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漓顾行渊锦衣卫自请下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笔趣阁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7853

小说介绍:锦州千户府,灯火阑珊。冰冷的雪铺满了屋檐和青石路,冷风呼啸。屋内,风月漓看着眼前掉漆的木盒,缓缓打开。里面装满了母亲写给她的家书,雪白的宣纸有些泛黄。她从中抽出一封。"宣帝年五月:月儿,娘不日启程来锦州,你弟弟五岁了,嚷着要见你,我们一家人很快就能团聚。"


风月漓顾行渊锦衣卫自请下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笔趣阁http://u.didi01.com/god/m5


ia_100000433.jpg顾行渊追回竹院,推开紧锁的门,便见到风月漓蜷曲成一团,表情苦楚,眼泪决堤。

她的眼泪就像落在他心底的酸,要将他的心脏腐蚀得千疮百孔。

顾行渊慢慢接近,目光中帶着无限悔意。

“長歌。”

“對不起……”

简略的几个字,悔深似海。

不论是宿世,仍是此生。

都是由于他给了夏莹时机,才会让長歌如此哀痛。

刚才長歌应该是满心欢喜的给自己送药,却遇到那样的局面,一下從天上坠落到地上,就是他,想都不敢想。

“不……是我应该對不起……”

风月漓想装得洒脱一点,递上休书,满足他们,也满足自己,但是她却脆弱的为此哀痛。

她供认,她 恋他的温顺,舍不得甩手。

是她的错啊!

顾行渊呼吸一窒,上前将风月漓搂在怀里。

“長歌,你不用對不起,是我過去孤负了你,我分明早就喜爱上你了……”

一股冲鼻的滋味传进风月漓鼻尖,心尖上像被什么東西扎了一下,逐步疼得像要失掉知觉,底子就听不见顾行渊在说什么。

“铺开我……”

她自小就闻不得冲鼻的香味,而顾行渊现在身上有一股冲鼻的女儿香。

清香不斷的影响着风月漓,她脑门上不斷的冒出豆大的汗珠,唇 髮紫。

怀中的人遽然就不挣扎了,顾行渊感觉到不對劲,松开一看,却见她紧锁双眼,呼吸弱小。

他的心一会儿中止跳動:“長歌——”

……大夫眉头遽然舒展,摸着胡子,眉飞色舞。

“奇了!”

“夫人的脉象,我观之有所好转,仅仅不宜大悲大喜,往后大人仍是留意些为好。”

顾行渊隔着帐篷看着风月漓,慢慢松了一口气:“那她为何会昏倒?”

“这……”

王大夫在空中嗅了嗅,终究停留在顾行渊身上:“大人,就是你身上的香味影响到了夫人。”

“我不戴香囊……”话到一半,顾行渊自己也闻到了一股香味。

这香味许是從夏莹身上沾上的。

顾行渊想到宿世守岁那晚,他身上便帶着香囊,他一接近,她的脸 便肉眼可见的苍白下来。

可那时,他一脸不耐心的怒斥了她说“最不耐心她柔弱不堪的容貌。”

顾行渊真想狠狠的扇自己一耳光。

“夫人的病,可有方法治疗?”

“或许宫中的御医会有法子。”

“送大夫。”

顾行渊叮咛小梅送大夫,又叮咛肖勇拿了水来,净身。

屋内,燃起了檀木。

……

顾行渊净完身,换上洁净的衣衫出来,便见账内的身影在動,急速掀开帐篷,将她扶起来。

她靠在他身上,目光悲怆:“你知道了,妾身的身体无法为您孕育子嗣,或许还命不久矣,若不想英年丧妻,便休了我,我拿了休书便回永州去。”

顾行渊瞬间就想到了她孤苦伶仃的死在永州,紧紧的抱着她,手不行按捺的哆嗦。

“不许!我不许!”

风月漓垂下眼皮。
第二十四章 故人

??

一声“阿珩。”

顾行渊乐不可支。

风月漓也慢慢勾起唇角。

顾行渊在安慰风月漓,但不如说,是风月漓在安慰顾行渊。

时刻慢慢流动,反常静寂。

已然说开了,风月漓心中泛起甜美,要不是夏莹,还听不到顾行渊向自己标明心意呢!

不過风月漓又想到了他身上的伤,仍旧如鲠在喉。

“她为什么说你不论 命的救她?”

“我只當她是我的部属,我岂能看着我的部属在我面前被暴徒所伤,谁知她误解了,不過今后她不会在呈现在你面前了。”誩

顾行渊冷冷地说道,但是转向风月漓时,目光又便得温顺宠溺。

来日。

顾行渊入宫专为风月漓请旨,求来了御医为她治病。

御医也说她的身体有期望康复,遂开了几服药给她,让她好好调度。

喝了几贴药,休养了几天,风月漓感觉自己逐步康复了力量,面 越髮的光润起来。

刚喝完药,小梅仓促进入屋内,递上口信:“夫人,茉心点心的掌柜来信说,详亦酒庄的少東家要见您,说有要事相商。”

茉心点心庄是风月漓陪嫁的铺子,而详亦酒庄是如今最大的酒楼,遍布全国,还包囊其他职业,是最大的皇商。

这样的人,找她谈生意?

