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A城名媛秦安安的婚礼、傅家三少爷》秦安安傅时霆小说全部章节阅读

追更人数:1061人

小说介绍:父亲公司濒临倒闭,秦安安被后妈嫁给身患恶疾的大人物傅时霆。所有人都等着看她变成寡妇,被傅家赶出门。不久,傅时霆意外苏醒。醒来后的他,阴鸷暴戾:“秦安安,就算你怀上我的孩子,我也会亲手掐死他!”四年后,秦安安携天才龙凤宝宝回国…


《今天是A城名媛秦安安的婚礼、傅家三少爷》秦安安傅时霆小说全部章节阅读http://www.fenxia.com/gof/1hg


5258819cc4f8c74a.jpg 
   

    她一手掩嘴,咳嗽了起来。

    “你今日上午去找依据证明自己的洁白,是不是昨夜有人来找你说沈瑜的事了?”麦克将粥碗放下,抬手给她拍背顺气。

    她将他的手推开:“不是呛到了,是患病导致的嗓子不舒服。”

    “哦,那你吃点粥。”他将粥碗递到她手里,“卫大哥说你现在身体不舒服能够适當吃药,對孩子不会有什么影响。”

    “嗯。”她喝了口粥,答复麦克方才的问题,“我昨夜在沙髮上睡着之前是想去关门的,但是太困了,起不来。”


    “沈瑜,我会查清楚。”他许诺道,“在查清楚本相之前,你好好养伤。”
他怔怔的看着她走出来,心里来不及反响,身体已先一步朝她走去!

    他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迈入室内。

    尽管她只淋了几秒的雨,但是她的脸上,满是雨水亦或是泪水!

    “安安,我没有置疑你。你说不是你做的,那就不是你做的。”他将她抱到沙髮里放下,蹲在旁邊,耐性解说,“沈瑜矢口不移是你害了她。假如她报 , 方必定会来找你。我不想让你被當作嫌犯详细询问,假如咱们能事前拿出你不在场的依据, 方就不用来找你了。”

    秦安安看着他湿透的难堪容貌,底子髮不出任何脾气。

    “我今日去找卫祯了,”她的声响没有任何心情波動,“我在他家里待了一天。”

    “你在他家待了一天?”傅时霆眼底的柔意散去,口气显着变得严重。

    “是的。你是不是想问,我在他家干什么?”她清澈的眸子,看着他脸上的改变,心一阵疼痛,“这是我的私事,我不能跟你说。”

    傅时霆就像被人在私自猛地突击了一下,他在心里髮出一声苦楚的闷哼。

    她跟卫祯,有不行告人的私事,连他也不能说。

    他的身体,冷得髮颤。

    他动身时,看她的目光,有丢失,也有绝望。他的拳头紧紧攥着,很快消失在她视野。

    这一次,他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

    清晨一点,麦克的車子驶入前院。

    麦克给代驾付账后,跌跌撞撞下車。

    朝别墅门口走时,他一眼看到大门打开着,客厅里亮着一盏暖灯,秦安安躺在沙髮上,如同一具没有生命气味的尸身!

    “秦安安!”麦克的酒瞬间醒了。

    他快速跑到沙髮邊,手捧住她脸颊时,他被她的体温烫了一下。

    “卧槽!怎样髮烧了?!”他登时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样办。

    她现在是孕妈妈,他不敢给她乱吃药。

    他從放药的房间里,找到一片退热贴,贴到她额头上,随后拨给傅时霆。

    “秦安安髮烧了!我不知道该怎样办!是叫救助車仍是我把她送去医院啊?”麦克不敢乱動她的身体,怕她肚子有什么闪失。

    傅时霆握着手机的手指,猛然收紧。

    他想当即去照料她,但是想到她今晚说的话,心登时痛到髮狠:“你去找卫祯!”

    “哦?哦!”麦克愣了一下,然后挂了电话,拨给卫祯。

    不到半小时,卫祯拎着医药箱赶来。

    由于有卫祯照料秦安安,所以麦克定心的回了房间。

    很快,天亮了。

    秦安安睁开眼睛,昨夜髮生的全部在脑海里呈现。

    沈瑜被挖了双眼,说是她做的。

    沈瑜还说案髮时听到了她的声响。

    要证明一个人有罪,得對方供给你有罪的依据。而沈瑜绝對拿不出她有罪的依据!

    傅时霆让她拿出证明自己无罪的依据,尽管法令上而言,她不用这么做,可她咽不下这口气。

    正午,傅时霆接到 長的电话。

    “傅先生,方才秦安安在一名男 朋友的陪同下,来我这邊提交了她昨日的行程监控依据。我看了一下,她昨日整个白日都在这位男 朋友家里。沈瑜的事应该和她无关。不過” 長提到这儿,犹疑了一下,“傅先生,秦和这位男 朋友的联系,如同不简單。”

    沈瑜猛地摇头:“不我不会苟活着等我爸来了,我就跟他回b国。我会找我的朋友帮助, 秦安安的身体情不自禁撤退两步。

    她眼里的光,瞬间松散。

    她不敢信任会髮生这样的事!更不信任这样的黑锅能直接扣到她头上!

    就由于她昨日跟沈瑜髮生過对立,所以工作便是她做的?荒唐备至!

    “秦安安!”他看到她退开,心脏猛然收紧,“答复我的问题!”

    “傅时霆,我厌烦你!我又开端厌烦你了!”秦安安髮出比他声响更大的厉喝,“每當我對你有一点好感的时分,你就会向我展现,你有多憎恶!”

    傅时霆看她心情爆髮,怔在原地。

    门外的雨水,不斷飘打在他的后背,凉意刺骨。

    而他看她的视野,火热滚烫。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