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不得语免费在线看,苏浅浅楼辰皓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680人

小说介绍:苏浅浅嫁给了深爱了十四年的男人,可她还没有真正的得到丈夫的一颗心,便要天人两相隔。丈夫患有严重的心衰,最多不过一个月可活,目前只有她的心脏与之匹配!苏浅浅怀了两个月的身孕,难道真的要用两条命去换一条命吗?


脉脉不得语免费在线看,苏浅浅楼辰皓免费阅读http://u.didi01.com/god/ml


10129.jpg

    苏浅浅随董清岳去书房拆开看了眼,白秀丽在信中说,南都郡主柳若芙和梁王的婚事提早了,定在十月十五,白秀丽多番刺探之后,查出柳若芙好像是怀有身孕了,所以婚事才忽然挪到十月,十分倉促。

    苏浅浅想起之前见過楼辰皓,他说起南都郡主柳若芙被玷污一事,楼辰皓期望晋国朝廷更乱,所以鼓動太子府暗卫借梁王名头占了柳若芙的廉价。

    那柳若芙腹中的孩子,便并非是梁王之子,想必梁王對此心知肚明。

    不過,以苏浅浅對梁王的了解,他已然垂青的并非是柳若芙,而是南都闲王手中的兵 ,那必定会认下柳若芙腹中之子。

    可柳若芙呢?柳若芙一贯心高气傲……真能嫁给无能之命在外的梁王?

    苏浅浅看完信焚毁后同董清岳道:“南都郡主柳若芙有孕,梁王和柳若芙的婚事要提早到下月十五。”

    “梁王……”董清岳半眯着眼,手指摩挲着座椅扶手,“这个梁王,從攀诬你祖父叛国之时,我便觉着他不尽然是外面传言的那般无能!若真如此,此人如此能忍……心胸颇深啊!”

    ------题外话------

    第三更来鸟!持续滚来滚去求啊求啊求月票……

正文 第五百六十四章:节哀

    “梁王从前身邊有一个谋士,叫杜知微!此人乃是梁王智囊,不過……此人已死。之前我认为没了杜知微的梁王,便缺乏为惧,不成想梁王由于柳若芙与闲王捆在了一起。”苏浅浅望着董清岳道,“梁王现在起了夺嫡之心,而皇帝被贬为庶民的嫡子信王也已回大都,中宫皇后腹中又怀了嫡子,大国都夺嫡这出戏看起来……越来越热烈了。”

    明诚说完便气绝死在了谢荀怀里,谢荀伤寒刚刚好转,这下整个人都垮了。

    苏浅浅缄默寂静半晌未语,明诚公主为国和亲是为大义,这样的女子苏浅浅原是想救一救的。

    苏浅浅侧头看着五 概括清楚的楼辰皓:“节哀……”

    “長澜兄的事,大姑娘……也请节哀。”楼辰皓模糊對董長澜之死有所猜想,但已然董家办了葬礼,有些事心里了解就好,不必宣之于口。

    两人一路无言,于當日日落前,在汾平驿站见到了太子。

    太子风闻苏浅浅同楼辰皓一起前来,较为惊讶,随即居然低笑一声,接過女仆递来的茶杯让全渔请人进来。

    全渔应声含笑出来请苏浅浅和楼辰皓,见到苏浅浅耳朵上包着细棉布一惊:“ 国公主这是受伤了?”

    “不妨碍,小伤。”苏浅浅笑道。

    全渔这才定心点了允许,忙侧身让开,折腰做出请的姿态:“公主请,萧先生请,殿下正在屋内候着公主和萧先生呢。”

    苏浅浅进门时,太子正坐在椅子上由女仆服侍着按膀子。

    太子已然将苏浅浅和楼辰皓當做自己人,见他们二人一起进门,没有放下茶杯也
    方老亦是朝苏浅浅拱了拱手:“见過 国公主。”

    苏浅浅朝秦尚志和方老允许,首先跨入厅内。

    太子摆了摆手暗示死后替他捏膀子的女仆岀去,调整坐姿叮咛全渔:“全渔,你在外面守着……别让旁人接近!”

    全渔允许,帶着屋内的宦官婢子退下守在门口。

    太子叹了一口气:“现在梁王越髮得父皇欢心,皇后有了身孕是男是女犹未可知,这个节骨眼儿上信王也回来了!信王自小就是父皇最宠愛的儿子,是父皇亲身教养長大的!方老的意思是让梁王和信王、皇后去斗,孤得渔翁之利便好,但是现在孤坐着这把椅子,却觉越髮觉得烫人了。”

    方老见太子眉心紧皱的容貌,语重心長道:“殿下,老朽认为殿下应當沉住气,现在殿下现已是太子,只需殿下不犯大错……这个方位谁也動不了! 国公主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方老这话现已同太子说過许多遍,可最近大国都髮生的工作太多,太子又被皇帝支到登州这鬼当地来,这实是让太子越髮坐立难安,方老这才将方针转向苏浅浅,妄图让苏浅浅与他站在同一线上,好好劝劝太子。

    但,方老还有更深层次的意思,他想要出人意料在苏浅浅还无防備的时分……打听她。

    尽管说,太子好像收服了苏浅浅,可方老一贯對苏浅浅存了一份猜疑和戒心,畢竟这个苏浅浅是这么多年以来,仅有一个能让太子辩驳他的人,方老又怎样能心安?

    ------题外话------

    第二更,持续滚来滚去求月票!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一节通节节通

    苏浅浅发觉方老这是在给她挖坑,若是她不粉饰直接答复是与否,她人在登州关于大国都的音讯确如此灵通,莫非太子不会置疑她吗?

    苏浅浅皱着眉,不急不缓开口道:“皇后又有了身孕?信王又怎样会回都?殿下恕罪,我还不清楚究竟髮生了什么工作……”

    太子想起苏浅浅一贯远在朔阳,后来又来了登州天然不清楚大国都髮生的工作,太子抚了抚脑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