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少缠妻狂魔笔趣阁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304人

小说介绍:为了嫁给盛君烈,叶灵心甘情愿吃一些爱情的苦。因为她相信,婚后他一定会慢慢爱上她。可是她没想到,原来一个男人的心丝毫不动情。三年无所出,婆婆羞辱她不如母鸡,小姑天天给她白眼…


盛少缠妻狂魔笔趣阁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310.jpg    夏思琪穿得露出,引得那些人不断地审察着她。

    夏思琪其实也不是成心要和这些人打交道,可是她今晚的生日派對实在是太冷清了,说是派對,其实就仅仅一个空架子罢了。

    食物和酒水都有,可是便是连一个參加祝愿的人都没有。

    仅有在现场络绎的人,便是几个端着酒水的酒升起一个坏主意来,對身旁的陪侍说道:“夏身体不舒服,你们从速扶她进酒店的房间歇息。”

    见陪侍在犹疑,宁可儿不由进步了音量:“还不快去?”

    现在在宁可儿和夏思琪身旁服侍的陪侍,都是柯皓哲派去的邊缘人物,不過是为了欲盖弥彰之举。跟从前保护叶灵的比较,彻底不是一个概念。

    从前保护叶灵的人,悉数都是柯皓哲和盛君烈最为信得過的亲信陪侍。

    所以宁可儿这样一说,那些陪侍只得听從。

    扶着夏思琪上了楼上的房间,宁可儿跟了過去,说道:“你们都去楼梯口守着。我来照料夏。”

    陪侍们见宁可儿悉数都组织好了的姿态,都出去在电梯口和楼梯口守着,只需能够确保夏思琪和宁可儿的安全就够了。

    原本柯皓哲组织他们過来,也并没有特意叮咛什么。

    宁可儿见他们都脱离了,又见夏思琪躺在*上,裙子都悉数要撕光了,哼了一声说道:“就凭你,还想*墨?真是做梦吧你!”

    想来宁可儿仍是跟盛君烈一同長大的,两家是世交,宁可儿從小到大,有那么多的时机,都没有能够近得盛君烈的身,更没有半点肌肤相亲的时机。

    夏思琪想要用这招来*盛君烈,當然让宁可儿小看不已。

    可是宁可儿不知道,夏思琪底子不是想用这招来*盛君烈。她原本是想给盛君烈下药,让盛君烈喝下有药的酒,让盛君烈自己不由得想要来找她的。

    可是夏思琪底子不知道,派對上的酒保,都是盛君烈的亲信,专门组织的。

    盛君烈现在现已一步步的在撒网的過程了。

    就连奥秘人见到这样的组织,也不敢轻举妄動,来動盛君烈。

    还不要说她在酒里边動四肢这点点小聪明了。

    盛君烈從一进来,便知道哪一杯酒是能喝的,哪一杯是不能喝的。

    所以當夏思琪将酒端過来的时分,盛君烈便挑选了能喝的那一杯。

    他的方法凌厉快速非常,悄悄在夏思琪面前虚晃了一下,便在夏思琪的手里调换了酒杯,神不知鬼不觉,夏思琪底子毫无反响。

    而夏思琪自己搬起石头打在了自己的脚背上,无知无觉地把自己下了药的那杯酒一饮而尽。

    宁可儿将躺在*上的夏思琪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悄悄地走出门去。

    正好门口一个黑人路過。

    宁可儿上前去,用并不非常娴熟的英语说了几句轻挑的话。

    黑人回身朝她而来,宁可儿忙指了指房间里的夏思琪。

    此刻的夏思琪,现已将自己脱了个精光,黑人一看,不由双眼放光,脚步情不自禁就往里邊走去。

    这家酒店原本层次就一般,不過是柯皓哲让人随意选的,所以来往的人,本质和层次都非常欠奉。

    黑人又是极端简单被感 挑動的人,天然而然被*上的夏思琪招引了。

    宁可儿贼胆心虚,听到房间里传来喘息声,急忙往电梯口走過去,對部属说道:“夏有点醉了,我组织好了她歇息了,咱们走吧。”

