,一同还得到了一大筆金币,阿道夫整个人都蒙了,足足愣了十几秒,才回過神来,向岳风表明感谢。

    随后,阿道夫祖孙俩,就被送了出去。

    “岳风先生!”

    这时,杜门粉饰不住心里的激動,冲着岳风道:“你不要报酬,我实在過意不去,这样,等下我准備一个酒宴,还请岳风先生能赏脸。”

    这一刻,岳风没有犹疑,点容许笑道:“好!”

    刚從昏倒中复苏,就被帶到这儿来了,折腾这么久,肚子也饿了。

    而且,岳风也不知道怎样回事儿,髮现这个洛丽塔和柳萱長得很像,就想在这儿多待一瞬间。

    见岳风容许,杜门很是快乐,赶忙叮咛下人准備酒宴。

    随后,杜门又让人在庄园里放焰火庆祝,缠了孙女一年多的病症总算康复了,能不快乐吗?

    晚上!

    庄园大厅里,洋溢着一片热烈的气氛。

    饭桌上只需岳风和杜门两个,但周围担任端茶倒酒的侍女,却足足有十几个,让岳风很是慨叹。

    杜门心境不错,不断的和岳风碰杯。

    酒過三巡之后,杜门想到什么,笑呵呵冲着岳风问道:“對了,还没问岳风先生,接下来有什么方案呢?”

    “这个啊。”岳风想了想,笑道:“还不确认呢。”

    正说着,就见一个护卫箭步走进来,脸 杂乱,冲着杜门路:“大人,麦迪来了!”

    什么?

    听到麦迪两个字,杜门脸 一变,瞬间阴沉下来,不悦道:“他来干什么?”

    哈哈...

    话音刚落,就听到大厅外传来一阵大笑,紧接着,一个英俊的身影慢慢走了进来,年级二十五左右,装扮考究,气场不俗。

    正是麦威宗族的少爷,麦迪。

    麦威宗族,和杜门宗族相同,也是珍珠城数一数二的大宗族,而且,这几年由于生意越做越大,风头现已盖過了杜门宗族。

    “老爷子!”

    进了大厅,麦迪冲着杜门笑呵呵的行礼:“没有提早告知,就来拜访了,别见责哈。”说这些的时分,麦迪看也不看岳风一眼。

    在麦迪心里,认为岳风是杜门新收的手下,底子没有放在眼里。

    “你来这儿做什么?”杜门面无表情,冷冷道。

    “哎呀!”

    麦迪打了个哈哈,一脸的巴结:“老爷子,老爷子,我们两家是世交,你和我爷爷也是老朋友了,怎样對我这么排挤呢?”

    说着,麦迪看了一眼外面,持续道:“下午的时分,我见庄园里放了焰火,然后传闻洛丽塔的病好了,特地過来恭喜的。”

    “是吗?”杜门轻笑一声,粉饰不住心里的厌烦。

    麦迪不提这个还好,提到这个,杜门一肚子火。

    说起来,独门宗族和麦威宗族,确实是世交,而且,三年前,两家还专门定下了麦迪和洛丽塔的婚事。

    但是,一年前洛丽塔生病了之后,一切都变了,麦迪不光退了婚,还和其他宗族,一同私自對付杜门宗族,导致杜门宗族的酿酒産业一泻千里。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阴恶

    感受到杜门的冷酷,麦迪一点点不介意,笑嘻嘻的开口道:“對了,洛丽塔呢?”

    一邊说着,麦迪不由得环视四周。

    “她的病刚刚好,身体还有些衰弱,正在歇息!”杜门冷冷的回应。

    说着,杜门轻描淡写的扫了麦迪一眼:“所以,她现在不会见任何人。”

    呃...

    听到这话,麦迪有些为难,不過很快就平复了心境,笑道:“好吧,多歇息歇息也好!其实我这次来,除了看望洛丽塔之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儿。”

    “说!”杜门懒得废话。

    麦迪向前一步,巴结的说道:“老爷子,我想和你商议下,我和洛丽塔的婚事。”

    啥?

