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意南顾砚钦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追更人数:7070人

小说介绍:北海,仲夏夜。姜意南从抽屉中拿出一个掉漆的诺基亚手机,看着信息栏。倒数第二条短信。……六年前的一场大地震,她收到了母亲此生最后发来的两条短信……姜意南攥紧手机,神情苦楚地把高脚杯内的红酒一饮而尽。


姜意南顾砚钦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http://www.fenxia.com/gof/1hi


images - 2022-03-02T203504.660.jpg
    “七七,是你。”

    顾砚钦眸光闪耀,双瞳里蓄满泪光,他挥手让死后的警卫退下,独自一人迈着坚决而又沉重的脚步渐渐地迫临姜意南。

    顾砚钦的双腿在哆嗦,纤细的長睫在夜 下抖動,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 伐果断的商场精英。

    他仅仅一个怀念亡妻多年的不幸男人。

    他的眉眼里都是无法抹去的厚意和哀痛。

    是她。

    仅凭这一双眼,顾砚钦就能认出来这是他的七七。

    是他说過要维护一辈子的姜意南,是他要捧在手心维护的女性。

    姜意南大声呵责:“你站住!”

    “七七,我知道你是七七。我知道你是姜意南,你的眼睛,我这一生都不会忘掉。”

    顾砚钦没听进去她的 告,依旧义无反顾的往前走,帶着期望和泪光,一步步的走近他此生最愛的女性。

    姜意南如遭雷劈,震动的看着顾砚钦。

    她從来不知道,顾砚钦会由于一双眼睛就完全的认出她。

    她不知道。

    “站住!”

    姜意南目光冷酷,她举起 ,将 口對准顾砚钦的 口。

    顾砚钦视若无睹。

    “你再往前走一步,我便开 。”

    姜意南的声响冷冽,不帶一点点的温度。

    顾砚钦仍是没有什么反响,却是被蒙住嘴巴的顾念希强烈的摇头,眼里包着滚烫的热泪。

    在这漫長的韶光里,姜意南和顾砚钦之间如同摆开一场激動人心的拉锯战。

    姜意南毫不退缩,眼底的有着刺骨的冷意。

    “我知道你恨我,假如能够死在你的手上,我乐意。”顾砚钦的声响哆嗦,沙哑,竟然还隐含着一丝哭腔。

    姜意南遽然仰头大笑。

    “我不是姜意南,我只需慕如雪!顾砚钦你不要认为我不会开 ——”

    话音落下,姜意南遽然扳動手 的开关,對着顾砚钦脚邊就是一 !

    子弹顶风穿過,“嘭”的嵌入坚 的地上,让这周围的地上为之一颤。

    顾砚钦依旧无所惧怕,总算他走到她的面前,两人中心隔着一段间隔,像是高山深海横档在他们中心,这是此生不行跨过的距离。

    “我说過,你要 我,我绝不躲。”

    顾砚钦字句坚决,眸光帶着温顺泪光。

    这是他的七七啊。

    他再也忍受不住,冲上前将她狠狠的抱在自己的怀中,力道之大,宛如要将她單薄的身躯揉入骨肉。

    从来,镇定自我克制,铁血手腕的顾砚钦也会有这样的时分。

    “松手!顾砚钦你铺开我!”姜意南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抵抗和哆嗦,她拼命的挣扎着,可怎样办顾砚钦抱得太紧,她被他弄得喘不過气。

    这个怀有,太紧。

    她能察觉到她浑身的血液在飞跃,吼怒,宛如江河行将决堤。

    “七七,我知道是你……我就知道是你……是你。”

    他一遍一遍的呼喊着她的姓名,從脸上落下的泪将她的膀子打得湿漉漉的,那些还未曾看见便现已掉落虚无的泪珠,仿若一颗颗炸弹,在她一潭死水的心湖中掀起骇浪。

    amplt/pampgt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我必定亲手 了你

    七七。

    顾砚钦又是装给谁看呢?

    他清楚就恨不得她去死,他这会又是做给谁看的呢?

    他会为她哭吗?怎样可能。

    不對……

    莫非说,他康复了回想吗?

    可这个主意仅仅一会儿,姜意南的眼眸便昏暗下去。

    康复回想又怎样?

    莫非那些损伤就能够一筆取消吗?

    “顾砚钦,你睁大眼睛,细心看看……“她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脸,她渐渐地将自己脸颊的面纱摘下。

    “我真的是你的七七吗?”

    她成心拉長尾音,目光阴沉如诡。

    姜意南趁她失神之际,双手狠狠地一推,顾砚钦一个趔趄,身体径自往后摔去。

    而也是这一会儿。

    他的目光朝她看来,那张满是烧伤的脸庞犹如耀武扬威的魔鬼,在这冷清的長夜里向他投来挖苦的目光。

    顾砚钦瞳孔遽然紧缩,他站定在原地,目光死死的盯着姜意南,他的 腔一会儿就被尖利的铁抓穿透。

    不。

    这仍是姜意南吗?

    眼睛是她,但是这张脸,却和往日一点也不相同。

    “顾砚钦,你看清楚了吗?我不過是一个毁容的怪物,我怎样会是你的七七呢?”姜意南狠狠地将面纱拽下来,成心将被烧伤的脸和颈都显露给他看。

    她像是残暴的刽子手,知道他的哪里脆弱,所以卯足劲的去捅他的创伤。

    “不,你是七七。”顾砚钦眼底的沉痛犹如暴风般卷起,他苦楚地流着泪,疼爱的目光犹如涓涓细流抚過她受伤的每一寸两颊。

    都是他的错啊。

    都是他的错。

    假如不是他被慕如雪篡改了回想,假如不是他将姜意南丢在火海里,姜意南怎样会毁容呢?

    “顾砚钦,你不要认为你做出一副厚意的容貌,我就会放過你和慕如雪的孩子!慕如雪将我的孩子丢在火海里烧死,我要她的儿子偿命!”

    姜意南看着顾砚钦,她满是沧桑的眼睛此刻没有一丝表情,严寒如同 蛇一般,瞳孔里散髮着强壮的 意。

    下一瞬。

    姜意南手中的 现已精确的指向哭个不断的顾念希脑袋旁,那黑漆漆的 口,像是能够吞噬人的魔洞,骸骨无存。

    “七七,你不能损伤他!”

    顾砚钦攥紧拳头,眼角赤红。

    “你说不能?我偏要!”姜意南咬牙切齒的说道。

    眼看着她就要拉動开关,顾砚钦心房一窒,他忙低吼:“孩子没有死……念希是咱们的儿子。”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