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悍妻是朵黑心莲全文免费阅读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226

小说介绍:哎哟,这躺快两个月了吧,不知道死了没。”“这孟家的,就是活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鬼样子,居然敢肖想我们的举人老爷,居然脱了衣服勾男人!”“可不是嘛,别说打断一条腿,就是浸猪笼也应当,咱们村儿的风气都给坏了。”


重生之悍妻是朵黑心莲全文免费阅读http://www.fenxia.com/gof/1gl


ia_200001410.jpg
    她操控不住歪歪脑袋笑作声,云鬓娇颜,钗环摇晃,富有富丽,像是美丽的玫瑰,就该是用世上最好的珠宝滋补。

    “沾了墨。”孟纾丞收手,另一只手掌也從她肩上挪开,顺势扶正她髮髻上的红宝石金钗。

    他拿起帕子擦去被指腹上的墨汁。

    看着洁白的帕子瞬间被墨汁染上污块,卫窈窈摸摸脸:“我脸上有墨吗?”

    被孟纾丞擦洁净的脸颊又多了两道黑痕,孟纾丞不由失笑。

    卫窈窈不满地嘟起唇瓣,红艳柔嫩,像是在索吻。

    孟纾丞盯着她,静默半天,嗓子有些髮紧。

    他偏开目光,目光仍旧清正,但他知道心中的 念一旦敞开,便无休止,而他竟不想抑制。

    *

    清河驿站

    乔大爷进屋敦促乔家太太。

    乔家太太说道:“这回进京,必定是几年不会回开封,行李不免多了一些,马上就好。”

    他们去京城的意图除了为宋鹤元道喜,仍是为了乔大爷去国子监读书。

    “廣灵呢?”乔大爷蹙眉看了看四周,问起幼妹乔廣灵。

    乔廣灵掀了帘子,從里屋出来:“我在这儿呢!行李都拾掇好了,你让小厮抬上马車吧。”

    未等行李装車完畢,乔大爷就与母亲和妹妹上了马車,今天要连夜赶路,时辰紧凑。

    車厢里乔廣灵缠着乔大爷问:“孟家的船应该很大吧?”

    乔家在开封有些威望,但比起显赫的 国公府也还差了一大截,乔氏能嫁入 国公府,仍是由于孟大老爷与乔氏的哥哥乔老爷是同年,因此孟大老爷有缘偶尔碰见過乔氏,心生情愫,这才让家中長辈前去提亲求娶。

    这些年乔家有 国公府扶持,根基也逐步安定,但还没有到有才能买或是造私船的境地。

    “等明日见了,你就知道了。”乔大爷有些心烦,原认为能和孟纾丞坐一艘船套套近乎,没想到孟纾丞回京居然坐的是 船。

    “哥哥愁什么?都是亲属,总不会没有碰头的时机吧?”瞧出乔大爷的心思,乔廣灵嗤笑道。

    乔大爷不睬她,转而和母亲协商:“这回孟三叔携了女眷,母亲有时机,過去见一见。”

    乔廣灵撇撇嘴:“什么女眷,又不是孟三叔后院正派的妻妾。”

    “你妹妹说得對。”乔家太太骄贵地址允许,赞同道。

    孟纾丞派人来求药时,并未说是给谁用,仅仅乔大爷派人悄悄探问了一番,才知道孟纾丞收了一个外室,那玉颜膏也是给她用的。

    何况是孟三叔的心腹闻管事亲身去的,同是男人,他想孟三叔总歸對这个外室有几分喜愛。

    他便着人又送了一匣子玉颜膏過去。

    乔大爷现在揣摩母亲妹妹的话,觉得有几分道理,不能太過深切,这个度他们要掌握好,畢竟他们乔家也是名门。

    再镇定下来,细心想他也无需上赶着凑趣孟三叔,他是要靠科举入仕,乔家虽沾着 国公府的光,但也不是离了他们不能活。:,,.


    刚上船的那几日,还由于照料她,耽误了不少韶光,卫窈窈不由有些内疚。

    卫窈窈越過身子,将香炉斷开,從榻上下来,走到书案旁朝侍墨的闻慎言挤挤眼。

    闻慎言犹疑了一下,放下手里墨条,悄声退出船舱。

    卫窈窈替過闻慎言的方位,捏着墨条在砚台上打转。

    “衣袖。”孟纾丞手中筆墨未停,却遽然作声。

    卫窈窈垂头一瞧,忙用另一只手挽起快沾到墨汁的衣袖,持续为他磨墨。

    她轻挽衣袖,显露半截手腕,在旁邊一晃一晃,孟纾丞落筆毕竟仍是缓了下来:“不喜看书?”

    “三叔主审此案,他们来京城有什么用。”

    “那他们去找三叔就有用了?”宋鹤元不经问。

    “那更是没有,二哥没见過三叔,不了解三叔这个人,他最厌烦枉顾礼法,徇私舞弊,”孟沛摇摇头说,“申家老太爷好歹也做過三年首辅,怎样养出申维这种孙子。”

    宋鹤元對他说的这些状况不了解,算了算年岁,道:“申老太爷现已致仕了吧!”

    “才致仕没两年。”孟沛随口说。

    “咱们进去吧。阿娘还等着咱们用晚膳呢!”

    成果他们刚进府就被人请到了书房,大老爷孟昂等着他们,检查他们的功课。

    孟大老爷先看過宋鹤元的文章,抚须满足地址了允许:“池儿这篇立意深远,倒也不乏是一篇佳作。”

    “孩儿还有许多不足之处。”宋鹤元忙道。

    孟大老爷拍拍他的膀子,又拿起孟沛的文章,不一会儿便眉头深锁,拍着桌子:“你素日里在堂悦耳教师讲课吗?”

    孟沛大喊委屈,连连允许:“听啊,听啊!”

    孟大老爷冷笑,把他的文章丢给他:“我看你的心思全不在学业上,你读過你的这篇文章吗?辞藻堆砌,句子不通。”

    孟沛抱着他写了整整五日的文章,心中 屈不平,小声叫屈道:“文章不過与父亲观念不同,父亲何须降低。”

    瞧着从来厚道文雅的父亲被孟沛气得涨红了脸,宋鹤元上前替孟沛挡住:“五弟会回去再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