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四个反派的娘怎么办》陆娇谢云谨完整版 - 日照小说网

追更人数:24533人

小说介绍:21世纪女军医陆娇,穿越到一本书里,成了四个小反派的恶毒娘,未来首辅大人的早逝妻。


《穿成四个反派的娘怎么办》陆娇谢云谨完整版 - 日照小说网http://u.didi01.com/god/lx


ia_100000138.jpg
第628章 赖皮撒娇

    一提到影响宫中的昭仪娘娘,宁伯爷弱了,咬牙望着谢云谨道:“好,我们暗里宽和,二万两银票我们家能够给,仅仅承诺书的事不行,若是你们家被他人估量了,也算到我们宁家的头上。”

    谢云谨淡淡的开口道:“不论谁估量到本 头上,本 都会查清楚,若不是宁家人,本 不会以此尴尬宁家,但若是宁家指派人算出来的事,最终被本 查出来,这事不会善了,再一个,这承诺书是为了确保宁家不找我谢家人费事的。”

    “宁伯爷能够不写,不写我们就不宽和,让知府大人禀公斷就行了。”

    宁伯爷看谢云谨一脸坚决的姿势,咬牙切齒的赞同了:“行,就按谢同知说的做。”

    林知府松了一口气,赶忙敦促宁伯爷让人回去拿银票,他呢则写承诺书。

    谢云谨今日的意图就是为了拿到这份承诺书,有了这份承诺书,最起码短时刻内宁家不敢再有什么動作,那他们就安生多了,尤其是在西枫园读书的四个小家伙,就不会有任何的风险。

    谢云谨身邊陆娇看了谢云谨一眼,猜想出今晚的一出,很或许是谢云谨有意而来,不過看到他手臂上的伤,陆娇的脸 很是欠好。

    她没理睬他人,望着谢云谨没好气的说道:“過来,我替你包扎一下。”

    陆娇身上有药,谢云谨是知道的。

    他看到陆娇气恼的姿势,马上显露一个凑趣的笑脸。

    陆娇板着脸帶着他走到大堂一侧,拉他坐下来,给他上药。

    宁家很快送来了两万两的银票,他们家原本就是商户身世,所以家里是不缺钱的。

    不過两万两仍是让人疼爱的,宁伯爷疼爱的像身上掉了一块肉,摸摸索索半天才把银票递给谢云谨,临了又递上一张承诺书,这是他之前写出来,签了姓名的。

    谢云谨收了银票和承诺书,才掉头望向宁伯爷道:“宁伯爷今后仍是管好儿子,千万不要動心思,找他人動手什么的,只需本 查出来,就不会善罷干休。”

    宁伯爷差点气得吐血,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谢云谨不再理睬他,掉头和林知府打款待道:“知府大人,下 先回去了。”

    林知府脸 温文的挥手道:“你回去吧,明日不必来上衙了,在府里好好的养养伤。”

    “谢知府大人。”

    谢云谨帶着陆娇等人回身脱离,后边林知府满脸若有所思的望着谢云谨和陆娇的背影,看来谢家有撮合的必要,他们背面有大長公主的实力,于他们来说但是有利的。

    谢云谨和陆娇并不知林知府心中所想的事,两个人上马車后。

    陆娇马上问道:“你这手臂是成心受伤的吧?”

    谢云谨凑趣的把手里的银票和承诺书递到陆娇的手上:“娇娇别气了,我这也是为了杜绝后患,眼下四个小家伙在西枫园里读书,若是宁家把主见打到他们头上,他们很或许有风险,我这样规划他们一场,他们不敢再對我们動手了,四个小家伙也就安全了。”

    陆娇冷笑着望着他说道:“明日那四个就回来了,他们看到你受伤,不知会怎样悲伤。”

    陆娇一说,谢云谨头疼了,伸出手抱住陆娇的手臂:“娇娇,我把这事忘了。”

    陆娇推他:“坐好。”

    谢云谨不松手,牢牢的抱住,持续赖皮:“你不气愤了,不气愤我就松手。”

    陆娇生生被他逗笑了,没好气的翻个白眼:“真该让他人看看堂堂同知大人赖皮的姿势。”

    谢云谨看陆娇笑了,也笑了起来:“我这赖皮的姿势只会在夫人面前显露来,他人想看也看不到的。”

    陆娇盯着他 告道:“今后万不行再这样干。”

    “我知道了,我确保不这样干了。”

    陆娇一脸不信任他的姿势,不過想到他受伤,仍是疼爱,伸手摸上他的创伤:“是不是很疼?”

    谢云谨马上否决:“不疼,和當初斷腿比较,这点小伤底子没事。”

    第二天四个小家伙回来,看到谢云谨受伤,那叫一个悲伤。

    “爹爹,你怎样又受伤了?是谁打伤你的?”

    二宝气愤的挥舞着拳头道:“你告知我,我去替你拾掇他,我现在功夫很好了。”

    “爹爹,我决议跟娘亲学医,等学会了,我就给你制药,让你防身,要是那些人再来打你,你先髮制于人的给他们下药。”

    小四宝红着眼眶望着谢云谨道:“爹爹,四宝要快点長大,等我長大了,赚许多钱给你雇许多人,维护你。”

    谢云谨看着儿子们悲伤的姿势,很是不舍,赶忙安慰四个小家伙:“其实爹爹受伤是处理工作的时分和人起了抵触,你们别看受了伤,其实只需一点点的小创伤,是你娘疼爱我,所以给我包扎成这样的。”

    谢云谨说完马上递眼 给陆娇,陆娇原本不想理睬他,让他吃吃苦头,不過看四小只悲伤难過的姿势,赶忙开口道:“你们别担忧了,你爹伤得不重,你们看他的脸,有半点欠好吗?”

