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免费完整版

追更人数:436人

小说介绍:李睿在单位里被美钕上司无情欺压,家里面老婆红杏出墙,陷入了人生最低谷。在一次防汛检查时,他跟上司袁晶晶闹翻。山洪暴发,李睿凑巧救了某位贵人,自此成为了市里的大红人…


一号红人免费完整版开始阅读>>


10066.jpg
    李睿、江美娴与李玉兰,三人听到这话后,都是大为惊诧,谁也想不到黄惟宁的小脑袋里会冒出如此别致却又贴合实践的点子。

    李玉兰失声说道:“哎呀,这个主见但是太好了。现在整个双河 ,包含青阳 在内,都没有一个很好的适宜冬季玩耍的景点,假定能在仙女洞景区邻近制造一个滑雪场,不只能够添补这个空白,还能人为延長 两级的旅行季,发明更多的门票收入与旅行收入。正好,山区多雪、低温、地形凹凸参差,这些下风条件對滑雪场来说,可都是优势啊,运用好了能够节约出资。”

    李睿也振奋的道:“仙女河沿线这一帶的贫穷村乡民们,从前一入冬就没有任何收入了,除非去外面打工,要是邻近遽然多出一座大型滑雪场,不只能够供给许多的作业岗位,还能趁便盘活他们的賓馆、饭馆、商铺,让他们在寒冬时节也能多一份额定收入,这對他们脱贫致富但是有很大协助的。哎呀呀,黄,我可算是诚心服了你,你马马虎虎想到的一个点子,就能谋福一个贫穷帶,几乎便是观世音下凡啊!”

    黄惟宁听了个啼笑皆非,道:“你先不要夸我,回头我让人做个可行 剖析报告出来再说。”

    李睿正 道:“不,我必定要夸你,还要替六百万青阳公民感谢你,真的,你作为出资商,考虑得或许没有那么多,但你确的的确协助了许多贫穷落后人口,为青阳 的扶贫作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你和我大哥……”

    黄惟宁皱着眉摆手打斷他的话,道:“停,我请你停下,不要再说了。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好欠好?你等我做好之后再来夸我,okay?其他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巨大,仅仅忠实实行我爷爷的遗愿,不要再夸我啦。”

    旁邊江美娴与李玉兰听了呵呵直笑,李睿也欠好意思的笑起来。

    吃過午饭,李睿三人与李玉兰道别,驱車回来 区,在 区周邊几个文明單位与旅行景点转了转。期间李睿接到*的来电,*告知他,刘丽萍现已被派出所放了出来,一家人都十分感谢他的大力相助。李睿与她推让两句,便挂了电话。

    晚上查询完毕后,李睿回到 ,找到老板宋向阳,向他报告了今日查询的全過程。\+本站 方手机最新阅览器app上架了!每日更新新品海量小说内容,体积小省流量,无廣告,查找小说更便利,快来注重微信 jiakonglishi(按住三秒仿制)下载手机客户端】


_第1775章:警卫需求

    宋向阳传闻黄惟宁有意在双河 仙女河沿线大举出资,十分快乐,道:“这一点你要盯紧了,争夺能够完结。前几天青云给我电话说,仙女河沿线的整改前进工程在资金方面缺口很大, 里的企业没什么乐意出资的,假定你能拉到黄家的出资,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李睿道:“好,我抓一下这个事,過会儿我给方 長去个电话,请他派人将工程规划的全部材料都拿到 里来,我好拿给黄惟宁看。她们出资仍是十分慎重的,每一环都会考虑到,咱们这邊想让她们出资,也
    这条路走不通,沈元珠又给李睿介绍了其他一条路,便是问询青阳 内涵 注册的安保公司,问询这些安保公司有没有女警卫。李睿照样没有门道通向这些公司,仍是沈元珠运用职务之便,协助打电话问询了下,成果相同令人绝望之极――男警卫倒有不少,女警卫却一个没有。

    最终沈元珠也没方法了,引荐李睿去省会找找,省会的格 比青阳大多了,不说别处,光是省武 总隊特 支隊与省厅的特 支隊,人数就比青阳 里相应体系的多多了,相应的女特 也应该会多出不少,退役离任的必定也不在少数,好好探问探问,是应该能找到心仪人选的。

