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娇妻有空间百度云资源小说txt免费看/下载阅读

追更人数:430人

小说介绍:21世纪女军医陆娇,穿越到一本书里,成了四个小反派的恶毒娘,未来首辅大人的早逝妻。


首辅娇妻有空间百度云资源小说txt免费看/下载阅读http://u.didi01.com/god/lx


10243.jpg
    谢云谨一邊想一邊温声说道:“我爷主要是怕我娘知道这事,若是她知道,只怕碰都不会让我碰一下书,又怎样或许让我读书。”

    陆娇想到阮氏那个女性,叹了一口气,认同了谢云谨的理,不過她很快想到陈家,之前她还救了陈先生呢,如此算来,谢云谨其实也不欠陈家什么了。


------------

第237章 你们欠咱们的

    陆娇望着谢云谨说道:“陈先生對你有师生之恩,从前我救了陈先生一命,你其实不欠陈家什么了。”

    陆娇说完又补了一句:“他那病若不是我,是活不了的。”

    谢云谨听了陆娇的话,深深的望了她一眼说道:“那我是欠了你情面了。”

    陆娇马上笑着开口道:“没事,日后若是我需求,必去找你要情面。”

    这位但是未来的首辅大人,她日后若是遇到作业,必定会去找他要情面的。

    谢云谨听到她的话,心头有淡淡的哀痛,可又由于她的笑而觉得心间柔软,此刻此刻,他只觉得心头味道百阵。

    四小只不知爹娘之间的暗锋,见他们说说笑笑的很是温文,四个小家伙就咧开嘴巴笑了,很是快乐。

    马車很快驶进七里 ,去陈家了。

    陈先生之前出事,送去谢家救治,三个月内要静养,所以现在他大部分时刻都在家里静养,至于私塾那邊,他让自个的小儿子代为教训。

    谢云谨和陆娇一家子過来,陈先生和师娘还有陈慕武很是快乐。

    不過陈慕武的娘子如同有些不快乐,一贯拉着一张脸,如同他们欠了他们家多少钱似的。

    陈慕武瞪了她几眼也没用,他娘子不光拉着脸,还嘀嘀咕咕的说道。

    “养条狗也比养或人好,白吃白喝的养了这么長时刻,却廉价了他人,我那不幸的小姑子啊,真是死得冤啊。”

    陈家一家子脸 都黑了,陈慕武不由得冷下脸来喝道:“你胡说八道的说什么呢。”

    他娘子笔挺背瞪向陈慕武说道:“我有说错吗?若不是他,小姑子会死吗?”

    陈慕武气恼的狠狠瞪她:“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还不快下去。”

    他话落不睬睬自家的娘子,望向一侧的谢云谨和陆娇道:“内人不明理,请云谨兄和嫂子见谅。”

    谢云谨抬眉正 说出當年的事,陆娇却是先开了口:“按理我不应跟弟妹多计较,但云谨眼下是秀才,日后是要科考的,弟妹这话传出去,于他的名声很欠好,日后必定影响到他的宦途,所以我想和弟妹辩两句。”

    “首要我得阐明一件事,當年云谨入陈家私塾读书,是受了云谨爷的托付,陈先生才会上门和云谨爹娘说他读书天分高的,并且他爷是付了束脩的,至于两年后陈家不收束脩这事,是陈家看出了他身上的价值,进行的人脉出资,这尽管于他相同有恩惠,但缺乏以说他是白眼狼。”

    “后来云谨想回报娶先生的女儿为妻,尽管最终没有娶成,但这份心意是好的,反观陈家,四年没有登门,还由于女儿的事怪起了云谨,最终再说一件事,之前我救了陈先生一条命,这个足以抵過全部的恩惠。”

    “我能够这样说,陈先生的病,若不是我出手相救,这世上没人救得了,所以假如深算,应该是陈家欠咱们的。”

    陆娇话落不再说话,陈家的厅堂上一阵缄默沉静。

    陈慕武和他娘子一脸惊奇的望向了谢云谨和陆娇,然后又望向了自个的爹娘。

    他们一贯认为谢云谨能入私塾读书,是他爹的劳绩,若不是他爹登门和他爹娘说他能读书,读书好,他爹娘底子不会让他读。

    可现在谢云谨的娘子却说,谢云谨能读书和他爹无关,是他爷登门请他爹上门说的。

    试想,人家付了钱,请他爹登下门,他爹必定乐意登门啊,多一个学生多一份束脩,不论哪个夫子都乐意这样做的。

    可这和他们以往的认知不相同啊。

    陈慕武娘子脸 丑陋的叫起来:“你们胡说八道什么呢,清楚是我爹?”

    陈先生和师娘的脸 此刻分外的丑陋,两个人没想到谢云谨最终居然知道了本相。

    其实曾经他们也没有 这劳绩,后来看谢云谨一贯不知道本相的姿态,他们就一差二错的 了这恩惠,仅仅他们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被人扒下了这脸皮。

    陈先生只觉得 中血气往上涌,脸 极端的丑陋,好半响说不了一句话。


    陆娇一脸无语了,这是画全家幅吗?