    谢云谨这次受的伤,和以往比起来,轻多了,所以他的脸 并没有多苍白,四小只看看他的脸,的确不如平常那样丑陋,所以总算定心一些。

    陆娇又转称论题问他们:“这几天在西枫园那邊还习气吗?有没有想爹爹和娘亲?”

    一提到这个,四小只忘了悲伤,四个小家伙力争上游的说道。

    “我第一天没有想,第二天想了,晚上都睡欠好觉。”

    “我想吃娘做的叫化鸡,先生家里没有叫化鸡。”

    “我做梦梦到自己回家了,很快乐,成果第二天一睁眼还在先生家里。”

    小四宝伸出手搂住陆娇的脖子说道:“娘,我悄悄告知你一个小秘密,我想你们,成果哭了,不過是躲在被子里哭的,你不要告知他们。”

    陆娇好笑的摸了摸他的头,轻声说道:“行,娘不说。”

    她话落昂首望着四个小家伙道:“今日娘但是让人做了一桌子你们愛吃的菜了,走,我们去吃好吃的東西。”

    (本章完)


------------

第629章 结亲的计划

    一家子吃過饭,下午四小只和陆娇就在房里陪谢云谨说话,两个大人关怀的问起四小只在西枫园内的状况,髮现刘先生對他们学习要求很严厉,但 上又很关怀,谢云谨和陆娇听了后,总算放下心来。

    两个大人望着四小只说道:“之前我们和先生说過,今后你们三天在西枫园内跟先生学习四书五经,两天回来跟爹娘学习四书五经之外的東西,例如学医,三宝曾经说過想学医,但我想了想,觉得你们仍是全跟娘学点医为好。”

    陆娇一开口,四小只齐齐的掉头盯着她,三宝挺快乐的,大宝则挑起了眉:“娘,为什么我们也要学医啊。”

    “学医不是让你们去救病医人的,而是让你们知道点医理,日后遇到医学上的事,有防备。”

    陆娇之所以让四小只全都跟她学医,是由于四宝,四宝乃是燕王之子,日后说不定回到燕王身邊,燕王府那样的当地,不是那么好生计的,所以学点医防备是有必要的。

    三宝四宝都学了,不如我们一同学了,陆娇觉得学点医是有优点的。

    她望向大宝和二宝说道:“例如大宝你,将来若是碰上人给你下药什么的,你学了医就会髮现异状了,那样就不会中招,二宝不是说自己要當大将军吗?身为将军,学医才干识破坏人的狡计,三宝是原本就想学医的,四宝将来要當大周首富,當首富要碰到形方式式的人,那些人说不定藏了什么坏心思,所以我们学了医,就不怕他们私自動坏主见了。”

    陆娇的话,四小只却是挺认同的,就像他们爹娘老是遇到风险,每次都是娘亲识破了,所以学医是很有必要的。

    陆娇又提到:“除了三宝,你们三个只需学个皮裘就行了,用不着帮人治病,只需辨认各种药材,以及药材的药 ,这些药材有哪些滋味,有什么坏处,知道这些就行了。”

    大宝二宝四宝马上容许道:“娘亲,我们知道了。”

    陆娇满足的点了一下头说道:“那今后你们的组织是,在先生家学习三天,回来两天,第一天跟娘亲学习辩认各种药材,第二天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大宝喜爱读书,第二天就持续学习读书,二宝喜爱练武,第二天就练武,三宝喜爱学医,就持续跟着娘亲学医,四宝心算才能强,娘亲会教你心算。”

    其他陆娇决议多给四宝讲讲史记,讲名人列传,让他一点点的成長起来。

    四个小家伙听了陆娇的组织,齐声应道:“知道了,娘亲。”

    陆娇笑望着一侧的谢云谨问道:“谢大人,你看这样的组织可还行。”

    谢云谨马上含笑望着陆娇道:“夫人的组织自是妥贴的,那我呢?”

    陆娇笑呵呵的说道:“你就在床上躺着吧。”

    四小只掉头望着床上的老父亲表明道:“爹爹你就在床上养伤吧。”

    谢云谨苦了脸,他就是手臂受了点轻伤,成果就被陆娇强行按在床上养伤了,他能够必定,这就是报复,绝對的。

    谢云谨遭刺客暗 的事很快传了出去,宁州府府衙内的 员都揩夫人過来慰劳。

    陆娇担任招待这些林夫人,以及和她一同過来的通判夫人王夫人等人。

    “劳烦各位夫人跑過来慰劳了,其实他伤得不算重,倒叫各位大人和夫人操心了。”

    林夫人马上温文的笑道:“同知夫人不必太谦让了。”

    林夫人话落,望向陆娇道:“我们这样太谦让了,今后都是同衙为 的同僚,不说亲如姐妹,也该亲和起来,今后你叫我林姐姐,我叫你娇娇怎样样?”

    陆娇目光暗了暗,心中暗自猜想,这林夫人又想弄什么幺蛾子,不過她不動声 ,应对自若的作声叫道:“那我就不谦让了,林姐姐请。”

    一世人一路进了谢家的内院。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