    听到这话,站在一旁的岳风,登时就愣了下,不由得仔细打量着麦迪。

    他和洛丽塔有婚约?这小子一看便是纨绔弟子,洛丽塔要是嫁给了他,一辈子就算毁了。

    唰!

    与此一同,杜门的脸 ,也是瞬间就变了,眼中闪耀着一丝怒火:“麦迪,你还有脸跟我提婚事?一年前洛丽塔患病的时分,不见你上门看望,还派人来撤销婚约,现在洛丽塔病好了,你又過来提婚事了,不觉得可笑吗?”

    此刻的杜门,很想直接将麦迪轰出去,但想到對方的身份,仍是忍住了。

    “这个....”

    麦迪挠了犯难,随即假惺惺的笑道:“老爷子,之前我是受人懵逼了,年青不理解事儿,看在两家世交的份上,你别跟我计较啊,再说了,我和洛丽塔從小一同長大,她做了我的妻子,我会一辈子疼愛她的。”

    说着,麦迪冲着门外拍了拍手,登时两个随從箭步走进来,手中捧着两个箱子。

    哗!

    下一秒,箱子翻开后,不管是杜门,仍是在场的那些侍女,全都愣住了。

    就看到,两个箱子里装满了珠宝,灿烂的光辉,简直映的世人睁不开眼,拳头大的珍珠,莹润如血的宝石,还有精巧的纯金饰品,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卧槽!

    就连岳风,也安安動容。

    这小子为了洛丽塔,还挺舍得下本。

    “老爷子!”麦迪显露一丝笑脸,冲着杜门路:“这两箱珠宝,便是我的聘礼,来之前,我现已和家人商议了,過几天选个好日子,我就和洛丽塔举办婚礼,怎样?”

    说这些的时分,麦迪一脸的自傲。

    整个珍珠城,也就自己才干配得上洛丽塔,而且,最近几年杜门宗族産业一泻千里,早就不复往日光辉,而此刻,自己身为麦威宗族的少爷,主動上门联婚,杜门这老家伙必定求之不得。

    说真的,麦迪这次来提亲,并非是真的愛洛丽塔,而是看中了杜门的宗族産业,要知道,杜门的儿子,几年前由于意外逝世,仅有生下的亲人,便是洛丽塔,只需娶了洛丽塔,就等于掌控了整个独门宗族。

    呼!

    面對麦迪的自傲,杜门轻舒口气,脸上没有一点点的波動,慢慢道:“麦迪,这些聘礼你拿回去吧。”

    说这些的时分,杜门强 着怒火。

    这个麦迪,为人狂傲,经常在珍珠城狗仗人势,决不能让洛丽塔嫁给他。

    “为什么?”麦迪愣了下,认为自己听错了。

    杜门轻笑一声:“由于洛丽塔现已有了心上人,而且,很快就会举办婚礼。”

    什么?

    这一刻,麦迪完全僵在那里,随即不由得问道:“那个人是谁?哪一个宗族的人?”此刻的麦迪,心头一股怒火上涌。

    马德,在珍珠城,谁敢和自己抢女性,简直找死。

    与此一同,旁邊的岳风,也是暗暗蹙眉。

    那个洛丽塔还有心上人了?

    但是,方才洛丽塔病重的时分,不见有什么年青男人在场啊。

    面對麦迪的责问,杜门一脸的漠然,慢慢道:“这个人不是什么大族少爷,而是我身邊的这位岳风先生!”说着,就抬手指了指岳风。

    话音落下,整个大厅一片哗然。

    唰!

    这一瞬间,麦迪的目光,也一瞬间确定了岳风。

    与此一同,岳风也蒙了,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

    卧槽,这杜门要干什么?自己才和洛丽塔刚知道啊,怎样就成了她的心上人?这杜门就算不想让孙女嫁给这个麦迪,也不能这么随意啊。

    “呼!”

    总算,麦迪反响過来,上下打量着岳风,粉饰不住的歹意:“便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