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璃顾蕴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2054人

小说介绍:穿越成宰相庶女的月璃,还没过一天好日子,就被老皇帝赐给贬为庶人双腿残废的卫家小王爷…


月璃顾蕴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点击阅读>>


7e250dcdb8a94a3b8cf45001ddd19ff0.jpg

    顾蕴之看了几眼,他觉得也难,看的眼睛都花了。

    “要不算了吧?”

    月璃摇头“我什么时分功败垂成過。”

    顾蕴之点允许,也不在劝她,只说我刚刚进宫了,施婉的案件下来了,腰斩,三日后。”

    月璃没什么感觉,施婉是咎由自取,但是腰斩这种惩罚未免太過残酷。

    不過她也知道这是古代,她没有心境去说什么。

    顾蕴之问“你不快乐吗?”

    月璃摇头“我不是不快乐,我是没有什么感觉,并且施婉怎样样我底子不介意,她好欠好都和我无关,要不是她害我,我底子不会去留意她,我也搞不懂她为什么要害我。”

    这是月璃一向想不通的。

    就由于她从前和周思懿有婚约?但是那不是都被施婉抢了?她还不知足?

    月璃很无语“人真的是很乖僻,最可怕的不是势不两立的仇视,而是一个人對于你的歹意来历于我便是看你不顺眼。”

    顾蕴之一怔,觉得月璃说的很有道理。

    月璃道“是不是很可怕,无冤无仇的两个人,就由于我看你不顺眼,就要對旁人各样刁难,歹意损伤。”

    就像之前的薛姗姗,顾蕴之和她无冤无仇,乃至都没有见過她,月璃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那么厌烦他,乃至凌辱他为难他。

    最可怕的歹意便是这样。

    顾蕴之点允许“人总是习气欺压比自己微小的人。”

    月璃道“有没有听過一句话,叫他人即阴间?”

    顾蕴之當然没听過。

    月璃道“他人即阴间有两层意思,一是与他人联络恶化时,他人即阴间,二是一个人的判斷太依靠他人时,他人即阴间。”

    顾蕴之想了良久,最终点允许。

    月璃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她也仅仅由于施婉的工作有感而髮。

    两个人坐了一瞬间,顾蕴之道“我还得去找你四哥商议商议,皇帝让我停息你们南越这邊,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月璃戳了下他的头“别谦虚了,你有。”

    顾蕴之就笑“那我過去了。”

    “好。”

    顾蕴之倒了萧沂的宅院,萧沂也是刚刚听到音讯,正好慕容迪也来了,两个人正在商议對策。

    慕容迪道“晋王找我谈過了,说了安平的事,虽然我不在乎这个女性的死活,但是她畢竟是大将军的女儿,所以我只能退让了。”

    萧沂也说“我查過这件事的确是施婉一个人所为,咱们當初闹,无非便是想给皇帝 力,现在这样,咱们只能退让。”

    顾蕴之没什么定见,横竖他也不盼望靠一个施婉能把周家把施府怎样样。

    “大周根基还在,不能逼得太急了。”

    顾蕴之说“皇帝让我来压服你们。”

    萧沂看了他一眼“你却是白捡了个廉价。”

    顾蕴之笑了下。”什么时分行刑?”慕容迪问。

    “三日后,腰斩。”

    慕容迪愣了下,眼睛一亮“太好了,到时分我要去看,我还没见過腰斩呢!”

    说完他站起来“走了啊。”

    慕容迪走后,萧沂看着门口问顾蕴之“他将来能做一个仁君吗?”

    顾蕴之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答复,他也不知道,往后的事谁知道。

    两天后,澜京下了一场薄雪,也是施婉行刑的前一天。

    护卫送了一碗一只鸡腿,一碗白饭。

    “吃吧,吃饱了好上路。”

    护卫说完便走了。

    施婉浑身脏污,腿也由于被逼供的时分打斷了。

    这三天她很少睡觉,由于太疼了,偶爾睡過去也仅仅由于晕厥了。

    施婉看着暗淡湿润的牢房,表情麻痹。

    她没想到这件事会暴露,也没想到暴露了会这么严峻,大约是由于忘了现在的月璃早就不是那个小小的庶女了,她现在是南越最显贵的公主。

    施婉颤抖着拿起一只早已冷掉的鸡腿,啃了一口,索然寡味,可虽然如此,對于饿了三天的施婉来说,仍旧是人世甘旨了。

    她吃了一只鸡腿,便再也吃不下去了。

    这时分门开了,一个穿戴大氅的人走了进来。

    施婉看到他激動的眼眶都红了。

    是周思懿,他没有不论她。

    出过后,施婉就知道相府是绝對不会管她的,他们恨不能马上和她撇清联络,她能求的仅仅周思懿。

    现在看到他,她满心激動,他必定是来救她了。

    施婉的腿斷了底子站不起来。

    “思懿!”

    周思懿看着从前那个温婉明丽的女子成了这副容貌,心里也很难过,但是想到她做過的工作,周思懿又觉得 口堵着一口气。

    他知道救不了她,但是他心里有疑问,仍是要问清楚,否则他余生不安。

    施婉浑身脏污,头髮杂乱,穿戴不适宜的囚服,现已看不出半点原本的姿态。

    “周令郎,时刻不多,快点!”护卫说。

    周思懿递给看守一袋银子道“多谢。”

    看守走后,周思懿看着施婉,施婉也看着他激動道“思懿,你来救我了是吗?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论我,我一刻都不想待在这儿了,你帶我走好欠好?”

    施婉的声响帶着哭腔“他们打斷了我的腿,我很疼,疼的都要死掉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