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彪悍人生叶天生欧阳欣最新章节笔趣阁

追更人数:816人

小说介绍:电视台小科员叶天生武艺高强,却屡受新来的女上司折磨,叶天生一怒之下和女上司闹僵,工作陷入危机,却又偶然救了新任女县长,迎来人生转机,走出了一条另类升迁路,本以为人生圆满,叶天生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出身蹊…


我的彪悍人生叶天生欧阳欣最新章节笔趣阁http://u.didi01.com/god/ms


6216040333dd9.6216040333dd9.jpg性的汇报一下。

    把案情大致和柳天华汇报了一番,叶天生还没说完,就被柳天华打断话头,只听对方问道,“对第三实验小学的老师,你们打算怎么处分?”

    叶天生惊讶了一下,有些诧异柳天华会直接过问这个,想了想,还是答道,“县长,我和教育局的庄局长刚讨论完这个问题,对于第三实小的校长高志业,决定撤销他的校长职务,并给予记大过处分,几名老师,给予记过处分。”

    叶天生和庄修明商量来商量去,最终还是秉承着‘治病救人’的原则,给予老师们一次改过的机会,如果一下子就给予开除的处分,正如庄修明所说,有些惩罚过重,也有些不近人情,老师们有偿补课,其实很多也是迫不得已,如果工资收入可以让老师们过着安逸的生活,谁愿意干这种既担风险又辛苦的事?

    庄修明的话对叶天生多少有些触动,再加上之前和董永俊的对话,也让叶天生清楚基层教师并不容易,而且这次事件并不是老师主观意愿犯下的错误,他们其实也是受害者,错就错在‘有偿补课’这一点上,这一条终究是违反规定了,但当前的现状却是老师们有偿辅导的现象很普遍。

    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叶天生心知做事不能太死板,特别是基层工作,更要灵活,不能死脑子一根筋。

    此刻叶天生说出对几名老师包括校长高志业的处分决定,叶天生还担心这个处分会让柳天华觉得轻了,没想到柳天华却是说道,“天生同志,对高志业撤销校长的处分,会不会重了点?咱们教育系统培养一名校长也不容易不是,犯了错,总要给人改正的机会,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宋书记,考虑到基层教师也不容易,这一次就给他们一个教训,希望他们下次不会再犯。”叶天生解释道。

    宋春雪闻言,摇了摇头,“我指的不是那几个补习的老师。”

    宋春雪说着,笑道“天生,你也许不知道吧,我以前也在学校教过书,刚毕业的时候,我在中学教了两年书,后来又去考公务员,考上了区招商局,这一路辗转,在乡镇挂职过,在县里干过,最后又调到市委办,一路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县里。”

    “没想到书记您的工作经历这么丰富。”叶天生笑道。

    “你不也一样,你才工作几年呀,就经历几个工作岗位了?”宋春雪笑道,闲聊几句,宋春雪很快就摆了摆手,言归正传,“不说这些题外话了,对几名老师的处理,我没意见,第一次给他们一个警醒,给他们一个改过的机会,我是赞同的,基层教师确实不容易,这一点我也深有体会,但关于这个高志业,你看看这个。”

    宋春雪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信封递给了叶天生。

    “宋书记,这是?”叶天生有着疑惑的接过来。

    “你看看就知道。”宋春雪说道。

    打开信封,叶天生见里头是信纸,不由拿出来看了起来。

    信纸有好几页,叶天生慢慢看完时,脸色也逐渐凝重了起来,这是一封举报信,举报高志业违法违纪的举报信,如果这封举报信内容属实的话,那对方明显对高志业很了解。

    “书记,这封举报信的来历是?”叶天生探询的看着宋春雪。

    “在我宿舍房间拿到的,有人从门缝底下塞进来,我晚上回去的时候才看到。”宋春雪答道。

    叶天生闻言,眉头微拧,宋春雪住在县委招待所那边,如果是像对方说的那样,那要查举报信是谁送的可没那么容易了。

    “宋书记,这举报信说的要都是真的,那这个高志业的问题可就严重了。”

    “未经查证的事,谁都不好判定真假,不过依我的一些经历和了解,里面提到的几点应该是属实的,像高志业收受补习老师们送的钱财,允许老师用学校教室办补习班,这点估计假不了,要不然他这个校长干嘛要担这个风险?”宋春雪举例道,她自个当过老师,虽然已经是比较早以前的事了,但曾经学校里的那些同事,现在基本都还继续呆在学校里教书,所以宋春雪对学校的事情了解颇深。

    “看来这次我们的调查不够深入。”叶天生苦笑。

    “很正常,调查组的关注点都在学生中毒上,自然就忽略了其他的。”宋春雪道。

    叶天生闻言点头,想到高志业和苏勇成的关系,叶天生眉头不知不觉的皱起来,这举报信是单纯的举报高志业,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如果是后者,事情可就不简单了。
------------
,是安监局的蒋局长。”