    李睿承受了这个主张,却没计划自己動身去省会亲身寻觅,而是计划把这事托付给好老婆紫萱,她在省会的人脉四通八達,探问这种小事天然是易如轻而易举。可他正要给紫萱去电话时,却猛然想起好兄弟徐達,这位老弟身世于国家尖端安全体系,想必应该知道不少從事安全作业的女子,比如女外勤人员什么的,哪怕仅仅一个退役的女外勤,其实力也绝對要强過女特 一大截去,而要是能找到这样一个女子高手陪在黄惟宁身邊贴身维护,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呈现安全问题,想到这,立刻改为给徐達拨去电话,将主见说了。

    徐達听后哈哈笑道:“巧了,我正有个师妹,刚主動退役不久,现在没什么好营生,我联络她说说这事,看她容许不?”李睿奇道:“她为什么主動退役?”徐達道:“她跟我不是一个体系的,我在外勤处,她在内勤处,年前内勤处举行三军大交锋活動,她的实力是能进女子组前三的,成果交锋前被领导授意,放水给其他一个女性,让那个女性进入前三。可她不只没听從领导授意,在交锋中大北那个女性,还暴打了她一顿。”

    李睿叹道:“然后她领导报复她了?给她穿小鞋?她很是不忿,所以就主動退役了?”徐達道:“没这么简單,被她打的那个女性是体系内某高 的侄女,那高 眼看侄女被打成重伤,天然不会放過她,运用各种鄙俗手法打 她。她是真实熬不下去了,也看不惯里边的漆黑,所以索 主動提出退役。”李睿道:“这么说起来,你这师妹是个刚烈正派的人啊。”徐達道:“要不然我引荐她?她真要是给黄做了警卫,忠实方面是绝對没得说……”

    當天下午,李睿就接到了徐達的回电。徐達说,那个师妹看在他的体面上,承受这份警卫作业,计划明日過来看看顾主,假定满意的话,那就暂时做下去,今后的事今后再说。

    李睿大喜,道:“那明日她怎样過来?我去接她。”徐達道:“她家在邯郸,明日坐火車過来,直接到青阳,我去青阳找你,咱俩一同去火車站接站。”李睿奇道:“她家怎样在邯郸?”徐達笑道:“她家在邯郸不可吗?”李睿道:“不是,我便是觉得她家离我这挺近的。”徐達道:“她是邯郸永年人,是杨氏太极拳的嫡派传人,手上功夫和我不分轩轾。你们这次是捡到宝了,呵呵。”

    凶猛的屁股豐满诱人的身段!微信大众:meinvmeng22 (長按三秒仿制)你懂我也懂!


_第1777章:警卫到位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李睿先到火車站接上徐達,随后兄弟二人在出站口等候那位杨家妹子的到来。』天『籁小』说om

    等了不一瞬间,徐達便接到對方打来的电话,简單聊了几句,走到出口正中,冲着里边连连摇手,顷刻时刻,里边走来一个嘴角含笑的年青女子。徐達迎上前去,做出一个熊抱的虚势。那女子却扬起拳头,冲他脸挥了挥。徐達呵呵一笑,拍了拍她的手臂,帶她走向李睿。

    李睿凝目看去,见这女子二十四五岁年岁,藏着齐耳短,容長脸,五 正派,眼眸狭長,说不上多么美丽,但也很是秀气,她身高在一米七上下,在女 里边就算是个儿高的了,身形修长中透着瘦弱,值得一提的是,此女双臂修長,比大大都男人的手臂都長,相似武侠小说中所说的“猿臂”,一看便是高手。她上身穿戴白 長袖衬衣,下身是条绿 军裤,衬衣下摆还塞到了裤腰里,脚上一双黑 矮跟皮鞋,乍一看,就像是国家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部,站在人来人往的出站口,显得特殊而又土气。

    李睿却没敢對她有一点点的小瞧,不只仅看徐達的体面,也是看她的身世与实力,主動递手给她,笑道:“欢迎欢迎,这位便是杨家妹子吧?”

    那女子直爽的和他握手,道:“谢谢,不必这么推让,呵呵。”

    徐達介绍道:“这是我好哥哥李睿,杨香你今后真要是留在青阳展了,那就把他當哥,有什么事虽然找他。”

    李睿便知道了她的姓名,杨香,心说这姓名不错,简單,也很传统,十分好记,笑着把杨香手里拎着的一个军绿 提包接過来,道:“我帮你拿着吧。”

    杨香说了句谢谢,和徐達叙起旧来。李睿引领着二人走出站前廣场,到路邊上車,驾車赶往黄惟宁家中。

    路上,杨香有些担忧的问道:“李哥,我要维护的黄,有什么对头敌人吗?她平常会遇到什么风险吗?我没做過警卫,没有什么阅历,不担忧其他,就怕黄的境况十分风险,我唐塞不来。”

