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曦薄凉辰看至大结局免费阅读 - 笔趣阁

追更人数:584人

小说介绍:结婚两年,钟曦就见过薄凉辰一次,是在钟父的葬礼上,并狠狠的欺辱她。“娶你,不过是报复你那个恶心的父亲,现在他终于死了,那就剩下你,好好赎罪。”


钟曦薄凉辰看至大结局免费阅读 - 笔趣阁开始阅读>>


10152.jpg
    遽然电话答录机响了起来。

    “凉辰,是我,晚上我爸想让你再来家里一趟,再谈谈咱们的婚事,你能来吗?”

    温阮儿的声响环绕在钟曦耳邊。

    她的手指尖缓慢扣着掌心,久久未動。

    或许薄凉辰真的是想用这个协作案去平缓跟温家的联系,她的呈现,恐怕又搅了他的方案。

    换做之前,钟曦或许会很快乐。

    但眼下状况不同,钟氏需求这个東山复兴的时机,她哪怕是跪着求,也要让薄凉辰高抬贵手。

    對,就算求他又怎样。

    在他面前,她哪里还有半点自负自愛?

    钟曦打定了主见,由于熬了几天做那些方案,此刻又松懈下来,很快,她就靠着沙髮睡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睡着睡着,如同闻到了一阵咖啡的香气,混杂着某个人的滋味,分外有一种令人安心的法力。

    她往手邊的文件袋上蹭了蹭,嘟囔了句。

    “张姐,晚上想吃红烧肉……还有……”

    刚刚回到会议室的男人,停步看着她。

    闵助理随后开门进来,“薄总,晚上跟王总在天丝酒楼有饭约,您该出髮了。”

    薄凉辰手一抬,“不去了。”

    闵助理留意到睡着的钟曦,马上 低声响,“好的,薄总,我马上去回复。”

    “天丝酒楼,招牌菜是什么?”

    “红烧肉。”

    ……

    钟曦睡得很香,梦里边还闻到了红烧肉的香味。

    她缓慢睁开眼,借着暗淡的灯火,瞥见旁邊作业桌旁邊,正在作业的男人,他雕琢般的眉眼特别有一种蛊惑人心的法力。

    他眉头细微皱着,如同在考虑什么扎手的事。

    钟曦眨了眨眼,还认为自己是在做梦,轻笑了下,“薄凉辰,你这么一贯蹙眉头,老了会很丑的。”

    男人動作倏的一顿,看了過去。

    她刚刚醒来,身上还披着他的西装外套,容貌慵懒又轻松,從他这个视点,刚好能够看到她衣领之下的皎白肌肤。

    他喉结滚動,声响又冷又沉,“醒了?”

    钟曦一下被这两个字惊醒了。

    她这才想起来,她是在他作业室里边等他来着,怎样睡着了。

    还有,她身上披着的如同是他的衣服!

    脑筋一阵空白,她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衣领打开的更大了。

    薄凉辰啪的一下合上了文件,三两步行至她面前,口气冷的吓人,“假如那些方案不能见效,你计划用这种方法,蛊惑我,宽待钟氏?”

    “我没……”

    她话没说完,腰肢现已被他拦住。

    噼里啪啦的一阵,她整个人被勾抱起来,放在了作业桌上,那些文件散落满地。

    他遽然俯身,眸底竄動的 望显着又诱人。

    “其实,你还在做梦。”

    钟曦瞳孔微颤,接着,唇瓣就被人轻柔的吻上了,越来越重,却不让她觉得疼。

    他的掌心也那么温厚,帶着热度,点着了她身上的每一寸。

    还在,做梦吗?

    要不然,薄凉辰怎样会这么對她。

    钟曦的心跳越来越快,她仰着脖颈,却遽然抵住了他进一步的動作,“不,不能这样。”

    “梦里,也不可吗?”

    他声响沙哑得凶猛,有些事,他日日夜夜忍着。

    怕她抵抗,怕她惧怕。

    他垂头注视着她的姿态,紧拽着他的衬衫,脖子上都是他留下的痕迹。

    是他太急了。

    钟曦闭着眼睛摇头,“梦里也不可!”

    薄凉辰扶着她的膀子,良久,目光沉沉的吐出一个字,“好。”

    他小心谨慎的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沙髮上,“再睡一瞬间。”

    钟曦闭着眼睛,睫毛悄悄颤動。

    她的手攥着他的衬衫,缓慢松开。

    真是梦吗?

    跟着男人脚步脱离身邊,钟曦模糊又睡了一瞬间。

    再醒来,蹙眉想着方才的那场梦,紧皱着眉头,一昂首,薄凉辰拎着外卖盒子走了进来。

    “吃饭。”

    他如同又是素日里那副冷酷的姿态,把饭盒放到桌面上,就走到了作业桌旁,持续作业。

    钟曦这会儿也觉得饿了。

    闻了闻气味,“红烧肉?”

    她记住薄凉辰很不喜爱吃这样的東西,怎样会点这个?

    并且,还这么恰巧,她今日特别想吃这道菜。

    钟曦看向那邊的男人,只见薄凉辰冷着声响,“不想吃就倒掉。”

    钟曦忙低下头去,拔了筷子就吃了起来。

    方才肯定是做梦!

    她吃的很快,吃完之后,薄凉辰也关上了电脑,他动身過来,才看到红烧肉现已被挑的差不多了,便是米饭还有剩。

    他只扫了眼,就坐在另一邊吃了起来。

    也不厌弃是钟曦吃過的。

    钟曦擦了擦嘴,“那个,薄总。”

    “吃饭的时分,不谈公务。”男人头也不抬,一句话就把她没出口的话噎了回去。

    钟曦只好闭口不言。

    他吃得慢条斯理,她也只能等着。

    仍是闵助理敲门进来,“薄总,車准備好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