    小四宝又补了一句:“把小舅舅也画上去吧。”

    其他三个马上用力的允许,表明认同。


------------

第242章 不要就扔了

    陆贵又咧嘴傻笑了,心里说不出的感動,四个小家伙真乖啊,连小舅舅都没有忘。

    陆娇瞄了他一眼,很想说,弟咱能不这样傻笑吗?跟个二愣子似的。

    不過陆娇没说话呢,谢云谨却是说话了:“行,按你们说的做。”

    他决议把谢家小院全都画上去,尽管曾经住的小院很褴褛,但他们在那里遇到了陆娇,陆娇改动了他们的终身。

    小院尽管被拆了,但却在他们的脑海里,所以他决议把小院画下来,日后收藏着也不错。

    谢云谨想着,掉头望向陆娇,把手里的包袱直接塞到了陆娇的手里。

    陆娇一脸古怪的望着他:“这是什么。”

    谢云谨脸上有些微的羞涩,竭力坚持安静:“给你买的衣服和首饰。”

    四个小家伙一听到爹给娘买新衣服了,全都围過来笑着开口:“娘,快翻开看看,快翻开来看看。”

    陆娇听到四小只叫,好笑的翻开包袱,成果看到包袱里不光有好几身的衣服,居然还有不少首饰。

    这些東西摆在床上,分外的耀眼。

    不光四小只看呆了,陆娇也看呆了。

    这東西怕是值不少钱吧,谢云谨好好的送她这么贵的東西干什么,他疯了?

    陆娇飞快的昂首望向谢云谨:“你好好的送这么多東西给我做什么?”

    谢云谨望了陆娇身上的衣服一眼后说道:“你衣服都很旧了,应该买些新衣服,其他你没有首饰,这些正好调配衣服穿。”

    陆娇天然知道,从前她也是准備这两天去买的,今后在 城 了,她不能再像曾经在谢家村那样随意穿旧衣服。

    人靠衣服马靠鞍,她可不能叫他人小瞧了。

    况且现在她瘦了许多,不像之前那样胖了,穿衣服必定美观。

    仅仅她没想到谢云谨抢先一步买回来了。

    陆娇一邊想一邊把衣服首饰拾掇好,准備拎到東卧房去。

    门口谢云谨看她脸 并没有显露快乐欢欣的姿态,心瞬间有些忐忑:“你不喜爱这些衣服吗?”

    陆娇想了想,其实東西她是挺喜爱的,不得不说这男人还挺会调配的。

    陆娇掉头望向谢云谨说道:“挺喜爱的。”

    谢云谨听到陆娇的话,心里瞬间涌起了快乐,就如同自己做的事得到必定相同。

    仅仅两个人刚走出西卧房,陆娇便 低声响开口问道:“你这些東西买了多少钱?回头我给你。”

    她一说,谢云谨的快乐被打散了,快乐的心一瞬间被水浇了似的难过,他垂头缄默沉静,好半响才昂首说道。

    “为什么要算得这样清,之前你给咱们买这样买那样,我也没有和你算得那样清。”

    谢云谨提到最终,整个人不自觉的烦燥起来,他昂首盯着陆娇道:“你要是再提钱的事,就把衣服首饰扔了。”

    他说完回身大步脱离了,那背影说不出的火大。

    后边台阶上,陆娇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垂头看着自己手里拎着的包袱,心忽地升起一些温软。

    長这么大,從宿世到此生,还從来没有人特别买東西送给她,仍是送这么贵的東西,要说她不快乐是假的,她很快乐。

    仅仅她不想和谢云谨多牵扯罷了。

    陆娇一邊想一邊把衣服和首饰拎到東卧房放好。

    下午谢云谨一贯没有呈现,直到晚上陆娇做好晚饭,他才呈现,不過神 现已康复如常,如同下午什么事都没有髮生相同。

    陆娇也没有提下午那件事,一家人开快乐心的吃晚饭,四个小家伙底子没有髮现爸爸妈妈的不對劲,相反今日晚上他们分外的快乐。

    谢云谨和陆娇还认为他们住进这么大房子快乐的,并没有往别处想。

    晚饭后,陆娇和陆贵把碗筷送去厨房,现在的厨房不像家里那样就在旁邊,而是在后院很远的当地,陆娇抱着碗筷暗自决议,赶快给家里组织几个干事的人。

    当地大有当地大的优点,但真不能没有下人,这儿里外外的清扫作业,以及遍地的作业都需求人手。

    陆娇和陆贵把碗筷往厨房那邊送,后边谢云谨也不远不近的跟着。

    陆娇知道他在气愤,也没有去理睬他,一行三人一路进厨房洗刷碗筷。

    陆贵惊奇无比的望着和他们一同做家务的姐夫,姐夫居然做家务,还做得这样娴熟,姐姐居然不阻挠?

    陆贵不由得了:“姐夫,不必你了,总共几个碗,你和我姐先回去吧,让我来就行。”

    陆娇没理睬他,叮咛道:“你赶忙去烧两锅热水,待会儿我要给四个小家伙洗澡。”

    陆贵望了一眼谢云谨,谢云谨叮咛道:“去吧。”

    陆贵只能去烧饭,陆娇和谢云谨两个人缄默沉静不语的洗刷。

    最终仍是谢云谨不由得开口了:“下午我和韩同去衙门办理了過户手续,待会儿我把房契给你。”

    下午他由于气愤忘了这件事,现在才想起来。

    提到房契,陆娇快乐了起来,笑望着谢云谨道:“谢谢了。”

    尽管这话显得生份,但谢云谨现已知道陆娇就这么个 子,也懒得再去生闷气了,他掉头望着眉眼如花的女子,这一刻心里居然奇特的生出一抹 婪之心,他可不能够找托言留下她。

    陆娇不知他心中所想,看他望他,笑着说道:“怎样了?”

    谢云谨醒神,不可,他是正人,她不愿留下,他怎能强留她,最主要他连和离书都写了。

    谢云谨又缄默沉静了,陆娇见他不说话也没有多问,说起其他论题。

    “咱们刚买了房搬了過来,要不要请你那些同窗吃饭?”

    谢云谨想了一下,尽管他和陆娇知道他们和离了,他人却是不知道的,他买房依照道理是应该吃客吃饭的,以往那些同窗没有少请他。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