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喻晋文免费阅读 - 顶点小说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45

小说介绍:南颂乖乖巧巧当了三年贤妻,也没能让喻晋文爱上她,还为了个绿茶要跟她离婚。算了算了,离就离吧,姐姐不伺候了。她抹掉了所有关于自己的痕迹,从他的世界消失的干干净净,然后华丽转身,成了他梦寐以求的合作伙伴。


南颂喻晋文免费阅读 - 顶点小说http://www.fenxia.com/gof/1gt


ia_100000426.jpg
    “什么?!”

    这次惊讶的,是 夜骞。

    居然是傅彧那小子?!

    夜骞一双尖锐的锐目布满寒芒,捏着酒杯的手暗暗攥紧, 气腾腾。

    那浑小子,招惹他妹妹还不行,现在居然又招惹到他侄女身上了,真是树叶過河,全赖那一股子浪劲!

    他再不收拾收拾他,恐怕他要忘了自己姓什么,也忘了他是谁的手下败将了!

    白鹿予一脸懵,“怎样会是傅彧?那小子不是在追你吗?”

    他朝南颂看過去。

    又诧异地问:“音音和他好了?”

    “没。”南颂拧了下眉,淡淡道:“小丫头看上了傅彧,想追人家,没追上。”

    “......”

    一句话说的 夜骞和白鹿予齐齐拍桌,然后瞪眼睛,“没追上?!傅彧眼睛那是瞎了?凭什么看不上我们家音音?”

    “吵死了。”

    南颂堵了堵耳朵,扫一眼瞪眼吼怒的俩哥,“你们毕竟是想让他们好,仍是不想让他们好?”

    白鹿予道:“當然不想!”

    夜骞紧接着道:“但得是我们家音音不想,他傅彧凭什么?”

    白鹿予:“就是!”

    南颂:“......”

正文 第443章

    第443章

    无语子。

    这俩是在说相声呢?家闺女,总歸今天一大朝晨,苏音服服帖帖地坐在饭厅,乖灵活巧地同南颂打款待。

    “姑姑晨安。”还站起来鞠了个躬。

    南颂:“嗯,早。你爸呢?”

    苏音悄然撇了下嘴,“在院子里练五禽戏呢。”

    南颂往外一看,不由蹙眉,“这还下着雨呢。”

    “他一向风雨无阻的,或许觉得练那玩意能長命百岁。”

    苏音吐槽一波老爹,打了个欠伸,再翻开眼睛之时厅现已没有了南颂的踪影,“咦,姑姑呢?”

    赵管家将茴香小油条端上来,笑眯眯道:“跟你爸一块练去了。”

    苏音:“......”大人真有 。

    五禽戏是東汉医学家华佗创编的一套摄生健身的功法,根据阴阳五行、脏象、经络学说,结合个人体质,模仿五种動物,能起到调度气血、通经活络的作用。

正文 第447章

    第447章

    梅苏里的苏奶奶,也是從小练这套五禽戏,现在现已是90多岁的高龄,却依旧吃嘛嘛香、心宽体胖,健康長寿。

    苏睿身着一袭白 長衫,与这墨蓝 的天空融为一体,风雨凄迷,而他衣袂飘飘、身姿健旺,远远看上去就像是武侠小说中走出来的世外高人。

    南颂撑着伞走进凉亭,简單拉伸之后,也练了一套。

    只不過,五禽戏本来就是模仿着五种動物形象、根据查询動物的活動姿态而创编的,五种動物各有特 ,各有侧重,每个人耍起来的姿态也不相同。
的。

    傅彧揉了揉红统统的鼻子,看着喻晋文,满脸的哀怨,加 屈,“兄弟,求收留......”

    进歇息室洗了个热水澡,换好衣服,干洁净净出来的傅彧,觉得自己总算像个人了,灌下整整一壶热茶,才满腹 屈地将他的惨痛履历跟喻晋文叙说了一番。

    喻晋文一看他那副熊姿态就知道他必定是栽在女 身上了,本来没什么愛好听,直到听到“南颂的侄女”,才抬了抬眼皮。

    “你是说,小颂还有一个干哥哥?”