    李睿邊开車邊笑道:“这一点你大可定心,黄没有任何对头敌人,就算是有,也应该仅仅商业上的竞赛對手,并且还不在咱们国内。她平常也不会遇到任何的风险,比如被人砍 什么的,绝對不会。她在国内的社会联络才刚刚开端树立,不知道什么人,天然也就没有对头了。你在她身邊便是虚应下故事,让他家人心里结壮。总归,这份作业应该十分的轻松加舒适。”

    杨香吁了口气,道:“那我就定心了。”

    徐達讪笑她道:“哟哟,咱们的杨女侠退役今后,怎样胆子变得这么小了?怕这怕那,从前的胆气都哪去了?”

    杨香十分细心的说道:“这跟我从前的阅历完全不同,从前我是 人的,现在却要维护人,这是两码事。我倒不担忧自己出事,就怕维护欠好人家老板,對不起人家的喜爱。”

    李睿听得心头一跳,下意识问道:“妹子你也 過人?”

    杨香看了眼徐達,徐達對她点允许。

    杨香便道:“你是徐達的好兄弟,并且我又退役了,也就能够适當和你讲一些。没错,我手底下死過人,好几个呢,都是小日原本的间一谍。”

    徐達解释道:“她是内勤处的,担任境内反渗透、反间等隐秘作业。”

    李睿腾出右手,挑大拇哥给她,道:“牛!我服你了妹子。前次徐達来青阳这处理一个日本女间一谍,我有幸參与进去,和那女间一谍照面動手,被她逼得险象环生,差点死掉,你却能够轻轻松松弄死她们,几乎太凶猛了。就冲这个,正午我也要敬你一杯。”

    過了好久,冯六遽然昂首,眼中闪過两道寒光,道:“我干了!不過,一百万不行!”那老板允许道:“當然,一百万仅仅给你的奖赏,你打通门道必定还需求钱,要多少我都能够给你,我只需那个胖子赶快死。”冯六一手抓在副驾驶门把手上,道:“我现在就去找门道,等供认开销了再联络你,那时我需求你先付五十万的订金,要不然我把人做了,你回身跑了,我找谁要钱去?”那老板笑道:“當然没问题,等你好音讯啦。”

    冯六点允许,开门下車,很快消失在人来人往的街头上。

    那老板目送他离去后,收起脸上笑脸,问左邊的男青年道:“阳仔,阿光那邊还没音讯传過来?”阳仔摇头道:“还没有,应该系还未现那个李睿的行迹。假定现已现,必定早就ca11過来了。”那老板摇头道:“算了,他并不知道李睿,只通過我的描绘,应该认不出他,你叫他不要在 门口蹲守了,立刻回来,咱们去靖南。”阳仔乖僻的问道:“去靖南做咩?不干掉李睿与你堂姑两个贱人了?”

    那老板脸上现出一丝狰狞,道:“已然咱们无法在青阳找到这两个家伙,那就玩一招操之过急。咱们去靖南,把我太爷的墓地销毁,陵寝必定会告知他们两人中的某一个,由于我太爷的墓地便是他们两个置办的。他们得到音讯,必定会赶到陵寝检查。咱们来一个黄雀在后,盯梢他们回到青阳,不就能够找到他们的家了?届时再在家里下手,要他们一个也跑不掉。”

    阳仔叹服说道:“这一招真系高超,黄少我好敬服你哦。”

    这老板不是他人,正是黄惟谦的儿子黄勤刚,他决议为父亲复仇之后,便和朋友阿光一同,從吉隆坡飞到星岛,与阿光在星岛结识的两个 手朋友阳仔、靓南(那个司机)集合,四人分两批從星岛来到大6,在靖南集合,租了两辆車子后,来到青阳施行复仇。黄勤刚这邊先来對付那个撞倒黄惟谦直接导致其逝世的大胖子,阿光那邊则想方设法搞清李睿的行迹,再通過他找到黄惟宁的居所,最终再對二人下手。

    不得不说黄勤刚十分桀 辣,一心要干掉李睿、黄惟宁与那个胖子为父亲复仇,而并不考虑三人在黄惟谦之死過程中所背负的职责,横竖他现已确定,没有这三人,父亲是不会死掉的。

    现在,黄勤刚听到阳仔的夸奖,如若不闻,叮咛道:“阳仔,告知阿光脱离 ,和咱们一同……算了,他仍是留在青阳,作为后備人员运用,不要去靖南了。靓南,开車,去靖南。”

    司机靓南点了下头,吊儿郎當的動車子,向高方向驶去……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