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汐顾北辰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104

小说介绍:桐市五月初宁,夜空繁星。某品牌婚纱发布会的宴会上。宁汐看着人群中被众星捧月的男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顾北辰,顾家最小的儿子,她闺蜜顾淼淼的小叔,也是她暗恋了九年的人。


宁汐顾北辰小说免费阅读http://i.readaa.com/g/a4


ia_200000789.jpg

    公寓里只需安怡一个人,她抱着膝盖蜷缩在沙髮上,看见宁汐帶来的警卫,自嘲的笑了笑:“我都这样了,还怕我会對你怎样样?”

章节目录 第166章

    宁汐没有正面搭茬,走到她對面的沙髮上坐下,冷声责问:“你對喜爱的東西都这么下得去手吗?黑崎是,顾北辰也是。尽管是你救了顾北辰,可导致全部作业的导火线,是你。”

    安怡没有辩驳,苦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为了让他活下来,我把自己整个宗族给搭进去了,我爸……他觉得我疯了,我觉得也是……算了,没必要跟你说这么多。我现在自顾不暇,你不是喜爱黑崎吗?帶它走吧,它留在我身邊,也没什么含义了。”

    很快,一个警卫容貌的男人牵着黑崎回来了,看姿势方才是帶出去遛弯了。

    黑崎见到宁汐,马上巴结的上前摇着尾巴,安怡盯着黑崎,不知道在想什么,喃喃道:“它從来没對我这么亲近過……”

    尽管憎恶落户的行为,宁汐此刻仍是不由得关怀安怡的现状,问询道:“你接下来计划怎样办?是長期躲在这儿么?”

    安怡看向她,眸子里闪耀着看不了解的心情:“你是想知道我的下场早点心里爽快?你总不会是在忧虑我吧?别逗了,我都恨不能你從这个世上彻底消失。”

    宁汐也知道到自己太過感 了,安怡天然也是厌烦她的,就跟她厌烦安怡相同,两个相互厌烦的女性,关怀對方的境况,如同真的很可笑。

    她浅浅的吸了口气:“还有其他事吗?你叫我来,仅仅为了托付黑崎?”

    安怡顿了顷刻,问道:“顾北辰怎样样了?他……活下来了吧?”

    宁汐没想骗她:“他没事了,仅仅现在还没彻底康复,没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动身帶着黑崎脱离,走到门口时,安怡忽然叫道:“黑崎!”

    黑崎停下脚步,看看宁汐,又看看安怡,好像在犹疑终究该选谁,過了一瞬间,黑崎仍是一步三回头的走到了安怡身邊,但它却是一向看着宁汐的,它巴望跟宁汐一同脱离,巴望回到顾北辰身邊。

    安怡抱着黑崎摸了又摸:“从前是我對你不可好,再会了,我不配做你主人,今后好好地,走吧。”

    黑崎如同听懂了她的话,舔了舔她的手背,撒欢的跑到了宁汐脚邊。

    回到車上,宁汐收到了安怡髮来的信息:我不计划躲了,我要回去,不能把我爸撇下,他会死在那些家伙手里的。黑崎就托付你了,不要由于它是我和顾北辰恋愛时一同养的,就厌烦它,它真的很听话。

    宁汐皱起了眉头,安怡这时分回去不是找死吗?

    她下知道打了电话過去,想劝安怡深思熟虑,可是安怡没接,还把她电话给拉黑了。

    宁汐知道自己管不了这闲事儿,便叮咛警卫驱車回家,心里有些乱糟糟的。

    過了些天,顾北辰身体康复了一些,便回了江宅。宁汐特意跟医院请示这段时刻不加班,她是医师,能早点下班回家照料顾北辰是最好的。

    大伤初愈,他大部分时刻都是躺着或许坐着的,不适宜過量运動,忽然就变得‘好欺压’了起来,宁汐在他面前胆子天然也就大了。

    比方她坚持用自己粉 的梳子给他梳头髮,他非常抵抗:“别拿那玩意儿碰我,我头髮不必梳。”

章节目录 第167章

    宁汐腹黑的提议:“要不给你剪了吧?太長了。”

    见他黑了脸,她笑:“舍不得?那就承受这把少女粉的梳子在你头上横行霸道吧,定心,很快的,否则你这头髮得成鸟窝。”

    顾北辰一把拽住她的手腕:“胆子肥了?我看横行霸道的是你吧?”

    他尽管精气神不如正常的时分,宁汐竟然也挣不开他的手,只能暂时作罷:“行行行,不梳了,撒开,捏疼我了。”

    可是,等他靠在躺椅上睡着的时分,她胆肥的不但给他梳了头髮,还给他扎了小揪揪,一扎便是俩。还甭说,他的髮质特好,小揪揪扎起来在顶端撒开了两朵喇叭花似的,稍稍一碰,就duangduang的動。

    想到他偷了她那么多相片,她也趁机掏出手机给他‘留影’,拍了好几张特写,不由得笑出了声。

    顾北辰仅仅小憩顷刻,睡得不沉,被她给笑醒了,见她拿着手机,他一把夺過,看见相片,脸都绿了,一把拽掉头上的小揪揪,咬牙切齒道:“宁汐你是不是找抽?!”

    宁汐匆促撤退几步,脱离他的进犯规模:“你拍了我那么多相片,不兴我给你拍几张了?”

    空气忽然安静了下来,宁汐知道到自己说漏嘴了,他一向都不知道她看過他手机的事儿,她暴露了……

    顾北辰目不斜视的盯着她,那目光看得她非常不安闲,她早就没了打趣的心态, 促的抠着指甲:“那个……我去看看黑崎,该给它喂吃的了,你接着睡吧。”

    他将手机丢回给她,她天性的接住。

    他沉声问道:“看我手机了?什么时分的事?”

    宁汐 着头皮率直:“就……那天……你睡着了……”

    他又接着髮问:“你怎样知道我暗码的?”

    她搓搓手:“猜的。”

    顾北辰深吸了一口气:“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仍是我很傻?”

    见他不信,宁汐无法的报出了他手机里的全部暗码,然后在三确保:“真是猜的……大不了你把暗码换了,我就看過那一次,就看了相册,我髮誓,绝對没看其他!”

    不论怎样说,悄然翻看人家手机的行为是不對的,宁汐也很懊悔,當时就鬼迷了心窍了,主要是猎奇他为什么会有她相片,没想到今日会说漏嘴,几乎是作孽……

    顾北辰没再作声,可是脸 一向欠美观,宁汐知道他不高兴了,也不敢多说话,溜回了房间。

    她不知道他心里会怎样想她,必定会觉得厌恶吧?他们之间的联络好不简单有所平缓,哪怕仅仅外表的,她也不想这么快又引起他的恶感,可现在,现已挽不回了。

    睡觉前,顾北辰大略是受不了受伤这些天不能每天洗澡,便让宁汐去帮他洗,有创伤在,他自己清洗也不便利。

    本着‘赎罪’的心思,宁汐屁颠的跑了過去,还帶了搓澡东西-——毛巾、搓澡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