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听澜卓禹安免费阅读网页全文 - 紫轩小说

追更人数:1017人

小说介绍:卓禹安想,舒听澜这姑娘是不是瞎?他若不爱她,何必事事体贴、照顾周到,担心她吃不饱、睡不暖,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舒听澜看他一眼,淡然回应:“嗯,是我不爱你。”


舒听澜卓禹安免费阅读网页全文 - 紫轩小说http://www.fenxia.com/gof/1fv


jpg (58).jpg施工资质的施工隊,严峻损害M游戏公司的利益。

    这是舒听澜现在能掌握的消息,至于具
    易木旸只好抱着他们去找卫生间。

    等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因为还抱着舒小荷,总不能把舒小荷帶到男卫生间去吧?更不能把舒小荷單独留在卫生间的外面。

    舒小念自告奋勇:“易叔叔,没事,我可以自己进去。”在幼儿园都是自己去的。

    “那易叔叔和妹妹在门口等你,假定需求帮忙,你再出来跟叔叔说。”

    “好。”

    舒小念背着小小的书包單独进了卫生间。

    便是这样巧的,卓禹安来机场接崔姐,此时在卫生间洗手,看到进来一个小小孩在旁邊的便池里极力跟自己的背帶裤纽扣斗争。

    小孩穿戴白 T恤,配着一条浅蓝 背帶裤,怎样都解不开纽扣,小脸涨得通红。,[]

章节目录 第248章:我看到我爸爸了

    “要我帮你吗?”卓禹安问。

    他其实不是热心肠的人,只是看这小孩太小了,不知哪家父母这样心大,放他一个人进来。并且也太不细心,穿这种背帶裤,除了漂亮,并不酣畅,特别是纽扣太小也太紧欠好解开。

    “谢谢叔叔。”舒小念俯首看这个陌生的叔叔,洪亮地说了声谢谢,再不解开纽扣,他就要尿裤子了。

    卓禹安看到孩子的五 ,愣了一下,竟然有一些了解的感觉,却又说不上来哪来了解。他蹲下,帮孩子解开了纽扣,然后在洗手池旁邊耐 等着,等着这孩子穿上裤子,再帮他系上纽扣。

    對这孩子出奇的有耐 ,若是往常,他绝不是愛管闲事的人,乃至会當做没看见直接回身而走。

    “谢谢叔叔,我爸爸在外面等我。”舒小念從小就被妈妈教育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對外人心存戒心,刚才是太急了,才让这位陌生叔叔帮忙,现在尿尿完,他觉得要保护一下自己,故意说自己爸爸就在外面,意思是“ 告”这位陌生叔叔不能做坏事抢小孩哦。

    看小孩正襟危坐“ 告”他的姿势,他有些好笑,也觉得这孩子很可愛,或许说家長教育得很好。

    机场人来人往的,本着积德行善做毕竟的原则,他陪这孩子一起走出卫生间,想着若是家長不在外面等着,他可以帮忙照顾一下,今天的好意已是这几年来之最了。

    孩子的爸爸确实在外面等他,并且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子。

    见到易叔叔,舒小念就放松下来,见卫生间里的那位叔叔好像也没有恶意,所以他很礼貌地朝卓禹安道:“谢谢叔叔。”

    见到易叔叔猎奇的眼光,舒小念说明:“这位叔叔帮我解开纽扣,不然我就要尿裤子了。”

    易木旸这才髮现舒小念的裤子确实欠好脱,都怪富太,只讲究漂亮了,匆促也朝卓禹安道

    :“谢谢。”

    卓禹安轻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小孩爸爸在这,他今天的好意也就到此为止了,本来回身就走了,忽听那个小女子的笑声

    :“舒小念尿裤子,羞羞羞!”

    “我没有尿裤子。”触及到自己庄重,舒小念很大声争辩反驳。

    许是對舒这个姓比较活络,所以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小女子,顿时有些愣住,便是觉得小女子長得很像舒听澜,皮肤白里透着红,眼睛大大的,眼眸像是小葡萄相同又圆又黑。特别现在笑起来时,简直便是迷你版的舒听澜。

    此时,舒小念为了证明自己是大孩子了,坚持自己走不要易叔叔抱。而舒小荷最会撒娇,能不走就不走,她從易叔叔的肩膀往后看,看到刚才那位叔叔在看她,她便远远地朝那位叔叔笑了一下。

    看着渐行渐远的父子/女三人,卓禹安摇了摇头,心想,他真是走火入魔了,看谁都像舒听澜。

    而这邊,舒小荷遽然在易木旸的耳邊说

    :“我刚才看到我爸爸了。”

    易木旸抱着她的手一僵,要知道舒小荷这句话无异于说:“我看见鬼了。”

    “不要胡说。”很瘆人好欠好!

    “刚才那个叔叔跟我爸爸長得一模相同。”

    “你见過你爸爸?”

    “我见過爸爸的相片,在我外婆那张相片的不和。”家里有一张外婆的相片挂在墙上的,有次她自己在沙髮上蹦啊蹦,沙髮旁邊墙上的相框掉下来,相框散了,里邊暴露了一张相片,很像刚才那位叔叔。

    易木旸一听舒小荷这么说,更加疼愛她们,想着舒听澜大约是不想让孩子们见到逝世的爸爸,所以把相片悄然放在外婆相片的不和吧。

    刚才那位先生,他初看也觉得眼熟,现在遽然想起他是谁了,是卓远 的老板卓禹安。卓远 在森洲,所以在这看到卓禹安也并不乖僻。

    因为马上要见到舒听澜了,三人很快就把这个小 曲给忘了,兴味盎然坐車去酒店。

    卓禹安在等崔姐时,有些心神不定,刚才父子/女脱离的背影定格在他的脑海里。这几年,他连自己的事都鲜少会记住,却莫名记住了他们的背影,不得不招认,是因为他在敬慕那位年青的爸爸,这种夸姣,他这辈子都不或许得到了。

    正想着,崔姐推着行李朝他走来。

    崔姐早年间就全家移民了,国内的亲属联络得少,这次回国,主要是定心不下卓禹安,所以特意让他来接机。两人虽是主雇联络,但亦是姐弟一般,當年卓禹安出国留学,租住的便是崔姐家,對他颇多照顾,后来他出来创业,初步穷,请不起助理,崔姐便担下了这份职责。可以说,崔姐是看着他和卓远 一路走来的。

    其实这次回来,崔姐还有一件事要了解,那便是温简的事。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