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薇傅沉渊小说全部章节全免阅读 - 银趣阁

追更人数:1561人

小说介绍:为了救父亲与公司,洛薇嫁给了权倾商界的首富傅沉渊,首富老公口嫌体正直,前面有多厌恶她,后来就有多离不开她——“老公宠我,我超甜。”“嗯......确实甜。”


洛薇傅沉渊小说全部章节全免阅读 - 银趣阁http://u.didi01.com/god/lh


ia_100000341.jpg
    “呵呵......”洛薇苦笑着,呆呆地笑着,手指紧紧地攥着那张單子,“铭止,很惋惜,我并没有怀上你们傅家的孩子。”

    傅铭止脸 变了变,紧盯着洛薇,“......洛薇,你在说什么?”

    “我说......”洛薇苦笑着,手抚上腹部,眼泪一大颗一大颗地滴下来,“这个孩子不是沉渊的。”

    是她帮林娅莉去皇莎替班那天晚上,那个生疏男人的,可笑,她居然帶着一个生疏男人的孩子,嫁给了傅沉渊,并且到现在才髮觉。

    她居然嫁给傅沉渊时,肚子里就有颗种子在悄然髮芽了,多么荒诞!

    那她由于他對林娅莉好,处处维护林娅莉,去跟他闹,去 屈,又是多么可笑,她帶着其他孩子喊他老公,他凭什么對她洛薇好?

    她还梦想他能回收跟她离婚的决意,她配么?

    一时间,内疚、自责、苦楚,突击了洛薇,她忽然感觉她配不上那个男人,体面地承受离婚才是最好的成果......

    而她一点不想让傅沉渊知道她怀孕的这个音讯,半点也不想,她自私地想在他面前留下一点好形象。

    “不是我二叔的孩子,那是谁的?”傅铭止拿着手机的手握紧了,假如是他二叔,他认输,可要是其他男人他就没有那么简单承受这个现实了。

    “那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洛薇啜泣着,抬起悲惨的目光苦笑着看着傅铭止,“但我没有红杏出墙,铭止,你会帮我瞒着他么?我跟他過了今日就离婚了,我不想由于这个孩子再惹他气愤。”

    面對面前这个傅家的人,傅沉渊的侄子,洛薇也是心存愧意的,由于她要他帮她瞒着他的亲人!

    對于她这个怀着其他男人的孩子嫁给他二叔的婶婶,他便是骂她,她都不会说二话,但尽管如此,她仍是希望他会帮她这一回......

    傅铭止看了洛薇一会,忽然笑了,“洛薇,很可贵你会對我说这么多心里话,一向以来你只把我當上司,當傅家的家人,现在你会把这么重要的事告知我,我仍是很感動的。”

    洛薇睁着泪眸看着傅铭止。

    “我相信你,相信你没有做過對不起我二叔的事。”傅铭铭点了允许,他话刚落,手中的手机便响了。

    来电名:二叔。

    洛薇看着他站了起来,接起电话。

    “二叔。”傅铭止笑着问,“什么事?”

    电话里寂静了好一会,才传来傅沉渊的声响,“洛薇有跟你在一块?”

    傅铭止走到窗前看着外面,“没有,怎样了?洛薇昨夜加班到三点,现在不是回去歇息了?”

    “你现在在哪?”傅沉渊没有答复洛薇的事,直接问傅铭止。

    此刻的傅沉渊車正停在傅铭止的别墅外面,車内萦绕着烟雾,他墨眸如寒星般看着傅铭止那乌黑没开灯光的别墅。

    傅铭止看着洛薇通红的眼睛,蓄满了眼眶的眼泪,吓了一跳,“怎样了?洛薇?这是好音讯......”

    “你不要打,你不要告知沉渊我怀孕了好欠好?”洛薇拼命地求傅铭止,两行眼泪像雨相同從她脸颊上流下来。

    傅铭止看着洛薇,越髮觉得她的反响不對劲了,不像是快乐或震动過头的体现,想到她今日生日还一个人开着車去‘语纯’......

    “好,我不打。”傅铭止收了手机,为了安慰着她的心境,坐在她對面看着她,“能够告知我髮生什么事了么?你为什么不想让我二叔他知道?”

    洛薇啜泣着,浑身哆嗦。

    “你们吵架了?”傅铭止猜想着,“由于昨日他跟林娅莉的那个新闻?”

    昨夜她在‘语纯’加班,回去后跟他二叔吵架了?

    “听我说,洛薇。”傅铭止又说道,“尽管我也對我二叔的一些行为不满,但现在事关这个孩子,这么大的事你不能不告知我二叔。”

    “不是,不是这样的......”洛薇脸上的泪一向流,咽到心里,满是苦涩。

    “你怕告知他,他不要这个孩子?”傅铭止看着洛薇的脸,看着她被眼泪吞没的眸子。

    洛薇心里又慌又急,一向摇头,“铭止,你能帮我把医师叫過来么,我不相信,我仍是不相信......我不相信我怀孕三个月了。”

    傅铭止看着她,回身就出去了,過了一会那个认斷医师跟着他来到了这间單人病房。

    洛薇一看医师,就把手中的b超單子递给他立刻问,“医师,这是我的么?会不会是拿错了?我想再去照一下。”

    “这位女士,是这个先生报的你的身份证号码,以及在女士你昏倒时把你送到医院,帮助送进b超室查看。”医师说道,“假如上面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正确,那便是你。”

    “我不相信......”洛薇摇着头,“还有我之前来過月事的,其实这三个月我都有间歇 来過月事,所以之前我也一向没有想過怀孕。”

    医师笑笑,“女士,你所说的月事是间歇 ,并且量很少很少,對么?”

    洛薇拼命允许。

    “那不是月事,是胚胎着床时引起的子.宫内膜出血。”医师说道,“部分孕妈妈也会有这种状况。”

    洛薇愣住了,整个人都失神了。

    “你平常有随同晨吐、厌恶、晕厥等状况么?”医师又问她。

    洛薇说不出话来了,傅铭止却是记住好几次在公司看到洛薇说头晕,点了允许,“她偶爾会头晕。”

    “那就對了,正常的妊娠反响。”医师说着,又叮咛洛薇,“还有这位女士,你的状况有点先兆 流産,现在胚胎不太稳,是平常没歇息好吧?留意多卧床歇息,不要同房,少出门。”

    “劳烦医师。”傅铭止说。

    医师点了允许,出去了,傅铭止关上了门。

    洛薇抓着手中那张b超單,半响都没有反响了,瞳孔大大地睁着,空泛得像没有任何 彩。


    傅铭止怔了一下,忽然笑了,一夜没睡的俊容上仍然美观精致,“有什么事不能比及晚上你生日上跟她说?今来都来了。”傅铭止一句话便让洛薇定住了,“方才医师现已来给你看過了。”

    洛薇坐在床邊,垂下头,手紧紧地抓着床單,“医师,怎样说......”

    傅铭止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望着她的目光有些杂乱,但又有着替她欣喜的光,“医师说你怀孕了,不宜 劳,昨夜是我欠好,让你加班到那么晚。”

    洛薇心脏忽然揪紧了,公然么?

    看着自己的肚子,她都不敢相信耳朵听到的现实......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