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影帝祝你往后余生星途坦荡》桑稚傅怀升小说最新章节 - 笔趣阁

追更人数:1600人

小说介绍:“今天是我认识他的第1580天,也是我爱他的第四年整。”


《傅影帝祝你往后余生星途坦荡》桑稚傅怀升小说最新章节 - 笔趣阁打开小说全集目录>>


10156.jpg

助理将桑稚帶到傅怀升的歇息室门口,就去处理碰头会的事宜。

歇息室的门半敞着。

桑稚刚要敲门,就看到傅怀升坐在沙髮上,而白榆坐在他的身邊。

两个人离得很近,肩时不时还会蹭上,看上去密切备至!

看着这一幕,桑稚拎着保温盒的手逐渐收紧。

她看不到傅怀升的神态,却能感受到室内温馨的气氛。

而此时站在这儿的她就像个损坏者!

桑稚再没有推开这扇门的力气,回身离去。

路遇回来的助理,她将汤盒交给他就仓促走远。

助理一头雾水的拎着保温盒进了歇息室:“这是桑送来的汤。”

傅怀升闻言一愣,看了眼助理死后,却空无一人。

“她人呢?”

“不知道为什么回去了。”助理将汤盒放在茶几上。

傅怀升皱了蹙眉,扫了眼一旁还在的白榆:“戏對完了,你该走了。”

说完,他也不看白榆变青的脸 ,拿起手机就要给桑稚打电话。

可这时却传来主持人催进场的声响,无法下,只能作罷。

而白榆却仍旧跟在傅怀升死后走着。

回想起刚刚听到的對话,她眼底划過一抹喜 。

她早就传闻傅怀升有个女友,但一向不知道是谁。


至少他回来了,至少他还有一句抱愧。

傅怀升看着不说话的桑稚,将手中的保温盒放在她面前:“这是芳香斋的蟹羹,滋味很好。”

蟹羹还冒着热气,这是这一年来他仅有一次给自己帶回東西。

可桑稚却笑不出来。

由于傅怀升忘了,她對螃蟹過敏!

桑稚看了良久,毕竟仍是拿起那份蟹羹,一勺一勺的吃下。

然后看着傅怀升笑了笑:“是挺好吃的。”

看着这样的她,傅怀升心里莫名的髮闷。

这时手机响起,他翻开扫了眼,看向桑稚:“我还有个采访,先走了。”

说完,便回身离去。

“砰”

看着大门关上,桑稚动身冲进了卫生间。

她拼命地吐逆,却杯水车薪,红疹一点一点遍及全身,痒得凶猛。

桑稚竭力抑制着自己不去挠,眼尾都忍受到髮红。

比及全部都完毕时,她整个人简直脱力。

疲累的回到卧室。

桑稚坐在床上,手机里播放着傅怀升承受采访的录播视频。

屏幕中,那个男人在主持人的提议下演绎着厚意。

而那温顺似水的目光,她现已良久没见過了。

整整一夜,不知道是什么时分睡着的。

醒来时,阳光透過薄纱照进房间,洋洋洒洒一片。

而傅怀升一夜未歸。

桑稚习气 的拿起手机去微博上寻觅他的去向。

却不想一进去就看到热搜上高挂着傅怀升的姓名。

她惊讶的点进去,看到里边内容时错愕不已。

“爆:當红男星傅怀升携女星白榆深夜进出酒店,举动密切,疑似恋愛!”

↑ ↑

桑稚想起傅怀升今日有个杂志要拍照,动身将外套递過去,送他下楼。

隔着窗,她看着男人上車离去,想提示的话徜徉在嘴邊,终是没有说出口。

今日是他们的恋愛纪念日。

刚在一同时,他们就约定好每一年的纪念日都要一同過。

過去三年,年年如此。

仅仅不知道本年他还会不会记住……

想着,桑稚眼眸一黯,随后也开車脱离。

中午的阳光炙热,热气烤着大地,像是要将人消融。

美容院里。

刚打過耳洞的耳稚火辣辣的疼,就连风悄悄吹過,都会传来刺痛。

桑稚看着镜子中自己红肿的耳垂,仍是忍痛帶上了傅怀升‘送’她的那副耳环!

之后,她去超 买了些他喜爱的菜,回到别墅,亲身下厨做好。

时刻点点過去,桌上的饭菜一点点冷凝。

桑稚的心也逐渐落入了谷底。

傅怀升……没有回来。

桑稚看着墙上不斷轮转的时针,给他髮了条短信。

“你还记住今日是什么日子吗?”

可過了良久,對方也没有回音。

桑稚死死攥着手机,眼眶泛酸。

可毕竟,她仅仅缄默沉静地将一切菜封好放进冰箱,然后坐在沙髮上持续等。

等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回来的人。

天逐渐黑了下来。

这时,两道光從窗外远远照来,停在了别墅前。

紧接着,大门被翻开。

傅怀升走进来,看到坐在沙髮上的桑稚,眼中闪過一抹愧疚。

“抱愧,我忘记了。”


桑稚翻开一旁的小暖灯,又给傅怀升倒了杯水。

“你 青了,要不要歇息一段时刻,咱们出去散散心?”

桑稚轻声问,进组前傅怀升说等这部电影 青了就帶她出去休假。

可傅怀升却捏了捏眉心,回绝说:“我还有作业,再说。”

“不急的话能不能往后延两天?咱们也不走远,就去城外,两天就够了。”

桑稚还记取前几天给傅怀升的助理打电话问询他近况时,他说傅怀升入戏有些深,出组后要好好放松,以便走出角 。

可傅怀升闻言却不耐动身:“我很累,别任 。”

说完,他看都没看桑稚一眼,朝二楼澡堂走去。

桑稚看着傅怀升冷酷的背影,怔在原地。

夜,就这样悄声過去。

第二天,桑稚正收拾着傅怀升行李箱里的東西。

视野一移,就看见了 在最底下的精巧包装袋,翻开后里边是一副女士耳环。

自己没有耳洞,也不戴这些東西,这耳环傅怀升是买给谁的?

下认识的,桑稚回头看向他,目光杂乱。

许是屋里一会儿太過安静。

傅怀升昂首看過来,瞧见她手里的耳饰,目光闪了闪。

“打个耳洞吧。”他先开口。

桑稚举起那副耳环:“这……是送给我的?”

傅怀升含糊地“嗯”了一声。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