正文 第449章

    第449章

    喻晋文眉峰不由蹙紧。

    “......”

    傅彧说的口干舌燥,气得狠狠瞪了喻晋文一眼,“喂,我说了八成响,你有没有搞清楚关键啊!”

    “关键不是南颂多了个什么干哥哥,关键是她那个干哥哥,有个闺女,叫做苏音!然后小姑娘看上了我!还要跟我私奔!你就说吓人不吓人?”

    喻晋文薄唇微抿,堕入沉思:“苏睿。你招认是干哥哥,不是亲哥?”

    “......”

    傅彧怒了,“干的、干的、干的!但瞧着他们那联络,跟亲哥也没什么两样了......你毕竟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啊?苏音要跟我私奔!私奔!”

    吵死了。

    喻晋文嫌弃地皱了蹙眉,淡淡道:“这不是没私奔成吗?”

    “废话!我敢吗我?”

    傅彧瞪大了一双眼睛,“托付,她爹可是苏睿。苏睿是谁啊?医 双绝的神医,我们家老爷子都不敢去招惹他,我要是敢跟她闺女私奔,绝對会死无葬身之地。”

    喻晋文瞅了他一眼,轻讥一声,“一向万花丛中過的傅小爷,也有怕的时分?”

    “这次可從前不相同,你是不知道那小丫头......”

    傅彧说着,话头不由顿住,想起苏音的俏皮话,不行思议地笑了一下,抬眸,就對上喻晋文布满根究的目光。

    他用拳头抵着嘴,轻咳了一声。

    “反正我是不敢再在南城待下去了,不光苏睿,南颂那几个哥,哪个也不是茹素的,我可不想像你當初那样,被套上麻袋 打一顿。疼倒不怕,可丢人啊。”
    “又离家出走了?这都第几次了?”

    白鹿予抬眸,“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她让我查傅彧的定位,不会去找傅彧了吧?什么状况?小丫头情窦初开,跟男人私奔了?”

    他每说一句,苏睿的脸就黑一寸,听到“私奔”的时分,整个人霍地動身。

    白鹿予吓了一大跳,紧紧地抓住了抱枕,躲进了沙髮角落,一脸慌张地看着苏睿,“睿哥?”

    苏睿板着一张脸,“那死丫头什么时分去找你的?你怎样现在才来?”

    怪我咯?

    白鹿予心中腹诽, 屈得无以复加,“别提了,她来的倒挺早,给我吃了那包高兴果后,我就初步大笑不止。查到傅彧的行迹后,她就跑了,走的时分说什么那高兴果或许過期了,只需我睡上一觉,起来就好了,我就让人把我打晕了......作用我醒来后,仍是笑,我就只知道中了那丫头的 计了,这才過来找你们了么。”
    南颂:“......你们现在在哪儿?”

    傅彧:“喻公馆。”

    南颂拧了拧眉,“你说,在哪?”

    “喻公馆。”傅彧以为她没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旋即感受到电话那头传来的 意,又匆促说明道:“哦你别误解,这件事跟老喻没联络,他完全不知情。”

    说完,又觉得自己也蛮 屈的,“不對,这事跟我也没什么联络啊,我刚起床,吃个饭的功夫,这小丫头就背着个小书包從天而降了。我可什么都没干啊......”

    傅小爷求生 剧烈的不得了。

    南颂沉声道:“把人看好了,我们下午到北城。在此之前,要是苏音跑了,或许在你手上有任何差事,我唯你是问。”

    说完,电话就传来嘟的一声,挂斷了。

    ???

    傅彧看着手机屏幕,满脸问号。

    什么状况,他怎样就遽然间变成看小孩的了,他又不是幼儿园教师!

    可是吃饱喝足的苏音,完全没有危险来临的知道,不知何时坐到了他旁邊,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哥哥,我们还有两三个小时的安闲时间,干点什么好?”

    傅彧:“......”

    ——

    喻晋文拧紧眉头,“你说谁去了喻公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