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146

小说介绍:天才医学博士穿越成楚王弃妃,刚来就遇上重症伤者,她秉持医德去救治,却差点被打下冤狱…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https://s.eefox.com/goto/3o


ia_100000591.jpg

    元卿凌一怔

    “身为女子,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便是欺人太甚了。”

    诸位夫人纷繁声讨。

    元卿凌奇道:“什么丧尽天良欺人太甚?这不是郡主和 主你们的意思嘛? 主和五姑娘被暴徒劫走,洁白被暴徒销毁了,你们说要他们担任,我遵從你们的志愿,出这个面办这个事,怎样就丧尽天良了?”

    她回头去看着翁静郡主和柔勄 主,“那二位究竟是想怎样样?”

    柔勄 主仅仅哭,翁静郡主脸 乌青,“还能怎样样?正如我刚才说的那样,这事和太子脱不了关连,那就叫太子担任。”

    “怎样担任?”元卿凌问道。

    顾家二夫人见她装傻,忍不住冷笑一声,“还能怎样担任?天然是娶過门了。”

    元卿凌慢慢地坐直了身子,眸子淡淡地扫過柔勄 主和五姑娘的脸,“噢,或许是赖上咱们家太子了。”

    翁静郡主脸 乌青,“你别把话说得太难听了,怎样叫赖上了?这本就该是他担任的,她们二人被掳走,洁白因太子而受损,女子的洁白堪比 命,岂可缓慢的?”

    “所以,”元卿凌眸 略冷,问道:“你们二人商议好了吗?谁为良媛,谁为良娣?”

    顾家五姑娘涨红了脸,气道:“你怎能这样说?太不要脸了!”

    元卿凌一拍桌子,怒道:“是谁不要脸了?你们在汇州出完事,被暴徒毁了洁白,不去找暴徒算账,来我楚王府闹什么事?难道我不许你们进门,便是我不要脸了吗?你说说,我怎样个不要脸法。”

    元卿凌刚才都是亲热温文的,遽然地变了脸,还真让咱们震动了一下。

    翁静郡主冷笑一声,道:“太子妃是没有不要脸,可是这事你敢说跟太子没有联络吗?咱们现在不要求太子娶了两人,畢竟五姑娘都说了人家了,可是咱们家柔勄,他总得给个说法。”

    “这事和太子没有任何的联络,便有联络我也不许,”元卿凌横眉竖眼,桀了起来,“你们这是赖皮,说破天都没有这样的道理,想碰瓷到我这儿来?没门,这外头多少女性想念着要进我楚王府的大门,我一个都不许,就凭你们胡诌片言只语就想让我放行?想都不要想!”

    ()

    宇文皓觉得费事不缠身就好,谁还去计较過程?横竖老元摆平了。

    因而,對满朝文武投過来的怜惜悲悯的目光,他非常隐晦,竭力想解说点什么,怎样办没说话就有人對他作揖,“了解,了解!”

    乃至于这天退朝之后,韦太傅拉着他便到了钟鼓楼一角,叹了口气,疼爱地看着他心愛的太子殿下,不无悲愤地道:“太子妃也太憎恶了,怎可这般對你呢?”

    宇文皓一脸懵逼,“太子妃怎样我了?太子妃對我很好啊。”

    “好,好,不提,伤心人莫提伤心事……”

    “不是……”宇文皓想要辩解,却见韦太傅颤巍巍地從袖袋里头取出一张银票飞快地塞到他的手中,再重重地抓住他的手腕,“别亏负自己,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花的花。”

    宇文皓眼睛髮直,偷摸地看到了银票的面值居然是一百两。

    天啊,老头好有钱啊。

    宇文皓回头瞧见齐王和孙王正在走過来,便飞快地把银票往袖袋里塞,感谢地對韦太傅道:“等我髮了工钱,我就还您。”

    韦太傅眼底愈加的悲悯了,“不用还,下个月老臣再给您,您别亏负自己。”

    “好,好!”宇文皓捣蒜般允许,心里却觉得古怪,怎样老头还有这个给零花钱的醒悟了?

    韦太傅走了之后,孙王和齐王都纷繁過来,一张张的银票塞到他的手中。

    齐王大方,出手便是千两。

    孙王家教甚严,每个月限制零花,也有一百两银票给他。

    宇文皓照單全收,却是不敢问,怕一问就没了。

    孙王搭着他的膀子安慰道:“其实太子妃人也不错,長得好,医术高超,是吧?就除了那么点儿抠门,还有那么点儿桀,还有那么点儿善妒,再加上身世有那么点儿的稍稍配不上你,其他……都不错。”

    齐王在旁邊搭讪,“抠门是不止一点点的,五哥家里的酒都是最残次的,我有一回还喝了浊酒,真不知道她是怎样持家的,这样的浊酒也能招待客人?”

    他说完,看着宇文皓,“五哥,你多久没做過新衣裳了?”

    宇文皓垂头看看自己的朝服,想起做新衣裳好像仍是上一年過年的时分了……哦,不,孩儿满月的时分,给他做了一身,由于那会儿办酒嘛。

    其他时分,要么是穿 服,要么是太子朝服,家常的衣裳却是少穿。

    ()

    

    ()

正文 第703章 四爷要相亲了

    不過,这有什么问题?男人老狗的,还考究个穿戴不成?

    “又不是小孩子,要什么新衣裳?”宇文皓道。

    齐王道:“话不是这样说,你现在是太子,又是京兆府尹,吃喝费用都是有标准的,不能叫人小瞧了去。”

    齐王是最在乎享用的人,所以看不惯他那穷酸姿态。

    宇文皓不知道状况,也不敢多问,只一个劲地揣好银票,想到自己遽然变成千两财主,登时心花怒放,才不论他们说什么呢。

    宇文皓回府的路上问徐一,“今天怎样这么多人接济本王呢?徐一,是不是外头又说什么了?”

    徐一登时 備地看着他,“殿下,属下俸银菲薄,您别打属下的主意。”

    说完,摁住了绣百合花的荷包。

    宇文皓不屑地道:“你那点,本王还看不上,本王现在有的是银子,今天好几个人给本王送钱呢。”

    徐一瞪大眼睛,“真的?那您现在是有多少了?”

    “一千二百两。”宇文皓富有气十足地道。

    徐一登时显露仰慕的目光,扭捏了一下,“爷,在南安的时分您问属下借了一两银子,您现在富余了,是不是该还了?”

    “能够,”宇文皓眉飞色舞,“回头兑了银子给你还,多给你五十利钱。”

    徐一大喜,“多谢太子爷!”

    宇文皓瞧见马車是往京兆府方向去的,便道:“先不忙着回衙门,你去一趟太极楼,定几桌菜,備下几坛子美酒,晚膳咱就在太极楼用。”

    “爷,您要请客啊?”徐一问道。见着她就哭,甩脸子,这么小的孩子却如此势利,跟他们娘亲相同。

    太后听了她这番话,气得不行,“什么坏胚子?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你要打他的娘亲,他不得咬你?

    他这是明理,这么小的娃儿却这么明理,你应该快乐。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