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不及你一笑谢瑾宁全文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613人

小说介绍:三年了……一转眼,谢瑾宁代替哥哥参与科举,高中状元,而后入朝为官,已经近三年了。从初时的忐忑,每一步的谨小慎微,但现在在宫中大方行走,天知道她经历了多少次的危险。


江山不及你一笑谢瑾宁全文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069.jpg老爷之外,还有一些举人尽管有老爷的名声,光景并不是很好。

    萧漓夜给了这样的礼遇,好几个举人老爷都来到了沙田 学,他们住在 学里边,不只俸禄豐厚,并且受人尊重,更重要的是还能日日和读书人为伍,这样的环境,是他们从前從来就不敢想的!

    沙田 学,人才聚集,将凉州的读书人歸于一炉,陇右的提学 姓沙名洛,这位沙洛大人听到了这件事,大惊失 ,居然亲身從银城到了凉州,到了沙田 学,见到了沙田 学的环境和人气之后,他大为振奋,對萧漓夜大加赏识,并且一口气手书了三幅對联,两首诗作,其间有一首诗写着:

    “陆家麟儿如宝玉……”萧漓夜直接被这句诗给雷倒,他让下面的人一探问沙洛的来历,才了解沙洛并非汉人,而是地地道道的胡人。

    胡人早就歸大康朝,而沙洛的亲妹妹又是靖西王齐令雄之弟齐令凯的宠妾,沙洛自幼喜爱儒学,年少便才情敏锐,聪明過人,二十岁考中举人,二十二岁赴京考中进士,是还有极端稀有的得进士功名的学子。

    这些年陇右不稳,风云飘摇,治学的作业许多当地都不注重,而读书这条路在陇右也面对一个为难的 面,由于,现如今陇右的 员有一多半乃至超過九成都是靖西王府做主录用的。

    读书人就算中了进士,没有得到靖西王府的认同,靖西这块当地也休想待得下去。而许多秀才,乃至军中身世的武将,反而得到靖西王的重用,在陇右各地身居要职。

    这种 面,更让许多寒门世子灰心丧气,沙洛尽管對此也有不满,但是却也力不从心。

    但是现在,沙田 一个小小的 丞居然干了这么一件大事儿,让凉州一地的读书人从头变得有庄严,要知道尽管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但是读书人的能量仍是非常大的。

    这些人能说还能写,所以沙洛听到了凉州的作业,而沙洛對萧漓夜大加赏识,有写诗有作對联,这些東西又被读书人口口相传,一时沙田 在整个陇右都打出风姿,陇右各地许多读书人闻风而来。

    这些读书人一来是为了才智传闻中沙田 学的风貌,二来就是想知道一下,江南文人,一同又是复兴 学的大功臣萧漓夜陆大人。

    萧漓夜住在 学中,每天迎来送往,一个小 城,長期聚集数百读书人,这股风潮,连陇右首辅之城银城也比不上。

    沙田 这件事大大的闻名,而在 治层面上,沙田 还有一件事也震動凉州,那就是一贯不瘟不火,治下赋税平平的沙田 ,本年半年的赋税居然超量完结,在整个凉州十三 中排名榜首位。

    这个音讯传出来,凉州 场剧烈的震動,这太难以幻想了。这怎样或许呢?

    凉州知府段如南亲临沙田 ,和段如南一同過来除了州府里边的六房典史,照磨,阅历等人之外,还有其他几个 的 尊亲临。

    这个局面真大,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王文元带领 衙里悉数 吏出门迎候,看他这张老脸,今日真是笑开了花。

    王文元这半年,隐忍收敛,和寇相文之间,争斗由明转暗,寇相文担任就事,他担任摘桃子。两个人各有心计,一同又是多年的老對手,王文元毕竟仍是占了 大一级的廉价,寇相文和他比仍是逊了一筹。

    而對于萧漓夜,王文元则是彻底的甩手,萧漓夜办 学的事儿他 不上手,其他,萧漓夜办 学这点事儿,越闹越大,他也欠好 手,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裹到了其间,是福是祸还难说呢!

