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景川和顾黎月大结局

追更人数:900人

小说介绍:六年前,渣妹陷害,顾黎月怀着孕,被丈夫狠狠抛弃。六年后,她改名换姓重新开始…


厉景川和顾黎月大结局开始阅读>>


10173.jpg
第528章 误解 

    阅历了那么多的事,杨瑟瑟早就把宋颐當成了自己的亲生姐姐,對她总是会有一种依靠感,有了 屈,就想和她倾吐。

    并且这种有关于暗恋的工作,她没办法和自己的妈妈说,仅有的知心人只要宋颐。

    宋颐脱离了这么多天,杨瑟瑟许多话都憋在心里没人可以倾诉,现在总算可以一吐为快了。

    她巴拉巴拉的把这些天自己和尹维笙之间髮生的事都告知了宋颐,最终还愤慨道:“我没想到他竟然是那样一个没有担當的人!”

    “噗……”

    宋颐几乎哭笑不得。

    说起来,她和尹维笙的外交也并不多,但她知道,尹维笙绝對不是像杨瑟瑟口中说的那样没有担當。

    她對杨瑟瑟道:“你就没想過,假如他和那个何璐真的没什么呢?”

    杨瑟瑟一呆,不由得反诘:“那他们两个人在一同吃饭干什么?”

    “嗯,在一同吃饭的原因有许多种,或许是何璐帮了他什么忙啊,又或许是單纯的请吃饭,你不是也说了,何璐對尹维笙有主意,所以,她要找一个吃饭的理由,岂不是很简单?”

    抛去其他不谈,尹维笙也算是个大直男。

    女生要是不亲身對他开口表达,他是绝對不会想到人家喜爱他那层面上的。

    何璐要是聪明一点,彻底可以使用这一点和尹维笙拉近联络。

    相比之下,杨瑟瑟这孩子就太過于老实了。

    杨瑟瑟嘟囔:“那他也不应容许啊……算了算了!横竖现在都和我没联络了,我也管不着他。”

    尽管口上说着不耐烦的话,但杨瑟瑟两只耳朵都快竖起来了,几乎整张脸上都写着:宋颐姐你快持续说呀!我还想听!

    宋颐目光含笑地看着她,“我要是你,我是不会退出节目组的,我偏要留下盯着他们,不让何璐达到目的。”

    宋颐可不是说说罢了,她是真能做出这种事的。

    不论是在寻求御幸臣,仍是后来失忆的韩沉,她都是一把能手,一副豁出去的姿态。

    杨瑟瑟惊奇地睁圆了眼睛,“真的吗?宋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太怂了呀?”

    “倒也不是。”

    宋颐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其实有件事我一向都没告知你,我是觉得,尹维笙未必真的對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杨瑟瑟更为震动,说话都不利索了,“宋……宋颐姐,你别吓唬我啊!”

    “你还记得之前咱们在国外拍照电影的时分吗?刚进组的时分,许多人都在质疑你,诽谤你,尹维笙在私自帮你说過不少话,那些帶头的人,几乎都被他要挟過。”

    其实宋颐一开端也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仍是后来小安在他们助理群里听了一耳朵,跑来说给她听的。

    也正是由于如此,宋颐才觉得尹维笙并非嘴上说的那么不喜爱杨瑟瑟,假如不是他不愿意供认,那就必定是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出自己的爱情。

    宋颐道:“所以,我猜想,你们中心或许是有什么误解,畢竟有个何璐夹在中心,就算有误解也不古怪。”

    千万不要小看自己的任何一个情敌,这是宋颐被害了许多次之后得出的定论。

    听完这些,杨瑟瑟整个人都傻掉了。

    她觉得,自己那颗死掉的心,又一点点焚烧起来,烧得她口干舌燥,烧得她燃起了期望。

    杨瑟瑟抓住宋颐的手,苦着脸道:“那我现在该怎样办啊宋颐姐,我都退出节目组了,没办法见到他了。”

    “这个嘛……”

    宋颐了解起他们的爱情来却是一套一套,可具体要怎样办,她其实也是说不上来的。

    她尽管是過来人,寻求他人的办法都试過,但她的恋愛路途比杨瑟瑟的还要崎岖。

    但不论怎样,她道:“我觉得,我從前之所以能打動御幸臣,靠的便是坚持,瑟瑟,我和你说这些,并不是想要压服你持续去寻求尹维笙,而是想让你自己能想清楚,究竟持续坚持仍是抛弃。”

    究竟持续坚持仍是抛弃……

    杨瑟瑟快要纠结死了。

    持续坚持?可她惧怕看到尹维笙冷酷的目光。

    就这样抛弃?可她扑通扑通的心告知她不甘。

    杨瑟瑟想了好久,最终决议:“不论怎样,我仍是就这样静静的喜爱他好了,喜爱到这份爱情跟着时刻逐渐散失停止。”

    就算他决议了不再想他,但心里仍是喜爱他,倾向他,已然这样,就随心吧。

    并且杨瑟瑟的心里其实也清楚,宋颐的坚持之所以有回应,是由于御幸臣也喜爱她,所以才干够抱得美男歸。

    而自己?仍是算了吧。

    尹维笙显着就很排挤她,她要是再不论不管的去寻求,便是在给他添加困扰。

    见她现已做好了决议,宋颐也没多说什么,只道:“你决议了就好,只不過你们有时机的话,最好仍是可以弄清楚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杨瑟瑟点了容许,“咱们下次碰头,估量便是好久今后了吧。”

    随后,杨瑟瑟又和宋颐聊了一些其他的東西,没過一瞬间,宋颐的手机响了起来。

    刚好是尹维笙打来的。

    宋颐目光含笑地看了眼巴巴的杨瑟瑟一眼,嘴上说着不喜爱,但不经意间的小動作底子粉饰不住,“要不你接?”

    杨瑟瑟瞬间捂脸,“哎呀,宋颐姐!你别玩笑我了,快接呀!”

    电话接通。

    尹维笙仅仅寻常地慰劳:“宋颐?我之前打的电话你都没有接,你现在情况怎样样,还安全吗?”

    “还好,病况现已操控住了,不必忧虑。”

    宋颐道了一声,随后卡在尹维笙想要挂电话之前,明里暗里的提道:“對了,我身在岛国,不知道晋城那邊的人怎样样?”

    晋城的人。

    尹维笙天然而然了解为是御幸臣还有宋抒宋漪,他道:“御幸臣的下落我不知道,宋抒和宋漪应该挺好的。”

    宋颐问:“其他人呢?瑟瑟怎样样?”

    尹维笙反响平平的说:“她还好,你要是想知道具体,可以打电话问她。”

    这样的说话方法的确很契合尹维笙的风格。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