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漓顾行渊自请下堂完整版 - 笔趣阁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3021

小说介绍:锦州千户府,灯火阑珊。冰冷的雪铺满了屋檐和青石路,冷风呼啸。屋内,风月漓看着眼前掉漆的木盒,缓缓打开。里面装满了母亲写给她的家书,雪白的宣纸有些泛黄。她从中抽出一封。"宣帝年五月:月儿,娘不日启程来锦州,你弟弟五岁了,嚷着要见你,我们一家人很快就能团聚。"


风月漓顾行渊自请下堂完整版 - 笔趣阁http://u.didi01.com/god/m5


ia_100000447.jpg
“主子,醒醒。”

顾行渊听到有人呼叫自己,猛地张开双眼,只感觉浑身都疼。

他看着头顶白 的帐篷,模糊了一会。

是谁把他搬来床上了?

“主子,该喝药了。”

顾行渊被肖勇扶着從床上坐起,靠在床沿,开端喝药。

“不喝,拿走。”顾行渊消沉开口。

喝药还有什么含义?

顾行渊侧過脑袋,牵扯到身上的伤,他抬起左手捂住 口,忽地瞥见自己空空的手腕。

他一愣,匆促问道:“灵山寺方丈给我佛珠呢?”

肖勇一脸疑问:“什么灵山寺?主子,您不是從来都不帶佛珠吗?”

顾行渊敏锐的发觉到一丝不對劲,还没来得及考虑,一名穿戴飞鱼服的女子冒冒失失的闯进来:“慕大人,你总算醒了,实在是太好理整家獨費付βγ

了!”

闯进来的人正是夏莹。

顾行渊总算意识到是哪里不對劲。

半年前,他受過一次重伤,當时想到府里的风月漓,要是知道自己受伤,定是要哭哭啼啼,忧虑这,忧虑那,便决议留在府外养病,将近一月未曾回府。

可风月漓却不知從哪里探问到他的落脚处,寻了過来,被他怒斥了一顿。

回府之后,风月漓便榜首次提出要他休妻。
“大人,您怎样了?是不是创伤又疼了?”夏莹看着顾行渊改换莫测的脸 ,一脸忧虑上前。

顾行渊意识到自己或许回到了风月漓死后半年前之时,便一脸喜 ,撑着身体從床上坐起来。

如果是真的,待会是不是就能见到……她了?

可刚一站起,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慕大人——”夏莹一脸严重,搀扶着他。

可就在她的手刚触碰到衣袍的那一瞬,顾行渊便讨厌的蹙起眉头,还没挣脱开,门口倏地传来“哐當——”一声。

屋内三人齐齐望過去,只见风月漓扶着门框,脸 惨白,貝齒咬着下唇死死的盯着他和夏莹触摸之处。

顾行渊的心也随之漏了一拍,一股闪电般的感觉從心底传遍四肢。

是真的,是真的!

本来,她看到他和其他女性有所触摸时,是如此悲伤。

记住那时,她的表情也是如此。

现在回想起来,他才模糊髮现,自己對她的回忆是如此的明晰。

想到这,顾行渊 口又开端抽疼起来,他急速挣开夏莹的双手,朝着风月漓的方向而去。

“沈……”

一开口,顾行渊便顿住了。

他髮现,自己竟然從来没有呼叫過她的姓名。

风月漓回身便跑走了。

顾行渊追到门口,风月漓现已不见踪迹。

他撑在门框上,脸上血 尽失,目光望着风月漓消失的方向,近乎 婪。

重来一次,他定然会好好疼她,不会再让她遭到损伤!
顾行渊的话一出,肖勇和夏莹都愣住了。

不是都传慕大人和慕夫人爱情不睦,顾行渊就算是受伤也不愿意回府养伤,更何况方才显着就是行迹被不喜的人探查,他该气愤才對。

怎样遽然就改动主见,要回府养伤了?

“还不快去拾掇東西!”顾行渊蹙着眉头,一脸厌弃地看着肖勇。

自己的随從,怎样这么不聪明。

“但是您的伤大夫说不宜移動。”

“速去准備马車。”

半个时辰后。

顾行渊乘坐马車径自进了慕府,停在竹院门口。

他從马車上下来,昂首望着了解的竹院,心中感慨万千,深呼吸一口,才抬步走了进去。

阳光明媚,路途两旁的竹子生長茂盛,生气勃勃,微风吹過,竹叶飘落在地上,下人在宅院里洒扫。

一片生机。

顾行渊不由在肖勇的搀扶下加快脚步,停在了门口,他便推开肖勇自己站立着,有些严重的拾掇拾掇了易容。

肖勇悄然掀起眼皮。

主子什么时分这么在乎自己的仪容了,莫非是开窍了?

门内。

风月漓正在书桌旁,不斷的写着什么,只看到最初“休书”二字格外的显着。

虽是不想连累他,期望他能寻找更好的老公,可真的见到那样的画面,心中便翻涌起耻辱和悲伤。

她还记住新婚之夜,揭开盖头,还没来得及欢欣,便被泼了一盆冷水。

她上前款留,抱着他的腰,便被他一阵嫌恶的挥开。

成亲已两载有余,却從来没有近過自己老公的身。顾行渊进到闺阁,便见风月漓匆忙将正在书写的纸藏在死后,轻轻朝他福身。

该有的礼仪未曾少。

顾行渊见状轻轻皱眉,从前從未觉得有什么,现在却觉得剩余备至。

他急速上前将她扶起,关心肠问询:“你身??γβ

体怎样了?”

风月漓看着他搭在她身上的手,心底髮烫,但更多的是不适应,身体一僵,怔怔地答道。

“老公不必忧虑,妾身很好。”

“那便好。”顾行渊打量着她的面 ,脸 少许苍白,却不似宿世行将离世那一月的病态。

只需好好疗养,不阅历大悲大喜,心境畅怀,便能安定度過难关。

顾行渊懈怠着注意力转向她藏在背面的手。

“你背面藏的什么?”

消沉的嗓音帶着一丝温文,好像真的仅仅猎奇她死后在藏着什么。

风月漓悄然掀起眼皮打量着他,觉得他今天有些失常,还没想了解,便猛然听她一问,心底咯噔一下。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