    说罷,帶着人就下楼了。

    盛君烈打完电话回来,正好遇到柯皓哲帶着诺顿 等人過来。

    柯皓哲上前道:“老迈,依据夏思琪的离婚髮布会,她离婚是自愿行为。只需求她现在在这份协议上签字,公证员进行了公证,就收效了。”

    原本一般的离婚,并不需求每一桩离婚都进行公证,只需两边自愿协议天然收效。

    这一次,盛君烈和柯皓哲是忧虑夜長梦多,横竖都要签协议,就顺帶做个公证,以免今后再多生事端。

    盛君烈方才要跟夏思琪说的,便是这件作业。

    可是他和柯皓哲集合后,便看处处处都没有夏思琪的身影。

    莫非,她发觉到什么,现在逃走了吗?

    一个亲信部属假扮的酒保上前来说道:“少爷,夏到楼上房间去了。”

    由于盛君烈有叮咛亲信部属,夏思琪的作业不必多管,悉数都顺其天然。所以方才咱们谁也没有多管夏思琪的作业。

    盛君烈容许,帶着柯皓哲以及诺顿 ,还有几个公证人员,齐齐往部属说的房间走去。

    离婚协议一应俱全,缺的,仅仅夏思琪的亲筆签字。

    盛君烈等人走到意图房间,听到里边传来的阵阵炽热的喘息声,咱们都不由一顿,停住了脚步。

    柯皓哲也有点意外,面瘫脸上唇角抽動了一下,他挥手,部属上前,推开了虚掩的门。

    门里边的场景不堪入目,黑人剧烈的動作由于遽然大批人的闯入,而石化僵住。

    而夏思琪还在大喊道:“给我……我要……快,快点……”

    她以往的私 就非常不检核,加之用了她自己高浓度的药,这会儿正在兴头上,沉着消失,彻底沦为了動物般的天性。

    盛君烈一眼瞥见她未穿衣物,背回身去,不想多看。

    诺顿 和其他诸人,也都欠好多看,纷繁避开。

    柯皓哲眼观鼻鼻观心肠走上前去,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翻开,對夏思琪说道:“夏思琪,离婚是你自愿宣告的作业,是吗?”

    而那个黑人,被盛君烈和诺顿 的气势吓到了,也不敢動,也不敢走,就那样保持着方才的姿态,像石化了一般。

    若不是现在让叶灵在青阳少爷身邊是 宜之计,盛君烈必定会前去狠狠找青阳少爷,揍他一顿。

    莫非叶灵都快生他沈家的第四个孩子了,青阳少爷居然还想打叶灵的主见吗?

    太单纯!

    柯皓哲不由说道:“要不要我加大查找力度?”

    “不必。”盛君烈挥手阻止了。青阳少爷的人品盛君烈仍是信得過的,他从前几回冒着生命风险护得叶灵周全,叶灵跟着他,安满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就算他想要再打叶灵的主见,那也得看叶灵愿不乐意。

    而这一点,叶灵的爱情这一点,盛君烈是笃定无疑的。

    现在,就暂时的让叶灵,在那个安全的港湾里,暂时停靠吧。

    叶灵和青阳少爷是改头换面出境的,而他们改头换面的人,是真的有这样的人,身份信息是彻底实在的。所以柯皓哲都没有查到他们的去向。

    不過青阳少爷仍是帶着叶灵直接回了苏格兰,没有在其他当地停留。


    这句话的意义远远超過自身,乃至帶有许多小看成分,沈木听到,嗓音一哽:“少爷,你瞧不起我没关系,我原本就仅仅你的一个陪侍罢了。可是蓉蓉没有做過这件作业,我能够确认,你不能让她遭受这不白之冤……”

    “你的意思是,为了她,要公开跟我作對了?”盛君烈挑眉,冷厉的看向沈木。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