    萧漓夜是京城来的 儿,这在陇右原本就稀有,而萧漓夜在京城又是开罪了戴相之后来的,而另一方面,萧漓夜还见過了皇上。

    这个小年青不简單,刚到沙田 便烧了几把火,其在无声处起惊雷,却是让王文元清楚的感触到其背面躲藏的实力。

    有句话叫惹不起还躲不起么?王文元對寇相文知根知底,那就得掐。而對萧漓夜他忌惮不知基础,那唯有躲。

    还在他不管是對掐仍是躲,这半年总算平平安安過来了,而沙田 今日在整个凉州出了风头,知府大人带领许多凉州 吏亲临,这足以阐明问题。

    十几顶 轿從远处的 道上過来了,前面的仪仗敲锣打鼓,庄严严厉,接近 衙的时分,轿子停下,知府大人段如南其貌不扬,五短身段,身段微胖,唇角两撇八字胡特其他突兀。

    他從轿子上下来,王文元等一世人马上屁颠屁颠的凑上去,萧漓夜 生生的被挤在了后边。

    王文元一张老脸笑堆起了厚厚的褶子,道:“段大人驾临,咱们沙田真是草木生辉,下 替沙田数万大众欢迎段大人和各位大人!”

    寇相文也不甘落后,道:“下 寇相文欢迎段大人,各位大人,请!”

    萧漓夜站在后边,好像并没有太好的说话时机,由于在场的人除了段如南之外,其他的 尊一级的 员,他们互相都熟络了解,仅有萧漓夜和他们都不知道。

    再说了,寇相文和王文元两人掐着呢,明面上两人一团和气,私自其实较这劲儿,萧漓夜也不远凑上去掺和。

    所以他便跟着典史主薄一同,陪着笑脸,打着千儿,彻底把自己當成了副角。以至于寇相文和王文元闹了半响,段如南遽然道:

    “怎样?沙田 萧漓夜陆大人今日没来么?”

    萧漓夜年岁悄悄,又是一身七品 服,任谁都能认出他,显着段如南是成心这般说的,王文元和寇相文一下愣住,趁着这个时机,萧漓夜不紧不慢,泰然处之的走上前道:

    “下 就是萧漓夜,久仰段大人是西北大才,今日得见,较为侥幸!刚刚下 见 尊大人和各位大人故人重逢,聊得欢乐,我便没搅咱们的兴致,还请各位大人海涵!”

    萧漓夜说是让咱们海涵,但是瞧他的神 却没有一点点畏缩不前的意思,尽管仅仅七品 ,气量不输入在场任何人,再看他的年岁,一时世人都忍不住按赞一声盛名之下无虚士。

    将段如南一行人请进了 衙,咱们转了一圈便觉得索然寡味,段如南嚷嚷着要去 学。 学今日刚好是上学的日子,老远便听到 学那邊传来郎朗的读书人。

    瞧这些读书人,有人穿白 長袍,有人穿浅绿 長袍,有人穿灰 長袍,这些厂牌服饰,乍一看寻常,但是细心瞧便髮现,各 同 長袍居然是同种样式。 ../

    来的各位大人都是才智廣博之辈,一时也被这气氛感染,只觉得这二十多亩的书院,处处都和其他的当地不同,尽管不见藏书,但是处处能嗅到书香。

    而这 学的环境,尽管不在江南,却又有江南的风味,不必说,这些都是萧漓夜的手筆。

    “文元,你瞧瞧这些学子们的服饰,怎样个人 调不同,但是样式却又相似?莫非这其间有深意?”段如南遽然髮问。

    “呃……”王文元直接哑口无言,他知道个屁, 学这儿他几个月都没来過,现在沙田 萧漓夜管着大摊子事儿呢,他王文元在这块彻底 不上手。

    寇相文在一旁见此景象,心中冷笑,面上像弥勒佛似的道:“ 尊大人,这事儿得让陆大人来说啊!咱们沙田 学能有今日,满是陆大人的劳绩!

    现在不止是凉州,整个陇右我沙田 学都是鹤立鸡群呢!”

 第422章 此人不简單!

    局面遽然为难,寇相文给了王文元一记冷口,让他下不得台。

    人要脸,树要皮,王文元是沙田 的 尊大人,他的体面是很重要的,特别今日有这么多同僚在,其他还有上 在,寇相文毫不给王文元的体面,让原本的暗战,瞬间变得显露,不得不说,寇相文这个“笑面虎”实在是阴恶。

    比真本事,比心胸寇相文比王文元略逊一筹,但是比阴恶,比要害时分狠咬人一口的身手,寇相文又要凶猛得多。

    寇相文咬王文元这一口,自己没捞到多少优点,却是凸显出了萧漓夜,萧漓夜凑上前道:“段大人,各位大人,关于服饰问题,这是下 灵机一動做的组织!”