    “嗯,请他进来。”叶天生点头道。

    蒋武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标志性的咧嘴笑容,“叶副县长,没打扰您吧?瞧我,粗人一个,在外头没找到小董,只能喊一嗓子了。”

    “没事。”叶天生笑着摆手,他和蒋武之前只见过一次,还是因为蒋武例行性的来找他这位新上任的分管领导汇报工作,所以他才见过蒋武一面,后面也就没再打过照面,不过他来县里上任的时间本就很短,倒也没啥好说道的。

    请蒋武坐下,叶天生笑道,“蒋局长这时候过来,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急事谈不上,但要紧事倒是有。”蒋武咧嘴一笑,脸很快就绷了起来,“叶副县长,我这个安监局长,快没法干了,如果县里不拿点实际的措施,我这个局长干脆辞职算了。”

    “蒋局长为何如此说?”叶天生听得一愣,被蒋武这莫名其妙的一番话给弄得有点发懵。

    “叶副县长,黑江镇的小煤矿,屡禁不绝,越整顿越滥采,我们下去执法的时候,他们就跟我们玩躲猫猫来着,白天停工,晚上偷采,可气的是,以前他们还收敛点,现在有的已经嚣张到大白天直接开工了。”蒋武刚从黑江镇检查完回来,好几家之前被关闭的小煤矿再次恢复生产,可笑的是,人家还把他这个安监局局长给怼了。

    蒋武本就是个暴脾气的,差点没在现场就跟人干架起来,要不是工作人员拉着,蒋武真得大打出手。

    这会回到县里,憋了一肚子火的蒋武直接来县政府了,蒋武也不去找县长柳天华,而是直接来找分管的叶天生。

    此刻叶天生听到蒋武这么说,却是有点懵圈,“还有这问题?”

    叶天生说着,看了董永俊一眼,董永俊知道叶天生对分管的工作还没完全上手,不由点头解释道,“县长,黑江镇一直是县里非法小煤矿的重灾区,县里也三令五申,出台了很多措施给予严厉打击。”

    “那没效果吗?”叶天生皱眉道。

    董永俊没回答,瞅了瞅蒋武,这个问题还是蒋武更有发言权。

    此时蒋武也是嘿然一笑,“叶副县长,有没有效果,我觉得单凭我空口白

    沉默了一下,蒋武叹了口气,“根子其实还是在经济利益上。”

    两人交谈着,跟在身后的黄鸿盛听到蒋武对叶天生的称呼,心头咯噔一下,叶副县长?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小伙子竟然是副县长?

    心思电转间,黄鸿盛满脸笑容的凑了上来,“哎哟,这是县里新来的副县长吗?蒋局,您今天带县领导下来视察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瞧我都给怠慢了,晚上我做东,在丽声酒店请叶副县长和蒋局您吃饭。”

    “黄鸿盛,丽声酒店这么高档的酒店,我们可吃不起。”蒋武冷笑。

    “蒋局长,您说笑了不是。”黄鸿盛陪着笑脸,转头看向叶天生,“叶副县长,您看……”

    黄鸿盛刚开口,就被叶天生挥手打断,“吃饭就算了,黄总的好意心领了。”

    叶天生话音刚落,边上蒋武的手机响了起来,蒋武拿出手机想要摁掉,看到来电号码,蒋武迟疑了一下,接了起来,来电的是蒋武的副手,局里的副局长赵元兴。

    “蒋局,刚才梁县长的秘书打了电话,说是让咱们给鸿盛矿业公司批安全生产许可证,您看这事咋办?”电话那头,赵元兴问道。

    “鸿盛矿业?”蒋武楞了一下,初始没反应过来的他,很快就回过神来,眼睛瞪得滚圆,鸿盛矿业可不就是眼前黄鸿盛这王八蛋的采矿公司,这会蒋武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元兴,你说啥?”

    “蒋局,鸿盛矿业要申请安全许可证来着,刚刚梁县长的秘书特地来电打招呼了。”赵元兴再次说了一遍。

    “鸿盛矿业什么时候递交申请了?我怎么不知道?”蒋武又惊又怒。

    “前天交上来的,工作人员收到申请后也没当一回事。”赵元兴回答道,局里的人都知道蒋武对小煤矿的态度,所以收到小煤矿的申请报告,基本不怎么理会,而赵元兴在了解了一下情况后,也赶紧打电话向蒋武汇报。

    蒋武听到赵元兴的回答,转头看了黄鸿盛一眼,眼里冒着怒火,这王八蛋,难怪刚刚他说回头就把证件手续补齐了,原来早就找到了门路,刚刚装聋作哑的不回答他,合着是完全无视他来着。
------------