风月漓帶上帷帽便去见了详亦酒庄的少東家。

那少東家温润如玉,一身墨客气味。

“你就是茉心点心庄的暗地老板,久仰久仰。”

酒楼的窗户翻开,和风吹拂,撩起了风月漓的帷帽。

庄详奇看着眼前身子曼妙的女性,出于猎奇心思,便趁着风吹起帷帽的那一居然呈现在自己面前了。

风月漓听到眼前这人的称号,愣了顷刻:“你是?”

她何时知道皇商了?

可眼前这人居然知道她的姓名?

庄详奇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不知所措。

“我是庄详奇,小时分常常寄住在你家?你一口一个哥哥,常常跟着我跑,莫非妹妹不记住了?”

闻言,风月漓想起小时分在家中借住的那个小哥哥,回忆回笼,目光透着思念。

那时,他们亲得像一家人。

“本来是你!”

没想到还会在这儿遇到故人。

庄详奇热泪盈眶:“我早就想去寻你们,可却听闻你们沈家被满门抄斩,永州的人對你们一家都沉默不提,我还认为你也……”

风月漓垂下眼皮,庄详奇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抱愧。”

“无碍。”风月漓学会了定心:“多谢少東家的记挂,沈家全都葬在永州東邊的山上,少東家有空便可前去给上柱香。”

风月漓喊着少東家,畢竟是年少时的情宜,非常生疏。

庄详奇一脸疼爱,记住小时分,她最是活泼了,没想到现在一脸娴静。

“妹妹和我不用这么生疏。”

门外,夏莹脱离了锦衣卫,便被家中组织来相看,准備嫁人。

谁知看到风月漓和一个男人悄悄碰头,还帶着帷帽,定是见不得人。

顾不上對面的人还在侃侃而谈,夏莹登时爱好全无。

“结账,我还有事,先走了。”

夏莹放下钱,也不论對面的人脸 怎样,动身离去,来到慕府找顾行渊,刚好碰见顾行渊出府。

顾行渊见是夏莹,目不斜视,径自上马車。
??

京城。

详亦酒庄门口。

风月漓与庄详奇离别。

“少東家,就送到这儿吧!”

“長歌妹妹,你仍是和小时分相同,唤我一声详奇哥哥,可好?”庄详奇温润地笑着。

顾行渊的马車停在一旁,掀开帘子,望着两人,心底泛起一股酸意。

尽管那两人相隔甚远,举动有礼,却被顾行渊看出了点依依惜其他意思。

风月漓没有发觉,悄悄垂眸道:“咱们畢竟现已不是孩提了。”

庄详奇肉眼可查的丢失:“也是,不過妹妹的点心铺若是需求我的协助,我定义无反顾。”

“多谢。”

风月漓扬起一抹坦率的笑脸。

顾行渊紧了紧手,再也看不下去了,动身起了马車,朝两人走去。

“夫人,为夫来接你回家。”

本来他还充沛信赖自己的夫人,但是看到这样的场景,心中仍是不由得醋海翻腾。

并且看起来,两人联系匪浅。

庄详奇看着遽然呈现的男人,神态微怔:“妹妹,你成亲了?这是你老公?”

他还认为她一人在京城讨 多有不易,想要承担起照料她的职责,将她接到家里去住。

没成想居然现已成亲了?

风月漓允许,介绍道:“这是我老公顾行渊,这是详亦酒庄少東家。”

顾行渊充溢占有 的站在风月漓身侧,皱眉看着庄详奇:“我夫人可没有哥哥?你唤谁妹妹?”

“我少时曾寄住在長歌妹妹家中。”庄详奇笑眯眯的對上顾行渊的视野,看不出是不是在寻衅。

顾行渊心底醋意翻腾,面上却隐忍:“長歌,咱们回家。”说完,拉了拉顾行渊的衣袖,明澈的双眸中帶着一丝央求。

顾行渊對上她明澈的眼眸,转而变得一脸宠溺:“听夫人的。”

两人相携离去,回到马車,一路上,顾行渊都有些郁郁寡欢。

风月漓将手伸到袖子里,一贯摸着揣在衣袖里的银票,不由得的嘴角勾起。

顾行渊心底更为抑郁,侧眸望着她,帶着一点打听:“夫人在想什么,这么高兴?”

近来两人僵 的联系有所缓解,风月漓昂首看着他,不自觉的口气随意了许多。

“我刚和少東家谈成一筆生意,所以高兴。”

顾行渊被她的笑意感染,欢喜勾了勾唇。

她这一笑,如同让他有一种在面對从前着两年前的她的感觉。

只不過,接下来他又没有那么高兴了。

只听风月漓说道:“我今后和少東家协作的时机多着呢。”

顾行渊充溢酸意地问道:“你还要和他碰头?你们莫非不能不碰头吗?或许让其别人替代你去接见他?”

顾行渊一连三问,风月漓忽而感到一阵古怪:“你今天为何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