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漓顾行渊笔趣阁无弹窗阅读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828

小说介绍:锦州千户府,灯火阑珊。冰冷的雪铺满了屋檐和青石路,冷风呼啸。屋内,风月漓看着眼前掉漆的木盒,缓缓打开。里面装满了母亲写给她的家书,雪白的宣纸有些泛黄。她从中抽出一封。"宣帝年五月:月儿,娘不日启程来锦州,你弟弟五岁了,嚷着要见你,我们一家人很快就能团聚。"


风月漓顾行渊笔趣阁无弹窗阅读http://u.didi01.com/god/m5


ia_100000454.jpg雨夹杂着雪落下,天空不时闪着雷电。

夜晚的路黑茫茫的,不见行人。

小梅冲出沈府,冒着大雨穿街走巷。

她不知道顾行渊在哪家客栈,只能挨家挨户的敲门。

“小二,请问你们这儿有没有锦衣卫投宿?”

“没有。”

……

“请问掌柜的,你们这儿有没有一男一女,男人气度不凡……”

话还没说完,小二饣并

就直接把大门阖上。

“没有没有!”

小梅抿唇,任由雨水砸在身上,想着榻上气若游丝的风月漓,她不敢停脚步。

她又敲响了一家客栈的大门,才刚开口:“掌柜的,请问有没有……”

此刻的她身上被雨水淋得湿透,髮丝杂乱,襦裙上也溅满了泥腥。

店家一脸厌弃:“哪来的臭要饭,大深夜扰民,不住店就滚蛋!”

“嘭——”

小梅被推搡至台阶下,巨大的雨幕挡住了前行的视野,可她却一点点没有停下脚步。

永州不大,却也让她磨破了脚。

时刻消逝,小梅的心也急如焚。

“更更更——”

打更的声响响起,小梅心头一慌,忙回身看向沈府的方向。

此刻,暴风高文,雨势更猛了。

“!!”

小梅不知为何心越来越慌,想着一人在家的风月漓,急速难堪朝沈府奔去。

一声惊雷,小梅脚步一个踉跄,整个人朝前扑去,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血從青石板地面上流出来,夹杂着地面上的雨水,四处分散。

可小梅顾不得这些,忍痛爬起持续逆雨奔波。

回到沈府,小梅伴随着惊雷快速推开房门。
风月漓强撑开眼,衰弱的将手搭在她身上。

“小梅……”

小梅紧紧的抱着她,红着眼浑身止不住的髮颤:“小梅在,别怕,睡吧,睡着就不……不疼了。”

风月漓靠在小梅怀里,眼前越来越黑,她知道自己恐是活不過今晚了。

她强撑着最终口气,含着血告知着:“卖身契……撕掉了,金钱……柜子里!”

话还没有说完,喉间又涌上一股腥意,但她 生生咽了下去。

“我走后,找个好人家……”别再遭受痛苦。

惋惜这最终一句,全都被喉头涌出的鲜血吞没。

小梅不斷的擦着她嘴角血渍,摇着头,眼泪像斷了线的珠子相同流。

“别说了,求你别说了,你会好的,小梅还要跟着一辈子——!”

风月漓竭尽力气,抬手抚摸上小梅的脸颊,血迹沾過小梅幼嫩的脸庞。

她张开嘴想骂她傻,但却一丁点声响都髮不出。

风月漓含着泪,眼底有着太多的不舍,不舍小梅往后独生该怎样,不舍顾行渊是否还会记住自己。

小梅却似懂她一般,紧紧抱着她:“会好的,小梅还要陪着長命百岁的……”

……

永州城郊别苑。

刚办完事回来的顾行渊望着窗外下个不断的雨雪,只觉心慌意乱。

他披上披风,便拿伞再次出了别院。

不知不觉,他竟来到了沈府门外。

眼前,黑 大门紧锁。

顾行渊抬手想要敲门,却又回想起风月漓这段日子以来的举動,居然还用休书和遗书来要挟他。

心中顺势涌起一股恼意,又撤回了手。

横竖用不了几日,她就得自己回来,他又何须自寻苦恼。

这般想着,他回身离去,身影消失在黑夜中。

而一门之隔。

小梅不斷擦洗着风月漓嘴角的血渍,却怎样也擦不完。

许久后,她将风月漓抱在怀里,目光空泛的望着前方。

“罷了……假如你实在是痛,就去吧……”??

永州祥亦庄。

酒楼外飘起鹅毛大雪。

一号厢房内。

锦衣卫等人由于此次差事办得顺畅,我们在此庆功。

顾行渊端起酒杯静静小酌,一旁的部属们却嬉笑着聚在一起,喝得脸通红。

夏莹也是其间一员。

我们推搡着将夏莹推到了顾行渊身邊,她一时失去平衡,撞了上去。

倒在顾行渊怀中的她,一脸娇羞地望着。

看着夏莹娇羞的面庞,顾行渊脑海里遽然显现风月漓那张总是安静的脸庞。

下一瞬,他一把拂开身邊的女性。

“休要捣乱。”

似是 告的言语,但我们??γβ

却没有放在眼里。

“我们别闹了,当心慕大人抽你们!”

夏莹说完便顺势在顾行渊身邊坐下,往他碗里夹菜。

世人看着二人玩笑道:“慕大人,你可不要孤负夏莹的心意。”

顾行渊被说的心慌意乱,他不管世人径自动身,出了祥亦庄。

酒楼外,白雪回旋扭转,夜 好像有些凄凉。

顾行渊修長的身影立在富贵的大街,望着不远处一群正在玩闹的孩提,眼前似乎呈现了风月漓的身影。

风月漓曾喜爱热烈,在还未嫁给自己之前,便天天待在外面。

后来她嫁给自己后,身为锦衣卫指挥使夫人,就很少能出慕府。

他这一站,不知站了多久,直到孩提们都被喊回家去,才反响過来。

顾行渊重回厢房,正 进去,就听里边传来世人的谈论。

“你们猜风月漓这慕夫人的头衔还能戴多久?”

“依照我们大人的人品,是容易不会休妻的,更何况沈家對慕大人有恩。”

“那是從前,现在有了夏莹,不是更适合站在大人身旁吗!”

去吧,去到一个没有病痛摧残,没有人情冷暖的当地。

有人愛,有人疼,还有再也不会分隔的家人。

顷刻后,风月漓的手從她掌心倏地滑落在地上。

那一刹,小梅的心似乎被撕裂相同。

她哆嗦着伸出两根手指,去探了探风月漓的鼻息。

此刻屋外暴风高文,雨势更猛了。

而屋内……传来了小梅声嘶力竭大哭。
只见风月漓脸 苍白的趴在床沿,呼气多吸气少。

而床脚,满是她咳出来的血迹。

小梅神态一惊,忙奔過去将风月漓抱在怀里。

“!”

小梅紧张的掏出药丸,掰开她的嘴,再将药丸塞进她嘴里。

苦涩的药味充满至整间屋子,却怎样也盖不住血水的铁锈味。

“,你好好睡一觉,明日就好了。”小梅哽声道。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