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岁宁百度网盘资源txt下载到手机阅读

追更人数:405人

小说介绍:徐岁宁跟洛之鹤结婚的前一晚,陈律死死拽着她的手腕,颤着声音说:“明明是我,先跟你好的。”——爱情多不可靠,所以我最喜欢,夜里盛宴狂欢,白日一拍两散。


徐岁宁百度网盘资源txt下载到手机阅读https://s.eefox.com/goto/2y


10328.jpg

    叶守炫一副怕老爷子强行让他去叶氏上班的表情,忙不迭溜了。

    其实,他知道老爷子是有意支开他。

    陈律看着叶守炫溜走的背影,说:“爷爷,其实……没有必要。”

    “怎样说?”老爷子看了陈律一眼,“你又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陈律笑了笑,给爷爷倒了杯茶,“我能了解您为什么这么做。”

    徐岁宁不必陈律帮她倒,自己默默地喝水。

    陈律和爷爷的對话,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懂,但连起来就跟天书相同,她彻底不了解,或许说跟他们不在一个频道。

    直到看见叶守恒過来,她才了解,爷爷让叶守炫先走,是不期望他和叶守恒碰上。

    陈律说的“没有必要”,应该是想说:就算叶守恒看不见叶守炫,也能猜到叶守炫跟他们是一个壕沟的,跟叶守恒这个所谓的哥哥不是一条心。

    爷爷支开叶守炫,不是想帮叶守炫保密,仅仅不想把局面弄得太为难。

    陈律了解爷爷的主意,所以表明了解。

    徐岁宁只知道高手過招,招招毙命,不知道高手说话,也能每句话都含有深意。

    她能跟他们同频才怪!

    陈律没有跟叶守恒打招待,牵住徐岁宁的手,说:“爷爷,咱们先走了。”

    “好。”老爷子叮嘱道,“路上当心。”

    上了車,徐岁宁才问:“爷爷为什么会找叶守恒過来啊?”

    陈律笑了笑,“等過几天,你就知道了。”

    徐岁宁并没有注意到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再加上她不想過多地聊起叶守恒,很快就搬运了论题。

    回到家洗完澡,她躺到床上,本来是想早点睡,但仍是不由得刷起了手机。

    今日髮生了太多作业,每一件都很魔幻,又都跟她休戚相关,她不得不坐下来,收拾一下思绪。

    林艺東窗事髮后,见自己的形象无法挽回,抛弃了作业,留在了宋峰林身邊。

    從感 的视点看,徐岁宁很敬服林艺的勇气和支付,只可惜她和宋峰林的爱情是不道德的,不论他们怎样为了對方献身自己的利益,都不值得被讴歌。

    一旦他们所谓的愛情被讴歌,被损伤的陈素兰和宋子琛算什么?

    徐倩

    雯和孙敏敏的作业,更是直接跟她相关。

    徐倩雯當众凌辱了孙敏敏一番,给孙敏敏留下一堆的质疑之后,挑选了出国。

    至于孙敏敏,受此大辱,却没有得到群众的怜惜,對她来说也是个不小的冲击。

    可是,听陈律的意思,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完毕。

    叶守炫也暗示過她,陈律不会就这么放過孙敏敏。

    孙敏敏现已这么惨了,接下来,还会髮生什么魔幻的作业呢?

    陈律洗完澡出来,看见徐岁宁拿着手机、一副若有所思的姿态,在她死后躺下来,抱住她,说:“早点歇息。”

    徐岁宁“嗯”了声,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睡意,爽性转過身去面對着陈律。

    陈律其实也没睡,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以至于她一转過身,就對上他的视野。

    他的目光,深邃如海,让人情不自禁地想依靠。

    徐岁宁不自觉地喃喃:“今日髮生了许多作业。”

    陈律没有说话,把徐岁宁抱得更紧了一些。

    他當然知道今日髮生了许多作业,孙敏敏做的一些作业,乃至差点损伤到了徐岁宁。

    徐岁宁抓住陈律圈在她腰上的手,说:“作业变成了这样,孙敏敏是必定不会善罷甘休了,我今后需求……”防備的人又多了一个——徐岁宁算一个。

    但她不能这么说,说了就无法解释那个“又”。

    不等她想出该怎样接上自己的话,陈律就说:“不需求。”

    徐岁宁抬眸,眸底不知何时洇开了一抹笑意,“你要帮我处理这个问题吗?”

    陈律挑了挑眉,“现已在处理了。”

    徐岁宁忽然想起回家的路上,陈律那句“等過几天,你就知道了”。

    他说的,便是这件事吧?

    她把脸埋到陈律的 口,“那我過几天看看孙敏敏会怎样样!”

    话说回来,孙敏敏今日被徐倩雯这样凌辱,还没有得到粉丝和网友的支撑,现已够惨了,陈律还能把她怎样样?

    叶守炫的意思是,陈律一旦出手,孙敏敏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她忽然……有点等待了!

    徐岁宁想着,看陈律的目光都变了,眸底闪着一抹奇特的光荣。

    陈律的目光也变了——不是变得有光荣,而是变得深重。

    他的声响也变得和目光相同,“漓漓……”

    徐岁宁现已猜到陈律要说什么了,伸手捂住他的嘴巴,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陈律也不说话,仅仅看着徐岁宁。

    徐岁宁渐渐地、一点一点地移开自己的手,吻了吻陈律的唇。

    她难得主動,陈律當然是任由她来了。

    一开端,徐岁宁也非常享用这种“把握主動 ”的感觉,但很快,她就黔驴之技,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办了。

    陈律仍然一動不動,不知道是在享用她的主動,仍是在赏识她的困顿。

    她有点急了,“老公~”

    这一招,她百试百灵,这次當然也不会失灵!




第671章  我冲击我自己(1)

    这个夜晚,對于某些人而言,非常时刻短。

    可是,對于另一部分人而言,却非常漫長难熬——就像在熊熊火焰的包围下,度過了半个世纪。

    人世变成炼狱。

    孙敏敏就身处这“炼狱”的中心。

    徐倩雯凌辱她的相片和视频传上网之后,经纪人叮嘱她,不要去看微博,更不要看谈论。

    她怎样忍得住?

    看了一圈,她如坠冰窖,总算知道经纪人为什么千叮嘱万吩咐了。

    她榜首时刻做出回应,便是想把自己塑形成受害者的角 ,抢占言论的先机,好让粉丝去进犯徐倩雯。

    横竖徐倩雯仅仅一个有污点的网红!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