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乔商临钧免费阅读无弹窗

追更人数:744人

小说介绍:一次意外,身为有夫之妇的岑乔认识了一个神秘男人。对方姓名不详,职业不详,婚配不详。却总在她最狼狈的时候对她施以援手。


岑乔商临钧免费阅读无弹窗开始阅读>>


10120.jpg

    当时的他在庆幸什么呢。

    因为担心茕茕会出什么事,岑乔这一晚是陪着姜茕茕一起睡的。

    在关了灯的客房里,两人没有说话,而是一起睁着眼睛失眠了。

    第二天商临均坐在楼下的沙发看着报纸的时候,听到岑乔下楼的声音,那以往白净剔透的脸庞此时眼圈周围明细可见的青色,走上去,按住她的腰身,蹙着眉,声音听不出喜怒“你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是不是我不在你身边,睡不着了。”

    “够了哦,商临均,你赶紧放开我。”见在客厅的人都略带打趣的看着他们俩,岑乔脸都烧红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因为脸上那明显的黑眼圈而显得有些气弱。

    商临均知道再说就真的会让岑乔跳脚了,遂及时止住话题,然后看向岑乔身后站着的姜茕茕时,礼貌的点了点头,拉着岑乔去了餐桌旁。

    一起用完餐后,商临均看着很是依依不舍的乔乔和姜茕茕,知道她们俩恐怕还想在待在一块,难得退了一步,说“乔乔,你今天就不用陪我去公司了,今天没什么事,你呆在家里好好休息吧。”

    岑乔自然看的出来,临均是为了让她好好陪陪茕茕才体贴的说出这番话,正想点头。

    姜茕茕便说道“乔乔,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你今天不用陪我了,我今天还要回公司一趟,可能会很忙。”

    虽然茕茕脸上带着笑,看起来似乎已经缓和了,岑乔却始放心不下来。

    换她处在她的位置,她只怕会更难受,岑乔把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甩掉,走在茕茕身边,还想在劝劝她,却最终无奈的被反劝了。

    一直到坐在了自己上班的位置上,岑乔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商临均手敲了敲她的桌子,在把她的神拉回来后,无奈的说“还想着姜茕茕的事呢。”

    说道茕茕,岑乔顾不上这是上班的办公室就拉着商临均开始抱怨“哎,你说茕茕以后怎么办啊,她大哥失忆了,好像和家里的关系也不是特别好,她每天还要管理一个公司,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这样的消耗啊,要不,你想想办法,尽快帮姜一凡把记忆找回来。”

    商临均也很无奈“一凡的具体情况还要看他的主治医师,可是我看他爸妈现在已经防着我了,所以就算见到了,他说的话,也不是完全可信的。”

    “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茕茕这样伤心下去吗”岑乔当然也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是对于茕茕的担忧让她忽视了这一点。

    说来说去,其实最主要还是让姜一凡自己想起来最好,可是失忆这种东西,严重的一辈子想不起来,不严重的也需要一段时间。

    总而言之,时间才是一切最重要的开端。

    见岑乔舒缓的眉头紧皱,商临均抚平她的眉,说“这些事你就不要管了,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想想去哪个国家旅游结婚。”

    岑乔紧咬着唇,无语道“你怎么还想着这个啊,茕茕的事情不解决我怎么有心情去啊。”

    “而且,你也没有时间。”最后这句话,岑乔说的极小声。

    不过在小声,整个办公室也就那么大,他们俩还紧紧的依靠在一起,商临均自然不会错过这句。

    他笑的宠溺尽显“为了你,我也会空出时间来。”

    岑乔被他说的脸红心跳,连忙把人推开,装作认真看文件的样子。

    商临均知道她害羞,也没有逼她。

    只是心里难掩笑意,无论经过多久,她都和从前一样,时不时就会因为他的话害羞。

    真是让人想要不停的撩拨她。

    把因为岑乔而略略波动心潮放下,想到正一无所知的被父母忽悠的姜一凡,商临均难得抿紧唇,沉思起来。

    只是他的思考很快被一个电话打破。

    “喂,他是醒了,嗯,你要去看,行啊,因为你出的事,你就跑一趟吧,让我陪着去,不好意思,我在公司忙着呢。”

    岑乔微抬起眼,瞄了瞄正坐在办公椅上打电话的商临均。
------------

第279章 这就是真相

    然后莫名的有些好奇对方是谁,毕竟看临均此时放松的姿态,显然是他极为熟识的人。

    商临均电话挂了后,就看到岑乔端正的坐在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文件,极为认真的模样。

    但是亲眼见证了她刚刚一边侧着头偷听,还一边撇嘴的小模样,他当然不相信她此时在认真的看文件。

    用手摸了摸她的发,靠在她耳边,轻笑“乔乔,我现在有点事,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岑乔拿下他的手,一脸不虞,嘴里嘀咕“我刚刚是没有听到你们说的吗明明说不去,还口谦体正直的要走,哼。”

