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更和俞风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3986人

小说介绍:一次偶然的机会,帮助了美女上司的石更(石鹏),走上了自己的青云之路。


石更和俞风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http://www.fenxia.com/gof/1h8


8628d170071b77a0.jpg摩托車去的,很快就到了。

    牛继民的媳妇儿到了 中心小学的门口,刚一下摩托車,四个 察上去就捂着嘴,将其拽进了一辆面包車里。

    “别動! 察!”

    一个 察亮出 察证后,牛继民的媳妇儿就不敢動了,随即双手在身后就被铐了起来。

    從牛继民的媳妇儿身上搜出手机,苏汉良查找电话簿,髮现里邊并没有存牛继民的名字,就问道:“牛继民的电话是多少?”

    “你要干什么呀?”牛继民的媳妇儿问道。

    “少废话!急忙说!”

    “我不知道!”

    “你说不说?”

    “不知道怎样说?”

    苏汉良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真是他妈一家子刁民!我毕竟问你一遍,说不说?”

    牛继民的媳妇儿嘴很 ,脾气也很倔,她也知道一旦报出牛继民的手机号码必定没积德行善,就咬着牙说道:“不说!”

    “揍她!让她嘴 !”

    得令后,坐在牛继民媳妇儿身旁的两个 察挥着拳头就打了過去,痛苦的哀嚎声如同 猪相同。

    不得不说,牛继民的媳妇儿嘴是真 ,两个大老爷们揍她,她愣是不说,直到将她打昏了過去。

    这时,危运波打来了电话,苏汉良下了面包車。

    “怎样样了?”危运波问道。

    “那娘们儿嘴太 了,一顿揍, 是不说牛继民的电话。”苏汉良想了一下说道:“我看仍是给杜家庄村的村支部 和村長打电话吧,他们应该知道牛继民的电话。”

    危运波挂了电话,马上联络杜家庄村的 支部 ,對方还真知道牛继民的电话,危运波把号码奉告苏汉良,可是苏汉良打過去,牛继民的手机却关机了。

    危运波又不知道下面该怎样办了,只好又给赵诚意打电话请示。

    “那就直接 控牛继民吧!记住,我们的目的是拆掉房子,不是要人命,所以在拆的過程中,必定要保证牛继民的人身安全。”

    危运波挂了电话,让派出所的人先行去牛继民家周围检查一下情况,然后乘机进去 控住牛继民。又叮嘱 的人,叫他们让 的人将挖掘机和铲車开到指定方位待命,随时准備强拆。

    牛继民家的的院子外面有一圈围墙,派出所的四个民 围着围墙转了一圈,没有髮现什么情况,就從后墙翻過去进了院子。

    进去后,一股刺鼻子的味道就立马钻进了鼻子里,仔细一闻,是汽油味儿。

    四个民 来到房后,髮现窗户紧闭,根柢进不去,就分别從房子的两邊逐步向前移動。
   石更想选拔黄正泽的三儿子黄岐峰到关城 任 長,黄正泽是坚决不赞同,但石更仍是提了,是鬼头鬼脑提的,没有跟黄正泽打招呼。

    黄岐峰到了关城担任 長,首要的任务就是 。

    在 规划上,虽然关城 比不了金海 ,但规划也不算小,因为按照规划,关城 的定位是 开髮区,海川想要关键髮展的轻工业将会放在这儿。所以在石更的心目中,关城 的份量并不比金海 差多少,石更也抉择将两个當地全都從头规划成区,恳求陈述省里通過后,现已投递到了京天,只等着国务院批复。

    关城 在 问题上也遇到了不少费事,但黄岐峰從来没有像赵诚意他们那样陈述過,黄岐峰每次去跟石更陈述的都是他拆了多少,從来不陈述遇到了什么样的难题,请示石更该怎样去处理。

    黄岐峰之所以这样,这与他的 格和干事风格是有密不可分的联络的。在脾气秉 上,黄岐峰很随黄正泽, 子很直脾气很倔。在干事方面喜愛较真儿,想要办的作业就有必要要办到,办不成就誓不罷休。特别是被石更 以重担,黄岐峰也想表现自己,觉得区区一个 问题要是都办不了解,又怎样能证明他有才华担任 長之职呢?

    所以关城 出现的 问题,黄岐峰都是自己想办法去处理。而且只能要处理问题,黄岐峰能够说不管办法是否正當合法,一概全都用上。

    在关城 中兴路上,有个绢纺厂家族院,这个家族院被划进了筹建的工业园区内。 府的 办在与住户商谈 补偿问题时,困难重重。而问题首要仍是出在钱的问题上, 办给的都是按照上级 府拟定的补偿标准,但住户们全都嫌少,一个个都想多要钱。

    在这个问题上,黄岐峰的心境很坚决,全部按照 府文件上的补偿标准实行,绝不能给任何一家一户额外的照顾,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其别人就更扎手了。

    针對每家每户的不同情况, 办拟定具体方案,进行各个击破。家族院里的住户便相继搬离,越来越少。

    剩下都属所以非常坚/挺的钉子户,其间在七号楼三楼東室居住的吴凯要算得上钉子户中的钉子户。

    吴凯家的房子只需32平米,可是他却提出要求补偿两套120平米的楼房和50万现金,不然免谈。

    为了避免被 府强拆,吴凯还纠结了四五个壮汉待在家里,一个个如狼如虎地手持棍棒,吓得 办的人到后来都不敢去了。

    吴凯的要求远远高于 府的补偿标准, 办明显是不会容许的。加上他又纠合人跟 办 對抗, 办没办法,就报到了黄岐峰那里。黄岐峰觉得對于像吴凯这样的人,不来 的,是绝對不可的。

    清晨两点多,几十个手持各种棍棒刀具,运用墙梯,强行闯入七号楼三楼東室吴凯的家中,将正在熟睡的吴凯、其母亲、几个壮汉一通 打,直至将几个人打昏了過去。将几个人抬走后,早已准備好的挖掘机就初步拆这栋四层楼的老楼。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