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无悔免费完整版阅读,正版!

追更人数:194人

小说介绍:人生如戏,命运如此。心有百姓,大公无私。厉元朗身处错综复杂的情势下,披荆斩棘,迎难而上,谱写一曲新时代的壮丽篇章…


仕途无悔免费完整版阅读,正版!开始阅读>>


10224.jpg
    “好,我们先吃饭,后看戏。”厉元朗夹起一口菜,大快朵颐起来。

    陶峰心里想了想,归纳方才厉元朗的做法,他总算理解这位厉副秘书長的良苦用心,难免對厉元朗有了从头知道。

    这顿饭吃得很快,脱离时厉元朗抢先付了帐,没有赞同老板免單,连零头都不抹。

    等他和陶峰脱离后,老板笑眯眯的摸着双下颌,一副沾沾自喜的神态。

    女服务员凑過来问他为什么快乐。

    老板一指厉元朗的背影,嘲笑道:“碰见 府两个大傻子,甘心做冤大头,让我随意宰,你说好不好玩。”


    次日早上,天刚蒙蒙亮厉元朗就醒了。

    洗漱完畢换上运動衣裤,去外面的大街上慢跑训练。

    围着達鲁江邊跑了一大圈,跟着天 逐步放亮,街上行人逐渐多了起来。

    厉元朗停下来,看到远处有个早餐店,正好肚子也饿了,散步走過去,点了一屉小笼包,一碗小米粥渐渐吃起来。

    这是一家夫妻店,两口子都在五十岁以上,男的精瘦,女的微胖。

    小店不大,只要五张桌子,吃饭的人也不多。

    夫妻二人就在门口包着包子,老公擀皮,老婆担任包。

    邊干活,两口子邊说着话,正好厉元朗离他们很近,听得逼真。

    女的小声嘟囔着:“现在什么東西都提价,我们的赢利越来越少。不可一屉包子涨一块钱,粥涨五毛,这样还能多挣点。”

    男的直摇头,“吃饭的都是邻近街坊邻居,你好意思这样做?横竖我是拉不下这张脸。”

    “你的脸值钱仍是面子值钱?”女的说声响忍不住轻轻进步,“我们就得多挣点,你立刻就要退休,还要交纳一大筆养老稳妥,我查過了,得有十来万呢。”

    “有这么多?”男的立时惊奇起来,“前次 领导不是说過, 里给我们处理一部分,自己拿一部分, 里变卦了?”

    “哼!”女的气得将手中的包子皮往面板上一摔,怒气冲冲说:“那些 老爷的话你也信?说给处理一部分,一块钱是他,一百块钱也是他。昨日徐哥和我说, 里每人最多处理一千块钱,剩余的都由我们自己承当。”

正文 第808章

    “还有这事!”男的停下手中動作,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问了几句话,之后愤慨的站在一旁抽起闷烟。

    “徐哥咋说?”女的问道。

    “和你说的相同,他们前两天去问了, 里便是这个答复,还要每人签字赞同,才干领到一千块。”

    男的说着愤慨的将半截烟往地上狠狠一扔,用脚用力碾灭,咬牙说:“不可,还得去告, 里不可就去省里,我就不信了,没人管这事。”

    “看把你本领的。”女的嘴一撇,不屑道:“曾经的遭受你还没長记 。由于你,咱闺女都受了牵连,报考公务员 审不過关,要不然也不会四处打零工,弄得找个對象都费力。”

    “能不能不提这些闹心思。”男的登时来了火气,显露坚毅神 ,“他章昭本事再大也得讲理,我就不信法令不给我们老百姓做主。”

    想了想,他拿起手机又开端拨打电话。

    女的赶忙一把夺過来,瞋目而问:“你要干什么!”

    男的脸 一凛, 气道:“联络老哥几个持续告,再去 里试一试,不可就去省会,再不去京城。”

    “我的祖先,你告状有瘾是不是?”女的气哭了声,呜呜的捂着脸,浑身抖動着。

    “哭哭哭,就知道哭,哭顶个屁用!”男的一愤慨,无意中胳膊肘碰掉了旁邊柜子上的碗筷。

    噼里啪啦掉在地上,摔个破坏。

    “啊,你还摔東西!,这日子无法過了!”女的哭声更大了,呜呜的。

    弄得吃饭的人都往这邊看,见势不妙,纷繁结账开溜。

    有知道的还不忘劝慰男的几句,“老侯,能忍则忍,我们斗不過章昭。”

    转眼间,其别人都走了,唯有厉元朗还在。

    男的见状過来气的说:“这位同志,真实對不住,我家那口子身体不舒服,你看是不是……”

    夫妻闹矛盾,生意无法做了。

    家丑不可外扬,让外人看到他们两口子吵架,毕竟不是面子事。

    男的陪着礼一脸抱歉,还说这顿饭钱不要了,撵人不好听,只能请厉元朗脱离。

    厉元朗没有介意,擦了擦嘴问:“大哥,我便利问一下,你和嫂子由于什么吵架吗?”

    男的上下审察厉元朗几眼,反诘:“你是干啥的?”

    厉元朗摊了摊手,“我便是个一般人,完全出于猎奇心思。你不便利说就算了,饭钱我放在桌上,再见。”

    说着,厉元朗就要朝外走。

    女的这会现已中止哭声,抬起头来望了望厉元朗,咨询的目光看向老公。

    “哎!”男的一拍大腿,“看你不像个一般人,倒像个……”

    厉元朗停步,回身和蔼的问:“我像什么?”

    “你是记者吧?”

    厉元朗仅仅冲着男的笑,不供认也不否定。

    “算了,已然你想问,这事也不是不能说,我就豁出去了。”

    他拉着厉元朗从头坐下来,面對面的如数家珍道出缘由。

    男的叫侯成军,本年五十五岁,原本在 益宏钢铁有限公司上班。

    益宏钢铁公司的前身是 轧钢厂,零五年破産关闭,被章昭买下,改成这个姓名。

    章昭不是廣南本地人,是通過招商引资来的外地商。

    當时和 里谈妥,要安排轧钢厂原有四分之三的员作业业。作为补偿, 里将给益宏公司免税五年。

    五年税款可不是小数目,细算下来绝對有利可赚。

    所以章昭依照 里要求,选择手轻脚健且阅历豐富的工人留下,其他的交由 里处理。
    他看到大厅内不少老百姓都把帽子手套摘掉,有的乃至还脱掉大衣。

    人人手里捧着热茶,坐在椅子上窃窃私语,再没有乱糟糟的状况髮生了。

    走到窗口前,作业人员和访户攀谈有了耐性,并细心做着记载,不时 话问的很具体。

    经過他的要求,陶峰完全做了改动。

    看来,这位陶 長,是个能干事的人。

    五分钟后,厉元朗敲开了陶峰办公室的门。

    一见是厉元朗,陶峰立刻笑脸相迎,将厉元朗让进沙髮坐下。

    正准備忙着沏茶倒水,却被厉元朗抬手阻挠。

    “陶 長,你先别忙,我有事问你。”

    陶峰认为厉元朗要问询昨日安置下来的使命,翻开簿本做好报告准備。

    却听到厉元朗呆头呆脑的问了一句:“益宏的作业你知道多少,给我说一说。”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