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烟傅时寒全文免费阅读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655

小说介绍:桐市五月初霍,夜空繁星。某品牌婚纱发布会的宴会上。霍烟看着人群中被众星捧月的男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傅时寒,傅家最小的儿子,她闺蜜傅淼淼的小叔,也是她暗恋了九年的人。许是她目光过于炙热,傅时寒似有所感,偏头看来。四目相对,霍烟心像被蛰了一下,仓促别开眼,转身想走。


霍烟傅时寒全文免费阅读http://www.fenxia.com/gof/1gp


ia_100000275.jpg你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网文霸总经典语录之一。

    她不由得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迈出电梯。

    “老婆,正午我想吃你做的煎饺。”

    听到傅时寒的话,霍烟 口又是一窒。

    下知道想回绝,就听到傅时寒的声响再次响起,还帶着一丝莫名的冷笑,冷笑中还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咬牙切齒的滋味。

    “你要是不送,我就饿死算了!一贯饿到你来停止。”
    “废物!底子不配和我呼吸同一片空气!”

    “你算什么東西!居然也这么和我说话?”赵永才闻言,脸 一变,伸手掐住薄文语的脖子,“看清楚了,这个女性是薄豐山那两口子卖给我的,我想怎样样就怎样样!”

    薄文语只觉得肺里的空气越来越淡薄,她憋得脸 通红,不由得剧烈咳嗽起来。

    男人的大手死死卡住她的脖子,让她简直无法呼吸。

    就在这时,霍烟冷笑一声,美丽的面庞上绽放出一个令人冷艳的笑脸。

    赵永才眼里都是惊叹。

    他底子没有看清楚霍烟是怎样出手的!

    下一秒!

    女性的身影现已近在眼前!

    一脚重重落到他 口!

    他 口一阵巨痛,还没反响過来,就重重砸到了死后不远处的墙壁上。

    痛得他嗷嗷大叫。

    “啊!好痛!来人啊!”

    “不会有人来!你便是叫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救你!”

    猛然。

    一个严寒的男 嗓音自门口响起。

    赵永才不敢信任的瞪大双眼,只见一个身段巨大的男人一黑衣黑裤,迈着令人惧怕的脚步朝着他迫临。

    天然生成對于男人的惊骇让他不由得瑟瑟髮抖,“薄,傅时寒?”

    傅时寒来到他面前,慢慢抬脚,一脚踩到他 口,用力碾 ,男人面无表情的望着他,俊脸上都是严寒尊贵,“赵永才,我的妹妹你也有胆子插手,是给你的胆子?”

    鲜血顺着赵永才的唇角不斷的往外涌。

    跟着男人脚下用力,那血越涌越多。

    赵永才只觉得自己出的气多,进的气少。

    口痛得简直迸裂。

    “放……放過我吧!是你爸,你妈……他们把薄文语卖给我的,不关我的事……”

    赵永才嘴巴里不斷涌出血水,他斷斷续续的说完,差点没有一口气上不来去见阎王爷。

    “薄豐山和王碧莲卖给你的,他们两个怎样不陪你睡啊?他们收了你的钱,你去找他们啊!”傅时寒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底都是严寒的恨意。

    “我傅时寒的妹妹,岂止是你这种废物能够插手的?我妹妹她……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行能进你赵家的门!”

    霍烟听到傅时寒的话,心头微震。

    她一贯以为这个男人很冷酷,對弟弟妹妹也很漠然置之。

    上一次薄文语中 的时分,霍烟尽管发觉到了傅时寒對薄文语的关怀,可是她怎样也没有想到这男人的心境会这么浓郁。

    直到——他被影响得狂躁症复髮,直到——现在!

    她总算看透了他,他那张面无表情的容颜下,掩藏着一颗炽热的心。

    薄文语衰弱的缩在霍烟怀里,一双一清二楚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傅时寒。

    “大哥……”

    她從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大哥就如同一座傲岸的山,替她撑起了悉数的悉数风雨苦痛。

    她一贯以为自己和二哥比较亲近,可是在这一会儿,她遽然髮现,大哥和大嫂才是那个替她遮风挡雨的存在,而她和二哥是他们的孩子……

    人家常说長嫂如母,長兄如父。

    她从前没有感觉,现在她彻底感触到了。

    而她越髮的仇恨从前那个愚笨的自己,不听话不明白事总是给奚落霍烟,看不起霍烟的自己。

    當时的自己,终究是有多眼瞎。

    才会以为这姿态一个又a又飒的女性是一朵菟丝花,是需求攀交他们薄家才干生计的寄生蟲。

    她悔不當初。

    心里五味杂陈。

    分明离婚了,可是只需她有工作,霍烟却仍旧会第一时间赶過来。

    她总算不由得问出来,“大嫂,你为什么要帮我?你就不恨我,不厌烦我吗?”

    霍烟抬手抚摸着她的头髮。

    轻声的说道。

    “由于我知道,你骨子里是一个好孩子。你知道吗?我从前有一个亲生妹妹,她和你年岁差不多大,我常常想,假如我妹妹还活着该有多好。所以……在我心里在,你便是我亲妹妹。”

    “大嫂……”薄文语不由得眼泪流出来,她紧紧抱住霍烟。

    心里充溢震慑。

    她居然有一个妹妹逝世了!

    这该有多残暴!

    傅时寒闻言,踩着赵永才的脚不由得加剧,她居然有一个妹妹?逝世了?他真的對她了解太少!

    痛,好痛!痛得赵永才浑身抽搐,鲜血不斷的往外涌。

    他总算受不住这份令人窒息的痛楚,两眼一翻,惨叫一声,晕死過去,失悉数的知道。

    “让他昏過去,未免太廉价他。”霍烟扶着薄文语從地上站起来,严寒的视野环视着赵永才,如同在审察一块厌烦的肥肉。

    “那……这样呢?”

    男人充溢磁 却透着凶恶阴鸷的声响在厅响起。

    只见他一贯踩在赵永才 口的脚,慢慢来到赵永才的双,腿之间!

    然后狠狠踩下去,又重重碾 了一下!

    处于昏倒状况的赵永才是被痛醒的!

    “啊!啊!”

    “好痛!”

    猪般的声响回旋在整个别墅上空。

    让外面那些被傅时寒和霍烟帶来的手下给控制住的赵永才的仆人以及警卫们,都情不自禁的颤了颤。

    好……好可怕好凄厉的叫声。

    “今后看你还怎样欺压女性!”傅时寒称心如意的回收脚,看着是满头大汗,浑身是血的赵永才。

    赵永才脸 惨白,命根子 生生被人踩斷的滋味,简直痛彻心扉,生不如死。

    “傅时寒……你不得好死!”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