    “沙田 学,但但凡生员一概穿白袍,没有功名的学子一概穿灰袍,而穿蓝袍的则一概是举人老爷。

    服饰皆是由 学供给,这样组织优点许多,一来是让咱们辨明身份尊卑,二来是便利 学调度办理,最终,让 学正规严厉,外人见到穿这等服饰的学子,一眼便能认出其身份……”

    萧漓夜侃侃而谈,其实他干的事儿就是相似“校服”这种,仅仅在大康朝任何书院都没有这样的先例,因此咱们都觉得很别致。

    而经過萧漓夜这一说,咱们又觉得萧漓夜这般组织真是奇妙之极,优点许多,一时咱们對萧漓夜忍不住更是刮目相看。

    现场的大都 员都是陇右人,在陇右这一方六合,咱们都只听靖西王的,至于朝廷、戴相,在他们眼中那都是好像云端一般的存在。

    所以,萧漓夜开罪戴相的作业在其他的省份那是了不得的作业,但是在陇右咱们并没有觉得很了不得,这倒让萧漓夜有了不被小看疏远优点。

    这一点恐怕连戴皋自己都没想到,萧漓夜说 学的作业,其他的现在都包围過来和他说话,有的 尊动火的责问萧漓夜把他们 的生员帶到了沙田 学。

    其间反响最剧烈的當属天水 候冠军知 ,候冠军生得肥头大耳, 着一口很浓的西北腔,心境非常激動,说话的时分乃至双手都要舞到萧漓夜的脸上。

    萧漓夜哈哈大笑道:“候大人,你这么说就有些不尽情面了吧?天水的学子永久都是天水的原籍,他们在我这儿学习读书,将来假使能高中,那还不是光耀天水 的门楣?

    再说了,候大人自己没本领,治下的学子食不果腹,文雅尽失,我沙田 给他们足额的米补,让他们能安心学业,候大人不谢我,还这般责问于我,真是荒谬绝伦?

    要不这样,我把天水的学子悉数交過来,交给侯大人你领回去,嘿嘿,我估摸着下一年科考,只怕天水连一个秀才都考不上喽!”

    萧漓夜毫不示弱,他的声响不大,但是字字句句让侯冠军髮不出脾气来。萧漓夜说得對啊,天水的学子变不成沙田的学子,萧漓夜给他们优点,一旦这些学子学业有成,萧漓夜图什么呢?

    而萧漓夜说得最终一句,意思是眼下整个凉州的学子都聚在沙田 学学习,沙田 学的规划条件气氛咱们都众所周知。

    读书人在这种环境下学习学业必定能日新月异,假使候冠军真把天水 的士子领走了,天水士子必定完蛋,这个道理候冠军岂能不了解?

    其实今日这一帮 尊大人来沙田,事前他们都估量好了,所谓善者不来,他们登门就没想過和和气气,侯冠军仅仅榜首个站出来唱戏的罢了。

    但是现在,萧漓夜打蛇打七寸,一句话就让侯冠军不敢再简单髮飙了,其他的几个 令也都面面相觑,他们都觉得这事儿不当,但是却又不敢再跟着侯冠军起哄。

    萧漓夜办 学,办得比府学还凶猛,知府大人心中舒畅么?但是不舒畅又能咋地?难不成萧漓夜干了这么大的事儿,现在整个凉州的学子都在追捧他,段大人还能和整个凉州的读书人为敌不成?

    所以,一帮大人在 学里转了一圈,對沙田 学的条件人人眼热,那种敬慕嫉妒恨,几乎要溢于言表,最终却都只能忍着,郁郁寡欢,怏怏的回去。引荐阅览../../

    ……

    從沙田 到凉州府其实不远,段如南回去坐马車不過小半个时辰便回到了凉州府衙。

    凉州府衙,段如南死后跟着侯冠军,其他还有几个门子,咱们一同进了后院,段如南屏退左右,他手捧着丫鬟刚刚端上来的热茶,道:

    “冠军,今日个你可吃了一点亏啊,这个萧漓夜看来不简單呢!”段如南道,他顿了顿,又道:“王爷有规则,将军也有规则,能者上,庸者下,这一次沙田 出了这么大的风头,特别是赋税赋税超量超支,嘿嘿,王爷的规则不废,沙田 本年可要大胜了!”

    候冠军跺脚道:“真不知道这姓陆的还下这样的血本,江南的这些商人实在憎恶,哼,我看咱们应该告知大将军,让大将军把这帮商人都拾掇了,这一来,还愁没钱养兵?”

    侯冠军今日被萧漓夜给呛住了,他越想越气,越气怨言就越多,心中不平衡得很。段如南道:“之前你们想的一些方法,现在看来只怕都欠好弄。什么沙田 王文元和两位 丞欠好,你们看到了吧,王文元这个人,能忍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