第500章事故

    蒋武心里冒着一团火,听到赵元兴催问,蒋武压着火气,“先不管他,等我回去再说。”

    挂掉电话,蒋武看着黄鸿盛,“黄鸿盛,你行啊你,看不出你能耐倒是大得很。”

    “蒋局,您说笑了不是,我能耐再大,还不是归您管,您指东我不敢往西。”黄鸿盛笑道。

    “你要真这么听话,那你把你这几家小煤矿关闭了,我就相信你的话。”蒋武冷笑。

    “蒋局,我全家老小都指着这吃饭,您不能让我喝西北风不是。”黄鸿盛呵呵一笑,了解蒋武性子的他,这会明智的不跟蒋武犟嘴,反正他走通了县领导的路子,他倒要看看到时候是县领导的大腿粗,还是蒋武的胳膊粗。

    不理会蒋武,黄鸿盛笑容殷勤的看着叶天生,“叶副县长,您来我这里,总得给我一个接待的机会不是。”

    “不必了。”叶天生摆了摆手。

    看到叶天生态度有些冷淡,黄鸿盛讪讪的笑笑,叶天生不甩他脸色,他再热情也没用。

    叶天生和蒋武也没在黄鸿盛的煤矿里多呆,在蒋武的陪同下,叶天生又到周边的几个小煤矿里转了转,一行人启程准备返回县里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临上车时,蒋武突然道,“叶副县长,我跟您坐一辆车吧,有件事要跟您汇报一下。”

    “嗯,可以。”叶天生点头道。

    蒋武跟着叶天生一起坐在后座,组织了下措辞,道,“叶副县长,黄鸿盛说的办证照的事,我得跟您汇报一下。”

    “嗯,你说。”叶天生点了点头。

    “中午咱们黄鸿盛那里的时候,局里打电话给我,说是梁县长的秘书打了招呼,让我们给鸿盛矿业……嗯,就是黄鸿盛的煤矿,给他们批安全生产许可证。”蒋武说道。

    “梁县长的秘书?”叶天生皱了皱眉头,“他能代表梁县长的意思吗?”

    “这就不好说了。”蒋武摇了摇头,“不过这种事,要是没有梁县长的授意,想必一个秘书也不敢擅作主张。”

    叶天生闻言,微微点头,依然说道,“这事毕竟不是小事,与其猜测,你倒不如亲自去求证一下梁县长。”

    “叶副县长,那万一真要是梁县长的意思咋办?”蒋武看着叶天生,“难道真要给他们批?”

    蒋武说到这话,坐在前头副驾驶座的董永俊一下回过了头,紧张的看着叶天生。

    叶天生若有所思的看了蒋武一眼,笑道,“蒋局长,这是你分内的工作,能不能批,你自己应该最清楚,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我初来乍到,一些工作还未熟悉,还得慢慢了解。”

    听到叶天生的回答,蒋武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副驾驶座上的董永俊,却是悄然松了口气。

    两个人,两种不同的反应。

    车子往县城开去,蒋武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叶天生聊着,叶天生刚刚圆滑甚至带着回避的态度,让蒋武心里很是失望,他刻意和叶天生坐同一辆车,并且拿这个问题问叶天生,多少有试探叶天生的意思,叶天生的回答,让蒋武心里暗自叹气。

    回到县城,蒋武先行下了车,董永俊等蒋武一下车,立刻道,“县长,幸好您刚刚没有正面回答蒋局长,我这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怎么,在你眼里,我这个副县长,智商就那么低?”叶天生笑道。

    “县长,我没那个意思,您千万别误会。”董永俊一听,着急的解释。

    “行了,跟你开玩笑的,瞧你急的。”叶天生微微一笑,“不过按照蒋武反应的情况,这些小煤矿,确实都不该给他们批文。”

    “是不该给,但梁县长那边要是打了招呼,可不好反驳。”董永俊道。

    叶天生微微点头,董永俊说的,正是他的顾虑,初来乍到的他,对县里的形势还不是很了解,叶天生可不想贸然树敌,最主要的是关于蒋武说的整顿小煤矿的事,叶天生并没有充分了解,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考虑问题也必然谨慎。

    两人抵达县里的时候,才刚六点,温建兴给黄鸿盛指路,车子直接开到了饭店门口。

    “这饭店可以呀,藏在郊区里,以前都没来过呀。”黄鸿盛一下车就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赞叹道。

    “这是魏主任找的地方,以前陆书记就喜欢来这里吃饭。”温建兴笑道。

    听到温建兴提到‘陆书记’,黄鸿盛一下子八卦了起来,“温书记,这陆华安逃到国外了,应该就安全了吧?”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