    她闷着声,不理他,随意点了点头。

    商临均见她似乎真的误会了,倒是立马直接摊牌“刚刚言封打电话过来,他知道一凡醒了,所以想去看看他,不过他也知道一凡是因为替他挡了才出事的,所以姜家人都不太搭理他,他担心他去了之后,连人影都见不到,所以才叫我和他一起去,本来我不想去,不过想到你担心姜茕茕,所以打算去医院问问一凡的主治医师关于他的病情,才决定还是去一趟。”

    虽然对临均是因为她才改变了主意而感到羞涩,但是岑乔还是一脸疑惑的说“你不是说医生会作假吗,那怎么还去问。”

    商临均看着被他的话轻易带歪的乔乔,哭笑不得的说“那要看是谁啊,商家比姜家在北城的势力更强大,更何况他们那家医院,我们元盛也有投资,他们不敢欺瞒我。”

    看着浑身散发着“我最厉害”的光芒的商临均,岑乔服气了“去吧,去吧,问清楚了再回来。”

    “不给个吻,在走吗”他这么努力,还不是为了她,商临均觉得他需要拿一些报酬。

    “ua好了,快走吧。”岑乔很是敷衍的亲了亲他的下巴,挥舞着手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商临均想摁住她来个深吻,最后还是作罢。

    心里暗自决定,今晚要努力的让她知道惹火他的下场。

    还不知道今晚即将被翻来覆去的当一条死鱼的岑乔,在商临均走了后,终于静下心来开始办公。

    商临均赶到医院的时候,言封正在医院的大门口叼着烟吸了好几口。

    商临均顿时蹙着眉看他,警告的说“你这副模样想去见一凡,别说姜家人不让,我看着都嫌弃。”

    言封听了,立马把手中剩余的断烟给扔掉,大口的呼出几口气,等嘴里的烟味散的差不多了,才说“现在好些了吧。”

    商临均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

    两人抬脚往医院里边走,因为昨天才来过,商临均轻车熟路的带着他直接去了姜一凡的病房。

    出乎意料的是,打开门时,本应该住在里面的人,此时只剩清理好的病床,躺着的人早已经不再。

    “草,老姜他爸妈下手真快啊,这是防着我来吗”言封很是生气的唾了一口。

    “只怕防的不是你。”商临均不用细想,就知道他们是防着谁,他担心回去告诉岑乔这个消息,只怕她要气爆。

    他也算是看出来了,岑乔现在的心里显然姜茕茕的位置要比他重。

    不在看在姜茕茕是女人的份上,他不想和她计较。

    本来还期盼一凡醒过来后能把人带走,这件事发生以后,只怕他独守空房的日子会越来越多了。

    “你在这等着,我去问下医生。”商临均拍了拍言封的肩。

    气的不行的言封自然只能照做,不照做不行啊,连好兄弟一面都见不到的恐惧环绕着他。

    商临均走到上次来过的主治医师办公室,敲了门,没有听到和上一次一样的请进二字。

    心里有了想法,手直接把门推开,里面一个护士正在擦桌子。

    商临均严肃着脸问“你们医院的谭医生去哪了,我刚刚敲门你没有听到吗”

    两个问题直接把看到人后就变得战战兢兢的护士吓得打了一个颤。

    她声音极弱的说“先生,谭医生辞职了,你如果要找他的话,可能找不到了,不过我们医院还有别的医生,也是一样可以问的。”

    商临均眼神暗沉的看着明明很是怕他,却还强撑着和他说话的小护士,心里已经知道她恐怕是别人早就安排好的人。

    就算他想问,可能也问不到什么。

    商临均回去病房的时候,言封直接冲上去就问“老商,怎么样了,问清楚什么情况了吗”

    “没有,一直给一凡看病的那个谭医生不在这家医院了,看来有人先我们一步了。”他只是在想,这件事绝不会只是像表面上看起来,姜家为了躲他们急着把人送走。

    分明是害怕他知道什么。

    而且这件事姜家父母到底是不是主导者还有待商榷。

    倒是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颇有几分嫌疑。

    言封听到这话,气的一拳打在了医院的墙壁上。

    商临均拉住他的胳膊,斥责“要发疯不要在外面发疯,你现在这副愧疚的模样,除了我也没有人能看到,有这份心思,还不如去查查,在一凡出事之前,有没有人去接触过他。”

    言封不蠢,自然听出了老商话里的意思,他惊愕的看着他,说“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害老姜的。”

    他摸了摸头,然后回忆了一番当初事情的经过后,发现是有些不太对劲,顿时拍掌明白了“我就说,这不可能都是我的错,果然,老姜一定是在哪里惹了烂桃花,所以现在遭受报复了。”

    他可是知道这段日子有个女人为老姜忙里忙外的。

    说不定就是她干的。

    商临均无语了,他真不想承认眼前这个脑袋突然智障的家伙是他从小认识的人。

    默默的离开,不带走身后还在瞎蹦跶的人。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