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北辰与安以甜免费小说阅读

追更人数:892人

小说介绍:一只白白软软的小包子抱住陆北宸的大腿。 “蜀黍,要媳妇不要?我把我妈咪介绍给你,她肤白貌美,大长腿。” 安以甜拧眉。 “九儿,你能给老母亲长点脸吗?” 九儿抱着大腿不放,“安以甜,面子不重要啦!帅不帅才是最重要。” …


陆北辰与安以甜免费小说阅读http://i.readaa.com/g/bo


4fe71947ac2d325c.jpg,對她的安全没优点。”

    白鹿是清醒之人,所以平常他会拦着白兰做一些事,就期望她能多考虑一下。

    白兰坐到了顾连煜的對面,“顾三少,追我便是让我吃不到饭吗?”

    顾连煜给她倒上一杯果汁,他淡淡一笑。

    “我仅仅想请白吃一餐饭,仅此而已。”

    白兰看了眼桌上的那些菜,每一道都是她愛吃的,白兰的口味还没变,她的眉头悄悄蹙起。

    “你怎样知道我的喜爱?”

    她现在喜爱底子不显露,就连刀妄都不知道她喜爱吃什么?

    顾连煜居然知道,让她有些意外。

    顾连煜给她挟了红烧鱼,他抬了抬下颌。

    “你嘗嘗。”

    白兰扶起筷子挟了一小块放进嘴里,那滋味几乎全都在她喜爱的点上,她的脸 越髮的暗了。

    看顾连煜的目光变得有些惧怕。

    有这样一个人,就如同在私自窥视你,把你的全部都弄得清清楚楚,谁不惧怕呢?

    顾连煜悄悄一笑,“这是我做的,按着過去你教我的办法做的,滋味怎样样?”

    他一贯都会煮饭的,仅仅不常常做。

    后边在白兰家里,常常看她做,就学会了她做菜的办法。

    白兰放下筷子,声响低冷。

    “顾连煜,你回A城去吧!今后我也不会像過去那么冲動了,我不会随意 人的。并且,我也不会跟你去接受审判的。”

    她决议了,等刀妄回来,她就穿回女装,不再碰男装了,今后她只做刀妄的妻子,白小爷这个身份她不要了。

    白兰动身,准備脱离。

    對于这个男人,她惧怕了,不想再会了。

    顾连煜拉住她的手,深目看着她,他的眼底有着一丝哀痛。

    “白兰,你把咱们忘了,咱们都不怪你,曾经是我不够好,让你受尽了 屈。今后不会了,我会护着你,别回绝我好吗?”

    白兰听着这些话,眼睛動了動,尽管不太理解他在说什么?

    但是她的心悄悄有些疼,不知道为什么?

正文 第1465章 引诱她

    白兰想抽回手,但是他握得很紧,并且很珍爱,如同舍不得甩手似的。

    “你铺开。”

    “陪我吃完这餐饭,我就铺开。”

    白兰有些无法,“好,我吃,你甩手。”

    顾连煜渐渐松开她的手,她的手不似過去那般精美了,上面有不少伤痕和老茧,这些都是她玩刀玩 ,练习的成果。

    他的目光一贯盯着她的手看,白兰自己也看了一眼,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样盯着?

    很快顾连煜便回神了,他抬手。

    “白,请!”

    其实她很想叫她兰,这样密切的称号,可又怕吓到她。

    只需她愿意给他时机,他就会当心的渐渐的挨近她。

    其实今日桌上的每一道菜都是顾连煜做的,并且是以白兰曾经做菜的办法做的,所以滋味会让她觉得很了解,并且会很合她的食欲。

    白兰每道菜都嘗了,都是她喜爱的滋味,不得不说这顾三少做菜的手术不错,她看他的目光悄悄有了改变。

    她觉得他说想追她的话应该是真的。

    顾连煜感觉到她的目光,他迎上她的目光,神态温暖。

    “等会吃過饭,我帶你去放焰火,要去吗?”

    白兰愣住了,本来想说不去,但是被他的目光一注视,她居然容许了。

    “好啊!”

    说完白兰阖了一下眸子,要死,怎样就容许了?

    顾连煜笑了,又给她挟了些菜。

    “多吃点,等会山上冷,费膂力。”

    听到费膂力几个字的时分,白兰下知道的抖了抖,脸莫名一红。

    她也不知道是怎样回事?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她都联想到了啥。

    所以低着头,静静的把他挟的那些菜都给吃了。

    吃過饭后,顾连煜帶着白兰去了P城的画山,这座山,曾经但是情侣约会的圣地,传说一同去山顶看日出,两人便能長長久久。

    顾连煜听唐闯说過,所以那时他就决议,有时机帶白兰過来爬爬这座山。

    車停在山脚处,白兰昂首看了一眼那座山。

    “为什么不开上去?”

    她從来没来過,仅仅偶爾传闻過,说山顶的景色很美。

    “山路,車开不上去。”

    他下了車,帮她把那邊的車门摆开,伸手要扶她下車。

    白兰没要他扶,自己跳下車,昂首看了眼那座山。

    这仍是她第一次糟蹋这样的时刻跑来爬山,莫名有点振奋。

    顾连煜把他的风衣披在了她的身上,白兰看了一眼。

    “晚上山里凉。”

    白兰才没再说什么?她把风衣紧了紧,风衣上有他的滋味,淡淡的薄荷味,清清凉凉的。

    一路上去,顾连煜认为她会走不動,便能够背她,没想到她彻底不帶喘的。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